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因子分析法的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上市公司财务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 企业是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主体,我国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体现着我国科学研究和自主创新的发展现状。财务指标可以很好地反映出上市公司的财务情况,但是,运用主观赋权的方法对财务指标进行分析评价具有诸多局限性,为了更客观,更全面地分析上市公司的财务质量,采用因子分析法,运用SPSS软件对我国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上市公司的财务指标进行财务分析,为信息使用者的决策提供依据。
  [关键词]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上市公司;财务分析;因子分析法;SPSS分析
  [中图分类号] F27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4-0120-02
  隨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发展,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国际形势变幻莫测,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已经迫在眉睫。为了使我国经济进入下一个腾飞期,科学研发和技术升级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企业是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主要力量,为了扶持和鼓励企业进行自主研发和科学研究,国家和政府提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例如,为企业的研发支出给予税收优惠;对高新技术企业和科研单位实施政府补助;鼓励校企结合,产学研一体化等。这一系列的举措,旨在大力提高我国企业的科研水平和科研水平,不断增强我国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做出贡献。
  近年来,企业的研发支出不断增加,其中,尤以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中的企业为甚,此类企业在研发费用和技术人员的工资开支都大大超过了传统行业,这些投入渐渐形成了企业的科研成果,成为企业的无形资产,为企业带来了大量的收益。然而,高收益的背后伴随着高风险,科研并非条条大路通罗马,研发支出是否能够在日后变成生产力,科研成果是否能有较高的转换率,也被投资者乃至整个国家密切关注。
  一、财务分析研究设计
  为了更科学全面地评价我国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类型企业的财务能力,笔者选取了我国证监会2012版行业分类中“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的49家企业进行分析,利用统计抽样原理,利用SPSS软件随机抽取了其中的35家企业进行分析。样本数据信息均来自于国泰安数据库(CSMAR)和锐思数据库(RESSET)。
  由于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类型的企业生产模式和经营模式有别于传统行业,例如无形资产价值高,存货比重相对较低,前期研发支出投入较大且时间较长。传统的财务分析体系,如杜邦分析等,很难全面地反映出这些企业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同时,传统的企业价值评估和绩效评价体系也无法正确评价企业的经营业绩的未来发展。因此,为了克服财务分析的缺陷,在现代财务分析的理论框架指导下,笔者选取了四类财务指标作为评价依据:盈利能力指标,包括资产报酬率,总资产净利润率,净资产收益率,营业利润率;偿债能力指标,包括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和资产负债率;经营能力指标,选取了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发展能力指标,包括总资产增长率和净利润增长率。由于财务指标只能评价企业某一方面的财务能力,且样本量较大,如果对各类指标进行主观评价,将不利于对企业的综合表现作出评估。因此,运用SPSS因子分析法,可以较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对这些企业的总体财务状况作出客观地评价。
  二、因子分析
  (一)因子分析法适用性检测
  首先,对30家企业的11个变量进行因子分析法适用性检测。运用SPSS软件进行KMO检测和Bartlett球形度检验。其中,KMO值为0.635,大于0.6,适合做因子分析;同时,Bartlett球形度检验的近似卡方值为513.509,显著性为0.000,小于0.05,拒绝个变量独立的假设,认为变量间具有较强的相关性,可以进行因子分析。
  (二)选取公共因子
  根据30家企业的11个变量值,运用SPSS软件完成描述性统计分析,选取主成分特征值和贡献值的计算,结果如下:初始数据的十一个变量被4个因子所解释,它们的特征值分别为4.146、2.699、1.635、1.067,贡献率分别为37,693%、24.533%、14.859%、9.698%,累计贡献率达到86.783%,说明提取出的四个因子是影响这11个变量的主要因子。
  (三)因子载荷矩阵
  通过SPSS软件,运用“方差最大正交旋转”的方法,对因子进行旋转后,得到旋转后的因子载荷矩阵。其中,公共因子F1在X1,X2,X3,X4(资产报酬率,总资产净利润率,净资产收益率,营业利润率)上有较大载荷,分别为0.95、0.95、0.96、0.882,这些指标突出反映了企业的盈利能力,说明F1主要反映了盈利能力,是盈利能力因子;公共因子F2在X5,X6,X7(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资产负债率)有较大的载荷系数,分别为0.956、0.955、0.755,这些指标可以解释企业的偿债能力,因此将F2定义为偿债能力因子;公共因子F3的较大载荷系数在X10,X11(总资产增长率,净利润增长率)上,分别为-0.78和0.946,这些指标旨在解释企业的发展潜力,说明F3是发展能力因子;公共因子F4在应收账款周转率(X8)和总资产周转率(X9)上的载荷系数分别为0.971和-0.297,周转率通常与企业的经营能力相关,可以将F4定义为经营能力因子。
  (四)计算因子得分和排名
  运用SPSS软件进行自动处理,可以为这35家企业的在这四个因子上的得分,这四个因子可以解释初始数据中86.783%的信息。同时,运用公式,F(F1*37.693%+F2*24.533%+F3*14.859%+F4*9.698%)/86.783%,可以计算出这35家企业的综合因子F的得分,并进行排名,即可得出这35家企业的综合财务能力如下表所示。
  35家企业综合财务能力表
  三、分析结果及结论
  首先,对因子分析结果进行解释。盈利能力方面,排名靠前的企业分别是杰恩设计、中国海诚、国检集团,而盈利能力相对较弱的企业分别为百花村、易世达、南华生物;就偿债能力而言,偿债能力较强的企业分别是量子生物、恒信东方、能科股份,偿债压力较大的企业则是中国海诚、天沃科技、华建集团;发展能力方面,发展迅速的企业为恒信东方、中材节能、能科股份,而发展较缓的企业分别为贝瑞基因、博济医药、百花村;经营能力方面,周转速度较快的企业是苏交科、中材节能、柏堡龙,而经营能力较弱的企业有易世达、达安股份、苏交科。对于企业整体财务表现而言,表现最佳的企业分别为恒信东方、量子生物、杰恩设计,而整体财务表现较弱的企业分别是百花村、易世达、南华生物。
  其次,对行业平均数据分析。35家上市公司中,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5.6%,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5.05%,总资产周转率为0.4702,而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6094。说明对整个行业而言,未来的发展仍然是需要所有企业共同关注的问题,如何有效地将大量的科研投入和科研支出转化为生产力,为企业的未来创造价值,同时降低经营风险,仍然是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行业的需要共同探讨的话题。
  [参考文献]
  [1]朱雪珍.上市公司财务质量评价——以苏州市为例[J].财会通讯(学术版),2008(3):110-112.
  [2]彭博.基于因子分析法的企业财务可持续增长实证研究——以纺织业上市公司为例[J].财会通讯,2011(8):115-116.
  [3]程翠凤.基于因子分析法的制造业企业盈利状况评价研究——以江苏制造业上市公司为例[J].会计之友,2014(21):28-33.
  [责任编辑:潘洪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29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