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二胡表演艺术中的演奏技巧及情感表现

作者:未知

  【摘要】二胡音色柔和优美,表现力极其丰富,善于抒发情感,最能表达人的思想情趣。在二胡表演艺术中,二胡的演奏与乐感是艺术的中心环节。可以把乐感理解为对音乐的感应,或是对音乐的感知,感觉,“心有感于物而变动,由聲表现出来”。二胡的演奏艺术可以说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演奏的技术技巧自始至终巧贯穿在音乐艺术中,没有艺术的支持,是不可能实现二胡表演艺术其本身的艺术价值,孤存的音或者一个声响,是不足以称其为音乐的,由此看来,在二胡的表演艺术中,乐感与演奏技巧占有重要的地位。如果说没有艺术的支持,就不可能实现二胡表演艺术本身的艺术价值。二胡表演艺术中的乐感和演奏技巧是不容忽视的,演奏的艺术需要精湛的技术功力,需要深厚的文化修养作为基础。二胡是一种接近人声的乐器,具有非常细腻的变化音,善于表达各种情感。本文将对二胡表演艺术中的乐感与演奏技巧等多方面进行分析,进而阐述在二胡表演艺术中,乐感与演奏技巧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关键词】二胡表演艺术;演奏技巧;情感表现
  【中图分类号】J632                             【文献标识码】A
  一、二胡演奏技巧分析
  二胡是我国民间的一种民族乐器,演奏技巧也很多,具有民族韵味浓郁的特点。二胡具有丰富的演奏技巧,主要有两只手的弓法与指法,左手需要做到的是揉弦、滑音等演奏技巧,而右手则需要做到连顿弓、大跳弓等演奏技巧。随着大量优秀的二胡作品不断涌现,如今二胡的演奏技术技巧也是日趋多样。
  演奏二胡时要做到的演奏技巧可以分以下两个方面:
  (一)传统演奏技巧
  说到二胡传统演奏技巧,不得不提到刘天华先生,他为二胡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杰出的的代表作品有《光明行》《良宵》《空山鸟语》《歌舞引》《飞花点翠》等。二胡是一种民族器乐表演艺术,至今为止流传下来的二胡传统作品是二胡人思维和行为的体现,二胡表达的是民族音乐的思维方式。传统这两个字,无非就是二胡最原始的演奏技巧,包括二胡的持弓、运弓、揉弦、滑音等。
  持弓是演奏好二胡的基础技巧,如果练习的方法错误将会导致二胡音质和二胡的特有音色演奏不出来。为了能够做到持弓的放松与自然,一定要避免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用力握住弓杆。也不要太主动的去握住弓子,否则就会造成手指不必要的紧张。持弓时将弓子放到自然,右手手指和手做到放松。右臂手肘要做到下沉的感觉,姿势对了,才能保证演奏出的音色是透明的,也不会觉得累。持弓松弛不等于不用力度,保证力度的前提下做到持弓松弛,手腕,肘关节不能发僵,时刻记住正确的持弓方法。
  在运弓的过程中任何不自然的动作,不适当的压力都要去掉。这样二胡才能发出纯净,优美的声音。如果想要做到正确运弓,就要求演奏者在运弓中自然、放松、协调的运用右手的手指、手、手腕、手臂,只有这么做,才能够让运弓的动作变得协调自如。
  如果想要让演奏出的声音更好听,揉弦是必不可少的。揉弦可以使整首曲子瞬间有了生的气息。紧张度和揉弦有着一定程度上密切的联系。揉弦越快,紧张度越强;揉弦越慢,紧张度相对弱。只有深刻地去了解音乐的风格,了解音乐以及与之有关联的东西,才能够做好揉弦的动作。因此这些因素,就构成了音乐的生命,也从音乐中把演奏者的感情表现出来。
  手指在琴弦上滑动的声音,我们称之为滑音。在演奏前,首先要知道演奏者所演奏的音乐的风格,这样,就会更容易把握住滑音的尺度。同样是一个音滑到另一个音,由于滑音尺度大小不同,演奏出来的效果自然也不同。滑音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必须要用的恰当。如果演奏者不是因为乐曲的需要,硬塞一些没必要的滑音,这样不仅破坏曲子的特点,还会使整个乐曲变得毫无感情。
  二胡的音色丰富多变,涉及各种滑音、装饰音以及柔弦和弓法变化等方面,这些技巧在众多的音乐风格中常以不同的组合形式出现,使演奏更具表现力。
  (二)创新演奏技巧
