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  > 中国论文网 > 
  • 政治论文  > 
  • “一带一路”视阈下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合作的问题与机遇

“一带一路”视阈下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合作的问题与机遇

作者:未知

  [摘 要] 俄罗斯远东地区与中国东北地区地缘上相互毗邻,但经济合作情况一直不尽如人意。远东地区人口稀少、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对华合作采取防范心理以及中国东北地区民营企业缺乏积极性是中俄双边合作中的几大制约因素。近年来,两国政府在区域开发、跨境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采取了新的举措,这可能会给东北与远东地区经济合作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关键词] “一带一路”;俄罗斯远东地区;中国东北;经济合作
  [中图分类号] F74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4-0001-03
  Abstract: Russia's Far East and China's Northeast are geographically adjacent to each other, but the economic cooperation has been unsatisfactory. The scarcity of population in the Far East, the weak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the precautionary psychology for cooperation with China and the lack of enthusiasm of private enterprises in Northeast China are the major constraints in Sino-Russian bilateral cooperation. In recent years, the two governments have taken new measures in regional development and cross-border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which may bring new opportunities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Northeast China and Russian Far East.
  Key words: the Belt and Road, Russian Far East, northeast China, economic cooperation
  近年来,东北亚国家崛起,世界经济重心出现向亚洲太平洋地区转移的趋势。中俄作为毗邻的两个大国,其双边关系早已超越地区范畴,对东北亚格局甚至世界格局都将产生重要影响,得到了两国元首的高度重视。
  俄罗斯远东地区与中国东北地区地缘上相互毗邻,二者在能源结构、劳动力结构、贸易结构等方面存在互补性,且文化融合度较高。但经贸合作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合作中一直存在贸易规模小、合作形式单一、交易方式不规范等问题。本文就我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进行经济合作面临的几大制约因素进行分析,并尝试在近年来两国区域开发的举措中寻找新的发展机遇。
  一、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发展
  (一)经济发展条件
  俄罗斯远东地区(本文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主要指俄罗斯远东联邦区)位于俄罗斯国家最东部,幅员辽阔,占地面积617万平方公里,占俄罗斯国土面积的36.1%。远东地区虽然远离西部发达地区,但面向亚太,南部与东南部分别与中国和朝鲜接壤,同日本和韩国隔海相望,是俄罗斯参与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支点和桥头堡。
  远东地区自然资源禀赋优越,能源、矿产和森林资源丰富。远东拥有着全国95%的锡、硼、和锑,60%的萤石矿和汞,24%的钨和10%的铁矿石、铅、硫磺和磷灰石,50%的金。萨哈共和国境内分布着世界上最多的金刚石,为全俄储量的98%。勒拿河和南雅库特盆地拥有大量煤炭资源,滨海边疆区和沿海大陆架上储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除此之外,远东的森林资源丰富多样(约110亿立方米),占全俄森林资源的35%以上。
  (二)经济结构
  在俄罗斯经济对能源原材料出口依赖性较强的大背景下,俄罗斯远东地区产业也以能源原材料部门为主。2017年远东地区生产总值为38783.2亿卢布,其中占有较大比重的部门依次是采矿业(28.1)、运输与通信业(12.2)、批发零售业(10.8)、公共管理、军事安全和社会保障(4.9)、建筑业(6.6)。
  (三)对外贸易
  由2018年数据来看,远东地区对外贸易总额344.7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281.9亿美元,进口额为62.9亿美元,贸易顺差较大。该地区主要贸易国是亚太经合组织国家,贸易额为284.8亿美元,占远东地区对外贸易总额的82.6%。远东地区与欧盟国家贸易额为29.8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8.6%。与欧佩克国家贸易额最低,为5.13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1.5%。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加大经济制裁有关,与2017年相比,远东地区与欧盟和欧佩克国家的贸易额分别下降了3.3%和150%。
  2018年远东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中国,贸易额为97.8亿美元,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28.4%。与韩国贸易额略低于中国,为97.2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28.2%。远东地区同第三大贸易国日本的贸易额为66.2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19.2%。可以看出,由于区位原因,远东地区的贸易对象主要是东北亚国家。
  远东地区主要对外出口商品为能源原材料、石油初级产品、海产、原木和纸浆等产品。进口商品主要有汽车、手机等高科技产品和服装、五金、玻璃、瓷砖等轻工业产品。
