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避无可避的“恐恋症”

作者:未知

  小Z是主动求助的来访学生,之前曾经多次尝试与自己的辅导员沟通,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据辅导员介绍说,看着小Z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可总是对着他憋得脸红脖子粗,而后来一句“老师你帮不了我,算了吧”,转身就走。隔段时间又来了,重复前面的步骤后又走了。折腾得辅导员火气见长,可也无可奈何。就在辅导员思量着是否劝他做下心理辅导时,小Z自己提出来,让辅导员帮他预约一下,他说他的问题辅导员“不够专业”。
  小Z的辅导员介绍情况时又气又笑,真没想到自己被“嫌弃”了,还是在满腔热情地关注了小Z这么久之后。而且最难过的事情是,到现在他仍旧不知道小Z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解决!从辅导员的推介似乎真的没有收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辅导员还很抱歉地表示没有做好前期信息收集,但从几次小Z与辅导员的接触可以看出来,小Z遇到的问题已经严重困扰他;问题应该就是心理方面的,他非常想解决,但在他自己看来又是相当棘手的。
  有了这样一些不能称之为信息的前提条件,我与小Z约在了一个早春的午后。小Z进屋后就自主选择了靠近窗子的座椅,礼貌却又带着一丝急切地等我坐好后就开始了主动的问询,“老师你知道我什么情况吧?你是专业的心理老师是吧?你真的能给我保密是吧?……”看得出来他求助的心理很急切,耐心等他问完他最关心的几个连串问题,我边回答边介绍自己的专业资质及心理咨询的保密条例等。也许是我的回答让他放心了,也许是我的轻言细语让他静下心来,小Z逐步平静下来,忧伤地向我介绍起困扰了他好几年的问题。
  小Z说他每一天都在痛苦中,而且痛苦的指数在逐天增加。他不能见任何一对恋人(无论认识与否),特别是那种卿卿我我、黏在一起的情侣们,只要见到相处在一起的恋人他就开始头痛,人家要是再有一些亲密的举动,他就会恶心得想吐,浑身都开始变得难受起来。看得出来小Z是真的很痛苦,他叙述的过程中似乎回想到某些镜头,就会皱着眉头停顿片刻,再组织语言继续描述。整个过程有些颠三倒四,但总体的意思算是表达清楚了,见不得人家谈恋爱的人,一见就各种躯体反应。也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跟有些情侣们从来没有见过,不存在惹着自己这一说,可就是会在见到貌似是一对情侣的人时备感不适,若是再多想一下对方可能在一起做一些亲昵的举动时(有时候这种想象是自动反应的,并没有刻意去想),就会头痛、恶心甚至有窒息感,直到远离他们为止。
  听完小Z对自己情况的介绍后,我又进一步了解了几个问题,综合起来小Z症状的起因和发展过程也就基本清晰了:
  小Z症状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准备中考的那个4月下旬,他自己记得非常清楚(甚至说出了具体的日期),那天天气特别闷,想下雨却一直下不来的那种闷,当时一个班60来个人挤在并不宽敞的教室里,那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更明显。那天中午他烦躁得很,就让同桌给捎点午饭回来,他自己趴在桌子上缓一缓。当时班里还有几个同学也没有出去吃午饭,其中就包括坐在他右前方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有一个其他班的小女朋友,正跑过来和那个男生一起吃从家里带来的午餐。小Z当时无意识地一转眼,刚好看到那个男同学夹了一块儿肉喂到那女孩儿嘴里,然后两人笑嘻嘻地把头凑在一起继续吃饭。小Z说当时觉得这两人太过分了,中學生就谈恋爱,还不注意影响,在教室里不顾其他同学在场就这样嘻嘻哈哈,愤懑的同时又有些无可奈何,想指责他们又觉得自己没啥立场,越想越气,越气越觉得空气稀薄,那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越来越浓重,渐渐的头开始痛起来。恰在这时,同桌买饭回来了,打开盒饭,里面闷了很久的包头菜的怪味直冲鼻腔,小Z再也忍受不住,转过身干呕起来(小Z在回忆这一段时,还不受控制地又干呕了两声)。
