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紫荆公园植物景观美学评价

作者:未知

  摘要 在对紫荆公园植物资源实地调查的基础上,介绍了紫荆公园的设计手法、主要月季品种。选取园内51个典型的月季景观作为评价样本,组织60位评分者运用美景度评价法(SBE法)对样地照片进行美景度评价。采用描述因子法,选择能反映月季景观特征的7个景观评价因子,利用统计学的方法构建景观因子与美景度分值间的评价模型。结果表明,各景观因子对月季景观的美学影响不同,其中有3个因子对月季景观美景度影响显著,即景观奇特性(0.108)、建筑/景观小品(0.041)、景观层次(0.08)。对紫荆公园月季主题景观构建美学评价模型,旨为今后国内月季主题公园的建设和发展提供借鉴。
  关键词 紫荆公园;设计手法;月季;月季景观;美景度评价
  中图分类号 TU986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17-6611(2019)10-0104-05
  Abstract On the basis of field investigation of the botanical resources of Bauhinia Park, the design techniques and main rose varieties were introducted. 51 typical rose landscapes were selected as the evaluation samples,which were scored by 60 evaluators using SBE method. Seven landscape evaluation factors which can reflect the landscap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rose were selected, and the evaluation model between landscape factor and beauty scale was constructed by statistical method.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landscape factors had different influences on the aesthetic effect, three factors which had 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the beauty of the landscapes, that was, the landscape characteristics (0.108), the architectural / landscape sketches (0.041), the landscape level (0.08).The aesthetic evaluation model of the rose landscape of Bauhinia Park was constructed, which aimed to provide reference significance for theconstruction of the domestic theme park in the future.
  Key words Bauhinia Park;Design techniques;Rose;Rose landscape;Scenic beauty estimation method
  植物專类园是指具有特定的主题内容,以具有相同特质类型的植物为主要构景元素,以植物搜集、保存、研究、观赏为主,兼顾科普、繁育、同行交流交换的植物主题园[1]。《诗经》中曾记载“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展现了桃园胜景,世界各地也有类似的园地建设,如古埃及的海枣、葡萄等专类苗圃,中世纪欧洲的草药园等[2]。后来演变成在一定的范围内,种植同一类观赏植物的植物专类园,如梅园、竹园、牡丹园、桂花园、月季园等兼具科学性和艺术性的观赏园地,它可存在于植物园中形成园中园,也可独立形成花卉主题园。月季专类园即指以现代月季为主,结合蔷薇科蔷薇属的其他植物形成的花卉专类园[3]。该研究的紫荆公园以栽植月季(Rosa chinensis)为主,形成独立的月季主题公园,它位于江苏省常州市东北部的创意产业园内,2012年10月,紫荆公园凭借其独特的中国古老月季文化、丰富的月季品种、引人入胜的月季景观、丰富多彩的月季花展以及具有教育性等优点,得到了世界月季联合会的认可,短短2年多时间就获得了“世界月季名园”称号[4],成为我国继深圳人民公园后第2个获得“世界优秀月季园”称号的公园。紫荆公园已成为常州市民文化交流、陶冶情操的天然场所,是一座月季品种的天然博物馆[5]。目前国内对专类园植物主题公园的主题植物景观的美学评价研究相对较少,而国际上公认的景观美学评价方法中,心理物理学派的美景度评判法是各种评价方法中最严格、最可靠且实用性强的一种方法[6]。笔者利用SBE方法对月季景观的美景度进行客观评价,以期能够丰富植物主题公园建设的相关理论。
