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下的数字票据业务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当前,票据的违规操作是票据市场健康发展的桎梏,假票、克隆票等违规票据滋生了一系列的金融风险,票据交易的真实性、可靠性难以保障。区块链作为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变革产物,在各领域中具有较高的先进性和普适性,数字票据有望利用区块链特性缓解票据市场存在的各类问题,规范票据市场稳定有序地发展。主要阐述了我国票据市场的发展现状,探索了区块链技术与票据领域的融合点,并最终进行了数字票据发展的可行性分析。
  关键词:票据市场;数字票据;区块链
  中图分类号:F23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7.043
  1 我国票据市场现状
  我国票据市场是金融领域的重要子市场,在发挥交易属性、服务实体经济、丰富金融产品等方面具有重要代表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票据市场规模以及参与主体不断扩大,各种交易风险、信用风险、合规风险扰乱了票据市场的交易秩序和规范。纸质票据具有天然的操作风险,克隆假票、延期划款、一票多卖等问题,使票据成为了融资套利工具和规避金融监管的“掩体”。电子票据作为票据市场中另一大主体,能够降低纸质汇票中假票、克隆票以及纸票在保管、流转中的风险,但在纸质票据电子化过程中,还存在着法律冲突、风险管理隐患和客户群难以网络状等问题。我国票据市场发展应顺应金融科技潮流,探索一条票据业务的新型管理路径,区块链技术则是规范和优化票据业务的合适载体。在区块链技术的驱动下,传统票据市场可实现跨越式发展,票据交易的安全性和可追溯性可得到保障。
  2 区块链的技术点分析
  2008年,中本聪最早阐述了区块链概念。区块链是一种集去中心化、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特性于一体的分布式架构,是人类社会上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上的创新。区块链架构具备天然技术优势,其先进性和普适性可以服务于金融、经济、科技甚至政治等各大领域。因此,区块链技术下的数字票据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使票据业务无论在形式上,还是本质上,都具有革命性的创新。
  2.1 分布式账本
  從表现形式和技术角度来看,区块链都属于分布式数据库。作为一个分布式共享账本,区块链在各个节点之间产生数据传输和信任交互的功能。区块链上各节点的账簿保持一致,摧毁部分节点并不会影响整条链上数据的完整性,使区块链技术具有稳定性、强健性。当下信息技术系统大多由一个中心服务器进行数据存储和记录,从而维护多方信息的良好运转。在区块链技术的引用下,信息的传输与交换摆脱了固定的中心化模式,可以在分布式架构体系下每一个节点都实现信息的存储和记录,并进行点对点传输。
  2.2 可信任机制
  在传统的网络系统中,中心机构要对交易双方相关信息进行验证,审核通过后方可允许后续工作。在区块链技术应用过程中,交易双方不必通过第三方校验来确保可信程度,而是利用算法程序设置交易规则。基于密码学技术实现交易的身份和交易数据完整性的验证,来保护用户信息和记录的隐私性。另外,时间戳作为每一个区块具有时间序列的保证机制,在交易过程中通过可形成完整的、安全的、透明的时间序列链条,使每一笔业务都可通过时间戳字串实现追溯验证的功能,有利于在票据违约交易中明确失信节点与失信单位。
  2.3 非对称加密
  非对称加密是指信息的发送方和接收方分别持两种加密钥匙,这两种加密钥匙不具有对称特性,即发送方持公钥进行信息的发布,接收方则持私钥破解来获得相关信息。在区块链应用场景中,参与者可利用私钥来解密公钥信息,也可对信息加密公开,等待对方持公钥进行相关验证。
  2.4 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是一种在区块链中利用代码语言预先制定算法程序,从而确保各领域能够灵活运转的业务编码。由于区块链技术不局限于特定应用,对各种交易形式具有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这就对区块链的可编程性做出了规定。在区块链结构中,交易双方可在信息传输过程上设置编程脚本,对众多指令进行汇总和筛选,使交易方及交易行为得到编程化控制。
  3 数字票据应用场景分析
  3.1 票据要素
  票据要素是票据业务中最基本的信息,也是票据风险防范的审验要点。票据中的出票人、承兑人、出票日期、金额等重要因素,可通过哈希函数转化为字节记录在区块头中,保证信息的安全性和完整性。通过智能合约的可编程功能,票据的承兑期限、付款期限以及权利时效等要素可利用预先设置好的运行规则进行自动提示,可安全及时地完成各票据节点之间的清算。
  3.2 参与主体
