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无界战》一语道破贸易战玄机

作者:未知

  3年前,郭高民的《无界战》被理论界誉为“第一部揭示战争平台变革规律的力作”,中央研究室还作了5万字的摘报。记得在一次研讨会上,中央党校专家闫荣舟说:《无界战》要得到社会认同,需要三到五年。而今,就在国际贸易战让人一头雾水、找不着“界”的时候,该书果然又热了起来:国防大学三个研究生队接连邀请已退休的郭高民大校讲授“从传统战争到无界战”;素与战争“不搭界”的《中国民商》杂志也推出《郭高民和他的无界战》专访,引起网友风传热议……作为郭高民的同事好友,我在为他高兴,也为闫博士后惊人预见力而折服的同时,不能不再次捧起《无界战》。
  贸易战绝世高手正走向“独孤求败”
  郭高民认为,美国是国际贸易战的绝世高手。他在《无界战》中指出,在美国的“国家发达词典”里,“经济战争”与“战争经济”是同义词。这可从一战爆发后美国的“中立”战略说起。表面看,美国当时“中立”确有其军事力量(陆军加国民警卫队仅20多万人)还不能与列强匹敌的客观原因,它应当像它所宣称的那样“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同样做到不偏不倚”。但事实上,它不仅在参战,而且是与所有列强作战——它在向交战国推进军火贸易、提供贷款牟取暴利的同时,还通过这种“递刀行为”不断促使列强多败俱伤。以至于美国在战争结束时汇集了全世界40%的黄金储备,一举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经济中心,并迅速发展军事力量,开始对周边国家进行军事经济扩张:占领海地和多米尼加,两次武装干涉墨西哥,控制了古巴、尼加拉瓜和加勒比地区其他国家,使之成为美国的“市场”。二战中,美国打着“中立”和“民主国家兵工厂”旗号大营军贸暴利,直至因珍珠港事件“被迫”参战。而此时,它已是世界“经济霸主”和唯一拥有原子弹的超级大国。此后,“中立”战略在持续60多年的冷战中现形为强者必诛的“遏制战略”,直至唯一对手苏联被肢解,形成美国一超独霸格局。
  然而,物极必反。郭高民说,美国强大到无法再强大的时候,就开始作茧自缚。比如在冷战后美国没有对手的世界,它的遏制战略开始变形:无中生有+草木皆兵+小题大做,到处制造“可操控混乱”,终而走上“独孤求败”之路。正像它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发动的几场火力战争,在把中东诸国推入战乱深渊的同时,也使自己债台高筑所表明的。
  郭高民打比方说:武侠小说中绝世高手最要命的是没有对手,最终往往是自己把自己打败。美国也是这样,近些年它在诸多关节点都是“自己打自己”。
  ——打自己的“家当”。砸自己主导搭建的联合国:大幅削减会费,退出教科文组织等;砸自己发起的全球化:强推贸易保护主义,废弃自己牵头的TPP,威胁退出世贸组织,还要修建墨西哥墙之类“美国式长城”;砸自己精心营造的“普世价值观”:宣称不再对意识形态感兴趣,退出人权理事会,对半砍掉多项对外援助经费等。
  ——打自己的“胳膊腿”。上世纪80年代,美国对其“紧密盟友”发起的那场汇率战,使当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越美国的日本从此一蹶不振;90年代,它拉着几个欧洲“铁杆兄弟”对伊拉克、南联盟动武,深层意图却是对欧元强势出头实施狙击;如今又对众多盟友征税,逼他们多出保护费等,甚至宣称欧盟是美国的头号敌人。
  ——打自己的“喉舌”。总统怒斥国内主流媒体是“骗子”“假新闻”,拒绝和他们见面,不回答记者提问等。
  ——打自己的“诚信”。屡屡出尔反尔,退出全球气候協议、移民协议、伊核协议等。
  ——打自己的“影子”。一切与他当年崛起经历有相像之处的国家都是他要打的,特别是揪住中、俄衣领不放,歇斯底里地强调“美国绝不做世界老二”“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等。
  中美贸易战谁能“相对赢”
  《无界战》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赢”字解:
  “赢”由5个汉字组成:亡、口、月、贝、凡。造字者是不是依据游猎时代全球化背景下“赢”与“输”的历史经验来构造此字有待考证,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按照信息时代全球化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博弈框架来理解其意蕴:为了“赢”的博弈各方,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弄不好就可能走向“赢”的反面——同归于尽,即共“亡”,这在今天核背景下尤其如此;因此,为了大家都能“赢”,必须通过“口”的沟通谈判来制定利益交往规则;沟通谈判要有耐心,因为它需要磨合,它的时间是以“月”为单位;谈判的目的是各方达成妥协,而妥协的实质是利益让渡,哪怕是非常宝贵的利益——“贝”(宝贝);利益让渡的尺度不在国家强力部门,而是在民意之中——“凡”(凡间)。
