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AHP的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宋莹

  摘要: 为改善旗袍胸部牵制感与压迫感,提高旗袍的胸部压力舒适性,对同一结构规格旗袍的门襟、袖型及穿脱方式进行设计组合,利用正交试验制作旗袍样衣,测试出受试者在规定动作下的主客观压力值,并利用AHP法对主客观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得出对旗袍压力舒适性影响最大的设计因素及动作。结果表明,双侧门襟、无袖及前门襟穿脱方式的设计因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旗袍胸部牵制感和压迫感,提高穿着舒适性;其中袖型因素服装压力值波动最大,对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影响程度更为显著;而规定动作中双手背后这一动作所占权重最高,对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的影响最大。
  关键词: AHP;旗袍;舒适性;牵制感;压迫感;压力值
  中图分类号: TS941.17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17003(2020)04004606
  引用页码: 041109
  DOI: 10.3969/j.issn.1001-7003.2020.04.009(篇序)
  Study on chest pressure comfort of cheongsam based on AHP
  SONG Ying
  (College of Clothing and Textile, Eastern Liaoning University, Dandong 118003, China)
  Abstract:
  In order to improve restraint and constriction in the chest of cheongsam, and improve the chest pressure comfort of cheongsam, combinations of placket, sleeve type, and wearing ways of cheongsam of the same construction and specification are designed, sample cheongsams are made via orthogonal test,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pressure values of testers with given movements are tested out, and comprehensive analysis is made on the data by AHP method to figure out the most influential design factors and movements of the chest pressure comfort of cheongsam.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design factors of double front flies, sleeveless and front facing can ease containment and constriction in the chest of cheongsam, and improve the wear comfort. The pressure value of sleeve type fluctuates most drastically, and has the most significant effect on the pressure comfort in the chest of cheongsam. The weight of keeping hands behind is highest among the given movements, and it has the largest effect on the pressure comfort in the chest of cheongsam.
  Key words:
  AHP; cheongsam; comfort; containment; constriction; pressure value
  收稿日期: 20190902;
  修回日期: 20200327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 宋莹(1973),女,副教授,主要从事服装设计与工程的研究。
