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上市公司年度报告信息披露比较

作者:未知

  [摘要]基于我国上市公司资料,比较和分析我国资本市场近二十年来年度报告信息披露方式与披露内容的变化情况与特征,并进一步就年度报告信息披露的发展做出探讨。
  [关键词]年度报告 信息披露
  Baruch Lev等(2016)通过比较美国钢铁公司1902年和2012年的财务报表,探讨百年来美国公司披露的财务报告的信息含量,进而探讨其有用性是否弱化这个有趣的话题。由此及彼,在我国现代资本市场近三十年发展历程中,上市公司发布的年度报告信息披露是否有所变化,发生了何种变化,其带来的意义是什么?中国上市公司年度报告是否面临着和美国市场同样的问题?基于此,以我国最早参与A股市场首次公开发行、归属于“深市老五股”之一的x公司的年度报告为例展开比较分析,试图解释前述问题。
  一、年度报告披露方式
  在x公司官方网站“投资者关系”栏目,最早可以找到的年度报告是2005年的。在深交所网站“信息披露”的“定期报告”栏目,最早的资料是2001年年度报告以及2002年年度报告摘要。在证监会指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网站——巨潮资讯网的查找结果与深交所网站一致。
  x公司的前身成立于上世纪八+年代中期,在八十年代末改造成为股份制企业并改用现名,同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然而公司網站和监管部门网站没有提供公司早期的财务报表。通过搜索引擎,可以找到最早并且较为完整的是该公司1990年年度报告摘要。
  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上市公司也启用自媒体平台如微博和微信作为信息披露新渠道。x公司使用这些平台以新闻方式推送部分年度定期报告,其微信公众号还提供了公司官网链接以供信息使用者查看。
  二、年度报告披露比较
  x公司在深交所网站最早披露的2001年年度报告和最新一期的2018年年度报告具有一定的历史阶段代表性。从页数上看,x公司年度报告从2001版的77页增加至2018版的327页,在近二十年时间里篇幅翻了两番。从披露样式上看,2018版报告更为规范,增加“重要提示、目录和释义”来统一报告表述;虽然文字段落与表格仍然是报告最主要的信息呈现方式,但2018版对于表格使用的增多以及方框图、饼图等的引入使得信息的呈报更为清晰明了。
  相较这两年年度报告,披露的内容也随着监管要求和市场信息需求的更新而发生了一定的变化,2018版的变化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从2001版“董事长致辞”到2018版“致股东”。信息披露口吻由报告人转为报告对象,表达的意思由“受托责任”履行转为“利益共同体”。“致股东”虽也表明公司的战略定位和发展态度,但其叙述带有更强烈的感情色彩,内容较为空泛。
  (2)突出报告重点。2018版将董事会报告和“重要事项”提至股东和高管信息之前,“致股东”章节之后,反映了报告向投资者传递的最主要信息。
  (3)公司治理章节信息披露从2001版的“结果”到2018版的“报告”。报告内容更为完整和综合,不仅涉及公司治理结构,还将股东大会情况纳入其中,并增加了对董事会、监事会、遵守《企业管治守则》情况、高管证券交易和薪酬以及公司内部控制和风险控制等特殊问题的披露。
  (4)对原有披露更为细化地补充。比如2018版增加持股10%以上股东情况的详细信息和股权关系图、主要股东拥有权益情况,增加分季度财务数据情况,增加高管经历描述及兼职情况、高管薪酬明细表,增加员工分业务系统的分析等。
  (5)新增披露内容以符合监管要求和满足市场信息需求。与2001版相比,2018版报告大篇幅新增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情况及评价,这与近十年来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密切相关。自2010年企业内部控制配套指引发布以来,监管部门要求上市公司每年度对其内部控制规范的执行以及自我和第三方评价对市场公开。
  (6)更为完善的审计报告。年报中的审计报告篇幅由2001版的1页扩展到2018版的7页,根据修订后的审计准则扩充了包括形成审计意见的基础、关键审计事项、其他信息、管理层和治理层以及注册会计师责任等章节的内容。
