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商业银行视角的企业经营风险与财务风险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商业银行作为企业的重要利益相关者,对企业持续发展有重要影响。目前,商业银行为企业提供信用贷款评估借贷风险时主要是利用企业杜邦财务分析指标体系,以苏宁易购为例,从商业银行视角利用改进的财务分析指标评估企业的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增强了企业风险评估对于商业银行的适用性,希望使其更准确地反映企业真实状况,减缓企业与银行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企业也可据此改善经营,降低风险,最终实现银企双赢。
  关键词:商业银行视角;改进指标;经营风险;财务风险
  中图分类号:F23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5.044
  企业是一个由利益相关者构成的关系网络,王竹泉(2006)将集体选择理论引入到企业理论研究中,提出“企业的本质是利益相关者集体选择”,企业所有权的配置是利益相关者集体选择的结果。在绩效评价方面,利益相关者视角而非股东视角的企业绩效评价引起了学者的注意。温素彬(2009)认为,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取决于它能否有效地处理与各种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企业目标要以可持续性和协调性作为原则,为利益相关者创造持续发展的价值。债权人是利益相关者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而商业银行则是企业依赖性最强的债权人。银行中特别是为企业提供中、长期贷款的银行承担的风险最大,无论是从风险承担程度,还是对企业的影响力角度,银行债权人都是企业重要的利益相关者。从商业银行获得的贷款是企业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能否从商业银行获得贷款对企业融资有重要影响。
  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商业银行通过对企业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的准确评估,能更好地配合企业的融资需求,使资金更高效地流向实体经济,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资金在市场中的高效配置也能进一步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另外,企业加强对商业银行这一利益相关者的重视,从商业银行视角完善对自身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的认识,有利于企业及时发现自身经营中存在的问题并及时加以调整,实现企业持续发展,与利益相关者实现共赢。
  苏宁易购(以下简称苏宁)是我国互联网零售服务商中的领军企业。至2017年,苏宁易购的零售、金融、物流三大业务单元协同发展战略已见成效,企业初步形成了多元化的盈利结构。在零售业务方面,企业实现了互联网转型,开展 O2O(Online To Offline,是指将线下的商务机会与互联网结合,让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平台)的全渠道经营模式,建设线上线下开放平台;金融业务方面,企业建设金融生态圈,发展企业端支付业务和供应链金融业务;物流业务方面,企业收购天天快递70%股权,完善物流运营效率。
  本文以苏宁易购为例,从商业银行视角运用改进指标分析企业的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一方面,希望更切实地反映企业的经营状况,减缓企业与商业银行间的信息不对称,为商业银行信贷工作提供借鉴意义,实现社会总资金的高效配置;另一方面,希望企业据此改善经营,缓解融资困难。
  1商业银行视角的企业经营风险与财务风险概述
  关于企业的风险,通常从以下两个角度分类。从企业投资者的角度,结合风险的内在本质,可以将企业风险分为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系统风险是企业无法避免、无法控制、无法分散的风险,如政局动荡、经济周期波动、市场变化等,其中市场风险最重要,分为实物资产风险和金融资产风险。非系统风险是企业可以避免、控制和分散的风险,如研发失败、市场萎缩、法律纠纷等。从企业筹资者即企业自身的角度,结合风险的形成原因,将企业风险分为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经营风险是企业从事供、产、销等商业活动所带来的风险,亦称商业风险。财务风险是由企业负债融资引起的,导致企业到期不能还本付息,亦称负债风险。
