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我国家庭体育参与的影响因素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家庭体育的多功能需求也日益凸显。本文采用文献资料法和逻辑推理法,对当前我国家庭体育参与的影响因素进行剖析,结合现代家庭结构和家庭生活的实际情况进行思考,发现家庭体育行为参与受体育认知水平、家庭结构以及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较大。这表明人们参与体育的动机还仅仅停留在体育的本质功能上,对于家庭体育的认知水平还不够。
  关键词:家庭体育参与  认知水平  家庭结构  经济发展
  中图分类号:G8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編号:2095-2813(2019)03(c)-0205-02
  1  体育认知水平对家庭体育的影响
  1.1 参与动机
  人们对于体育的认知水平仅停留在健身的本质功能上,对家庭体育功能的认识上还缺乏整体化观念。王富百慧等学者在分析家庭成员锻炼行为的特点及影响因素时发现我国家庭体育行为具有“一大一小多,中坚力量少”的特点。家庭中儿童青少年受升学压力及肥胖等客观因素驱动,老年人受疾病的威胁被迫参与,主动参与的程度不高。30~50岁成员由于其身体条件好且迫于工作原因参与度最低。在张永保的调查研究中发现家庭体育参与的动机中以增强体质为目的占59.5%。这表明人们参与体育的动机还仅仅停留在体育的本质功能上,对于家庭体育的认知水平还不够。
  1.2 参与项目
  我国家庭体育项目选择总体呈现单一的特点,受活动场地限制较大,多数家庭选择在社区及周边空地锻炼。在尤双从《我国家庭体育研究现状及发张趋势和展望》中统计了各地区主要家庭体育项目,浙江、三角洲地区主要是各类健身操、太极(剑、拳)气功、舞蹈等,而湖北、江西、安徽、内蒙古等地区主要是健身走、游泳、跑步、舞蹈等,而辽宁、广东等地区主要是散步慢走、羽毛球、游泳、球类运动等。在整理的文献中发现人们对于家庭体育项目的选择占比较高的是游泳和健身走等偏重于徒手的项目且偏重于较为轻松的体育活动。
  1.3 消费类型
  我国家庭体育消费行为受经济发展水平影响较大,消费类型多以实物性消费为主。且受物质条件影响基础设施匮乏,人们对于体育认知水平差,对于体育消费主要是服装及器材等实物性消费,而观看体育赛事及个人体育旅游等参与性消费少,更谈不上家庭体育旅游。在体育消费上参与者更愿意选择和同事朋友一起,在钟天朗《上海市民家庭体育消费的现状及对策》中有数据表明:32.62%的体育消费人群选择与朋友同事一起从事体育消费活动,而仅有15.80%的体育消费人群选择与家人一起。
  2  家庭结构对家庭体育的影响
  2.1 空巢家庭
  空巢家庭是子女外出学习工作或子女成人后从核心家庭中分离出去,夫妻两人在家的一种普遍现象。受经济发展的刺激我国的空巢家庭数量持续增多,这对家庭体育产生了众多的影响:第一截止到2017年,根据全国老龄委公布的数据,我国城市老年人空巢家庭的比例已达49.7%,这一现象在大中型城市表现更严重,占比已经达到56.1%。而这其中的大多数都处于单身状态,这意味着大多数家庭体育的教育、情感交流功能不复存在;第二空巢现象前移,年轻空巢家庭的提前到来,将弱化家庭体育的教育功能和情感交流功能,也使家庭娱乐功能受到影响。第三离婚率不断递增,造成大量单亲家庭和单身户的形成,单亲家庭使得家庭体育的教育功能、娱乐功能和情感交流功能很大程度的削弱,离异单身家庭的一些功能将不会存在。
  2.2 新兴家庭
  生活方式的变化使家庭结构由简单的核心家庭和联合家庭转变出多种家庭结构,同城分居、留守儿童、分居家庭、周末家庭、奈特尔家庭等新兴家庭应运而生。同城分居家庭在工作日各自生活,只有在节假日和周末相聚,这种形式的家庭在工作日内的体育活动多不属于家庭体育活动。留守儿童家庭存在家庭体育的行为,但隔代教育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家庭体育的教育及父母与孩子的情感交流功能。分居家庭通常是夫妻双方感情不和而产生的家庭,如果是无孩子的家庭或是核心家庭中不带孩子一方,则家庭体育很多功能不复存在。周末家庭的父母忙于工作,将孩子交由其他人照顾,只有周末和节假日和孩子一起生活,这种形式的家庭在工作日期间的体育没有孩子的参与,孩子缺少父母的陪伴不利于父母与孩子和谐相处。奈特尔家庭的家长为了提高家庭收入牺牲节假日休息时间去工作的家庭,虽然家庭收入增加,但却失去了参与体育和陪伴家人的机会,其家庭体育的开展受到影响。根据王富百慧、王梅等学者的观点家庭结构的类型对家庭成员体育活动的参与度有直接的影响,核心家庭的参与度最高,联合家庭的参与度最低。
