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熵权TOPSIS法结合RSR法在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综合评价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对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成效进行评价,为甘肃省提高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的效率、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提供科学依据。方法  运用熵权TOPSIS法结合RSR法对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2017年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的成效进行评价。结果  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不甚合理,医疗资源聚集水平区域间差异大并成为影响公共性的重要因素;熵权TOPSIS法显示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综合得分排序与RSR分档基本一致。结论  熵权TOPSIS法结合RSR可直观地反应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的整体情况,建议加强区域卫生规划,优化资源配置结构,建立健全效率评价工作,加强对特困县(区)的帮扶及人才引进工作。
  关键词:熵权TOPSIS法;RSR法;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
  中图分类号:R197.1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19.11.038
  文章编号:1006-1959(2019)11-0130-05
  Abstract:Objective  To evaluate the effectiveness of TCM health resources allocation in 23 special poverty-stricken counties (districts) in Gansu Province, and provide a scientific basis for Gansu Province to improve the efficiency of TCM health resource allocation and realize optimal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Methods  The entropy-weighted TOPSIS method combined with the RSR method was used to evaluate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allocation of TCM health resources in 23 special poverty-stricken counties (districts) in Gansu Province in 2017. Results  The allocation of TCM health resources in 23 special poverty-stricken counties (districts) in Gansu province was not reasonable. The regional distribution of medical resources was large and became an important factor affecting publicity. The TOPSIS method of entropy rights showed 23 destitute counties (districts). The ranking of the comprehensive scores of health resource allocation is basically the same as that of the RSR. Conclusion  The TOPSIS method combined with RSR can intuitively reflect the overall situation of TCM health resources allocation in 23 special poverty-stricken counties (districts). It is recommended to strengthen regional health planning, optimize resource allocation structure, establish and improve efficiency evaluation work, and strengthen the special poverty-stricken counties (districts) and help talent introduction work.
  Key words:TOPSIS method of entropy weight;RSR method;Destitute counties (districts);Allocation of health resource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中醫药博大精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已成为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符号和中国软实力的重要构成因素。《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出台,开创了中医药全方位发展的新格局,为中医药“走出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1]。甘肃省是一个中医药大省,是全国唯一一个中医药综合改革试点示范省。省政府出台了《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甘肃的医改之路是“走中医药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但是,甘肃受地理位置限制,经济发展落后。2010年,国家扶贫开发工作办公室根据《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的要求,依据贫困人口数量、农民收入水平等综和指标,将甘肃省86个县(区)中的23个县(区)定为国家深度、特别困难县(区)。而如何把中医药卫生资源有效、合理的分配,以满足人群最大可能需要的问题就是中医药卫生资源分配[2]。中医药卫生资源平等、高效的分配是中医药卫生事业有序平稳发展的根本要求[3]。本研究对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成效进行评价,为甘肃省提高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的效率、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提供科学依据。   1资料与方法
  1.1资料来源  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数据均来源于2017及2018年的《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和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2017年1月~2018年12月的卫生统计年报资料。
  1.2研究方法  采用加权TOPSIS法结合RSR法对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成效进行评价,具体步骤如下。
  1.2.1评价指标体系确定及各指标数值  本文采用熵权TOPSIS法结合RSR法对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人力资源、医疗服务设施和医疗业务效益3个方面中的卫生技术人员数(X1)、执业(助理)医师数(X2)、卫生机构数(X3)、床位数(X4)、房屋建筑面積(X5)和医院年均医疗收入(X6)的6个具体评价指标求权重,进而确定全省资源聚集情况,见表1。
  1.2.2确定各指标权重  使用变异系数法求出各指标的权重。由于评价指标体系中的各项指标的量纲不同,不宜直接比较其差别程度。为了消除各项评价指标的量纲不同的影响,需要用各项指标的变异系数来衡量各项指标取值的差异程度。各项指标的变异系数公式如下:
  2结果
