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关联理论视角下英语笑话言语幽默的解读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作为言语幽默的一种常见的表现形式,英语笑话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运用关联理论的知识去解读英语笑话中的言语幽默。通过解读,旨在揭示英语笑话的致笑机制,从而进一步证实关联理论能够科学地解读英语笑话中的言语幽默。除此之外,英语笑话言语幽默的解读不仅有助于人们更好地感知和欣赏英语笑话,也有助于英语笑话作家设计出致笑技巧性更强的英语笑话。
  关键词:言语幽默;英语笑话;关联理论
  中图分类号:H313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1-7836(2019)05-0127-03
  引言
   在当今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人们的生活水平虽然提高了,但是人们在面对以及适应这种快节奏的社会生活时所产生的焦虑感、紧张感日益加重。与此同时,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国际间的交流变得越来越频繁。然而,由于不同国家间的文化差异,人们在交流的时候难免会产生尴尬。作为一种常见的语言现象,幽默在人们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它不仅能缓解人们的压力,减轻人们的焦虑感、紧张感,而且也能在交际中化解人们之间的尴尬。幽默的表现形式有好多种,比如话语、面部表情、肢体语言等。然而,话语中的幽默最为常见。目前,国内对言语幽默的研究主要以国内外的情景喜剧、综艺节目以及小说、国内的小品、相声等为研究对象。英语笑话作为言语幽默的一种常见的表现形式,却很少有人研究。因此,鉴于言语幽默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以及填补理论研究空缺的需要,有必要去研究英语笑话的言语幽默。本文将从关联理论的视角去分析英语笑话的言语幽默。通过分析,旨在揭示英语笑话的致笑机制,从而进一步证实关联理论对言语幽默具有很强的解释力。
  一、关联理论的主要观点
  关联理论是由英国的Wilson和法国的Sperber于1986年在发表的《关联性:交际与认知》(Relevance: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一书中首次提出的。关联理论是分析言语交际中的话语的认知语用学理论,在语用学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关联性与关联程度
  关联理论认为,人类往往以关联性作为认知的标准。Sperber和Wilson对关联性的初始定义表明了一个假定与其出现的语境具有密切的关系,并且这个假定会随着语境的改变而改变。然而,Sperber和Wilson认为这个定义不充分的原因至少有两个:第一,关联的程度无法被衡量;第二,语境效果无法被衡量[1]123。为了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完善他们初始的定义,Sperber和Wilson提出了关联程度的理论。这个新的理论认为,关联性是程度的问题,关联的程度是由话语所具有的语境效果和处理话语所付出的努力所决定的,即处理努力一定的情况下,关联性随着语境效果的增强而增大;语境效果一定的情况下,关联性随着处理话语的努力的减小而增大。此外,Sperber和Wilson认为,所有的话语都具有三种语境效果:语境隐含、假定加强以及假定抵触。最终,Sperber和Wilson 又根据关联程度理论里的条件对关联性做了如下的定義:如果一个命题在一个语境假设中的语境效果大或者所需的处理努力小,那么这个命题在这个语境中就具有关联性[1]125。
  2.关联的原则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关联原则始终处于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中。起初,Sperber和Wilson认为,Grice的会话含义理论应被简化成一个关联原则。1995年,Sperber和Wilson提出了关联的两大原则。关联的第一原则是认知原则:人类的认知具有寻求最大关联性的特点;关联的第二原则是交际原则:每一个明示的交际行为都应被假定为其本身具有最佳关联性[2]。与关联理论的两个原则相对应,关联性可以被具体化为两个程度的关联性:最大关联与最佳关联。最大关联是指听话人用最小的努力便可以获得话语最大的语境效果。最佳关联是指听话人用有效的努力去获得话语足够的语境效果[2]。人类的认知寻求最大关联,而成功的交际取决于最佳关联。因此,Sperber和Wilson提出对听话人而言,话语要取得最佳关联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听话人值得付出努力去处理具有足够关联性的话语;(2)听话人没有付出额外的处理努力去理解话语[1]256。
  二、关联理论视角下英语笑话言语幽默的解读
   英语笑话是言语幽默的一种常见的表现形式,它常常出现在人们的言语交际中并以人们的交际言语为载体。关联理论是分析言语交际中话语的比较有影响力的理论。因此,关联理论可以为英语笑话言语幽默的解读提供一个科学的理论框架。本文将从关联理论中的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最大关联与最佳关联和非互明认知环境三个方面来解读英语笑话的言语幽默。
  1.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的差异生成的言语幽默
   Sperber和Wilson将人类的言语交际视为一个包含交际双方的明示—推理的过程。对于说话人而言,交际是一种明示的过程。说话人通过明示清楚地表达自己的信息意图;对于听话人而言,交际是一种推理的过程。听话人需在理解话语字面意思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具体的语境进行推理,从而去理解说话人的交际意图。为了实现某种语境效果,说话人所表达的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是不一致的。这时,听话人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可能无法准确理解或故意假装不理解说话人真正所要表达的交际意图。因此,英语笑话的幽默效果便由于说话人所表达的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的差异而产生。下面将以例子加以说明。
  例1:
   Plumber: I’m sorry I’m late, but I just couldn’t get here any sooner.
