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湖北省五倍子产业发展调研报告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分别从五倍子资源分布、产业发展历程、发展前景以及挑战等方面作了综述。同时,针对湖北省五倍子发展现状,提出了发展建议,为相关部门制定五倍子产业发展决策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五倍子;林特产品;产业发展
  中图分类号:S718.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4-3020(2019)05-0031-04
  Case Study on Chinese Gallnut Industry Development in Hubei Province Zhang Pingde(1)Zha Yuping(2)Chen Jingyuan(2)Song Deying(3)Chen Chiqing(1)
  (1.Wufeng Chicheng Biotechnology Co. Ltd.Yichang443413; 2.Hubei Academy of ForestryWuhan430075;
  3.Wufeng County Forestry BureauYichang443400)
  Abstract: The distribution of Chinese gallnut resources,the history of industry development,development prospects and challenges were reviewed in this paper. And some suggestions were proposed,which for the status of Chinese gallnut industry development in Hubei Province. The suggestions provided reference for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to formulate the development decision.
  Key words:Chinese Gallnut; forestry specialty products; industry development
  五倍子是由五倍子蚜蟲刺激盐肤木属植物叶片组织增生而形成的虫瘿,富含单宁,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广泛应用在医药、化工、染料、食品、感光材料及微电子工业[1]。五倍子是中国传统的林特产品,早在2 000多年前就有文献记载五倍子的药用价值[2]。目前,已报道的五倍子有15种[23],中国均有分布。在国际市场上,我国五倍子的产量和质量都是第一,享有“中国倍子”和“东方倍子”的盛誉[4]。
  1五倍子资源情况
  五倍子在中国分布的范围广阔,包括贵州、四川、湖北、湖南、陕西、云南、广西、河南、山西、甘肃、山东、江苏、浙江、江西、广东、福建、安徽和台湾等十八个省,主要集中分布于秦岭、大巴山、武当山、巫山、武陵山、峨嵋山、大娄山、大凉山和苗岭等九大山区[4]。湖北省大部分县市都有产倍记录,遍布全省,而且角倍和肚倍均有分布。角倍产区主要分布在湖北省西南部的巫山余脉和武陵山区,集中在恩施和宜昌。肚倍产区则分布于湖北省西北部的大巴山和武当山区,集中在十堰市的竹山、竹溪、房县等地[5]。
  2湖北五倍子产业的发展历程
  2.1发展历史
  20世纪80年代以前,五倍子由各县供销社组织各乡镇供销社统一集中收购,是倍农的主要经济来源,处于五倍子产业的起步期。这个时期,五倍子产业一直沿习野生、半野生状态,单位面积产量仅为1 ~ 5 kg/666.7 m2,产量低而且不稳定[5]。五倍子寄主植物主要在房前屋后、地旁路旁种植,零星分布,五倍子仅作为小秋收产品,随采随卖,这个时期,国内基本没有加工企业,基本以商品倍销售为主。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末,五倍子产业迎来了第一个发展高峰期。各级政府为把五倍子资源优势转化为产品出口优势,开始走产业化发展之路,各县的万亩五倍子基地和相关科研所相继建成。在原料培育方面,摸索出了林间植藓养蚜、野生倍林改造、倍子采收和加工的技术体系,产量提高到20~30 kg/666.7 m2。通过这些配套技术的实施和推广,使倍子产量稳步上升,逐步实现五倍子生产由自然生长向人工培育、由低产向高产的转变[4]。
  产品加工方面,1986年,竹山县兴建了国内先进的生产五倍子产品化工企业—林化厂,到1996年,形成年产500 t工业单宁酸、200 t没食子酸、200 t 3,4,5三甲氧基苯甲酸等6条生产线[6],产品畅销美欧、日本和印度及香港特区,是竹山县第一家走向国际市场的“洋企业”。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以来,五峰建立了五峰林化厂,开始发展以五倍子为原料的林产化工产业。
  20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进入五倍子产业发展的低谷期。国际市场受到金融风暴影响,五倍子出口产品滞销,五倍子价格两落两起,使倍农蒙受了巨大经济的损失,最终导致倍林面积大幅度萎缩,到2004年竹山县成块倍林保存面积不足666.67 hm2。竹山县林化厂和五峰林化厂都经历了停产、改制和重组。
  2.2产业现状
  本世纪初,随着蚜虫人工培育、设施收虫和挂袋放虫等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五倍子单产有了明显的提高,达到40~60 kg/666.7 m2,小面积示范林已经达到120 kg/666.7 m2,同时对气候条件的依赖减少。2017年,五峰县共培育五倍子苗木100万株,建成五倍子基地041万hm2,人工种植苔藓4.2万m2,收集五倍子春迁蚜80万袋。竹山县已恢复发展肚倍基地面积达0.8万hm2。“竹山肚倍”“五峰五倍子”相继获得国家地理标志商标,成为全国知名产品。
