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现状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近期,国际清算银行(BIS)一项针对各国央行的调查显示,大多数中央银行都在开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并且很多央行已经开始考虑数字货币的实际应用问题,但目前各国央行仍在谨慎行事,很少有央行计划在短期或中期发行数字货币。本文翻译整理相关文献,对各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现状进行总结与分析。
  关键词:中央银行 数字货币
  当前支付方式和货币类型正在发生变化。从需求方面来看,随着生活各方面的数字化和便利性在不断提升,人民希望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更快、更轻松地进行支付。从供给方面来看,尽管支票和现金等纸质形式支付仍然发挥重要作用,但新技术和新的市场进入者正在挑战传统的银行支付系统。供求两方面的因素导致支付方式加速发生变化,甚至将导致货币类型发生改变。目前,各国央行都在考虑如何用新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取代传统货币。
  一、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定义与分类
  2018 年,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和市场委员会(MC)在的报告中将央行数字货币定义为:不同于实物现金或央行储备/结算账户的央行货币的新变体。基于发行者(央行或非央行)、形式(数码或实体)、可访问性(广泛或受限)和技术四个关键属性,将央行数字货币划分为通用型和批发型。按技术区分,可将货币分为代币或基于账户的货币,这两种货币的区别在于:收到代币的人将验证代币是否真实,而中介机构将验证账户持有人的身份。目前,对于代币的定义存在较大差异,其他一些研究报告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按技术差异区分为基于价值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或基于账户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本文讨论了三种央行数字货币变体。一是“通用”、“基于账户”的变体,即为公众在央行开设的账户,主要针对零售交易。二是“通用”、“基于符号”的变体,即一种由央行面向公众发行的“数字货币”。第二个变体的可用性和功能与第一个变体类似,但分发和传输方式不同。三是“批发”、“基于令牌或价值”的变体,即批发结算(如银行间付款或证券结算)的限制访问数字令牌。
  二、案例分析
  通用央行数字货币的动机——瑞典和乌拉圭。
  瑞典的现金使用多年来一直呈现下降趋势。为应对该情况,2017 年初瑞典央行开展了名为“e克朗”项目,即将电子克朗作为现金及当前电子支付的补充。瑞典央行指出,社会中老人及其他弱势群体更多得使用使用现金,电子克朗项目可提供一个更简单、更友好的支付方式避免被排斥。瑞典央行计划建立一个电子克朗支付服务提供商(PSPs)提供连接和分发货币服务,并实施预付价值、无利息和可追溯的电子克朗试点方案,进一步推进普惠金融目标。
  2017 年11 月,乌拉圭央行启动电子比索试点计划,通过“电子钞票管理平台”发行多款面额、供给2000万金额的数码钞票。试点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电子钱包中最多可持有3 万电子比索(约合1000 美元)和20 万电子比索。2018 年4 月,乌拉圭央行停止试点,取消所有电子比索,并对如何最好地管理不同面额的数字钞票库存以及更广泛的问题进行审议。
  三、各国央行进展
  约有63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参与国际清算银行相关调查,其中新兴市场经济国家41个,发达国家22 个。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代表了全球近80%的人口和超过90%的经济产出。
  大约70%的受访者目前(或即将)从事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工作,与2017 年的调查相比略有增加。目前没有考虑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央行通常来自较小的司法管辖区,或面临更紧迫的优先事项。一些央行表示,其依赖国际组织(尤其是国际清算银行)或地区网络(如加勒比共同体金融技术咨询工作组)进行的研究。在从事这项工作的国家中,一半以上的国家包括一般用途和批发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大约三分之一只集中于一般用途,八分之一只集中于批发。
  各国央行都已开始进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理论和概念研究,并普遍分享各自的研究成果,以期对这一新的研究领域形成共识。在这一点上,一半的人已经转移到实验或更多的“实践”概念验证活动,以测试新技术,这比2017 年增加了15 个百分点。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许多央行都在尝试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复制批发支付系统(如加拿大央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南非央行等)。只有5家央行在试点项目上取得了进展。重要的是,尽管正在进行大量的工作,但这些概念证明甚至试点项目中的许多都只是调查性质的,并不意味着计划发布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各国央行也在加强合作,开展跨境支付和证券结算等概念验证工作,合作包括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Stella 项目,以及加拿大央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英国央行的联合项目。
  四、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使用动机及前景
  各国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动机因素涉及支付安全和效率以及央行职责等方面。对一国央行来说,支付安全和国内效率是最重要的激励因素,相对不重要的是普惠金融、跨境支付效率。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各国央行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主要动机中均包含学习。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最看重国内支付效率和金融包容性,而跨境支付效率其次。相比之下,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支付安全和金融稳定是潜在债券发行的主要动力,金融包容性显然是关注最少的因素。
  调查显示,在短期内,超过85%的中央银行认为自己是有点不可能或不太可能发行任何类型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没有中央银行在短期内很可能会退出批发性质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但两个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央行正在考虑在同一范围发布通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中期而言,只有一家央行认为自己很可能发行批发型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五、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法律权威更加明晰
  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先决条件是央行被授予相关法律权力。调查要求各国央行表明,它们是否已经或正在获得这一权力。在接受调查的63个国家央行中,近25%的央行已经或即将拥有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权力,而33%的央行没有,约40%仍不确定。然而,由于各国央行正在研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各个方面,与2017 年的调查相比不确定性水平有所下降。
  六、结论
  大多数央行都在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进行研究,许多国家已从概念的厘清进展到试验和证明阶段。尽管如此,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动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同寻常的,例如一个司法管辖区的现金可用性下降。这意味着只有少数国家的央行正进入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试点阶段,更少的央行认为在短期或中期有可能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然而,为了满足未来的支付需求,实物现金不太可能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大多数国家将不得不等待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各国央行正在努力确保这种等待是值得的。
  参考文献:
  [1]国际清算银行(BIS)工作论文:《谨慎前行:关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调查,Proceeding with caution - asurvey on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HTTP://WWW.bis.org/publ/bppdf/bispap101.pdf.
  [2]李炳.关于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共识与展望[A].金融理论与实践,2018(12).
  [3]张梦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发展探究——以清华数字货币试验为例[A]山西农经,2018(11).
  [4]刘树新.央行数字货币供给初探[A]浙江金融,2018(10).
  [5]张双长,孙浩.央行數字货币与利率政策创新.[A].清华金融评论,2018(9).
  [6]姜喜公,张举志.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及其应用前景分析.[A].黑龙江金融,2018(8).
  [7]成丽莉.曹国俊.唐家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及影响.[A].金融会计2018(8).
  [8]姚前.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原型系统实验研究.[A].软件学报,2018(6).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银行银川中心支行)
论文来源:《时代金融》 2019年1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9129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