  远东地区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资源丰富多样,拥有参与东北亚地区合作的天然优势。远东与中国东北比邻而居,两地有着较高的文化融合度。从能源结构来看,近些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能源需求量巨大,而远东地廣人稀,资源丰富。从劳动力结构来看,中国东北地区人口众多,作为曾经的重工业基地,有许多经验丰富的技术性工人,而远东正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难题,二者在劳务合作方面拥有发展空间。从贸易结构来看,中国在轻工业方面具有一定优势,而远东地区重工业和军工产业发达,科研力量较强,二者可以取长补短,进行技术合作。然而两国的双边经贸合作情况一直不尽人意,作者认为合作中存在以下几点制约因素:   二、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经济合作存在的问题
  (一)远东地区人口稀少
  俄罗斯远东地区占地面积617万平方公里,占俄罗斯国土面积的36.1%,人口624万,只占俄罗斯总人口的4.25%,人口密度仅为1.01人每平方公里,地广人稀。远东地区人口持续流出,2000-2017年,远东地区净流出人口35.3万,是俄罗斯人口净流出数量最多的地区。一方面,远东地区人口稀少决定了其市场规模狭小,加之当地居民消费能力有限,购买力总体水平低,使双边贸易集中在一些低档生活用品,限制了贸易规模和层次的扩大。另一方面,人口持续流出导致当地劳动力不足,2018年远东地区15-72岁的劳动人口为431.7万,占该地区总人口的69.2%。劳动力短缺是远东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障碍。
  相对比,2018年中国东北地区人口为1.09亿,要想达到两地的“人口均等”,需要把全俄的人口都迁移到远东来,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从人口数量来看,远东地区要想成为东北地区主要的贸易伙伴,体量还过于弱小。
  (二)远东地区资金匮乏,基础设施建设薄弱
  苏联时期,远东地区主要作为国家的军事堡垒存在,以军工产业为主,实行封闭政策,基础设施建設落后。转轨后,远东地区经济持续下行,财力不足,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的局面没有得到改善。作为全俄最大的联邦区,远东及外贝加尔地区公用铁路运营长度仅占全俄的13.8%,硬面公路为全俄的9.5%。远东仅有两条大的两条铁路干线,即位于北部的贝阿铁路和南部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三条联邦级公路干线都分布在南部地区,公路和铁路网密度都难以满足其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在海洋运输方面,远东的港口基础设施建设陈旧,码头和其他港口设备都亟待更新。
  以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为例,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容量不足,难以承载中方货物,而停泊处位于市中心,与港口没有公路相连,容易导致货物积压。中方一直希望俄方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建成交通大环线以解决市区交通拥堵问题,扩大经贸往来规模。由于俄方资金不足,这一计划始终难以实施。
  (三)远东对华合作的心理防范因素
  俄罗斯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国家,历史上一直将广阔的东部地区作为安全缓冲地带。在如今的远东开发问题上,俄罗斯表现得举棋不定,左右为难。一方面,西方制裁压力加大,亚太国家逐渐崛起,一个落后的远东不利于俄罗斯国家安全和社会经济发展。另一方面,远东地区远离中央,与中国接壤。近年来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影响力不断增强,经济总量和人口数量都与俄罗斯拉开较大差距。在地缘因素和历史因素的双重作用下,俄罗斯担心“失去远东”,对华经贸合作一直采取防范态度。
  远东地区对华合作的防范心理表现在:一、对远东地区领土安全的担忧,担心随着“中俄力量对比失衡”会出现“领土要求论”。二、对“中国人口扩张论”的担忧,两国边境人口数量对比悬殊,俄方担心大量中国人过境会导致远东地区民族成分改变,最终被中国人实际控制。
  与中国经济合作中贸易结构失衡,俄方有些人担心俄罗斯沦为中国原料“附庸”。俄罗斯对华合作防范心理导致其在双边经贸合作中有时采取极度谨慎的态度,采取严格限制中国劳务人员进入远东地区的措施,在有些跨境基础设施建设上行动迟缓,妨碍了中俄双边经贸合作的发展。
  (四)中国东北地区民营企业实力较弱
  远东地区和东北地区的经贸合作主要由中国政府主导,参与合作的公司一般都是大型国企(如中石油、中建设、中海外等)和一些来自中国南方的民营企业。东北地区民营企业实力较弱参与较少,目前主要有大连国际集团与远东地区的建筑业和五金机械贸易、大连远东集团与远东地区的鱼类贸易、东宁华兴集团与远东地区的农产品贸易等。虽然这些民营企业都是大型公司,但与远东地区合作的贸易规模小。东北地区民营企业与远东地区经贸合作规模较小,限制了双边巨大合作潜力的发挥。政府需要鼓励企业扩大对远东地区经济合作规模,引导和扶持中小贸易公司参与双边经贸合作。
  以上几点因素一直是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远东地区合作中的痼疾,短期内难以改变。人口方面,俄罗斯国家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持续下降,加上远东地区气候不适,社会经济发展缓慢,其人口流失的趋势很难改变。基础设施更新上,转轨以来,俄罗斯经济始终面临着结构失衡难题,对能源原材料出口依赖性大,2012年就已经陷入低迷增长。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日趋紧张,其经济下行状态一时难以扭转,远东地区资金不足的状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在社会心理因素上,要将远东地区定位由“安全缓冲区”转向“经济发展区”,俄罗斯政府本身就需要一定的调整时间。中俄双方需要不断增强政治互信。此外,我国东北地区也相对欠发达,经济体量小,且同样面临着人才流失、轻工业欠发达、民营企业活力不足等问题。
  当前国际形势下,俄罗斯实施“向东看”战略,这会为远东地区和东北地区的经济合作带来新的契机,我们应努力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促进两个地区经济社会的稳步发展。
  三、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合作的新机遇
  (一)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合作的政策基础
  1.中国东北振兴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
  改革开放以来,曾经作为重工业基地的中国东北地区面临发展困境,资源枯竭,产能过剩,经济增长滞缓。2003年,国务院下达《关于实现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意见指出:必须通过实现对内对外两个开放来实现东北地区的振兴。2015年中国政府正式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都处在“一带一路”的建设范畴中。