  (7)更为详细的财务报表披露。财务报告部分篇幅由2001版的43页扩充至2018版的195页。相较于2001版,2018版新增了第四张表“股东权益变动表”,利润表结构进行了调整,现金流量表变化不大,但资产负债表项目和利润表项目得到扩充,比较报表也由两年增加至三年情况披露。报表附注中的主要会计政策描述由6页增加至34页,关于报表数据的说明和解释也由21页增加至65页。扩张的财务报表提供了更多的细节信息。
  (8)会计准则国际趋同影响。由于x公司有通过外币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在2001年时还需要根据国际会计准则调整净利润和所有者权益,而在2018年由于我国企业会计准则与国际准则保持持续趋同的背景已不存在境内外会计准则差异的调整。
  三、年度报告披露摘要比较
  “年度报告摘要”是对上市公司年度报告中要点的摘录,其来自于年度报告全文。这表明报告摘要也能够为投资者提供关于公司最重要的“经营成果、财务状况及未来发展规划”等信息。比较x公司来自于搜索引擎的1990年年度报告摘要,以及深交所网站最早披露的2002年和最新一期2018年。从页数上看,几乎不存在差异,后两版均为17页。与报告正文一致的是,2018版的信息呈现方式更为清晰明了。相较而言,1990版摘要与后两版的年度报告原文结构更为接近。后两版增加的解读摘要的重要提示,更为严谨,也符合当期报告正文中要点摘录的披露宗旨。
  四、基于上市公司年度报告信息披露的探讨
  1.扩张的年度报告信息披露反映资本市场发展现状。近二十年以来年度报告篇幅的剧增是源自于市场和监管方对于上市公司应当履行其责任信息披露的迫切需求。无论是重大事项、公司治理报告、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以及因与国际会计准则全面持续趋同而不断修订的如Baruch Lev等(2016)所述的“会计处理的复杂化”,都通过相应的信息披露监管指南和规则的执行而形成。
  2.统一的年度报告信息披露提供可比性信息。
  若忽略Baruch Lev等(2016)指出的当前提供给股东的年度报告对于市场变化没有做出相应改进的问题,我国上市公司年度报告从披露框架、原有披露的细化补充的一致性还是为使用者提供了可比性信息。信息使用者通过对历年年度报告的阅读可以获取公司发展重点和方向、经营成果、财务状况等动态信息并进行比较。年度报告是使用者主要信息来源之一。
  3.年度报告信息披露有用性和信息超载问题。当前的年度报告更像是一份“包罗万象”的大总结,涉及公司各方面,然而披露力度多寡不均。如淮建军等(2010)所述,企业内在特性、外部环境、审计、社会公众压力等因素都影响着公司的披露。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会计研究》期刊对我国公司“信息披露”主题的相关研究超过百篇,然而对于信息披露有用性却并未得到一致结论。与Baruch Lev等(2016)指出的美国上市公司报告存在的问题一样,我国公司年度报告中关于内部控制、会计政策的内容与监管方发布的文件描述几乎一致,这对信息有用性产生不利影响。此外,上市公司在经营年度的第二年4月底之前才保证可以对外披露的大篇幅年度报告的信息有用性和及时性受到质疑,历史信息与管理层的估计判断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对于市场的有效性显然是滞后的。
  4.年度报告信息披露改革和监管一体化。事实上,市场对于公司信息的需求已不仅局限于财务方面,还包括了公司对于环境和社会责任的履行。无论是近些年兴起的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ESG)信息披露,还是如Baruch Lev等(2016)提出的要聚焦于公司战略性资源与效果的报告,都表明在现有环境下基于市场需要有必要对年度报告信息披露进行改革,以有助于市场更为有效的资源配置。而这一目标的实现离不开统一信息披露监管体系的建立。对于公司通过年度报告“聚焦”全方位重要信息披露,通过全媒体平台实现信息的及时沟通应是当前资本市场发展中亟需解决的问题。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6132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