   Man of the house: Well, time hasn’t been wasted. While we were waiting for you, I taught my wife how to swim[3].    这是一则关于修水管工人和房间男主人的笑话。在这则笑话中,对于修水管工人而言,他的信息意图是:我很抱歉我迟到了,但这是我最快的速度了。他的交际意图是:我为我的迟到感到抱歉,但是我尽力了。修水管工人是想要让房间男主人感受到他的诚意从而减少对他以及他的公司的抱怨。对于房间男主人而言,他的信息意图是:还好,没有浪费时间,我在等你的这段时间里教我太太学会了游泳。表面看来,这是一个关于积极乐观地面对自己遭遇的陈述。实则不然,在具体语境的帮助下,听话人很快地明白了这是房间男主人对修水管工人救援速度的讽刺、抱怨和不满。因此,房间男主人表达的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的差异给读者带来了幽默的言语效果。
   2.最大关联与最佳关联的差异生成的言语幽默
   在实际的交际过程中,听话人总是预设说话人要说的话语符合其最大关联的期待,即听话人期望以最小的处理努力去换回最大的语境效果。然而,说话人明示的话语往往具有最佳關联性,即说话人期望听话人付出有效的努力之后获得足够的语境效果。当说话人提供的最佳关联的输出与听话人期待的最大关联的输入不一致时,听话人会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对说话人话语理解的预设是不正确的,在结合具体语境重新理解说话人的话语时,最大关联与最佳关联的差异便可以被消除,言语的幽默效果便油然而生。下面将以例子加以说明。
  例2:
   A: Boxing is really a kind of great sport! I make a lot of money by it.
   B: Well, you must be a famous boxer, aren’t you?
   A: No. I’m a Dentist.[4]14
   这是一则关于拳击运动与牙医的笑话。在这则笑话中,A称赞拳击运动是一项好的运动并因此而挣了好多钱。A的话语为B推测A是一名拳击手提供了恰当的理由。当B问及A是否是一位著名的拳击手时,B抱有的最大关联的期待是“A是一名拳击手”或“A的职业是与拳击运动有关的”。然而,A的回答却是“他是一名牙医”,这样的答案与B之前的设想毫不相关。这时,B或读者突然意识到之前的对A话语的解读是不正确的,因此,A提供的最佳关联的话语与B或读者期望的最大关联的设想之间的差异导致了幽默效果的产生。
  例3:
   Teacher: Where was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signed?
   Fifi: At the bottom[5]?
   这是一则关于老师和学生的笑话。在这则笑话中,老师问他的学生菲菲:独立宣言是在哪儿签的字?从听话人的角度而言,老师的问题是一道历史问题,学生需要根据自己课堂上学到的历史知识来回答这个问题。听话人或读者对学生菲菲的答案所抱有的最大关联的期待是:独立宣言签字的真正的地方或者学生编造的任何一个地方或者学生回答不知道。然而,菲菲的答案却是:在全文的下方。这时,听话人或读者意识到之前的关于菲菲的答案的预设是不正确的。当再结合具体语境重新解读菲菲的答案时,他们便深深地体会到这则笑话的幽默之处。
   3.非互明认知环境生成的言语幽默
   关联理论认为,认知环境指的是对个体显映的事实的集合。它不仅包括客观具体的语境因素,也包括个人的认知因素[6]。正如我们所知,语境因素与认知因素具有个体差异性,因此,每个个体的认知环境也因人而异。然而,尽管人们的认知环境是不完全相同的,他们仍然可以实现成功的交际,这是因为他们的认知环境有重叠的部分。在实际的交际中,说话人总是设想听话人可以在恰当的认知环境下理解自己的话语,然而,说话人所期待的恰当的认知环境有时并不与听话人的认知环境互相显映,因此,听话人会对说话人的话语产生误解。随着交际双方话语的展开,说话人会进一步提供可以扩大交际双方共同认知环境的话语,听话人通过语境的转换便能深深地体会到言语的幽默效果。下面将以例子加以说明。
  例4:
   Doctor: Before the surgical operation, you would be given a local anesthetic.