  发挥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基础性作用,振兴东北地区经济是我国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布局。“一带一路”建设中,东北地区是面向北部开放的窗口。“一带一路”将东北振兴和远东开发联系起来,将成为二者经贸合作的强大推动力,为双边合作提供更广阔的前景。   2.俄罗斯的战略东移与远东开发战略
  普京执政以来,俄罗斯开始逐步推进与亚太地区的联络,尝试经济重心适当东移,缩小东西部发展差距。俄政府先后出台了《2013年前远东及外贝加尔地区社会经济发展联邦专项规划》(2007年)、《2025年前远东和贝加尔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2013年)等重要文件。
  2013年6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论坛上表示俄罗斯将进行战略东移,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采取了更加积极的“向东看”战略,在远东地区建立了超前经济发展区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截止2018年,俄罗斯在远东地区共建立了18个超前经济社会发展区。
  3.东北地区与远东地区开展区域经济合作的规划
  中俄两国元首始终保持着对双边合作的高度重视,先后编制完成《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合作规划》(2007年),《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合作纲要(2009-2018)》(2009年),2013年以来又出台了《关于加强中俄地区与边境合作的諒解备忘录》、《关于加强中俄远东区域、产业及投资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俄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合作发展规划(2018-2024年)》(2018年)等文件。这些规划将中国的东北振兴战略与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开发战略相对接,有利于开展双边务实合作。
  (二)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跨境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1.同江-下列宁斯阔耶铁路大桥
  同江-下列宁阔斯耶大桥位于俄罗斯犹太自治州的下列宁斯阔耶,跨越阿穆尔河,连接中国黑龙江省佳木斯同江市。建设同江大桥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将中国东北铁路网与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相连。大桥建成后,中国货物可直接运达远东地区,节省运输成本,有利于中俄贸易额的稳步增长。同江大桥于2014年2月开工,2016年11月中方境内工程完工, 2019年3月俄方境内工程完工, 预计2019年7月通车。
  2.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公路大桥
  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大桥是互利中俄双方的另一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大桥建成后预计将给俄罗斯带来超过105亿卢布的关税收益,有利于中国货物进入远东市场。大桥建设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于由俄罗斯直接投资资金和中国投资集团设立的中俄投资资金。
  3.“滨海1号”和“滨海2号”国际交通运输走廊
  2016年12月俄罗斯政府批准《国际运输走廊‘滨海-1号’和‘滨海-2号’发展构想”》。“滨海1号”是指连接哈尔滨—绥芬河—格罗杰科沃—乌苏里斯克—纳霍德卡东方港的跨境铁路运输线。“滨海-2号”是指连接珲春—卡梅绍瓦亚—波西耶特—扎鲁比诺的跨境铁路运输线。
  对俄罗斯来说,国际交通运输走廊项目将为其带来巨大经济收益。对中方来说,这一项目不仅会给中方带来经济利益,还具有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效应,它们将加强“一带一路”倡议在东部地区的影响,中国东北地区还有机会完成拥有出海口的夙愿,借机进入东北亚市场。
  中俄在跨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有利于促成海陆联运,发展互联互通,对拓展边贸合作而言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近年来,中俄两国贸易额取得明显增长,2018年中俄贸易额为1082.8亿美元,较2017年的870亿美元增长24.5%,贸易额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2018年中国与远东贸易额较上年增长25.9%,超越韩国成为远东第一大贸易伙伴。相对中国来说,中俄贸易体量依然较小,但对俄罗斯而言,两国贸易额达到今天的成绩已是不易,须知2018年俄罗斯对外贸易周转总额仅为6881.2亿美元。
  在俄罗斯经济社会没有整体改善的情况下,中国东北和远东地区的合作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但在中俄两国关系密切发展的今天,两国的双边经贸合作还是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我们应牢牢把握这一历史机遇。在今后东北与远东地区的经贸合作中,我们应注意的是:一是正确估计地区经济体量和市场潜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区域生产力。二是双方必须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拓展和推进海陆联运,扩大贸易往来的规模和层次。三是双方应继续进行人文、旅游、社会合作,增强政治互信。
  [参考文献]
  [1]艾丽娜.影响俄罗斯远东地区同中国东北地区的贸易合作因素分析[D].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2018.
  [2]胡仁霞.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区域经济合作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1.
  [3]刘清才.“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发展战略对接与合作[J].东北亚论坛,2018(2).
  [4]俄罗斯联邦政府统计局网站[DB/OL].http://www.gks.ru
  [5]Обзор  внешне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 за 2018 год [DB/OL]. http: // dvtu.customs.ru
  [责任编辑:潘洪志]
论文来源:《商业经济》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3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