  旗袍作为中国传统服装及丝绸服装的典型代表[1],由于线条流畅,造型合体,能够充分展现女性的曲线美,从而深受消费者喜爱。随着其款式造型与结构的不断创新,人们在追求造型美觀的同时,对旗袍的着装舒适度也愈发重视,因此着装舒适性已经成为旗袍结构与款式设计中的一个重要因素。针对旗袍的结构与款式设计,张浩等[2]在《旗袍空间省量分配与侧缝形态关系》中通过定量分析与成衣制作,总结出旗袍空间省量大小对旗袍侧缝造型的影响规律。王晶晶等[3]在《旗袍的现代设计语言分析》中从造型设计理念出发,对现代旗袍的门襟、领子及盘扣造型设计要素进行研究,为旗袍的款式创新提供了设计参考。江影等[4]在《基于认知行为学的旗袍廓形感知评价研究》中将心理学应用于旗袍的感知评价,对旗袍
  的美观性、时尚性等进行了综合性分析。张文玥等[5]则在《现代旗袍造型的创新设计探究》中采用分割、转移、夸张等设计手法对现代旗袍的款式造型与结构设计进行突破与创新,为现代旗袍的设计提供了新思路与新观念。于辉等[6]在《基于BP神经网络的MTM中合体服装样板生成研究》中将旗袍样板与人体主要部位尺寸相结合,通过BP网络算法,研究两者之间的非线性映射关系,验证了MTM中合体服装的样板生成系统的准确性和可行性。然而上述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旗袍的造型改良、款式创新及结构设计中,对旗袍穿着舒适性的研究与改进则寥寥无几。本研究针对这一现象,结合现有的研究成果,选取一款传统中式旗袍作为研究对象,在不改变其尺寸规格的前提下,对旗袍的门襟、袖型及穿脱方式进行设计,制作出6款旗袍,挑选5名标准体型受试者进行试穿。利用Mflex点式压力仪对穿着者在胸部取点,进而测量出不同的规定动作下旗袍的胸部压力,并对受试者进行胸部牵制感与压迫感的主   观问卷调查。通过层次分析法(AHP)将各动作对旗袍胸部舒适性的影响程度进行分层量化及综合分析,找出影响最大的动作并设计正交试验,总结出对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影响最大的造型设计,从而为通过造型设计改善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提供借鉴。
  1 试 验
  旗袍的胸部压力是衡量其穿着舒适度的一个重要指标。对旗袍胸部压力产生影响的因素主要包括人体各部位形状、运动姿态、服装面料、款式结构和放松量等[7],因此本试验在旗袍样衣制作及受试者的选择上,力求保证受试者体型标准统一,样衣面料与结构规格一致,从而确保试验结论更具严谨性和科学性。
  1.1 样衣的选择及制作
  本试验选取一款传统中式旗袍为基础样衣,具体款式如图1所示,结构规格如表1所示。
  在保持样衣结构规格不变的基础上,对样衣旗袍的门襟、袖型及穿脱方式进行设计,通过将门襟由单侧门襟改为左右对称双门襟造型;将袖型由绱袖短袖(简称绱袖)设计为连袖短袖(简称连袖);穿脱方式由前身门襟系扣穿脱的方式设计为后中心拉链穿脱。选取旗袍常用的锦缎面料制造样衣并制订正交试验方案,具体试验旗袍样衣款式如图2所示,正交试验方案如表2所示。
  1.2 试验过程
  1.2.1 客观试验
  按照GB/T 1335.2—2008《服装号型 女子》国家标准中发布的女性体型标准,选取5名体型标准为165/84A的女性对6件旗袍样衣进行试穿,受试者的体型数据如表3所示。同时在人体上确定4个压力测试点,如图3所示。并要求受试者依次完成图4所示的7个规定动作,每个动作持续时间为15 s,以10个/s的频率对数据进行采集输出。
  1.2.2 主观试验
  采用5级分制语意法,对5名受试者在试穿不同旗袍样衣及完成不同动作的情况下所感知的旗袍胸部牵制感与压迫感进行主观问卷测试。1级:表示无感觉或感觉很微弱;2级:表示略有感觉;3级:表示感觉适中,尚无不适感;4级:表示感觉明显,胸部不舒适感较强;5级:表示感觉强烈,胸部不舒适感极为明显。主观测试与客观测试同时进行,以保证受试者感觉的统一性与连续性。
  2 结果分析
  2.1 主观测试结果分析
  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受试者的不同个体感觉,来评价结果影响的一致性。最终分析结果P值分别为胸部牵制感1.173、胸部压迫感0.631,且各主观感觉显著性P>0.05,由此可知5名受试者的个体感觉差异具有较好的一致性,对测试结果不产生显著影响,测试结果可进行平均值直观分析[8],结果如图5所示。
  由图5可知,2号旗袍样衣的胸部牵制感与胸部压迫感数值最高,说明单侧门襟、绱袖与后中心拉链穿脱方式组合的旗袍胸部牵制感和胸部压迫感较其他样衣体现最为明显;反之,5号旗袍样衣相关数值最小,说明双侧门襟、连袖与前门襟穿脱方式组合的旗袍胸部牵制感和胸部压迫感较其他样衣体现最弱,主观舒适感最强。同时通过1号样衣与2号样衣、3号样衣与6号样衣、4号样衣与5号样衣的两两比对,可以得出连袖、双侧门襟及前门襟穿脱方式均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旗袍的胸部牵制感和胸部压迫感。