  说到二胡演奏技巧的创新,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刘天华先生,刘先生不仅在二胡的选材和技术方面进行了改革与创新。在演奏者按弦这一方面,刘先生将小提琴的按弦方法与传统触弦相结合,加强了演奏者手指的准确性和敏捷性,在二胡把位的定位上,刘天华先生将二胡原先的一个把位扩展到了五个把位,二胡的音域也从十度扩展到三个八度,揉弦方面,刘天华先生在以往滑揉、压揉的基础上增加了滚揉,滑音方面,也运用了八度以上的大滑音,使音乐更加丰富。在此基础之上,刘天华先生将钢琴的同音轮指技巧创造性的运用起来,使得二胡演奏的表现性凸显了出来。当然在这里还要谈一下王建民先生,他的《第二二胡狂想曲》运用了西洋三部曲式与中国传统曲式展开并置原则,并使其融为一体。王建民是国内近年来民族器乐创作方面具有代表性的专业作曲家,他创作的几首二胡作品均以其鲜明的民族特色和精湛的创作技巧将二胡创作和演奏艺术推向了一个新高度,为现代二胡曲的创作思路和方法提供了借鉴和启示。《第二二胡狂想曲》是将湖南民间戏曲花鼓戏和民歌的素材加以提炼,采用狂想曲这一源自西方的音乐体裁形式,融入各种传统与现代的作曲技法创作而成。目前,二胡的作品已然是越来越多,《查尔达斯》《梁祝》《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流量者之歌》等等。
  二、二胡情感表现阐述
  不管是什么艺术,情感表现都是至关重要的,情感是艺术作品中的灵魂所在,音乐艺术也是一样。带着饱满的情感演奏音乐作品,对于任何乐器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有这样,演奏者在内心深处想要表达的情感才可以让听众感觉得到,只有这样,听众才可以产生与演奏者同样的情感,从而有着内心的共鸣。在演奏过程中,衡量演奏是否成功的关键在于演奏者投入情感的多少,只有带着情感的表演才能把乐曲最真的东西表达出来,才能打动人心。演奏者情感的投入会给艺术带来一种生的气息,这就是艺术与其他科目不同的原因。情感是演奏过程中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不管是演奏古典音乐还是现代音乐,音乐感情的表现都尤为重要,都体现出了演奏者的内心情感活动。接下来将从情感营造、情感表述、情感呈现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情感营造——内心情感
  在二胡情感表现中,演奏者内心情感是不可或缺的。首先,一个出色的二胡演奏者在演奏时内心一定是蕴含着丰富的情感,通过自己对乐曲的感悟,能够全面的表达出乐曲的喜怒哀乐,与听者达到情感上的共鸣。这里的情感投入对演奏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作曲家创作乐曲的原因,大多数都是他们生活中的经历促使他们创作灵感的迸发,而这里的灵感也一定包含了作曲者内心的真实情感。由此可见,作曲者内心的情感会出现在他们所创作的乐曲中,所以,只有带着自己真实情感的乐曲才是成功之作。
  以阿炳的《二泉映月》为例,全曲带着抒情的情感,给听众描绘了月映惠山泉的景色和作者内心深处无法描述的感情。全曲共分为六段,经历了五次变奏。在曲子开端是一段引子,仿佛是一声深沉痛苦的叹息,仿佛作者在用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讲述他一生的苦难遭遇。在倾诉着在所处的那个时代所承受的苦难压迫与心灵上一种无法解脱的哀痛,在讲述着他辛酸悲苦而有又充满坎坷的一生,毫不掩饰地表达出心中的真挚感情。所以在开始部分,我们演奏者要静下心,首先将自己带到曲子中去,用好每一个指法弓法,体会阿炳的经历。第四段到达了全曲的高潮,仿佛可以听到阿炳从心灵底层迸发出来的愤怒至极的呼喊声,那是对命运的挣扎与反抗,也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演奏高潮部分的时候,需要我们演奏者投入自己饱满的情感,弓子的幅度尽可能的拉开,把阿炳愤怒的情感通过长弓体现出来。昂扬的乐曲在饱含不平之鸣的音调中进入了结束句,而结束句又给人一种意犹未尽之感,仿佛作者仍在默默地倾诉着……最后演奏者要注意感情的起伏,回到乐曲最初的情感,平稳的结束全曲。《二泉映月》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是因为阿炳在乐曲中投入了自己真实情感,否则又怎么会打动人心,“此曲要跪着听”就是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对阿炳这首曲子的高度评价。