  郭高民在书中指出:大量事实表明,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化利益捆绑条件下,国家之间“利益”和“打赢”越来越成为相对概念,武力强弱与战争胜负也不再是简单的正比例关系。只有正视对方利益,自觉在代价与获利之间做出明智权衡,使利益目标立于共赢基础,并由民意这杆最公平的秤来度量,才能获得相对的“赢”和相对的利益。
  对于中美贸易战谁能“相对赢”,郭高民断然不看好美国。
  ——当下贸易战与当年贸易战不可同日而语。两次大战中是国家之间敌友界限分明,冷战中是各国分为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但现在,全球化日益消融、抹去着国与国之间的敌友界限,以至于你已经很难指认哪两个国家不是互为“友敌”。扳着指头看看,肯定找不出哪两个国家之间是纯粹的合作(盟友)或纯粹的对抗(敌人)。这意味着,昔日那种两大集团对决的格局已成历史。而在新的钓场上,每个国家同时都是鹬同时都是蚌又同时都是渔翁,无论怎样的“多败俱伤”都不可能带来当年“中立”那样的暴利。也就是说,无论哪两个国家打起贸易战,他们在“友敌”关系利用方面,最终得失至少理论上是平分秋色。   ——彼此互赖的经济利益格局使贸易战日益凸显双刃剑特性。游猎时代,氏族群落之间是“半边天”与“半边天”的互赖关系;农工时代国与国之间是壁垒分明的互相排斥关系;当今信息时代,国际之间又形成互有依赖关系。无论如何打,终归是打别人的同时也打了自己的“半边天”。在贸易逆差巨大的情形下,更会打痛自己那“大半边天”。
  ——大国间武装力量局限性日益加大。正如基辛格在《核武器与美国外交政策》一书中所指出:“武器的威力愈大,愈不愿使用它,除了和平别无选择”。这也是拥有世界超强武力的美国决策者时常表现出种种战略浮躁的重要原因所在。
  ——市場经济是市场起决定作用,市场平台上的贸易战同样是市场起决定作用。美国的市场是很发达,但包括美国人在内的有识商家更看重市场的规模和潜力。这方面,美国与中国不在一个量级。
  ——现代贸易战要在突破“界”的局限,整体运筹。中国可以举整国之力行动,美国做不到。
  ——终究民意定乾坤。贸易战的最终受害者是民众,而民意迟早会行使“一票否决权”。
  谁来引领人类文明
  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意在遏止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担当人类文明的引领者。对此,郭高民说:历史只会按照自己的规律行进。他在书中作了大量规律性论述,这里简摘几段,以飨读者。
  人类文明在游猎时代是中性文明,如氏族图腾都是自然物或动物;在农工时代是极端文明,如人类只信仰被神化的人;在当今信息时代又向中性文明回归,如人类正逐步转向自然信仰。随着全球化拓展,不同思想文化在地球村交织、融合,以意识形态划线对抗的做法越来越没有空间,以人的幸福指数为内核的意识形态融合重构渐成主流。主要表现为:“第三条道路”在西方国家提出、试验,“资”“社”融合在世界范围扩展深化。
  当今世界,各种思想文化交织碰撞,各种社会矛盾海量涌现;正和思维增强而冷战思维难消,中性社会空间拓展而极端主义恣肆,人心向好而社会戾气加重;恐怖主义、经济风险、环境恶化、气候变暖、疫病蔓延、生态危机、跨国犯罪等需要解决的全球性问题,具有速变、链变、巨变、共变的特点,常常要靠不同文化、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民族和多种社会主体携手解决。这就迫切需要一种中性思想文化来引领。而从老子、庄子、孔子、墨子、德谟克利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等思想大师对“道”“自然”“中”“适中”“中庸”的论述倡导,以及各国跨越意识形态界限寻求合作的务实做法来看,中性文化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社会,都不啻是人类文明革故鼎新的阳光文化。
  因此,信息时代能够引领人类文明的,一定不是奉行非输即赢非左即右极端文化、以意识形态划线分圈的国家,而是拥有深厚中性文化底蕴、以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合作愿景且不附加政治条件的国家。(作者单位:国防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71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