  本世纪初,各县纷纷改制或新建五倍子加工企业。2001年竹山县林化厂进行民营化改制,成立竹山县天新医药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并于2018年4月正式更名为湖北天新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目前该公司拥有年产600 t没食子酸、500 t工业单宁酸、200 t染料单宁酸、100 t食用单宁酸、100 t药用单宁酸、150 t焦性没食子酸、200 t 3,4,5三甲氧基苯甲酸和50 t 3,4,5三甲氧基苯甲酸甲酯等高新技术产品生产能力。2004年,五峰赤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登记,现已形成年产1 500 t单宁酸、500 t没食子酸系列产品的生产能力,产品远销1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湖北省林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2015年五峰赤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3行业发展前景与机遇
  3.1市场前景广阔
  由于五倍子天然药物与生物原料的物质属性,五倍子产品深加工增值空间巨大,五倍子除作为中药材使用外,已经进行规模化的化学加工利用。以五倍子单宁为基础原料,采用不同的深加工工艺,可生产出多种化工、医药和食品添加剂产品,如单宁酸系列,包括工业单宁酸、试剂单宁酸、医用单宁酸、食品单宁酸等;没食子酸系列;焦性没食子酸系列;合成药物系列包括甲氧苄氨嘧啶及其中间體等。五倍子产品新用途拓展迅猛[7],如电子级单宁酸、光刻胶等高技术产品在电子显示屏等方面的应用;五倍子单宁酸在无抗饲料、化妆品上的应用。目前,五倍子产品市场正进入快速成长期,中国五倍子产业面临全面发展新阶段。
  3.2发展新机遇
  五倍子作为中国特有的林特产品,多年来一直受到各级政府的关注和重视。当前中央的农村政策,给我国特产资源产业大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五倍子作为传统产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以五倍子产业为纽带,对相关产业的发展将起到联动效应,这是新时期加快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突破口之一。
  湖北省五倍子资源主要集中在武陵山、秦巴山等山区,属于国家重点扶贫的地区,具有国家扶贫政策优势。2018年,国家林业与草原局批复湖北省成立了“五倍子高效培育与精深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以及“五倍子产业国家创新联盟”等国家级科技平台,将为推动湖北省五倍子行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更好的科技支撑。依托“十三五”期间的技术成果,进一步加快特产资源的开发步伐,建设五倍子“金山银山”,将使湖北省的五倍子产业成为新时期新农村建设的朝阳工业。
  4行业发展面临的问题
  4.1五倍子原料供应日趋紧张
  从全国五倍子行业发展来看,湖北省五倍子产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五倍子原料资源收购竞争日趋激烈。受利润驱使,近几年五倍子深加工生产线产能逐步上升,行业规模扩大,资源供应紧张,收购半径扩大,资源竞争非常激烈。而五倍子原料资源受限于基地面积、倍林培育技术水平、病虫害等诸多条件限制,产量远达不到企业的需求。
  首先,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国际市场以及国内倍子收购价格影响,导致五倍子基地面积大大萎缩,至今尚未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竹山县历史上肚倍种植面积达到了1.34万hm2,而现今才恢复了08万hm2,并包含了诸多野生倍林。而且由于商品倍收购价格长期偏低,倍农的种植积极性不高,不少倍林缺乏管理,产量偏低且病虫害严重,最后导致部分新恢复倍林被毁,倍农砍掉倍树种植其他经济树种如核桃、桃树等。
  其次,虽然种虫无土培育、二次放虫和设施收虫等人工培育技术相继问世,但是依然存在种虫培育还无法完全摆脱自然气候的影响,稳定性不够等问题。2018年春,五峰县遭遇一场较大的倒春寒,致使倍蚜收集的袋数仅为预估的三分之一,导致部分人工倍林无虫可挂。
  第三,随着五倍子人工培育技术的发展,相关野生资源短缺告急。在人工培育蚜虫技术推广以来一直通过在山中采集野生苔藓进行蚜虫培育,但是目前人工培育蚜虫面积越来越大,而野生苔藓越来越少,造成了母藓的短缺。
  最后,由于大面积的人工五倍子纯林兴起,造成病虫害日益严重[8]。在竹山县,宽肩象甲在倍林危害率达到10%~20%,单株青麸杨可寄生1~9头宽肩象甲,被寄生植株基本在第2年即死亡。在五峰县,丛枝病在倍林中发病率在20%~37.5%,病株基本都不结倍。此外,缀叶丛螟Locastra muscosalis、金绿卷象Byctiscus populi、银杏大蚕蛾Dictyoploca japonica、绿尾大蚕蛾Actias selene ningpoana、褐边绿刺蛾Latoia consocia、黑斑病、膏药病等病虫害在大面积倍林中都有所发生,对倍子产量造成严重影响。
  4.2五倍子产品产业链太短
  国内对五倍子深加工在新产品、新工艺上的研发能力与国外先进技术存在较大的差距,高技术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不强,只能生产初级产品,美、日、德等发达国家从我国进口五倍子原料或工业单宁酸再进行精制提纯或深加工,所生产的衍生产品占领了国际市场上绝大部分份额,甚至返销国内市场,把五倍子的深加工产业中附加值高的部分据为己有,而国内企业只能望而生叹。
