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2005~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李善同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二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重要发展阶段。这一阶段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是各种经济社会矛盾凸现期。如果能够抓住机遇,克服前进中的困难,解决发展中的问题,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那么,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就会上一个新的台阶,人民生活水平就会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未来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着变化的内外部环境及存在各种机遇与挑战,受制于这些不确定性因素的共同作用,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不同的发展战略的选择也会导致不同的发展结果。
  本文首先根据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结构特点给出基准增长情景。基准增长情景以过去和当前的发展特点为基础,分析其趋势,并据此推导出来的可能情景。在基准增长情景的基础上,设计另外两种情景,一是协调发展的情景,主要考虑按科学发展观的要求,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和效率的提高实现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二是“风险”情景,这种情景更多考虑到未来面临的可能风险。
  
  经济增长和结构的情景设计
  
  首先,本文根据中国经济增长和结构特点及其趋势,对一些外生因素做出假设,模拟了中国2000~2020年经济增长和结构变化的各种情景(如表1所示)。在各种情景的模拟中,我们外生假设了人口、劳动力增长趋势,城市化进程,政府消费增长率以及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增长率1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此假设了有偏向性的技术进步,即生产率的进步对于部门不是中性的。在模拟期中,生产函数中的份额参数(包括中间投入系数)都被更新,以反映技术变化在投入上的偏向性。
  
  基准情景预期中国经济将继续过去的发展趋势,劳动力仍然将快速转移,人力资本的积累以及科技进步可能会带来规模递增效益,体制改革将进一步深入,在金融体制、贸易体制、投融资体制以及国有企业改革方面的改革将促进要素在不同部门和地区间更加合理有效地配置,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将促使2005~2020年TFP增长继续保持过去25年的水平,年平均增长率维持在2.0%~2.5%。城市化和工业化将快速推进,城市化水平将以年均提高1.1个百分点的速度继续快速推进,“十一五”末期将达到49%左右,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60%左右;未来一段时期技术进步将延续一定的偏向性2。居民的储蓄行为“十一五”期间不会有太大变化,但2010年以后储蓄率将会有所下降。与WTO有关的各项关税减让等承诺得以履行,加入WTO带来的影响将延续下去。
  十六届四中全会明确了“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更好地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这是指导我国未来发展的基本纲领,按照科学发展观我们设计了协调发展的情景。在这个情景中,考虑到各项体制改革快速顺利推进,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作用进一步增强,结构调整大力推进,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取得进展。在基准情景的基础上进而假设,产业结构进一步升级;服务业规制的改革推动服务业(尤其是生产型服务业)快速发展,最终带动整个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同时随着市场化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各种资源(包括能源)的价格得以理顺,资源的配置更加合理化,企业能源和资源的利用效率得以提高。因此,我们假设技术进步的偏向性及中间投入率的变化在基准情景的基础上更加偏向于各产业协调发展,主要是各部门对服务业和高技术性产业的中间使用增长更快,高技术行业的增加值率上升;在基准情景的基础上,服务业TFP的增长率,2005~2010年间每年快1个百分点,2010~2020年间每年快0.5个百分点;在基准情景的基础上,能源的利用效率提高0.2~0.5个百分点;农业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快速转移。
  考虑到未来发展可能面临的各种不确定因素,我们还模拟了“风险”情景。在该情景下,突出强调了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主要挑战和风险,如:(1)在银行体系改革、国有企业改革方面不尽如人意,资本市场发育缓慢,这将导致本世纪初或更长的时间里在资本使用方面的低效益仍难以避免;(2)相对短缺的城市公共产品对劳动力转移和城市化推进的制约,体制改革面临的诸多阻力导致其推进缓慢,劳动力转移进展缓慢;(3)人口的老龄化以及抚养率的提高导致储蓄率(投资率)下降;(4)日益增多的贸易摩擦对进出口的负面影响等等。这些因素在一定程度将影响未来中国TFP的增长率。综合这些因素,我们在“风险”情景中设定TFP的增长率低于过去25年的平均水平,年均增长率维持在1.5%~2.0%;相对基准情景劳动力的转移速度放慢,居民的储蓄率下降。
  
  2005~2020前景分析
  
  在前面分析的各种假定的基础上,通过中国经济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DRCCGE2004)的计算,我们给出了三种情景下的模拟结果。
  
  (一)基准情景
  表2给出基准情景下的2000~2020年的经济增长的状况。根据目前的经济增长态势,估计“十五”期间经济增长速度预期将达到8.7%。基准情景的计算结果表明,“十一五”期间GDP的增长速度为8.1%,略低于“十五”;2010~2015年和2015~202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分别为7.5%和6.8%。整体来看,本世纪前二十年的经济增长仍将保持较快的速度,年均达到7.8%。
  