  1 月季主题景观营造
  1.1 公园设计手法
  紫荆公园于2010年4月建设完工并对外开放,占地20.15 hm2,公园的场地呈不规则五边形,公园总体的布局手法依据地形、位置及背景的不同,采用规则式与自然式相结合的方式。全园的景观分区被划分成1轴5区,1轴为120° E经线,因常州是120° E经线唯一穿越城区的地级市,而紫荆公园恰好在经线穿越的区域,因此根据这一特色,公园规划中,将该经线设计成公园的主要景观轴线;景观轴线中央是“时来运转”摩天轮,其长为85 m,高达84 m,已成为常州市的地标性建筑;摩天轮座落在面积约3 000 m2的半圆形人工湖上,湖面南侧也以圆形的摩天轮为依托,形成另一个半圆形的植草坡地。5区分别为月季景点展示区Ⅰ、国际月季园、常州市月季展园、月季景点展示区Ⅱ、体育活动区(图1),曲折变化的不规则式游路串联起各个景区,让游客在游览时始终参与其中,保持新鲜感[4]。   1.2 主要月季品种
  在月季盛花期(5—9月)对紫荆公园的月季品种进行调查,据统计,园内月季覆盖面广且品种繁多,月季种植面积约16 162 m2,公园中常用的月季品种共270种[7-9], 其中杂种香水月季(HT)152种、丰花月季(F)36种、微型月季(Min)9种、地被月季(R)3种、灌木月季(S)27种、藤本月季(Cl)25种,以及18种古老月季品种。各展区月季品种数量见表1。
  2 月季景观美学评价
  2.1 研究方法
  2.1.1 评价因子的选取。为保证评价的准确性,科学合理地选取景观评价因子至关重要,通过参照和借鉴前人的研究成果,并结合紫荆公园月季景观的自身特点,选取7个景观评价因子:月季盖度、景观层次感、色彩、景观奇特性、视线开阔度、建筑/景观小品等、地形。 由南京林业大学园林专业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共9人对评价因子进行打分(表2),评判者为每张照片各因子评分后取算术平均值的整数作为景观因子量化值。
  2.1.2 景观美学评价。采用美景度评价法对月季主题景观进行评价。全程采集采用像素为2 010万的SONY ILCE-5000数码相机;根据月季的习性及生长规律,采样时间集中于月季盛花期,于2017年5月中下旬至6月下旬,以及8月上旬至9月下旬天气晴朗的日子,拍摄时间为 09:00—11:00、14:00—16:00;拍摄高度保持在1.6 m,保持相机光圈值、曝光度等相关因素的一致,不使用闪光灯,以横向拍摄为主,尽量避免竖向拍摄。研究表明,用照片作为风景质量评价的媒介同现场评价无显著差异[10]。用多少张照片代表一种景观,国内外不同学者选用的数量不一致,实际上每个样地应该用多少张照片来代表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照片的数量主要取决于样本景观的多样性程度,对于比较单一的景观可能1~2张就足够[11]。按照月季景点展示区Ⅰ、月季景点展示区Ⅱ、常州市月季展园、国际月季园、花坛、节点进行分类,从1 230张拍摄照片中选出典型的月季景观照片51张,并对照片进行编号。结果表明公众被试反映存在一致性,且不同职业的人士在选择评价上无显著差异,因此为了方便取样,以学生为主要受测者进行研究[12],该研究选择65名南京林业大学不同专业的本科生及硕士研究生对紫荆公园月季景观进行评价,评判标准采用-3~3分的7分制形式,在室内采用幻灯片评价方式进行试验,每张幻灯片的播放时间为 8 s,评价者在打分表上填寫对每个景观的反映分数值,计算各景观的美景度值。
  2.1.3 数据标准化处理。采用幻灯片方法计算景观美景度值,评判结果由景观自身特征和评判者的审美尺度两方面共同决定,为消除不同个体间因评价起点及度量尺度的差异,需要对所得的评价结果进行标准化处理,得到标准化Z值,即SBE值。
  2.2 评价结果
  2.2.1 景观SBE值与因子量化值。将9名景观因子和65名美景度评判者的评分值分别输入Excel 2007,根据取算数平均值及标准化公式计算出51个月季景观的SBE值和景观因子量化值(表3)。
  2.2.2 月季景观美学评价模型。