  目前,由于企业视角的企业风险指标体系较为完善,商业银行在分析信贷企业风险时,多直接借用企业视角的风险指标。但商业银行视角的企业风险分析与企业视角不完全相同。
  在经营风险方面,二者在企业营运能力和盈利能力方面的评估是近乎一致的。企业的营运能力和盈利能力是企业创造效益的根本,具有良好经营状况的企业才能源源不断地产生现金流,保障投资者的资本收益,以及债权人债务的按期偿还。所以商业银行在评估企业经营风险时可以借鉴企业视角的风险评价指标。本文通过分析各种资产周转率指标的波动状况来评估企业的经营风险,除资产周转率指标外,本文还借鉴王苑琢等(2017)进行的中国上市公司资本效率与财务风险调查报告中的营业活动重分类方法设计的投资活动总资本回报率、经营活动总资本回报率等指标的波动状况来进一步分析苏宁的经营活动风险。
  在财务风险方面,商业银行视角的企业风险分析则与企业视角的分析有较大差异。从根本上分析,主要是由于二者期待的收益方式不同。作为企业的投资者,他们更注重企业的收益状况,资本回报率是投资者关注的重要指标,而商业银行作为企业的债权人,相比于投资者注重企业长期经营回报,更注重企业资产的流动性,显然,资产的流动性与收益性并非完全一致。企业在衡量自身财务风险时,多采用可偿债资产与债务的比率形式来衡量企业的偿债能力,如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现金比率、现金流量比率等短期偿债能力指标,以及资产负债率、产权比率、现金流量债务比率、利息保障倍数等长期偿债能力指标。可以发现,这些财务指标衡量的偿债能力,是企业资产或者现金流对企业所有债务的平均偿还能力,这些债务包括经营性负债和金融性负债。由此可见,这些指标无法针对性地反映出商業银行债权人的财务风险。考虑到商业银行无法掌握企业的所有经营信息, 在商业银行视角的财务风险分析指标设计方面,应更加关注企业的资本构成,如自有资金对金融性负债的保障程度。由此,本文借鉴王竹泉(2015)提出的创新指标,将传统的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差额的营运资金概念改为营运资本,并在此基础上设计营运资金占用水平(营运资金与营业收入之比)、银行债务流动比率(营运资金/短期借款)、短期借款占营运资金之比、营运资本占营运资金之比等新颖的财务分析指标,以同时满足债权人和企业营运资金管理的信息需求。   2商业银行视角下苏宁的经营风险
  苏宁的主营业务收入按行业分有两个来源,零售业和其他服务及其他。2017年,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85,015,713,000元,同比增长26.33%。主营业务收入中零售业销售的产品包括3C产品,传统家电和生活、母婴、百货日用产品等,零售业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4.93%。2017年公司金融业务发展迅速,小额贷款、保理业务发放贷款规模增加较快,金融服务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0.76%,较2016年增长了15998%;开放平台服务收入、苏宁物流社会化收入、自建店配套物业销售收入等占比2.07%,较2016年增长了215.94%。投资活动方面,2016年企业认购140亿元阿里巴巴集团发行普通股份,2017年企业出售了部分阿里巴巴股份,投资江苏苏宁银行,同时增加购买理财产品。筹资活动方面,2016年企业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份,募集资金净额290.85亿元,以及企业子企业苏宁金服完成58.33亿元股权融资,此外申请银行专项贷款用于认购阿里巴巴股份。企业的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与企业多元化发展战略相匹配,而多元化战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经营风险。
  由表1可知,2016年、2017年苏宁的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周转期缩短,应收账款周转期增加,说明企业对供应商资金的占用降低,从营运资金占用水平来看也可直观地发现这个现象。存货周转进一步加快,说明企业的商品经营效率提高。流动资产周转天数和总资产周转天数的增加与应收账款周转减慢有关。