  (二)情感表述——外在技巧
  在二胡情感表现中,演奏者的外在技巧展现显得至关重要。当我们在演奏活泼欢快的乐曲时,这个时候往往作品的节奏是很跳跃的,这就要求我们左右手的紧密配合,这里突出了左手按弦的重要性,而在演奏相对抒情的乐曲时,在情感技巧方面就要求我们右手运弓的过程中做到平稳,弓尽量大的拉开,以确保乐曲的抒情性的表达。
  《二泉映月》的引子部分,是由下行旋律组成,缓慢且低沉,将人们带入到乐曲所要表达的意境中,夜幕下聆听作者的心声。乐曲第一段描绘的是整个二泉景色,这里作者的情绪高涨,但是忽然间情绪又低落了下来。在演奏此段时要注意把音量放开,手指灵活、轻快地在弦上滑动,运弓要干净果断,还要注意音准。乐曲的第二段情绪平稳,听众听起来也很舒服。演奏时我们要增大音量,注意颤弓的稠密,以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乐曲第三段是上一段发展和延伸,情感更加的深刻,委婉。演奏此段时弓子要放开,与第二段形成了对比,但是要注意左手三指和一指滑弦要表现出来。乐曲第四段展现作者对往事的回忆,以及内心的痛苦。在演奏时注意音量的控制,以稍弱为好,在运弓和换弦时要果断,控制节奏,不宜过快。乐曲第五段借景抒情,表现了阿炳光明一定战胜黑暗的情感,演奏时我们运弓要有力,左手按弦要准确,防止出现不必要的杂音。乐曲第六段,也就是尾声,是阿炳对人生的思考,演奏此段要注意手指滑弦的音准,防止重音,最后换弓时三个音力量要集中,干净有力的结束全曲。
  (三)情感呈现——演奏音色
  在二胡情感表现中,演奏者在演奏时的音色的表现力也是尤为重要的。优美动人的音色是二胡演奏中的前提,音色可以分为基本音色和情感音色两个方面。二胡的基本音色指的是演奏者在演奏过程中二胡所发出的基本音响。情感音色指的是演奏者在二胡演奏过程中根据乐曲情感的变化,使得自己的演奏手法在声音的色彩上发生的变化。
  乐曲《二泉映月》情绪低沉,节奏缓慢,传达给听众的就是心情低落,感叹人生。因此,演奏者只有通过对乐曲的深入体验后,才能以最完美的情绪去调节作品的音色。乐曲引子部分以由四拍组成的短小音调作为开端,以一个下行音阶式短句,发出了一声饱含辛酸的叹息。继引子之后乐曲的旋律由商音到了角,随后又停留在徵、角,最后以宫音结尾,整个旋律呈现微波形,第二乐句虽然只有两句,但是在全曲出现了六次,它围绕宫音上下回旋,乐曲高涨起来,打破了之前的宁静,演奏到第三句时,旋律在高音区上流动,柔中带刚。全曲将主题变奏了五次,并且结合着旋律音区的上升、下降,用来表现音乐的发展。
  乐曲的第一段有两个主题,第一个主题在中低音区进行,音域不宽,以平稳进行为主;第二个主题与第一个主题形成了对比,音色有着强烈的冲击性。第二段到第六段属于变奏,演奏者在演奏时要注意音区及音色的对比要强烈,此时演奏到第五段,达到了全曲的高潮。最后一段由扬到抑,音调逐渐下行,进入低音区,声音更加柔和,节奏更加舒缓而趋于平静。
  三、结论
  由此可见,二胡的演奏技巧和情感表现是演奏者在演奏时的精神灵魂,演奏技巧和情感表现在演奏者所演奏的乐曲的质量方面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因此,一名出色的演奏者不仅要具备高超的演奏技巧,还需要深刻的情感表现。作为一名合格的二胡演奏者,应该促进二胡的传播,将具有民族特色的弦乐器二胡向世界推廣,让世人知道二胡是具有民族风格韵味的拉弦乐器,全方突出二胡优美、细腻、韵味深长的旋律,这样一来,听众才会感觉到二胡的美妙,也能给他们带来美的享受。二胡在表演艺术方面表现出来的美让人深深陶醉其中。二胡的表演艺术不光需要演奏者的演奏技巧和情感表现,更重要的是帮人们去理解生命的真滴,为人们阐释人生与自然的玄妙。
  参考文献
  [1]周畅.刍议二胡表演艺术中的乐感与演奏技巧[J].音乐大观,2013.
  [2]周维.现代时与将来时——我对二胡表演艺术的探索和思考[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2008
  [3]任贝贝.浅谈二胡表演艺术中的乐感与演奏技巧[J].黄河之声,2013.
  作者简介:滕帆(1995—),女,汉族,江苏省连云港市人,研究生,艺术学硕士,江苏师范大学,研究方向:中国乐器演奏;沈涛,江苏师范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5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