  3  经济发展水平对家庭体育的影响
  3.1 场地设施
  体育场地器材不足、体育氛围淡薄、家庭体育指导员缺失等因素都会影响家庭体育的开展。体育活动场所的严重不足与人口的迅速增加相比严重失衡是家庭体育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在众多的研究中多数家庭体育的开展受到场地设施的影响,在张永保的文章中有数据显示家庭体育活动的主要场所是住所附近社区空地以及学校场地,而较为便利的家庭体育锻炼的场所缺乏,我国对于小区公共活动场地管理严重不足,虽然现阶段我国家庭体育对于体育场地设施的要求不高,但从家庭体育发展趋势上看,未来有追求体育活动器材便利性和多样性、由室外空地向室内专业体育场馆转移的趋势。   3.2 国家政策方针
  国家及社会对于国民参与体育活动的关心程度,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社会风尚等都会影响群众的体育参与程度。以提高人民健康水平为核心的指导思想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深入推进,使得体育活动的需求成为人们追求健康生活的必要途径。家庭体育作为社会体育的一种新兴体育模式,它的发展与国家的发展息息相关,它不可能脱离社会而独立存在和发展。家庭体育的發展它有赖于整个国家和社会对体育的重视,有赖于国家政策的支持。
  3.3 家庭收入
  家庭收入是家庭环境中的重要因素,家庭收入影响着家庭体育行为的参与动机、参与项目、参与时间以及家庭体育行为消费模式等。国外有学者在研究中表明: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兄弟姐妹的数量和较高的教育水平与更多的体育锻炼有关。一般而言家庭收入低可支配收入少,家庭体育设施会相应减少,虽然有数据研究表明,低收入家庭的体育器械减少并不会使体育运动参与度减少。但随着社会压力的增加我们发现年轻家庭的闲暇时间少,这种年轻家庭模式对体育活动参与易受收入的影响。收入充足将意味着家庭有更加充裕的时间去参与且有更多的体育项目可选择。
  4  结语
  从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家庭体育开展的可行性和必要性,同时也看到了我国现阶段家庭体育开展的困境。由于家庭体育的规定性和非正规性使得它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我们看到了家庭体育认知水平的局限、家庭结构新变化及经济发展对于家庭体育发展的机遇和挑战,面对如此境遇,我们需做出更多努力,使得家庭体育趋向组织化、科学化、普及化、多样化方向发展,使家庭体育可以成为推进全面健康实现的着力点和动力点。
  参考文献
  [1] 王富百慧,王梅,张彦峰,等.中国家庭体育锻炼行为特点及代际互动关系研究[J].体育科学,2016,36(11):31-38.
  [2] 尤双从.我国家庭体育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展望[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7(5):55-57.
  [3] 钟天朗.上海市民家庭体育消费的现状及对策[J].上海体育学院学报,2001(2):10-14.
  [4] 张永保,田雨普.“家庭体育“新释义[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0,33(6):9-12.
  [5] 彭硕.家庭体育与社会现代化的相互作用及提升途径研究[J].当代体育科技,2018,8(12):170-17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71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