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整本书阅读的三个坚持

作者:未知

  【摘要】2017年版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已经将“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作为必修的七个任务群之一,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各地近几年的整本书阅读的教学也在持续推进中。可是从整本书阅读开展的现状来看,我们发现阅读的书目越来越固定化,教学的方式越来越结构化,考查方式越来越应试化。笔者认为,要想将整本书阅读活动真正地开展好,真正地起到提升学生阅读素养能力,促进教师专业成长的作用,还需要做到三个坚持。
  【关键词】整本书阅读;文学欣赏;阅读素养
  【中图分类号】G633 【文献标识码】A
  叶圣陶先生1942年在《论中学国文课程的改订》中指出:“国文教材似乎该用整本的书。”1949年,他又提出:“中学语文教材除单篇的文字而外……高中阶段兼采现代语的整本的书。”叶圣陶先生和朱自清先生曾写过一本《略读指导举隅》。所谓略读,主要指的就是整本书阅读。可以说高中语文开展“整本书阅读”的建议提出还是相当早的,但是为什么直到最近几年才“热”起来呢?
  探究原因,一是在传统的语文教学中,要想将整本书阅读纳入到教学体系中是有难度的。因此无论是语文教材的選编还是日常的教学活动,我们只能涉及单篇短章或者整本书中的经典段章。二是应试化教学依然坚挺,尽管我们嚷嚷着素质教育的种种,但在实际的教学工作开展中,大家心照不宣地奔着应试而去。三是阅读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整个社会的阅读氛围每况愈下。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仅为4.66本,尽管比上一年的4.65本有些微提升,然而,中国人的年阅读量与其他国家依然存在不小的差距,我们比排名第一的以色列足足少了55本之多。
  当下,高中语文教学中整本书阅读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可以预料随着课改的推进、高考方案的调整,整本书阅读的教学活动还将继续火热下去。有必要的是,针对目前整本书阅读开展的现状和将来的发展,必须有清醒而冷静的判断与行之有效、落到实处的教学实践。在这里,笔者想提出整本书阅读的三点坚持,与各位商榷。
  一是坚持指定书目的阅读与自主阅读相结合。开展整本书阅读的过程中,我们的教学不可避免地会给学生指定篇目,不管是为了教学活动中类似于师生共读活动的顺利开展,还是为了便利于试卷命题考查。但是,我们的整本书阅读活动的开展中,切不可有唯指定篇目论。学生整本书阅读范围应该比指定篇目更丰富、更广泛,任何适合学生阅读的书籍都可以拿来阅读。相比较只阅读指定篇目是完成教学任务,但是进行整本书阅读活动更重要的旨在通过大量阅读,提升学生的阅读能力,使之能够解决更多的未读过的书或文章提出的新问题;而不是像完成学习任务似的,只读几本规定的书,解决这几本书里遇到的问题。
  就整本书阅读开展的时间安排而言,我们有限的课堂教学可能是尽可能地安排给指定书目的阅读与研讨,但是周末、寒暑假的时间我们是不是可以放手,只规定数量不指定篇目?我们的教育不是生产流水线,只生产同样的产品。我们更提倡培养个性张扬的学生,每个学生的阅读体验没有必要一致,也不可能一致。
  就阅读的动机而言,指定书目的阅读有可能造成学生阅读的动机更多地来自外部的强化甚至逼迫。这样的状态并不能让学生体会到阅读的投入和轻松快乐,只会破坏他们的阅读兴趣,从而使得阅读的心理负担和压力不断加剧。允许并鼓励学生自主阅读对于提升他们的阅读兴趣是有很大促进的,进而更能够提升学生的阅读能力。
  就阅读的体系来说,整本书的阅读肯定不可能局限在指定书目上,很多时候我们阅读了一本书后,会自然地由一本书延伸扩展至与之相关的几本书,最后形成一类书的阅读。比如说读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我们可以推荐学生阅读余华的《活着》、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还有蔡崇达的《皮囊》。
  当然,对于自主阅读,我们可以鼓励学生通过各种形式来展示,比如写读书报告、好书推荐演讲等。根据学生的阅读情况,可适当给予一定的奖励。但是,一定不能强制阅读,更不能规定书目和数目。让“读书”成为学生的自发行为和自主需求,多读些书,我们的语文教育才更有语文味,我们的学生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二是坚持教师指导性解读与学生个性化解读相结合。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即每个读者对作品的解读、赏析和评价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整本书的解读我们既需要有教师指导性的解读,也需要学生在自我阅读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入思考,形成自己的个性化解读。这两者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只能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从文学欣赏的角度来说,整本书阅读是“读者为了满足审美需要,在理解文学作品的基础上,通过想象、联想、情感、思维、再创造等心理活动,以追求理论著作的可读性和趣味性”的过程,它可以分为感知、体味、领悟三个阶段,具有差异性和一致性。