  表1中,总资金周转率为营业收入与投资收益之和与平均总资金之比。传统的衡量资产营运能力的指标为总资产周转率,计算方法为营业收入与平均总资产之比。然而在苏宁易购的案例中,可以发现总资产周转率,可能产生经营绩效被低估的现象。以苏宁2017年数据为例,企业资产负债表日拥有878.29亿资产,其中522.47亿为供应商提供的业务融资。不同企业在利用供应商提供的业务融资能力方面存在差异,业务融资多,表明企业在供应链或者行业中的优势地位。例如,当企业位于供应链中的强势地位时,企业会进行赊销,此时,企业的供应商通常为企业提供存货资产,而企业在账面上则以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的债务形式对应呈现。有时,企业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金额甚至高于存货金额,这就为企业提供了更多的融通资金。而在评估企业经营效率时,如果采用总资产做分母计算总资产周转率,反而会低估优势企业的经营效率。采用总资金周转率指标,则明确界定了股东和债权人投入企业的资金为企业投资者注入企业的资金,避免了泛化投资者,且能够涵盖企业的议价能力带给企业的价值。换言之,供应商非企业的投资者,因为在供应商与企业之间此时只有商品交易关系而非投资关系,为企业提供业务融资的供应商等并非位于企业的投资者行列。所以在评估企业经营效率时,股东和债权人实际投入企业的资本只有1050.3亿(1572.77亿-522.47亿),由此计算的资金周转率远小于资产周转率。
  此外,现代企业的经营中,投资活动的周转效率不容忽视。而在总资产周转率指标分子计算中,明显忽略了投资活动产生的收益,而总资金周转率指标则有效地涵盖了投资活动的经营效率,此外,通过将营业活动进一步分类,计算经营活动资金周转率和投资活动资金周转率更加明确地衡量了投资活动对应资产,如长期股权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等的经营效率。通过表1数据可知,苏宁经营活动资金周转率稳步上升,且其在发展经营业务的同时,开展了大量的投资活动,投资活动资金周转率大幅上升。
  资金回报率的波动能一定程度上直觀地反映企业的经营风险,由图1可知,总资金回报率稳步上升,投资活动总资金回报率始终保持大幅上升态势,经营活动总资金回报率则经历了由负到正的转变,与企业财报中披露的企业为O2O战略实施的经营调整相符合。综上所述,可以分析出苏宁近3年的经营状况,整体来说,苏宁对供应商的资金占用在减少,为客户提供了的运转资金在增加。企业的经营活动资金周转稳步上升,说明企业的经营水平稳定改善,投资活动资金周转大幅增加,说明企业对投资活动资金的运用能力不断改进。通过更准确地营业活动效率分析,商业银行可以增加对企业业务状况的把握。
  3商业银行视角下苏宁的财务风险
  由表2所示苏宁有关财务数据,可以看出传统的财务评价指标在一定程度上夸大了银行视角企业的财务风险。王竹泉(2013)等认为通常将偿债能力聚焦于货币资金,而货币资金并不是企业开展营业活动所需要的唯一资源,偿还债务的能力也并不是决定企业能否生存下去的全部,真正决定企业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是企业筹资活动对企业营运资金需求的保障能力。企业的生存是商业银行获得债务保障的根本,商业银行能为企业提供发展的资金支持,企业能给商业银行足够的回报,是利益相关者互益的典范。当前,企业需要筹集足够的资金用于企业的运转,资金的来源主要有股东提供的自有资金,债权人提供的债务资金和供应商提供的业务融资。从商业银行视角评估苏宁的财务风险时,应关注企业的资本结构风险,进一步评估其对金融债权人所提供债务的保障。由苏宁易购2017年的财务数据可知,其流动比率仅为1.37,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46.83%,权益乘数为1.88,这意味着企业的资产中由债权人承担的部分为股东的0.88倍,企业具有极高的财务杠杆,且每个数据都显示苏宁易购具有较高的投资风险。然而,实际上,这些指标更多地衡量了企业对所有债权人的平均风险保障能力,对商业银行的风险分析不具有针对性。而商业银行作为主要的金融债权人,可以从以下角度进行分析。企业的总资产中,非投资者身份的供应商提供了522.47亿的业务融资,金融债权人实际负担资金为214.02亿(1050.3亿-836.28亿),如此计算企业的资产中由金融债权人承担的部分为股东的0.26倍(214.02亿/836.28亿),金融债权人的风险大大降低。
