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实证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构建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评价指标体系,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及隶属函数协调发展度模型,对2005—2016年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2005—2006年,综合交通运输系统滞后失调;2007—2012年,两系统协调发展;2013—2015年,综合交通运输系统超前失调;2016年,两系统协调发展,协调类型变化路径为濒临失调—基本协调—优质协调—濒临失调。最后,提出增强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的建议。
  关键词:综合交通运输系统;经济系统;协调性
  中图分类号:F572.8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12-0044-02
  引言
  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有一定规律可循[1]。综合交通运输为人力资源、物资及信息传播与交流提供了有效载体,使得区域经济联系更紧密、交流更频繁且一体化程度更深[2]。交通一体化打破了行政区对经济发展的束缚,摆脱了交通“瓶颈”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束缚,有利于实现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和区域资源的优化配置,加强经济区中心城市的集聚和辐射功能,促进区产业结构的升级和调整,为区域间的交流和联系提供基础保障。
  关于交通运输与经济协调发展的研究,国外开展得较早。Adam Smith在《国富论》中指出,交通运输发展明显有助于国民财富增长[3]。Matthew G.Kariaffis运用DEA分析法,结合前沿理论方法,以美国为例,研究了运输效率与运输效果的协调性及交通运输与规模经济,采用近五年的相关数据,对其研究成果进行了验证[4]。Hakkinen在研究中提出了包含新科技应用、经济发展与交通运输政策协调性、环境情况等城市交通系统评价指标系统[5]。目前,国内关于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也有一定研究成果,包括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的关系[6]、交通运输与经济的耦合性[7]、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的协调性[8]等。
  综上所述,本文以陕西省为研究对象,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和隶属函数协调发展度模型,对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发展水平进行测算,分析两系统间的协调性,为陕西省交通运输业与经济发展提供借鉴,同时为西部地区协调两系统关系提供参考。
  一、评价指标体系与研究方法
  (一)评价指标体系
  本文在评价指标设计原则的基础上,借鉴相关学者研究成果,构建了包括综合交通运输系统(T)与经济系统(E)两个子系统共22个指标的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评价指标体系。其中,综合交通运输系统包括铁路营业里程、公路营业里程、水运营业里程、民航航线里程、铁路网密度、公路网密度、交通运输从业人数、民用汽车拥有量、民用机动船数、旅客周转量、货运量;经济系统包括GDP、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总额、第二产业比重、第三产业比重、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GDP增长率、人均GDP、城镇居民人均可在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二)研究方法
  1.主成分分析法。本文采主成分法分析测算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的综合发展水平,具体测算过程如下:
  首先,数据标准化处理。为消除变量间在数量级与量纲上的不同,本文SPSS23软件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得到标准化数据Zij。
  最后,计算主成分及系统综合发展水平。由标准化数据Zij和相关系数矩阵R的特征向量,得到相关系数矩阵R的主分量Fi:
  由前k个主分量Fi及与其相对应的方差贡献率?茁i得到系统的综合发展水平:
  2.隶属函数协调发展度模型。本文引入隶属函数协调发展度模型对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间的协调性进行深入分析。协调度计算公式如下:
  3.协调性评价标准。在实际应用中,经济系统的综合发展水平与综合交通运输系统发展水平的差值F(E)-F(T)可以被用来衡量两个系统之间的超前或滞后关系,系统协调性等级评价标准(如表1所示)。
  二、实证结果及分析
  根據协调性评价指标体系,查阅《陕西省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选取各指标2005—2016年的原始数据。根据式(1)和式(2)测算两系统各年份综合发展水平(如表2所示)。
  根据公式(3)、式(4)、式(5)求得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度与协调类型(如表3所示)。
  从表3分析可以看出,2005—2006年,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度有所提升,从濒临失调综合交通运输系统滞后型转变为基本协调同步型,但综合交通运输系统发展相对滞后,属于综合交通运输系统滞后失调阶段。2007—2012年,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度先下降后上升再下降趋势,且协调度指数均超过0.8,达到基本协调级别及以上级别水平,并由基本协调型转变为优质协调型,属于发展协调阶段。2013—2015年,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度表现为先下降后上升,综合交通运输系统超前于经济系统,并由基本协调交通运输系统超前型转变为濒临失调综合交通运输系统超前型,属于综合交通运输系统超前失调阶段。2016年,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度达到0.928,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基本协调同步发展。
  结语
  本文通过构建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评价体系与模型,对2005—2016年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进行实证分析,主要结论如下:2005—2006年,综合交通运输系统滞后失调;2007—2012年,两系统协调发展;2013—2015年,综合交通运输系统超前失调;2016年,两系统协调发展,协调类型变化路径为濒临失调—基本协调—优质协调—濒临失调。   为提升陕西省综合交通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发展水平,提出以下几点建议。一是推进综合交通运输与经济协同发展。发挥综合交通运输的辐射作用,加强陕西城市间及陕西与周边省市的良性互动,从而推动区域经济发展。二是注重各类交通运输方式协调发展。统筹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输服务的协调,公、铁、空、水等运输方式之间的协调,城市交通运输与城际交通的协调,交通运输与经济社会和自然资源等方面协调,拉动交通运输需求增长,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优化交通设施建设合理布局,注重各类交通运输方式衔接转换能力建设,以点带面,尤其是关中、陕南、陕北地区交通设施的互联互通,提高运输效率,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三是加快综合交通运输服务体系建设。陕西省应根据区域地理特征及社会经济发展条件,通过加快构建货运铁路网络和大力发展公铁水联运着力打造更经济高效的货运服务体系,推进多式联运,加强以铁路站、机场为主体的“零换乘”综合客运枢纽建设,提升效率驱动经济发展。
  参考文献:
  [1]  荣朝和.论运输业发展阶段及其新常态和供给侧改革[J].综合运输,2016,(12):1-6.
  [2]  刘秉镰,赵金涛.中国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发展因果关系的实证研究[J].中国软科学,2005,(6):101-106.
  [3]  亚当·斯密.国富论[M].杨敬年,译.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1:22.
  [4]  Matthew.G.Karlaftis.DEA,Approach for evaluating the efficiency and effectiveness of urban transit system.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2004,(152):354-363.
  [5]  Hakkinen T.Assessment of indieators for sustainable urban construetion[J].Civil Engineering and Environmental Systems,2007,(4):247-259.
  [6]  呂稼欢,范文强.基于VAR模型的区域交通运输需求与GDP的关系实证分析[J].交通科技与经济,2016,(2):52-55.
  [7]  谢奔一,黄永燊.交通运输与经济系统耦合协调的研究[J].铁道运输与经济,2016,(6):29-34.
  [8]  薛锋,邹彪.综合运输系统与经济系统协调性分析[J].交通运输工程与信息学报,2017,(4):61-6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7042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