  2.2 客观测试结果分析
  将点压力测试仪所测得的各压力点服装压数值进行平均值分析,结果如图6所示。
  根据图6可以看出,2号旗袍样衣的测试点服装压平均数值均大于其他样衣,5号旗袍样衣的测试点服装压平均值均小于其他样衣。而且由于旗袍的连袖、双侧门襟及前身穿脱方式的组合设计,可以减少衣身在袖窿及胸部位置的牵制与束缚,因此为着装者提供了较大的手臂运动空间,进而减小旗袍的胸部压力,提高其胸部舒适性。
  2.3 综合分析
  AHP是一种对非定量事物进行量化分析的一种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系统分析方法[9]。根据AHP的分析原理,本试验采用AHP法对7个规定动作下主客观测试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将每个规定动作的权重进行定量,得出对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影响最大的动作并进行正交试验验证。
  首先建立层次模型,根据本试验的内容与项目将AHP层次模型分为3个层次:目标层O、准则层C和方案层P,具体模型如图7所示。
  利用AHP法中的两两判断矩阵方法确定各级指标的权重系数,且相异因素之间的相对重要性通常采用1~9及其倒数来进行标度[10]。如在目标矩阵A中,元素ai、aj的重要性比值为aij,aij=1表示ai与aj相比重要性相同。當aij=3时,表示ai与aj略微重要;当aij=2时,表示ai与aj的重要性比值位于1和3之间[11],以此类推,1~9级的等级标度含义如表4所示。
  依据图7中每一指标与上一层次对应指标重要性程度构建两两判断矩阵,并利用AHP的特征根法计算得出矩阵中各动作因素相对权重Wi及最大特征值λmax:
  λmax=∑(AW)iNWi(1)
  式中:AW表示矩阵A与W相乘后的第i个因素;N为矩阵阶数,见表5、表6。
  利用下式对矩阵进行一致性检验:
  CI=λmax-NN-1(2)
  式中:N为矩阵阶数。
  将所得结果代入下式判断矩阵是否满足一致性要求:
  CR=CIRI(3)
  式中:RI为矩阵随机一致性指标。
  本试验中的判断矩阵分别为3阶和7阶矩阵,随机一致性指标分别为0.58和1.32,当CR<0.1时则认为该判断矩阵通过一致性检验,具有满意一致性。因此,本试验两两判断矩阵中各指标的权重分配合理,符合AHP法一致性要求。
  由表6可以看出,P1~P7对C层的各层一致性比例CR<0.1。表明本试验两两判断矩阵中各指标的权重分配合理,符
  合AHP法一致性要求,且动作P5的权重最大,对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影响层度最大。因此,选择动作P5的服装压数据进行最终的正交试验分析。   2.4 正交试验分析
  将动作P5的各压力测试点的服装压数据进行正交分析,结果如图8所示。
  通过图8可知,本次正交分析的3因素2水平的各个服装压力测试点的压力值变化趋势走向一致,A点压力平均值最大,说明该位置受服装压力影响最为明显。门襟因素中双侧门襟的压力平均值小于单侧门襟;袖型因素中连袖压力平均值小于绱袖因素;穿脱方式因素中前侧门襟穿脱方式的压力平均值小于后中心穿脱方式,说明双侧门襟、连袖及前门襟穿脱方式的设计,即A2B2C1组合的5号样衣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旗袍对胸部压力,可提高舒适性,同时也符合主观测试结果,从而验证了主客观测试結果的一致性。在各水平的极差分析中,袖型因素的极差值最大,表明在3个影响因素中,袖型的设计与变化对旗袍胸部压力舒适性的影响最为突出、波动值最大,且连袖设计的旗袍由于人体运动过程中受袖子的牵制与束缚较小,运动空间更大,因此舒适性较绱袖更高,更能缓解旗袍的胸部压力。
  3 结 论
  通过对旗袍样衣在不同规定动作下所获取的胸部压力主客观数据,利用AHP进行综合分析,并通过正交试验对主客观测试结果一致性进行验证,结果表明:
  1)通过主观测试得出2号旗袍样衣,即单侧门襟、绱袖和后中心穿脱方式相组合的旗袍设计胸部牵制感与压迫感最为明显,同时通过比较得出5号样衣,即双侧门襟、连袖及前门襟穿脱方式的旗袍设计可以较好地缓解旗袍的胸部压力,提高穿着舒适性。
  2)通过客观测试得出在门襟、袖型和穿脱方式3个因素的设计中,连袖、双侧门襟及前门襟穿脱方式均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旗袍的胸部牵制感和胸部压迫感。
  3)结合主客观测试数据,利用AHP法进行综合分析得出动作P5(双手背后)在7个规定动作中对旗袍的胸部压力舒适性影响最大,所占权重最高;正交分析结果得出袖型因素对旗袍胸部压力影响较其他2因素更为显著,压力值最大。
  参考文献:
  [1]宋莹, 王宝环. 不同的省量设置对标准体旗袍造型的影响[J]. 丝绸, 2017, 54(9): 25-30.