   Patient: Don’t give me the local one. I want the best. An imported one.[4]74
   这是一则关于医生和病人的笑话。在这则笑话中,医生对病人说:手术之前要做一个局部麻醉。然而,病人的回答却是:他不想注射本地产的麻醉剂,他想要最好的、进口的麻醉剂。病人很显然是答非所问。在医生的认知环境中,“local”是“局部的”意思,是医学麻醉学的专业术语。然而,在病人的认知环境中,“local”是“本地的”意思,这显然与当前的语境不相关。医学知识的缺乏使得病人的认知环境不能与医生的认知环境互明,因此,病人在不恰当的认知环境中去处理医生的话语,这导致了言语幽默的生成。
  例5:
   A: How many times do you shave a day?
   B: Oh, forty or fifty times.
   A: Are you crazy?
   B: No, I am a barber[7].
   这是一则关于两个人的日常对话的笑话。在这则笑话中,A问B:一天刮几次胡子;B的回答是:四五十次。听到这个答案后,在A的认知环境中,一个人一天刮四五十次胡子是一件令他难以接受的事情。然而,在B的认知环境中,作为一名理发师,一天刮四五十次胡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A与B的关系也许并不是很熟,A并不知道B的职业,这使得A与B 的认知环境不能互明。随着话语的展开,当听到或看到B的进一步回答,即B是一名理发师时,听话人或读者通过语境的转换深深地感受到了这则笑话的幽默感。因此,对于交际双方而言,不能互明的认识环境会导致听话人对话语的误解,与此同时,听话人也会获得幽默感的补偿。   结束语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人们在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因此,人们需要一些笑料来缓解心中的压力。英语笑话通俗易懂,短小精悍,富含幽默感,不仅可以娱乐人们的生活,还可以提高人们的交际能力。本文从关联理论中的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最大关联与最佳关联和非互明认知环境三个方面解读了英语笑话的言语幽默,揭示了英语笑话的致笑机制。同时,也表明了信息意图与交际意图、最大关联与最佳关联和认知环境差异越突出,幽默效果越明显。除此之外,英语笑话言语幽默的解读不仅有助于人们掌握英语笑话的致笑技巧,提高人们对英语笑话的敏感度,使人们能更好地感知和欣赏英语笑话并将其成功地运用与人们的日常交际中,也有助于英语学习者通过英语笑话更好地理解关联理论与言语幽默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
  参考文献:
  [1]Sperber, D. & Wilson, D., Relevance: 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M].Oxford: Blackwell, 2001.
  [2]Sperber, D. & Wilson, D. ,Relevance: 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M].Oxford: Blackwell, 1995:260.
  [3]徐莉娜.英語幽默笑话集锦——有礼貌的马[M].青岛:青岛出版社,2008:51.
  [4]王福祯.英语幽默笑话300篇[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7.
  [5]徐莉娜.英语幽默笑话集锦一英汉对照[M].青岛:青岛出版社,2004:184.
  [6]梁雪.从关联理论的视角研究英语笑话中的言语幽默[D].沈阳:辽宁大学,2012:1—72.
  [7]徐晓健.英语幽默笑话集锦——连锁反应[M].青岛:青岛出版社,2008:113.
  The Interpretation of Verbal Humor in English Jok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Relevance Theory
  SONG Li-ya, YAO Xiao-min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Harbin 150040, China)
  Abstract:As a form of verbal humor, English jokes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our daily life. This paper will interpret the verbal humor in English jok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Relevance Theory. Through the interpretation, this paper aims to reveal the generated mechanism of verbal humor in English jokes and to further prove that the Relevance Theory can interpret verbal humor in English jokes scientifically. In additi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verbal humor in English jokes will not only be helpful to perceive and appreciate English jokes in a better way for people, but also be helpful to design more humorous English jokes for writers.
  Key words:verbal humor; English jokes; the Relevance Theory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88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