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供应链视角下建筑业上市公司的财务风险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本篇文章以2013到2018年间建筑行业沪深两市的A股上市公司作为研究标的,利用stata软件,通过多元回归分析的方法,在供应链的前提下研究了链内核心企业财务风险的根源及变动原因。通过构建的面板数据数据模型,结论是核心企业规模越大,其财务风险也会相应提高;而随着公司流动资产周转率的增加,财务风险则会有所降低。
  【关键词】供应链 财务风险 核心企业
  一、引言
  随着共享经济的产生与发展,企业与之间的较量逐渐向供应链相互间的较量转变。供应链是一个较为完整且繁杂的链条结构,由零售商、供应商、制造商和分销商组成,其各个部分间以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等作为媒介,相互联系,彼此影响。但是,随着供应链网络的不断扩大,其风险也随之增加。由于各个节点企业环环相扣,任何一家企业出现问题,都可能引发一系列多米诺骨式反应,从而导致无法预知的灾难。由于这种原因,这些年来,供应链风险的识别和评估逐渐成为国内外学者的关注焦点。
  二、文献综述
  (一)供应链财务风险
  在供应链运作中存在许多隐患。财务风险也是其中之一。财务风险是指受内外部意外因素影响,企业的日常运营和现金流动被干扰,实际收益与预期不符,从而使企业承担损失的,主要可分为筹资风险、经营风险、投资风险和信用风险等(何方,2018)在供应链体系中,各节点企业利用商业信用,共享财务资源,而一旦链内的某一家公司出现财务方面的困境,极有可能威胁其上下游企业,严重的还会导致链内资金无法及时流转,影响供应链的顺利运作(彭丽,2014)。基于此,关注供应链上核心企业财务风险的分析,有利于及时识别并规避风险,避免危害进一步扩大。
  (二)供应链核心企业
  姜丽(2016)指出核心企业是链中较为重要的环节,其在改善公司管理模式的时候,也面临了较多的风险因素。核心企业是供应链的信息调配核心、权衡和组织核心,也是运输汇总的中心,其对节点企业的影响显而易见,已有研究表明,核心企业财务风险主要来自于担保风险、节点企业存货短缺的风险、资金流转效率、现金流管理和商业银行信用问题等。下文将通过实证的方法,研究具体财务指标对核心企业的影响。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及数据来源
  文章将中国建筑行业的上市公司作为实证分析的对象,时间段确定为2013-2018年。为了减少异常数据对回归结果的影响,对样本在1%和99%水平上进行了处理,依照上述标准,最终得到461个研究样本。本文使用的数据来自国泰数据库。
  (二)变量定义
  被解释变量——并购成功率。财务风险的表示方法有很多,本文用财务杠杆作为代理变量,以企业经营者的视角,测度风险的大小,计算数据可以取自公司的年度报表或网站披露。财务杠杆是指税后利润与息税前利润的比例,一般来说,杠杆越大,金融风险就越高。
  解释变量。核心企业在供应链中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其财务风险由多方面共同决定,在选择解释变量和控制变量时,从自由现金流、盈利水平、营运水平、投资回报和发展潜力六个方面进行分析。
  (1)担保风险。姜丽(2016)的研究中提到,在供应链中,核心企业为其他节点企业的诚信作保证,同时也承担相应风险,一旦有企业出现财务问题,其打款偿还的压力也会转嫁到核心企业。
  (2)营运能力。核心企业在整个网络结构中有整合并重新分配资源的作用,因此,其流动资产周转率既体现了该企业的运营能力,也标志着整条供应链的周转能力,反映了供应链成员之间的配合是否高效。作为建筑行业企业,存货周转率尤为重要,它反映了企业对其存货的管理水平、和对供应链内外部企业订货需求的回应能力,对保证供应链的顺利运行至关重要,因此,在进行实证分析时将存货周转率作为自变量之一,并将应收账款周转率作为控制变量。提出假设:
  H1:核心企业存货周转率与财务风险呈负相关。
  (3)发展能力。核心企业发展能力的提高,有利于增强相关供应链的适应能力。影响发展能力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也包括企业规模,规模越大,意味着该公司的总资产越多,未来创造价值的可能性也越大,但相应的筹资需求也越大,因此财务风险较高。文章选择企业规模作为解释变量,并将净利润增长率作为控制变量,提出以下假设。
  H2:核心企业规模与财务风险正相关。
  四、实证结果與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1)因变量描述统计。本文选取的行业为建筑业,以中国中铁为例,建筑业核心企业的上下游融资需求较大,且获得贷款的能力较差。以资产负债率为财务风险的代理变量,其平均值为0.64,方差为0.026,表明建筑业平均财务风险较高,但各年份平均值相差不大,发展较稳定。
  (2)自变量和控制变量描述统计。描述统计结果显示,各年各公司营运效率和发展潜力的代理变量相对于其他解释变量和控制变量的标准差较大,主要原因是这两个变量都与企业的资产规模相关,而作为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公司合并或分公司成立等业务均会使企业资产总额发生显著变化,因此,不同年份不同公司间的企业规模和营运效率的差异较大。
  (二)相关性分析
  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财务风险与公司规模呈正比,与营运效率呈反比,而现金收回率与资产回报率呈明显的反向关系。为验证回归结果不受多重共线性干扰,通过VIF验证了是否存在多重共线性,检验结果小于5,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相关性问题不会干扰回归分析的结果。由于篇幅限制,在此处不做披露。
  (三)模型的选择和估计
  (1)模型的选择。不同的模型所得的回归结果不同,本文通过面板数据常用的检验方法来确定最适合的模型,Hauseman检验结果显示拒绝原价说(Prob chi2=0.0000),因此下文将使用固定效应回归模型。
  (2)回归结果与分析。回归结果显示,方程的F值为11.72,P值趋近于零,通过了F检验。主要解释变量存货周转率与资产负债率在5%的水平下呈显著的负相关,验证了假设1,说明核心企业的流动资产管理越适当,在上下游企业间的调配水平越高,供应链间的资产利用效率较高,从而使财务风险降低;在1%的显著水平上,公司规模与财务风险之间存在着正相关关系。验证了假设2企业想要扩大规模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核心企业原本拥有的资金没办法达到发展的要求时,公司债务将有所增加,从而带来财务风险。
  (3)稳健性检验——其他代理变量。本文上述模型所使用的因变量是资产负债率,但衡量财务风险的方法还有其他的一些,为检验财务风险与解释变量之间相关性关系的稳定性,我们分别将模型中的被解释变量变为权益乘数和产权比例。稳定性试验结果与主试验基本一致,公司规模与财务杠杆呈正比,而资产的周转率和公司的财务杠杆呈反向关系。同理,当被解释变量为产权比例时,得到的结论也与主检验一致。
  五、研究结论与展望
  供应链中核心企业的财务风险将对到各节点公司的前景产生影响,为确保供应链顺利运行,作为企业管理者应从以下几点做出改变。首先,要适当限制担保额度,合理评估企业的回款期限,降低为其做保的风险;其次,作为供应链的核心,要充分利用信息传递功能,加快流动资产的周转速率,利用闲置资产创造利益;此外,还要合理管理现金、合理控制企业规模等,从运营能力,现金流和开发能力等方面,我们努力降低企业财务风险。
  受数据限制,文章选择的变量均局限于为与财务相关的变量,在后续研究中,可在解释变量中加入非财务指标。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3591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