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走了我的影子

作者:未知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战友呢?全走散了,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己脚下没有影子,无论我怎么转身,身后除了沙漠,什么都没有。这是不合常理的,头顶明明有一轮红日,怎么就照不出自己的影子呢?我眯着眼看了下天空,用手做了个角度比,结果论证了撒哈拉沙漠的可怕,阳光明明不是垂直角度,我的影子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窃走了。
  作为一个空降兵,我一直为自己感到自豪,经历数百次行动没有败绩,然而这次我却失去了信心。早就听说撒哈拉北部有许多神秘的部落,他们掌握着神的旨意,可以用无形的武器把敌人杀死。
  他们一定是把我当敌人了,所以才会把我的影子收走。這让我有点后悔,波森和卢迪太冲动了,竟然扫荡了一群手无寸铁的土著人,如果当时自己阻拦,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无论如何,我必须找到自己的影子,所以,尽管烈日炎炎,而自己身上只剩下一袋干粮,没有水,也没了武器,我还是拼命地往前走。多年的野战经验告诉我,这里应该离绿洲不远了,而有绿洲的地方,就有希望。我成功了,赶在夜幕来临之前。
  夜幕不仅掩盖了我的行踪,还暂时驱走了我对影子的恐惧,找到一间奇怪的房子,竟然是用飞机的残骸建造的,但我已顾不了那么多,绕过去,继续寻找,我想要的只有水。
  当然,这是沙漠臆想症的一种明显特征,其实除了水,我更需要休息,否则,我也不会在第二天一大早发现自己毫无防备地躺在地上,而不远处正有几个小孩指指点点。他们全身黑亮,在朝阳的照射下,留下几条瘦长瘦长的影子,恐惧再次袭来。
  我强作镇定地向他们打招呼,但他们却毫无反应,如幽灵般迅速退后了十来米。难道他们发现我没影子了?他们把我当作魔鬼了?我很担心,但还是试着从包里把干粮拿了出来,向他们招了招手,并大声喊道:“别怕,这些东西全给你们,很好吃。”他们似乎动心了。这让我觉得有点感动,觉得孩子们需要自己,于是把手里的包放在地上,并转了转,向他们表示,身上什么都没有,我愿意做他们的朋友。
  他们终于向我奔来,严格来说是向食物奔来,压缩饼干、牛肉干以及半条火腿瞬间被一扫而光。那一刻,我想自己是幸福的,尽管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影子,但心里却已不再那么恐惧。
  然而我再一次错了,当一阵轻机枪扫射,波森、卢迪和其他几个战友冲过来时,那几个孩子已经倒在血泊里。我没法阻挡这样的悲剧发生,波森队长告诉我,这是最安全的方式,而且对我发誓,他们都看到这群黑人抢我的食物。我无话可说,只是甩开波森的手,静静地走到那群孩子身边。
  如今已过去十年,我和自己唯一的女儿住在一起,每当恐惧袭来,我都会叫她到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因为唯有在她的双眸里,我才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所以,尽管那次撒哈拉之行是我军旅生涯中唯一的一个污点,但我并不后悔。
  感谢上帝,让我女儿能在机枪扫射下生还。
  (作者沙里斯/美国,选自《外国小小说精选》,有删节)
  思考
  1.从文中看,“我”失去影子的原因是什么?“影子”有什么象征意义?
  
  2.小说中多次写到“太阳”有什么作用?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467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