  很快五一假期来了,小Z和同学一起出来放松放松,约好去看一场电影,在电影院等待电影开场的时候,看到旁边一对恋人依偎在一起,脑海当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前些天班里那对小情侣的相处情景,以及当时的烦闷和后来的怪味道,还有自己恶心得不得了的那种感觉。小Z很快又产生了那种头痛和恶心的感觉,觉得喘不上气来,眼泪都出来了。同学看到他这个样子都吓坏了,赶紧扶着他出来,想打车送他去医院,可诡异的是他出来后很快就好了。因为年纪小,大家笑一通之后又一起返回电影院去看了电影,小Z当时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他时不常地就会发病,每次都是在见到在一起的恋人之后,小Z开始明白自己这是一种心理的问题,他不好意思、也不敢跟父母说自己的情况,只好尽量地减少外出,一些特殊的日子(情侣们一定会出去的日子)坚决不出门,遇到可能是恋人的两个人早早地就避开,尽管中间又难受过几次,好歹发作得不太严重,日子勉强算是“平静无波”地过了下来。
  小Z今年已经快19岁了,他的内心开始着急起来,自己这个样子以后怎样谈恋爱?询问小Z是否幻想过自己谈恋爱的状况,又是否会有不适的反应?小Z羞涩地说自己的好哥们已经有女朋友了,自己羡慕的同时,也想过将来自己谈恋爱了会怎样的甜蜜,是的,甜蜜。小Z对自己谈恋爱并没有不适的感觉,却在见到其他恋人时产生各种不适,他担心的是将来与女朋友外出约会,遇到其他恋人时“发病”怎么办?所以,小Z非常想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能否改变这种尴尬的境遇。
  结合小Z的描述,我对小Z做了简单的引导,让他回想当时第一次出现症状的那个场景,小Z很快就出现了不适的症状,强烈要求把窗子打开,他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难怪进屋后就自动选择靠近窗子的座位,他说从第一次产生症状后就都喜欢窗前的座位,稍感不适可以通风换气)。等逐步让他放松下来之后,我又用几个简单的指导语,让他想象门外走进来一对情侣,坐在旁边的座椅处,很愉快地手挽手在聊天,眼见着小Z的眉头又皱起来,自述开始头痛,胸部不适……几次反复引导后看小Z的反应和不适程度,以及小Z整个症状的发作史,可以看出:
  1小Z是一个受暗示性极强的人,对外在的一些事物反应很敏感(天气闷热,心情烦躁,同学早恋,饭菜味道)。第一次感觉不适时,天气闷热,让体型较胖的小Z身体不适,看不惯同学的卿卿我我,又刚好被不怎么好闻的饭菜味道引发了身体更进一步的不适,敏感的小Z把这一切结合在了一起,潜意识里认定自己是因为见到男女同学的亲密相处而产生了不适感,并随时结合情境反复呈现;
  2小Z的表现是一种特定的恐怖症,属于特殊恐怖症(对存在或预期的他人恋爱情境产生不合理的恐惧心理,并伴有回避行为);
  3小Z随着年龄增长,对自己的症状越来越重视,却又自感无能为力,焦虑情绪越来越重。
  一般来讲,对于恐怖症的治疗有多种方法,比如催眠疗法,或想象暴露、认知疗法等,根据小Z的人格特质及表现状态,对其采用了想象暴露和认知疗法:
  想象暴露:依据小Z受暗示性极强的特质,在后面的几次治疗中,不断让其想象一个场景,模拟他最恐惧的、其他恋人在他身边甜蜜相处的场景,不断练习,反复呈现“恐怖情节”,不断感受那种恐惧和焦虑,而后在其身边陪伴、鼓励,并帮助其放松,以对抗身体和心理产生的不适反应,直至逐步在联想情境中适应这种让其产生焦虑和恐怖的环境。
  认知治疗:不断与小Z探讨当时第一次症状出现的原因,让小Z认识到当天自己身体的不适其实更多来自于天气的闷热和没有通风的教室,缺水和饥饿的他产生头痛和恶心的感觉是正常的身体反应,与旁边是谁、做了什么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只是他自己将两件本没有什么关联的事情进行了联结,并在后面的日子里不断加强和认可这种观念,使自己一直处于这种联结的危害之中。小Z自己也开始慢慢意识到,自己有过几次中暑的经历,好像与那天的感觉很相似啊,原来自己一直理解错了病因。
  两种方法结合治疗,小Z的感觉越来越好,治疗过程中的反应也越来越好。前些天校园中偶遇小Z,他和其他同学一样远远地打了声招呼,只是与他人不同的是,小Z又多“附赠”了一枚咧到天边去的大大的笑脸。我,莞尔。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0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