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薛明倩:舞出我心

作者:未知

  简 介
  薛明倩,女,藏族,中共党员,现任北京歌剧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舞剧团团长。2008年,为剧院获得第一个国际金奖“韩国首尔国际舞蹈比赛”金奖;2010年获得“第十届北京市舞蹈比赛”表演金奖、编创金奖、“第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优秀奖。
  “周一我们《天路》剧组就要去上海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比赛了。昨天排练中,一名演员突然骨折了。现在我们正在按照新的组合进行调整排练。”
  5月18日星期六上午10点半,在国家大剧院地下三层的舞剧第一排练厅,身姿挺拔、秀丽干练的薛明倩一边关注着演员们排练,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
  “我的经历很简单,简单得只有两个字:舞蹈。”薛明倩笑着告诉记者。从11岁走出四川凉州的小县城,进入四川省舞蹈学校开始,20多年来,薛明倩为舞蹈梦想献身的脚步一刻不停。她轻盈曼妙的民族舞姿、热情优美的肢体语言,雕琢出一个个精彩的作品,描绘出亮丽的人生轨迹。
  为了心中的舞台
  2002年,17岁的薛明倩迈进了北京舞蹈学院的大门。在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中,寡言少语的薛明倩很快以“刻苦用功”在同学中出了名。每天早晨6∶30-7∶30,薛明倩的身影都会出现在练功房。晚饭后,她还要拎着练功袋,四处找练功房继续训练。
  “上大学时,我就有一个梦想:要在舞台上用自己的作品展示少数民族舞蹈优美的艺术风采。”薛明倩告诉记者。大学三年级时,在著名民族舞蹈教育家高镀教授的支持和指导下,她带着原创作品“羌铃”参加了“桃李杯民族民间舞”大赛,获得了优秀表演奖。
  薛明倩大学毕业后考入了北京歌剧舞剧院。在团里频繁的商演中,薛明倩的志向没有丝毫动摇:“作为一个演员,如果不能在舞台上留下自己的作品,会是终生遗憾。”藏族载歌载舞的民族艺术时时激励着她的创作热情。在高镀教授的指导和支持下,2008年,她带着《塔城热巴》《羌铃》两个原创民族舞蹈作品,只身赴韩国参加“韩国首尔国际舞蹈比赛”,夺得了金奖。这也是剧院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国际大赛金奖。
  2018年,已经担任了北京歌舞团副团长的薛明倩遭遇了一次突如其来的考验。在舞剧《天路》巡演中,一位主要演员受伤骨折。舞剧团剩下的演员都有别的演出任务。就算临时找来演员也不可能在一天之中掌握所有舞段的动作、位置、配合……救场如救火,已经担任一个角色的薛明倩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必须站出来。站出来必须成功。”凭借着自己深厚的艺术积累和精致入微的观察,她用一天时间学会受伤演员所有舞段,迅速进入角色。她饰演的卓玛、央金两个角色得到了导演连连称赞。
  “作为一名舞蹈演员,身体的稳定性、肌肉的柔韧度、爆发力是基本功,永远不能丢。”薛明倩说。如今,已经担负团里管理重任的薛明倩依然保持着练功的习惯。她经常在清晨五六点就来到排练厅,沉浸在舞蹈的世界里,陪伴她的是滚落的汗水和墙上悬挂的“千锤成利器,百炼变纯钢”标语。
  为了最美的艺术
  舞蹈是肢体语言的艺术。在红地毯上、聚光灯下,演员唯美的身体动作为观众呈献了艺术的享受。但是,如何在基层或者烈日炎炎,或者寒风凛冽的简陋演出环境中依然保持艺术表演水准,对于衣着单薄的舞蹈演员来说,是一个艰巨的考验。
  薛明倩参加的一次赴山西下乡演出,至今让她难忘。那天雪后初晴,表演场地是一个露天搭建的舞台,群舞演员们穿着连体服装,里面加上了一套薄衣。薛明倩是主演,穿的是分体演出服。演出前,领导关切地问她:“你也加件衣服上场吧?”“为了保证表演效果,我婉言谢绝了领导的关心。在我心里,演员的天职,就是要在舞台上,把最美的艺术献给观众。”薛明倩说。在舞台上表演时,寒风刺骨,踩着的舞蹈鞋就像冰块一样,可薛明倩不为所动,舞姿优美、形体舒展地完成好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她和演员们精彩的表演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2015年,對薛明倩来说是精彩的一年。这一年,大型舞剧《圆明园》进入复排阶段。薛明倩在担任演出角色的同时,还担任导演助理。每天全力以赴地排练之后,还要协助服装老师整理300多套服装、头饰。为了排好圆明园《黄宫女》舞段,她带着20名女演员,脚穿满族盆底鞋,手举长2.5米的宫灯铜杆,每天都要按照步伐高度统一、落脚位置统一、举宫灯高低统一、时间差统一的标准进行训练。艰苦的训练让很多演员叫苦不迭。薛明倩带头走在前、做示范,终于实现了导演的艺术设想。第一场演出后,导演迎着走下舞台的薛明倩激动地说:“你们的表演就是两个字:‘完美’!”
  为了肩上的责任
  “北歌领导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不管什么岗位,首先是站位。”薛明倩说,“我理解,站位,就是要担起肩上的责任,带出一支领导满意、演员满意、演出精彩的团队。”
  2017年6月,薛明倩率队赴青海果洛演出。出发前,她受命负责管理此次参演的多家院团的吃、住、行。这次演出的舞台位于近4000米的高海拔地区,上台之前,演员们都出现了高原反应。薛明倩除了带队还参与了演出。由于高原反应,每次走下舞台,薛明倩感觉气喘乏力,心跳得像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一位藏族同胞同情地看着她说:“姑娘,快去吸氧吧,你的嘴唇都紫了。”薛明倩走到化妆镜前,看到自己青紫的嘴唇,被吓了一跳。可看到排队等着吸氧的演员们,她忍住了身体的不适,找了个地方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又精神焕发地走上了舞台。
  下午1点,采访结束了。薛明倩推开排练厅的隔音门,又回到了正在排练的演员们中间。
  (责任编辑:闫正宇)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623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