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落子中国

作者:未知

  在世界政治经济风云变幻的背景下,特斯拉落子中国的历程,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中国市场的新动能和对外资更加强劲的吸引力。
  2018年7月10日,上海官方发布消息称,上海市政府和美国特斯拉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特斯拉超级工厂正式落户上海。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界,有人把特斯拉比作汽车界的苹果,把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比作硅谷钢铁侠,也有人预言特斯拉烧钱,这种模式不能长久。不管如何,在世界政治经济风云变幻的背景下,特斯拉落子中国的历程,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中国市场的新动能和对外资更加强劲的吸引力。
  从Roadster到Model 3的三个阶段
  2003年,特斯拉在硅谷成立。随后,马斯克投资650亿美元,成为该公司的最大的股东和董事。2006年,马斯克提出了贯穿特斯拉发展始终的“Mater Plan”路线图,即“三步走”战略,开启了属于马斯克的特斯拉时代。实践证明,特斯拉的“三步走”战略十分有效,帮助特斯拉渡过了一个新兴车企最艰难的起步阶段。
  第一阶段:研发昂贵的、性能优异的小众跑车,树立特斯拉高端品牌。早期,大众用户对电动车并不认可,特斯拉对自己的车进行了差异化定位,与英国高端跑车品牌莲花汽车共同打造了特斯拉第一代车型——Roadster跑车。该纯电动跑车售价9.8万美元起,注定了与大众用户无缘,但其漂亮的外观、百公里加速3.7秒的性能和纯电动带来的完全不同驾驶体验,获得了好莱坞明星和硅谷高管的青睐,Roadster成为硅谷的明星车型,特斯拉的高端品牌一炮打响。然而,这并不能解决特斯拉发展的资金问题,特斯拉必须推出新车型来扩大营收。
  第二阶段:推出高端的、定价适中的豪华车,巩固高端品牌形象,解决公司资金问题。特斯拉需要爆款车型来提升营收,于是定位高端的Model S发布了。Model S定位中型豪华轿车,是特斯拉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量产车型。凭借Roadster的高端品牌形象,加上Model S较高的性能体验和多项超前的设计,Model S不负众望,广受市场好评,成为爆款。最重要的是,Model S的畅销为特斯拉的下一步发展提供了资金保障。
  第三阶段:推出走量的经济型畅销车,实现大规模盈利。通过跑车和高端车型树立了高端品牌,多年的技术研发形成了成熟的技术方案,市场通过10余年的培育也进入了大众认可的初期。这时,该推出一款被大众认可、走量的车型来实现公司大规模盈利了,这个重任就交给了Model 3和同平台研发的Model Y车型上。在这个阶段,尽最大努力降低成本、扩大产能、提高销量,是特斯拉最需要做的事情。
  中国市场对特斯拉的吸引力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2017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57.9万辆,占全球销量的46%以上。扩大特斯拉相關车型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的份额,对于马斯克来说是巨大的诱惑。这种诱惑,与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密不可分。
  从市场来看,近年来,新能源汽车的优秀表现成为中国车市的一抹亮色。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保持较快增长,产销分别完成127.05万辆和125.62万辆,同比增长59.92%和61.74%。2019年一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产销量同比增长了102.7%和109.7%。新能源汽车产销保持高速增长不仅带来了市场活力,更折射出中国经济蕴含的巨大潜力, 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中国市场对新能源车的巨大需求,令特斯拉所艳羡不已。
  从政府支持角度看,我国政府在过去的10年,大力补贴新能源汽车行业,以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这些政策在早期阶段相当有效地吸引汽车制造商进入该行业,并且通过降低销售价格以鼓励消费者使用新能源汽车。在目前阶段,我国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政府支持已经转换为政策和市场的双驱动,这样能够推动实现汽车工业走向高质量发展。如上海2018年公布的《上海市鼓励购买和使用新能源汽车实施办法》,总体思路可以归纳为“三个坚持、三个转变”。“三个坚持”即:坚持贯彻落实国家新能源汽车发展战略,继续发挥本市政策的推动作用,用好财政补助、免费专用牌照额度等针对性强的专项政策;坚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切实做到公共政策公平透明;坚持调动参与各方的积极性,明确职责,共同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三个转变”即:由以鼓励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为主向新能源汽车推广兼顾综合交通导向转变,确保新能源汽车政策与现有交通政策导向有序衔接;由普惠政策向差别化引导转变,着力优化车型能源结构;由引导新增投放为主向引逼结合调整存量结构转变,综合运用牌照额度和路权等措施,着力推动存量燃油汽车置换为新能源汽车。
  从产业链的角度看,中国在新能源车的全产业链发展是相对完善的。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说,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整车和关键零部件均取得长足进步,并已建立起较为完备的新能源汽车发展支持体系。依靠创新驱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加速提升,市场结构不断优化,消费热情逐步攀升。
  这些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种种因素,令中国市场格外耀眼。扩大特斯拉相关车型在中国这个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的份额,对于马斯克来说是巨大的诱惑。
  为落子中国努力
  为了中国这个市场,特斯拉一直在努力。2014年马斯克就想过在上海浦东建厂,诉求是共建充电桩、拿造车资质、建厂土地优惠政策等,但不想和当地车企合资。从2015年初起,特斯拉的重点和核心放在了客户体验方面,并推出了“2015年中国战略”,从四个方面推进,包括更加聚焦客户体验,传递出明确的市场和产品定位信息,加强与政府、产业合作,以及加强与车主及各界联动。同时,在大力建设公共充电桩的同时,陆续推出承诺三年后以50%的价格回收二手车、针对其他充电站推广适配器、与获得CQC认证证书的充电设施企业开展“特斯拉充电伙伴计划”等本土化服务。据2016年财报,特斯拉在中国销售量达到10400辆,约为2015年的三倍。营业收入达到10亿美元,为特斯拉全球贡献近15%。但由于特斯拉其他产品线的拖累,特斯拉的全年净亏损仍达到了6.75亿美元,它通过扩张海外市场来缓解财务压力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2016年3月,疑似关于特斯拉落户苏州的政府文件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在深圳建厂的消息也时有爆出。独资诉求,是特斯拉一直难以在中国落地的障碍之一。