  2.1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情况  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2017年秦安县人口最多,舟曲县人口最少;地理面积最大的是环县,最小的是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各项中医药卫生资源大多集中于麦积区和武都区,东乡族自治县各项中医药卫生资源均处于23个特困县(区)的最低水平,见表2。
  2.2 综合结果分析
  2.2.1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熵权分析  2017年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熵权分析结果见表3。通过比较可知,执业(助理)医师、卫生机构和卫生技术人员的熵权值分列前三,所占权重相对较大,在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聚集水平中占主导作用。其他指标权重相对较小,而医院年均医疗收入的熵权值最低。但是,各指标值差值小,说明权重小的指标同样对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聚集水平有重要影响。
  从综合医疗资源评价结果来看(表4),武都区的中医药卫生资源聚集水平最高达到0.5346,而东乡族自治县的水平低至0.1152,且武都区的中医药卫生资源聚集水平接近东乡族自治县的的5倍。说明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聚集水平区域差异大,两极分化严重。
  2.2.2确定RSR的分布  对Cj进行编制,求出各个特困县(区)所对应的概率单位Probit值,见表5。
  2.2.3 求出回归方程  将Probit值作为自变量,Cj值作为因变量求得回归方程Cj=-0.614+0.191Probit。回归系数检验统计量t=9.289,P<0.05,表明该回归方程有意义。
  2.2.4 排序分档  按照最佳分档原则,将23个特困县(区)分为好、中、差三个档次,分档结果与TOPSIS得分排序结果基本一致,见表6。
  3讨论与建议
  3.1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成效总体概述  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总体配置水平不高,区域间差异成为影响甘肃省卫生资源配置成效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政府在规划卫生资源配置时应多关注薄弱地区,不断缩小各区间的差距,优化资源配置结构。区域经济和人口密集程度影响着卫生资源配置的倾斜性,除了以常驻人口可及的卫生资源数为配置标准资源外,政府也应兼顾地理因素对卫生资源的需求量,大力改善地广人稀的区域的资源配置情况。
  熵权TOPSIS结果显示在各项卫生资源指标中执业(助理)医师集聚水平较高;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成效最好的为麦积区、武都区;东乡族自治县、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较差,结果与RSR分布基本吻合。TOPSIS法应用灵活,排序结果既能充分利用原始数据又能定量反映不同评价对象的优劣程度,其局限性是灵敏度低,容易受异常值的干扰,不能对数据进行分档排序作进一步评价[6]。RSR法参与计算的是秩次,排除了异常值的干扰,正好可以弥补加权TOPSIS法这一缺陷。两者结合被广泛应用于效益评价、卫生决策和卫生事业管理等多个领域。
  3.2 建议
  3.2.1加强区域卫生资源规划,实现资源优化配置  区域卫生规划的制定与实施是实现卫生资源优化配置的重要前提。政府有关部门应从实际出发,合理制定与实施区域卫生规划。甘肃省23个特困县(区)之间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存在较大差异,武都区Cj值为0.5346,中医药卫生资源聚集水平相对较高;排名靠后的东乡族自治县、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的Cj值分别为0.1152、0.1443,距理想值1相差较远,武都区Cj值是东乡族自治县的5倍。推出与23个特困县(区)相适宜的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标准,按照人口、地理、中医药需求等要素,合理配置卫生资源。政府调控和市场调节相结合,整体提高23个特困县(区)中医药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与效益性。针对23个特困县(区)应鼓励高水平医疗技术人才支援特困县(区)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使中医药卫生资源向薄弱环节倾斜[7]。
  3.2.2加强政府投入,优化资源内部结构,提高中医药卫生资源的利用效率  针对23个特困县(区)而言,经济的增长可以创造更多促进公平的机遇。根据经济发展的不同来区别划分经费补助,资金补助力度向贫困地区适当倾斜,避免出现“一刀切”的资金补助情况。对于经济状况较好的机构,应重点关注内部管理和卫生资源的利用情况,对于经济状况较差的机构,重点是要解决其资金困难、人员不足、设备不足的问题。决策者要以贫困地区、低收入人群和基层卫生服务为重点,加快经济发展,缩小因经济发展差距所致的卫生资源配置的不公平。卫生资源利用效率低的现状不仅不能满足居民的需要,反而会造成有限资源的浪费和医药费用的过快上涨,最终加重国家、集体和个人的经济负担,制约23个特困县(区)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8]。因此,我们的注意力不用只放在卫生资源量的投放上,应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优化卫生资源内部结构、改进医疗机构卫生服务质量及提高卫生资源利用效率上[9]。   3.2.3建立健全系统的卫生资源配置效率评价工作,不断深化甘肃中医药特色医改  政府有关部门应注重建立健全系统的卫生资源配置效率评价工作,定期进行系统总结反思,将更多的目光投放到存量调整与结构优化上。抓住重点和薄弱环节,精准施策。评价指标要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居民健康水平、公共卫生水平为基础,根据公平与效率兼顾原则、成本效益原则,尽可能使卫生资源产出投入比值最大化[10]。此外,持续推进甘肃中医药特色医改,不断创新丰富可借鉴的经验,满足基层群众的医疗需求。
  参考文献:
  [1]王蓉娟.甘肃中医药卫生资源配置及利用效率评价[D].兰州大学,2017.
  [2]Wagstaff A,Lindelow M.Can insurance increase financial risk the curious case of health insurance in China[J].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2014,27(4):900-1005.
  [3]Doull L,Campbell F.Human resources for health in fragile states[J].Lancet,2008,371(2):626-627.
  [4]孫振球,徐勇勇.医学统计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169-171.
  [5]林佩贤,王维,钟倩红,等.应用EXCEL实现秩和比法的计算及其评价[J].数理医药学杂志,2015,22(2):183-186.
  [6]应瑞杰,刘万里,赵珍,等.3种综合评价方法对新疆流感监测网络的质量评价[J].现代预防医学,2016,43(16):2963-2967.
  [7]李倩,陈辉,胡国善,等.1949~2003年湖北省卫生资源配置与利用效率的动态分析[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06(1):34-36.
  [8]彭凯,刘文俊,金晶,等.我国中医人力资源配置公平性分析[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7,34(5):518-520.
  [9]董燕,于彤,朱玲,等.中医药信息标准化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6,23(1):124-129.
  [10]祁兴华,虞舜.中医药信息标准体系建设关键问题[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5,21(1):7-9.
  收稿日期:2019-2-24;修回日期:2019-3-10
  编辑/杨倩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54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