  据报道,2015年我国显光刻胶消费量达到10.1 t,预计2022年将达到27.2 t[9]。但是,光刻胶是电子化学品中技术壁垒最高的材料,具有纯度要求高、生产工艺复杂、生产及检测等设备投资大、技术积累期长等特征。全球光刻胶市场的80%以上份额被合成橡胶(JSR)、东京应化(TOK)、信越化学(ShinEtsu Chemical)、富士电子材料(Fujifilm Electronic Materials)、安智(AZ)、东进(Dongjin)等大型企业所垄断,集中度非常高[10]。特别是,上游高端电子化学品(LCD用光刻胶)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因此,不断研究开发高科技和高附加值的新产品,采用新工艺、新技术、新材料无疑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柱。
  4.3科技成果转化率低
  由于科技体制与农户、生产企业分离的弊端,五倍子相关成果转化率低,产业的规模化程度小,产业链短,多为初级加工产品,经济效益低,这些是目前本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在湖北省科技信息共享服务平台上搜索到五倍子相关成果有236项,其中关于五倍子医药用途方面的成果有111项,提取单宁酸、没食子酸等工业化成果有67项,五倍子原料生产方面的成果36项,其他方面成果22项。从搜索到的信息来看,这些成果很大一部分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完成的,工业化成果都偏向于低端产品的生产工艺研究。大多数研究成果没有得到转化,究其原因,有政策和体制上的制约,但更重要的是科技成果的针对性不强,偏重基础理论研究,实用技术少,且成熟度不够。不少成果看似前景广阔,经济价值巨大,但存在着诸多需要完善的技术关键,所以成果无法进入生产和市场环节,有的产品即便进入市场,在竞争中难以立足。   5行业发展建议
  (1)大力发展五倍子原料基地建设,提升培育技术水平。对五倍子野生资源现状进行研究分析,在大力发展五倍子人工培育基地的同时,加强对野生倍林的提质增效,从根本上解决五倍子加工业原材料来源紧张问题,也是促进我省林产化工产业大發展的一项重要基础工作。五倍子原料基地建设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政府政策引导、企业价格引导以及科技服务支撑。
  同时,以五倍子资源培育的倍蚜虫、寄主树和藓为对象,解决五倍子资源培育中影响倍子产量和质量的关键技术问题,诸如倍蚜种虫培育与释放、倍林经营模式、倍林标准化、低产倍林提质增效、有害生物综合防控、倍子采收和加工等技术难点,研发配套生产技术促进五倍子培育方式从低产向高产稳产转变,实现五倍子资源的高效利用。
  (2)研发高附加值系列产品,拓展产品市场。不断挖掘和拓展五倍子单宁新用途,开拓五倍子单宁在电子、医药、食品、饲料、日用化工等行业的应用,创制金属缓蚀、抑菌、络合等功能化单宁及其衍生物等产品,提供单宁基金属防蚀剂、鲜果抑菌被膜剂、装修封闭底层涂料、固定化功能吸附材料等加工关键技术及其制品。
  湖北省五倍子深加工产品销售目前集中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在紧盯国内最大的需求市场的同时,要瞄准国外市场,扩大出口销售额。研究中东、欧美市场,不断获得有关认证,以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
  (3)建设科技平台,加强成果转化。重点打造湖北省2018年获批的“五倍子高效培育与精深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五倍子产业科技创新联盟”科技平台。将“五倍子高效培育与精深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成为我国具有较高管理水平和运行机制的科技创新的研发平台和技术转化能力实现的重要基地,着力研究五倍子资源的新用途和研发新产品,为五倍子资源的利用和产业化提供系列产品和加工新技术,提升行业技术水平,提高产品附加值,增加行业竞争力。
  将 “五倍子产业科技创新联盟”建设成联合开发、优势互补、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技术创新组织,为农户、企业规模经营、生产提供成套的工程化研究成果;加速高新技术带动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为产业技术进步解决重要关键技术,以推动武陵山、秦巴山地区五倍子资源培育和企业的科技进步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
  参考文献
  [1]雷朝亮.昆虫资源学[M].武汉: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180181.
  [2]李志国,杨文云,夏定久.中国五倍子研究现状[J].林业科学研究.2003(6):760767.
  [3]杨晋英.五倍子蚜一新种的形态学及分子鉴定[D].太原:山西大学,2012:135.
  [4]杨子祥.五倍子高产培育技术[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11:1.
  [5]赖永祺,夏定久,刘显洲.湖北省五倍子调查报告[J].湖北林业科技,1985(1):760767.
  [6]王定卿,王贤斌,明安觉.依托优势资源做大做强肚倍产业[J].湖北林业科技,2007(4):6568.
  [7]杨子祥,张燕平.中国传统林特产品——五倍子[J].生物资源,2017,39(5):389390.
  [8]查玉平,陈京元,王义勋,等.湖北五倍子主要病虫害防治技术[J].湖北林业科技,2016(2):8990.
  [9]马太.光刻胶:国产化势不可挡[J].股市动态分析,2017(41):4243.
  [10]庞玉莲,邹应全.光刻材料的发展及应用[J].信息记录材料,2015(1):365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013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