  SONG Ying, WANG Baohuan. Influence of dart value setting on standard size modeling of cheongsam[J]. Journal of Silk, 2017, 54(9): 25-30.
  [2]张浩, 郑嵘, 徐枫, 等. 旗袍空间省量分配与侧缝形态关系[J]. 北京服装学院学报, 2006, 26(3): 39-45.
  ZHANG Hao, ZHENG Rong, XU Feng,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dart and side seam of cheongsam[J]. Journal of Beijing Institute of Clothing Technology, 2006, 26(3): 39-45.
  [3]王晶晶, 韩燕娜. 旗袍的现代设计语言分析[J]. 轻纺工业与技术, 2018, 47(2): 48-50.
  WANG Jingjing, HAN Yanna. Analysis of modern design language of Qipao[J]. Light Spinning Industry and Technology, 2018, 47(2): 48-50.
  [4]江影, 张晓夏, 秦芳. 基于认知行为学的旗袍廓形感知评价研究[J]. 北京服装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8, 38(3): 68-76.
  JIANG Ying, ZHANG Xiaoxia, QIN Fang. Study and evaluation of cheongsam silhouette perception based on cognitive behavior[J]. Journal of Beijing Institute of Clothing Technology(Natural Science Edition), 2018, 38(3): 68-76.
  [5]张文玥, 吴志明, 陈方芳. 现代旗袍造型的创新设计探究[J]. 纺织导报, 2016(6): 100-102.
  ZHANG Wenyue, WU Zhiming, CHEN Fangfang. An approach to the innovative design of modern Qipao silhouettes[J]. China Textile Leader, 2016(6): 100-102.
  [6]于辉, 郑瑞平. 基于BP神经网络的MTM中合体服装样板生成研究[J]. 北京服装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3, 33(1): 35-41.
  YU Hui, ZHENG Ruiping, Research on the fitting garment pattern generation based on BP nerve network in the MTM[J]. Journal of Beijing Institute of Clothing Technology(Natural Science Edition), 2013, 33(1): 35-41.
  [7]刘宇, 王永荣, 罗胜利, 等. 服装压力分布测试和理论预测模型的研究进展[J]. 针织工业, 2019(2): 56-60.
  LIU Yu, WANG Yongrong, LUO Shengli, et al. Research progress of clothing pressure distribution test and theoretical prediction models[J]. Knitting Industries, 2019(2): 56-60.   [8]赵薇, 周永凯, 张华. 基于AHP方法的作训服肩背压力舒适性研究[J]. 北京服装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5, 35(4): 33-41.
  ZHAO Wei, ZHOU Yongkai, ZHANG Hua. Research on the shoulder and back pressure comfort of combat uniform based on AHP method[J]. Journal of Beijing Institute of Clothing Technology(Natural ScienceEdition), 2015, 35(4): 33-41.
  [9]庹武, 鄭攀, 常婷婷, 等. 基于层次分析法的服装裁剪分床影响因素[J]. 纺织学报, 2013, 34(4): 148-152.
  TUO Wu, ZHENG Pan, CHANG Tingting, et al. Analysis of factors affecting cutting scheme based on analytical hierarchy process[J]. Journal of Textile Research, 2013, 34(4): 148-152.
  [10]卫铁林. 基于AHP的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评价模型构建[J]. 教育与经济, 2013(2): 43-47.
  WEI Tielin. An AHP-based evaluation model of employment quality of college graduates[J]. Education and Economy, 2013(2): 43-47.
  [11]汤雯, 申成霖. 基于AHP的废旧服装处理技术模糊综合评价[J]. 针织工业, 2018(7): 63-64.
  TANG Wen, SHEN Chenglin. AHP based fuzzy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of wasted clothing processing technology[J]. Knitting Industries, 2018(7): 63-6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18251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