  以各月季景观SBE值为因变量,景观因子量化值为自变量,运用SPSS 23.0软件,采用BACKWARD(向后剔除变量法)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建立月季主题景观的美学评价模型。从表4中选择调整判定系数最大、标准估算误差最小的模型3,最终被引入模型的变量有3个,分别是景观奇特性、建筑/景观小品、景观层次,其中复相关系数R为0.850,判定系数R2为0.722,调整R2为0.705,拟合优度较高。方差分析结果表明,模型满足F检验,且显著性Sig值为0.000<0.050,这说明模型中3个景观因子与月季景观美景度SBE值之间显著相关,SBE值可以与3种变量建立线性模型(表5)。
  2.2.3 月季景观评价模型的应用。
  将评价中选择的51张月季景观样本的景观因子反映值X1~X3代入到评价模型中,得到51张照片的月季景观美景度排名。通过评价模型计算后,月季景观的美景度评价与评价者的评价结果基本一致,在所有月季景观中,排第一的是花坛景观HT3,此景观为布置在湖中靠近岸边的花坛。上层使用树状月季;中层运用苏铁(Cycas revoluta)和微型月季,如‘矮仙女’(Short Fairy)‘太阳姑娘’(Sunmaid),下层摆放一二年生草本花卉,如黄金菊(Perennial chamomile)、玛格丽特(Argyranthemum frutescens)、夏堇(Torenia fournieri)、矮牵牛(Petunia hybrida)、香彩雀(Angelonia salicariifolia)等;花坛中间布置有小品雕塑作为装饰。岸边娇嫩的黄菖蒲(Iris pseudacorus)作为前景,花坛在湖水中成为中景,银白色的摩天轮作为背景,倒映在安静的湖面上,景观奇特性高,层次丰富,色彩多样且色调和谐,构成了一幅优美的园林图画(图2)。
  其他排位较前的还有CZ7,其植物组成包括香樟(Cinnamomum camphora)+水杉(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紫薇(Lagerstroemia indica)+法国冬青(Viburnum odoratissimum)-栀子(Cape Jasmine)+杜鹃(Rhododendron simsii)+月季+鞑靼忍冬(Lonicera tatarica)等-麦冬(Ophiopogon japonicus)+狗牙根(Cynodon dactylon)。首先,弯曲流转的花坛如火红的丝带,成为景观中的亮点,增加了景深感,同时也起到引导游人的作用。花坛中微型月季的选用也非常谨慎,选择开红色和白色花为主的‘红斯柯特’(Red Sikete)‘你和我’(You'n 'Me)等月季品种,避免花色过多与红色花坛相互冲突。其次,白色的沙石小路中和了花坛大红色的跳跃感,使得整个景观协调、完整(图3)。景观GJ5以观赏月季为主,花架的运用提高了整个景观的观赏性、奇特性和趣味性,藤本月季的花色以红色系与淡粉色为主色调,色彩丰富而不杂乱。下方草地上种植观赏草和多年生草本植物形成花境景观(图4)。景观GJ16是国际月季园中东区的景观,月季与乔灌草相结合,形成复层植物群落,翠绿的草坪作为基底,上层乔木形成优美的林管线(图5)。景观Y12的植物组成主要包括香樟+垂柳(Salix babylonica)+旱柳(Salix matsudana)等-紫薇+紫叶李(Prunus cerasifera)+桃树(Prunus persica)+梅花(Prunus mume)+柞木等(Xylosma racemosum)-杜鹃+月季-狗牙根。巨大的茶壶雕塑置于圆形空间的中心,大花月季沿弧线种植;道路穿插其中,将其划分成2个面积不等的半圆形场地,雕塑后方的木屏障起到限定空间的作用;该地块周边乔灌藤合理搭配,季相变化明显,植物群落丰富(图6)。   3 结论
  (1)该研究利用SBE美景度评价法对紫荆公园中的51个月季景观进行美学评价,运用SPSS软件将月季景观SBE值与各景观因子之间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建立紫荆公园的月季景观美学评价模型:Y=-1.164+0.108X1+0.041X2+0.08X3。其中,景观奇特性是月季景观美景度影响最显著的因子,月季景观奇特性越高,越容易吸引游人的眼球,让人们驻足观赏,月季景观的奇特性与月季盖度、月季品种颜色无绝对联系;景观层次对美景度的影响也较大,丰富的植物景观层次可以产生景深感和意境美,使游人产生较好的视觉感受;建筑/景观小品的运用也会影响游人对景观的喜好度,提高景观的美景度。
  (2)紫荆公园功能分区上,月季专类园因受到场地的局限,一般按月季的观赏特性进行分区,而紫荆公园则利用占地面积广的优势,按照游园功能进行分区,将月季与景观建筑小品结合,分布在园区各景点内,既能增强游人游园的体验感,又能在不同景观分区中营造乔灌草复层植物群落,丰富园内景观层次,打造特色月季专类景观。其次,公园主题植物月季具有覆盖面广、主题突出、品种繁多、应用形式丰富、科普教育性强等特点,尤其是紫荆公园每年举办的市花月季花展,极大地增强了市民的参与热情及爱绿护绿的环保意识。今后紫荆公园的发展中,可以进一步加强月季品种的搜集与开发,注重景观小品与月季花文化的表达,完善月季与其他植物的标识与科普内容。
