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世界经济走势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本刊编辑部

  贺铿:世界经济正在缓慢、曲折回升
  
  世界经济已经接近复苏边缘,但全面复苏也会是一个缓慢曲折的过程。从美国、英国等许多主要发达国家来看,现在经济当中出现的积极因素应该说是明显增多,但是这个过程要真正达到复苏程度又却不容易,因为这次金融危机严重影响了需求,由于财富缩水,财富效应突然减少,居民消费明显不足,面临的问题从供给方来讲是产能过剩,这个问题的调整是需要实现的,不是说复苏就复苏了,所以我预计世界经济的复苏可能在明年上半年。那么我们国家的复苏应当是在世界经济复苏之后才能走向真正的复苏。
  我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二元经济结构,城乡的二元经济结构加剧,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居民收入差距越来越大,从而导致了居民消费需求严重不足。这一次国际金融危机让我们这些结构性矛盾加速凸显出来,所以在去年四季度我国经济加速下滑,这一揽子计划刺激经济增长,对于经济增长的速度显然起了作用。
  但是,我国经济内生动力不足。在2003年到2007年,大家公认的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运行最好的5年,GDP平均年增长11.2%,这里其中3个百分点是外需拉动的,而今年前七个月外需对我国经济拉动作用是负的,是-12.9%,外贸出口形势当前依然严峻,因为世界经济没有真正复苏,内需不足又是我们面临的主要困难,前七个月我们出口下降22%,外贸企业经营十分困难,外贸企业经营困难就减少了农民工就业机会,影响了农村居民收入增加。
  今年上半年农村居民收入实际增长8.1%,同比下降了2.2%,由于农村居民收入下降,虽然有家电下乡等促进农村居民消费的政策扶持,但是农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然出现了下降趋势,4月份同比3%,5月份下降1.4%,6月份下降2%,7月份、8月份我估计依然是下降的,并且这种扶持消费的政策效应不是在增强,而是有减弱趋势,所以居民消费增加后劲不足,我认为我们的宏观调控应当是保就业、保民生,努力培养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陈凤英:世界经济不是复苏是反弹
  
  中国经济“回暖”已经开始了,对世界经济而言却是严寒刚刚结束,初春正在显露。世界经济今年下半年只能是一个触底反弹,不是复苏,明年世界经济是真正反弹,反弹结果就是世界经济真正复苏。
  实际上世界经济真正走入一个正常轨道要到2011年底以后,很难说是否反复。根--据美国上世纪80年代经济规律以及未来经济情况,这个时候的经济是不稳定的,可能有反复的,也就是我们说的“W形态”。
  现在世界经济很复杂,我们面临的不是一般的危机,而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如果我们没有采取措施的后果,很有可能超过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奥巴马总统说我们要避免一场大萧条,没有采取措施就是大萧条,但是由于采取措施没有出现大萧条,但结果是非常严重的,就是2008年全球资源损失50万亿,什么样的规模呢?就是世界经济规模,因为世界经济规模去年是60万亿而我们亚洲地区,财富效益损失就是9.6万亿,而亚洲经济发展只有8万亿,超过了经济规模,这使亚洲经济财富受到收缩,实体经济已经全面下滑,导致世界出现了六十年来没有出现过的负增长。
  去年10月份以来我提出世界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实际上现在世界经济真正出现负增长,是二战以来第一次,没有人能够相信。另一个我们可以看到贸易、虚拟经济影响实体经济,贸易出现了八十年来大幅度下降,任何研究世界经济团体都没有预料到,今年全球贸易可能下降12,2%,那么这个应该说是八十年来没有过的,上世纪大萧条到现在没有出现过,现在出现一点苗头,“严寒”刚刚过去。是“初春”,很不稳定。
  世界经济在一种非常危机的状况下复苏,因此它只是反弹,经济还很不稳定,未来怎么样就要看宏观经济政策这根捧如何接到企业手里,企业这根棒如何交到消费者手里,现在完全靠政府行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1.6%,是哪来的?全是中国贡献的,没有中国的1.6%,世界是零增长。
  这次危机是是融引起的,金融如果企稳,世界就有希望。世界经济是一次大地震,“震源”在哪里?在美国,美国解决工世界都解决了。现在经济在企稳,美国在向好,世界很有可能出现一个拐点,就是第三季度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关键。
  现在面临世界有一个问题,我们感觉到金融市场在企稳,但是根本问题没有解决,美国这次金融危机和次贷危机,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大家知道美国债务有多少吗?美国所有债务加起来有50万亿,50万亿这么一个债务,现在已经下降到14.4万亿,这两个季度当中经济下降2700亿,这么一个经济体怎么支撑50万亿,美国是完全被泡沫欢大的,大气球下的经济体,这个债务是完全不可以持续的,这样一个经济体如何持续它的发展是一个很大问题。
  在2008年,我们跟日本经济已经很近了,我们增长9%,日本当年经济是下降0.7%,今年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我国增长7.5%,美国、日本、德国全是负增长,因此中国今年可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不是说中国这么强大,但是的确贡献很大。
  到2020年中国经济基本转型完毕,服务业、制造业将同样重要,出口和国内将同样重要,有报告称2020年中国消费规模可能要超过美国。企业在经营当中一定要注意向内部转型的问题。我主张企业从自身产品找市场。此外,哥本哈根协议肯定要签订,气候变化将需要我们承担责任,政策要求我
  
  陆德:警惕经济二次触底
  
  关于中国这次经济发展预测,国内有“U”型、“V”型的看法,我在中央党校讲课中提出,我们国家如果最终消费拉不起来,这次经济复苏轨迹是“W”型,两次衰退。
  今年以来这条曲线的说法先后被德意志银行、社科院有关专家,以及厉以宁先生以及亚洲银行林毅夫先生认可。他们也提出要二次触底的问题,我们不希望二次触底,但是我们必须从经济研究角度提出这个危险性,要警示为什么?
  现在需求拉动不起来,我给大家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今年我们要“保八”,外贸保不了,下降22%,需要靠另外“两匹马”在拉。首先国内市场要消化掉外贸衰减下来的22%的商品,这一口还不行,再加8个百分点也要吃掉,要吃两口才能保证今年消费,能够在“保八”的路上“顶八”。同时我们产能又过剩了,吃这两口还不行,还得吃第三口,几万个亿下去了,如果吃不掉,纯反弹上来以后没有支撑,经济还要掉下去,关键看我们拉动消费有多大力量。如果消费拉不起来,我们产能过剩又销不到国外,我们“三匹马剩下一匹马”,经济肯定二次触底。
  如果说上半年政策和投资主要是为了防止经济继续下滑,花了大力气的话,那我们下半年方式上要转向民生和消费这两条路,来大力促进它。
  “V”型好不好?“V”型在我的研究中也并不好,“V”型光单纯强调了GDP快点上去,中国经济由于地域差距很大,有“瀑布效应”,只要给钱就上去,但是上去后不均衡性更加厉害,这么上去以后还要下来。我建议中国经济应该走“u”字型,中间多给一些改革和调整的时间和空间,让它扎扎宴宴反弹,这样我们付出的成本和代价将是最小的。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39370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