  同时,受多种因素影响,特斯拉这两年在中国的表现也起起伏伏。2017年,特斯拉在中国销售额为20.27亿美元,较2016年同比增长超过90%,成为特斯拉在美国以外最大市场。但2018年7月6日12点01分,在中美存在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汽车加征25%的关税。当日,特斯拉在华门店暂停预订,随后车价上浮13.9万~25.7万元。
  特斯拉业绩急转直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特斯拉中国销量2018年10月只有211辆,同比下滑70%。受中国市场拖累,第三季度,特斯拉销量下滑37%。失去中国市场,对于成立至今尚未盈利的特斯拉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而如果今后能够实现本土化生产,特斯拉将不会受到关税政策影响,甚至省掉15%的关税成本,以更低的价格在中国销售,继而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落子中国,是特斯拉的梦想。
  特斯拉落户上海
  造车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汽车产业上游涉及三十多个产业,一个整车上游有数千个零部件供应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并不完全成熟,产业发展初期,尚未形成成熟的供应商体系,这对于特斯拉这样的新兴车企来说,充满了巨大挑战。进入发展第三阶段的特斯拉清楚,尽最大能力将Model 3车型实现低价量产是现阶段的当务之急。而中国是特斯拉实现量产的理想厂地。但是,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在哪里呢?
  2018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期间,中国再次明确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随后国家发改委明确表示,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也是在2018年,我国取消了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的限制,这使特斯拉以外资独资身份进入中国成为可能。
  很快,2018年7月10日,上海官方发布消息称,上海市政府和美国特斯拉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规划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正式落户上海临港地区,这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也是特斯拉在美国之外唯一一个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體的超级工厂。
  特斯拉上海工厂是我国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外资独资的汽车企业。
  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位于上海临港自贸区,占地面积86万平方米。工厂于2019年初开工建设,最快年内完工,目标产能50万台,预计2~3年达产。根据现在的施工进度来看,中国工厂的施工速度远超美国工厂,预计年内可以实现车辆的总装生产,2020年逐步建成冲压、焊接、喷涂和总装四大工艺,进入独立生产和产能爬坡阶段。
  特斯拉终于落子中国。
  特斯拉需要中国
  无需强调,特斯拉发展新能源汽车需要中国。
  一方面,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7万辆,占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58%。回顾前几年的数据,从2015至今,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占比一直保持在60%左右。另外,新能源市场还在高速增长中,最近两年的销量增长均超过了50%。
  面对中国巨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全球各大汽车集团均发布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发展计划。在2018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品牌销量排行榜中,我国新能源汽车企业占据四席,其中比亚迪、北汽位列前三。到2020年,大众计划在中国推出10款新能源车型,销量达到30万辆,到2025年销量计划达到100万辆。奔驰投资119亿元,在北京打造高端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产能达30万辆。宝马除大力发展现有新能源车型外,还与长城合作成立光束汽车,开发MINI纯电动车车型。各大车企均看好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作为新能源汽车龙头的特斯拉当然也不会缺席,在中国建厂成为必然。
  另一方面,中国已经建立了完整的新能源产业链。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为动力电池、电机和电控,我国在核心“三电系统”方面均完成产业布局,不仅能够实现产业环节的自给自足,部分技术和产品还能够进入到世界第一阵营。其中动力电池成本占比最高。以动力电池为例,2018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为97.5GWh,其中中国的装机量为56.9GWh,占到全球装机量的58.4%,已经连续多年超过全球装机量的一半。从动力电池企业来看,全球装机量排名前10的企业有6家为中国本土企业,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进入前三,规模效应带来的成本优势十分明显。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基本完备,使得特斯拉电动车的核心零部件均可以在中国找到合适的供应商,在保证品质的同时降低成本,这也是特斯拉海外工厂首选中国的重要因素之一。
  特斯拉宣布在上海临港建设超级工厂不久,便开启了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的预定,Model 3是目前售价最低的特斯拉车型,税前售价仅为3.5万美元。这一切正是特斯拉“三步走”战略的落实。特斯拉落子中国,不仅会为自己抢占更多的新能源车市场份额,也将为我国国内电动车在设计、性能、用户体验、软件环境等方面树立标杆,加速我国电动汽车产品的创新,推动产品高质量发展。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47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