  在阅读的过程中,教师和学生在阅读经验、年龄、爱好等主观性上的差异,必然造成阅读感受和阅读再创造的不同,这就存在了阅读的差异性。但是同一本书必然也有其固定的意义,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会不同程度地接近这一意义,这就是文学阅读的客观一致性。
  为什么需要教师指导性的解读?因为一般而言教师在阅读的广度和深度上是远超学生的,因此对于文本的解读要比学生更全面、更深入、更准确。尤其对于一些阅读难度较大的文本来说,教师的指导更为重要。在阅读的初期,教师及时给予学生正确的引导,能够帮助学生更好地阅读接下来的内容。如果完全放任学生自主解读,对于一些阅读能力差的学生来说,很可能出现完全错误的解读。
  为什么又要保留学生个性化的自主解读呢?每个学生都是一个独立的特殊的个体,他们的阅读经历与能力存在差异,对于同一本书的解读也就必然存在着差异性。保留学生的解读,对于增强他们内在的阅读驱动力很有意义。当然,对于完全错误的解读,我们还是要及时纠正的。   整本书解读既是学生的独立的个体解读,又是教师和学生群体求同存异的群体解读。对于学生个性化的解读采取肯定并保留的做法,也是符合文学欣赏的特质的。文学欣赏本身具有时代局限性,不同时期对同一本书的解读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舍弃和补充。所以,学生某些个性化的解读结果,在下一时期也许会成为主流解读。
  三是坚持整本书阅读的考查内容、方式的设置与教学的实际开展情况相结合。这里说的实际情况不仅包括整本书阅读的书目和数量,还有教学中对文本解读可能达到的深度和广度。我们希望整本书考查内容、方式的设置是能够科学有效地检测教学的成果,是能够提升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对于整本书阅读的激情与内驱力。以考促教,以考推进学生养成终身阅读的好习惯,进而推动整个社会对于全民阅读的关注与重视。
  從各地的高考试卷中,笔者认为北京市的高考卷对于整本书阅读的考查内容与方式的设置很是传递积极能量。以2018年为例,考查方式是微写作,三个题目任选一题,分值为10分。考查内容如下:
  (1)在《红岩》《边城》《老人与海》中,至少选择一部 作品,用一组排比、比喻句抒写你从中获得的教益。要求:至少写三句,每一句中都有比喻。120字左右。
  (2)从《红楼梦》《呐喊》《平凡的世界》中选择一个既可悲又可叹的人物,简述这个人物形象。要求:符合原著故事情节。150—200字。
  (3)读了《论语》,在孔子的众弟子之中,你喜欢颜回,还是曾参,或者其他哪位?请选择一位,为他写一段评语。要求:符合人物特征。150—200字。
  首先,三道题目任选一题,难度差不多,考查重点不同。考生可以选择最擅长的一个题目,选择余地还是比较大的。
  其次,三道题目涉及七部名著,考虑到了学生阅读侧重点的不同,充分地尊重了考生的个性、特长,显示了公平性。
  再次,三道考题提问表述方式真实再现了日常教学的情境,让学生在面对试题时能有平时学习时的熟悉感,借助联系曾经的阅读体验很快地上手答题。
  这样的考查方式充分尊重学生阅读的个性和特长,更侧重考查学生对整本书的阅读深度、基于原著相关信息的分析思考、基于写作能力的个性化表达。它既让学生有话说,也让学生注意“好好”说。
  相较于以往的测量评价更看重信息的机械式的识记和照搬,使得整本书阅读流于简单的内容梳理和背诵,甚至不读原著只靠背题也能拿高分的情况,上面的这种测量评价无疑是更具有实效的,是真正能够促进学生进行深度阅读和思考的。这样的考题在整本书阅读与研讨的过程中就可以很好地嵌入,读完一本书,写一写这样的思考,教学的过程同时也是评价的过程,这不是很好地做到了教什么,考什么?
  整本书阅读无疑是当前语文教学的需要,能够坚持一些切实能够推动学生阅读的意识和方法,帮助广大学生从浅阅读推进到深度阅读,形成阅读、教学、评价的良性互动是很有必要的,也是需要引起我们足够重视的。
  不过,笔者相信整本书阅读在推进的过程中,一定能够逐渐地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最终真正地提升学生的阅读素养,培育终身阅读的好习惯。
  参考文献
  [1]莫提勒·艾德勒,查尔斯·范多伦.如何阅读一本书[M]..郝明义,朱衣,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2]李卫东.混合式学习:整本书阅读的策略选择[J].语文建设,2016(9).
  [3]徐鹏.整本书阅读:内涵、价值与挑战[J].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7(1).
  [4]王荣生.阅读教学教什么[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
  [5]顾黄初.提倡读点整本的书——叶圣陶语文教学思想研究[J].语文学习,1981(8).
  [6]肖志刚.文学欣赏[M].武汉: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200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394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