  企业的资金结构从短期而言,即营运资金的来源构成方面,可以采用短期借款占用水平,营运资本占用水平两个指标来评估。短期借款占用水平指标反映企业营运资金来源的稳定性,短期借款占营运资金之比越低,企业营运资金来源的稳定性越好,短期财务风险越小,同理,营运资本占营运资金之比越高,企业营运资金来源的稳定性越好。此外,短期借款占用水平指标与银行债务流动比率呈倒数关系,因此,短期借款占用水平越低,银行债务流动比率也越高,银行债权人会对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给予更高的评价。苏宁的营运资本在营运资金中占比维持在70%左右,远高于短期借款占用水平的30%左右,为金融机构债权人提供了保障,也为股东创造了杠杆效应。   从银行视角评价企业的财务风险,还可以采用银行债务流动比率指标。银行债务流动比率反映了短期内企业营运资金对金融性负债的保障能力,即企业流动资产在偿还了应付账款、预收账款、应付职工薪酬、应缴税费等全部营业活动流动负债之后,最后可以用于偿还银行债权人的流动资产数额对短期金融性债务的保障,对于从商业银行视角来进行评估,更具有稳健性。债务银行债务流动比率越高,短期金融性负债的保障越充足。而对于企业营运资金管理来说,银行债务流动比率同时也反映了短期借款筹措企业营运资金需求的比例,比值越大,说明短期借款筹措营运资金的比例越低,而长期借款和自有资金筹措的部分即营运资本的部分越高,说明企业营运资金来源的稳定性较好,短期财务风险较低。在企业所有的流动性负债中,金融机构债权人相较于提供商业信用的供应商,更注重企业资金的流动性,所以对企业财务风险有着更重要的作用,关注银行债务流动比率指标对企业经营也具有更重要的意义。由表2数据可知,苏宁易购的银行债务流动比率在2015年达到3.9,2016年虽有下降,但至2017年仍接近于3,说明企业流动资产在偿还了应付账款、预收账款、应付职工薪酬、应缴税费等全部营业活动流动负债之后,最后可以用于偿还银行债权人的流动资产数额是短期金融性债务的近3倍,具有较高的保障程度。
  4结论
  利益相关者与企业的共生关系决定了企业应该关注不同利益相关者视角下的企业财务风险与经营风险。商业银行是企业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商业银行作为企业主要的债权人,更注重企业对其银行债务的偿还能力,从商业银行视角分析苏宁易购的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与传统的企业视角分析企业的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不完全相同。
  企业良好的经营状况,是企业偿还商业银行债务的根本保证。本文借鉴了应收账款周转率、应付账款周转率、应付票据周转率、存货周转率等经典指标以及资本周转率、投资活动资本周转率、经营活动资本周转率、营运资金占用水平等创新指标,从营业活动重分类、营运资金、企业业务等多角度对企业的经营风险进行了全面分析。发现企业对供应商的资金占用在减少,反而为客户提供了更多的业务融资,但尽管如此,企业的资金周转率在全面提升,由此可以猜测业务方面的周转率指标下降可能是经营策略导致。
  企业的财务风险,是企业偿还商业银行债务风险的直接反映。本文对比分析了传统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资产负债率、权益乘数与创新的银行债务流动比率、营运资金占用水平、短期借款占用水平指标,认为传统指标更多的是反映企业对所有债权人的平均偿债能力,而创新指标更关注企业对商业银行债权人的债务保障能力,同时,商业银行债权人相较于其他债权人对资产的流动性要求更高,企业关注商业银行债权人债务风险对企业分析财务风险有重要作用。虽然传统指标表明苏宁具有较高的财务风险,但商业银行视角的新型指标表明企业的财务杠杆保持较低水平,银行的风险较小。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在不断加深对企业的认知,企业早已不再只是股东的企业,企业的利益相关者对企业的作用会越来越凸显。本文在分析企业经营风险与财务风险时,在传统指标的基础上,利用了商業银行视角的新指标,但如何更系统地构建商业银行视角的企业风险评估体系,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期望本文能为评估企业风险提供新思路,对商业银行利益相关者的研究以及商业银行的实务工作有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王竹泉.利益相关者财务披露监管的分析框架与体制构造[J].会计研究,2006,(9):35-41.
  [2]温素彬,黄浩岚.利益相关者价值取向的企业绩效评价——绩效三棱镜的应用案例[J].会计研究,2009,(4):62-68.
  [3]史生丽,李哲.对我国银行债权人参与企业治理的思考[J].法学杂志,2008,(1):146-148.
  [4]胡振兴.再析财务风险与经营风险[J].财会月刊,2010,(36):72-73.
  [5]王苑琢,王竹泉,孙莹,等.中国上市公司资本效率与财务风险调查:2016[J].会计研究,2017,(12):66-72.
  [6]王竹泉.构建财务报告分析新框架[J].新理财,2015,(1):51-52.
  [7]王竹泉,李文妍,修小圆,等.基于营运资金需求保障能力的企业财务风险评估[J].财务与会计:理财版,2013,(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5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