  票据的参与主体规模大,主要包括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监管机构以及其他机构。在区块链中根据不同参与主体分别设置身份准入制度,严格把控链上节点的合法性,让参与者的基本信息公开上链,避免非法机构的中途介入。各节点在区块链架构中各自发挥在业务过程中的角色功能,通过通讯接口的调用和处理获得不可篡改的数据,为整个业务流程提供真实的原始数据。联盟链连接端口的即插即拔功能,使各参与节点的上链操作脱离业务系统,方便更多主体参与上链。
  3.3 票据周期
  在承兑环节,各个企业及银行都可作为区块链上的参与节点。非对称加密技术可用于每个节点之中,各节点都拥有私钥来确保信息的安全性。区块中所含有承兑要素、参与方信息、交易信息等信息,免去了中心化系统的数据交换和信息登记流程,节约了授信成本以及指定成本。
  票据的流转环节包括转让、贴现、再贴现、转贴现、回购等业务。在票据进行流转业务时,可通过智能合约的编程功能设置交易规则。另外,贴现业务作为重要的融资手段,可在区块链中加以实现。将票据流转全过程放在链上,金融机构作为链上的一个节点可记录贴现信息并进行广播,贴现方可通过链条查询相应信息进行后续工作。与目前企业贴现需到多家银行对比询价的情况相比,链上操作极大节约了时间成本。   在托收环节中,票据的到期日已预先在智能合約下写入代码。当票据到期时,智能合约会行使设定规则,自动由持票人向承兑方发出托收申请,并按照编码程序生成带有信息记录的区块。在代码的控制下,票据托收如果与资金清算直接挂钩则不存在逾期问题,并且可以阻断其他操作的执行,降低了人为操作风险,为账实相符提供保障。
  4 数字票据的可行性分析
  4.1 实现去中介化
  数字票据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特点,可以节省中心服务器的接入及应用成本,减少信息接收和存储空间,有效降低票据中介多次利用、篡改的可能性,促进票据市场的信息统一和真实。票据市场因中介机构的横行跨入造成交易者身份鱼目混珠,数字票据可运用非对称加密技术建立身份管理机制进行甄别。设立机构参与者相关身份信息的加密公钥,只允许真实交易者配备私钥进行验证及接受票据信息,票据中介无法针对票据交易进行一切篡改和伪造行为。数字票据对身份匿名性、签章真实性、商业隐私安全性等建立了坚实的防护墙,对票据市场健康发展提供了保障。
  4.2 提高安全性能
  票据市场因参与主体的多样性和逐利性,各类风险问题比比皆是,大大削弱了票据业务的规范性和真实性。“去中心化”使数字票据交易独立于中心系统,可降低因中心系统崩溃而导致的风险。智能合约可将票据的约定日期以代码形式进行录入,到期自动实现抵押、清付及偿还等操作,减少交易风险和道德风险。另外,数字票据可以利用时间戳,将票据的承兑、流转、托收等各个流程按时间顺序完整链接起来,使票据活动具有可追溯性且难以篡改,极大降低了票据交易过程中的风险系数。
  4.3 降低监管成本
  区块链可将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监管机构设置为链上的一个节点,通过追溯时间戳对可视的数据系统随时进行查阅,同时对监管机构这一节点赋予特定色彩,利用智能合约设定监管规则和市场秩序,并借助链条对外发布监管信息。数字票据在去信任机制下,减少了监督及确认的时间成本和实体成本,为交易双方提供了信息的高效和便利,有效降低规范和完善票据市场的难度系数。另外,监管者可以针对时间戳的特性对票据进行追溯和验证,在数据调取方面具有透明性和便捷性,监管成本得以降低。
  4.4 提升运行效率
  数字票据实质上就是一种智能合约。智能合约可对票据的开具、流转、贴现、再贴现等业务进行编程,整个票据行为都可自动运转完成。智能合约的可编程特点有利于规范操作流程,实现票据统一的管理机制。数字票据可提高票据结算效率和优化交易过程,为票据市场的合规性助力。
  参考文献
  [1]古洁,李章红.电子商业汇票应用初探[J].财会通讯,2018,(10):76-79.
  [2]李礼辉.关于研发和试行数字票据的建议[J].金融电子化,2016,(06):7-10+6.
  [3]王茜.我国票据业务电子化发展研究[J].上海金融学院学报,2016,(06):86-94.
  [4]任安军.运用区块链改造我国票据市场的思考[J].南方金融,2016,(03):39-42.
  [5]袁勇,王飞跃.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与展望[J].自动化学报,2016,42(04):481-494.
  [6]张夏恒.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管理模式优化[J].中国流通经济,2018,32(08):42-50.
  [7]陈欣.区块链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应用[J].电子技术与软件工程,2018,(23):126.
  [8]黄涵禧.应用智能合约的简易承兑汇票实践[J].金融科技时代,2017,(02):38-4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698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