  (3)在植物配置上,公园除月季外,常用的配景植物种类共215种,其中乔木类植物68种,灌木类植物55种,草本类植物73种。园内以国槐(Sophora japonica)、香樟、朴树(Celtis sinensis)、榆树(Ulmus pumila)、榉树(Zelkova schneideriana)、巨紫荆(Cercis gigantea)、水杉和枫杨(Pterocarya stenoptera)等大乔木为骨架;在光照充足的地方选用日本晚樱(Prunus lanneisiana)、白玉兰(Magnolia denudata)、梅花、垂絲海棠(Malus halliana)、紫荆(Cercis chinensis)、桂花(Osmanthus fragrans)等开花及香花树种和金叶女贞(Ligustrum vicaryi)、金边大叶黄杨(Euonymus japonicus‘Aurus’)、杜鹃、法国冬青、红叶石楠(Photinia ×fraseri)等为主的常绿灌木为配植树种;以澳洲茶(Leptospermum scoparium)、熊掌木(Fatshedera lizei)、丛生福禄考(Phlox subulata)、柳叶马鞭草(Verbena bonariensis)、多花筋骨草(Ajuga multifloraicus)、松红梅(Leptospermum scoparium)等大量新优特植物作为月季的主要点缀材料,形成花境景观;林下栽植了八角金盘(Fatsia japonica)、玉簪(Hosta plantaginea)、麦冬、沿阶草(Ophiopogon bodinieri)等耐阴植物,形成四季有景、三季有花的景观效果。为了使秋冬季的景观效果更为明显,种植重阳木(Bischofia polycarpa)、乌桕(Sapium sebiferum)、蜡梅(Chimonanthus praecox)、茶梅(Camellia sasanqua)等植物,使整个公园的景观效益与生态效益大幅提升。此外,园内还大量运用野蔷薇(Rosa multiflora)、刺梨(Rosa roxbunghii)、重瓣黄木香(Rosa banksiae ‘Lutea’)、棣棠(Kerria japonica)等蔷薇科植物与月季进行搭配,以起到点缀、突出、衬托的作用。全园根据植物的生态学和生物学特性进行合理的种植设计,水生、湿生与旱生植物自然过渡衔接,体现公园的生态植物景观。乔木或列植于路侧,或作为景观点缀于草坪、色块中间。植物廊架、组合造景与主题花境有机结合,分布于园内各处,绿篱、地被和草坪合理配置,覆盖全园,极大地丰富了园内的景观效果。
  参考文献
  [1] 周坤.植物专类园建设研究:以建设中的辰山植物园为例[D].上海:上海交通大学,2009.
  [2] 夏梦.月季专类园景观设计研究[D].长沙:湖南农业大学,2013.
  [3] 余树勋.花园设计[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1998.
  [4] 于慧.常州紫荆公园举行月季名园授牌仪式[J].中国花卉园艺,2013(20):36.
  [5] 靳艳苏.浅谈月季在园林中的应用[J].现代园艺,2009(10):28.
  [6] 杨善云,陈翠玉,刘云峰,等.柳州市居住区植物景观美学评价与优化策略[J].北方园艺,2014(11):80-84.
  [7] 张佐双,朱秀珍.中国月季[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5:177-207.
  [8] 薛麒麟,郭继红.月季栽培与鉴赏[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85-147.
  [9] 朱秀珍,金波.月季花[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1993.
  [10] SHUTTLEWORTH S.The use of photographs as an environment presentation medium in landscape studies [J].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1980,11(1):61-76.
  [11] 张艳峰.竹林景观美学价值研究[D].长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09.
  [12] 周春玲,张启翔,孙迎坤.居住区绿地的美景度评价[J].中国园林,2006,22(4):62-6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407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