  从经济增长的源泉来看,2000~2020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仍然是资本的快速积累。虽然资本投入对于GDP增长的贡献逐步下降,但是资本投入对GDP增长的贡献仍然高达65%~70%左右。资本的快速积累来源于国内高储蓄率(高投资率)以及快速增长的外商直接投资。预计“十一五”期间高储蓄率和高投资率仍将继续,2010年以后,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带来的抚养率的提高、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以及政府财政政策的转变,储蓄率(投资率)将会有所下降,2020年投资率将下降到35%左右。相对于资本来说,劳动力数量增长的贡献非常小,这主要是由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所决定的。2010以前劳动年龄人口仍然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劳动力增长对GDP的贡献基本保持在5%左右。2010年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劳动力的增长速度趋缓,相应对GDP贡献也将不断下降,到2020年劳动力数量的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接近于零。推动未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另一动力就是全要素生产率的快速增长,其对于经济增长贡献越来越大。
  中国仍处于工业化阶段,产业结构迅速变化是这一阶段的重要特征。附表2给出了2000~2020年产业结构和对外贸易结构。从模拟的结果来看,“十一五”期末,三次产业的比重将为10.7:54.1:35.23,到2020年三次产业的比重将进一步变化为7.1:52.5:40.4。“十一五”以及到2020年,第一产业的比重持续下降。“十一五”期间第二产业的比重将会继续上升,主要表现在对于能源需求的上升导致能源部门扩张以及高投资率带来的中间投入品中的资本品需求的上升,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近些年产业结构演变特点的延续;另外,WTO过渡期多种纤维协定(MFA)的取消将促进纺织和服装部门的扩张。相对于2010年,2020年第二产业的比重有所回落,主要表现在:采掘业和低技术产业比重的下降。随着能源需求的进一步扩大,能源部门的比重将进一步上升。由于技术进步对于中间需求的偏向性,电子通信等高技术部门的比重将进一步上升。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上升,居民对服务业消费需求的不断增加,以及工业快速发展带来的对于生产性服务业需求的增加,“十一五”期间以及一直到2020年服务业的比重将有所上升。

  伴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就业结构也出现了很大的调整,主要的特征表现在“十一五”期间以及一直到2020年劳动力的快速转移。第一产业的就业比重“十一五”期末下降到41.0%,到2020年进一步下降到34.2%,比2000年下降了近15个百分点。“十一五”期间,第二产业的就业比重将有所上升,这主要得益于纺织和服装业的快速发展;2010~2020年随着第二产业比重的下降以及资本/劳动比提高,第二产业就业比重将有所下降。与第二产业相比,服务业吸纳劳动力的能力较高,到2020年将达到43.4%。
  由于加入WTO的影响以及产业结构的升级,进出口结构也将有所变化。“十一五”期间随着WTO过渡期的结束,农产品关税削减以及关税配额机制的引入导致农业部门的出口比重下降和进口比重的上升;工业品关税的削减以及针对中国的多种纤维协定的取消4使得纺织服装业的出口比重将不断上升,同时随着资本/劳动比的快速提高以及人力资本的快速提高,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行业的出口竞争力有望增强,电子通信等产品的出口比重将进一步提高。长期来看,随着土地等资源的相对匮乏,农产品的价格将不断上升,纺织、服装等与农产品直接相关的部门的成本将不断提高,出口比重将不断下降。到2020年电子通信、纺织、服装、化工、电气设备将是主要的出口部门。
  
  (二)协调发展情景
  表3给出协调发展情景下的2000~2020年的经济增长状况。各时期协调发展情景经济增长速度都要快于基准情景。“十一五”期间GDP的增长速度要高于基准情景0.4个百分点,预期将达到8.5%;2010~2015年和2015~202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预期为8.2%和7.7%。
  从经济增长的源泉来看,在该情景下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仍然是资本的快速积累,但是资本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要小于基准情景,全要素生产率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要高于基准情景。这在一定程度上更加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因为一方面资本积累从长期来看受到各种因素的限制不可能长期持续高速增长,另一方面随着资本的深化,资本的边际收益率将会出现下降的趋势。
  
  在协调发展情景下,由于服务业规制的改革将促进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服务业在生产中和产业竞争力提高中起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为生产服务的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将会有较大的发展机会,因此服务业部门的效率提高较快,这些将使服务业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迅速提高,“十一五”期末三次产业的结构将为10.5:52.5:37.0,2020年三次产业的结构将演变为6.4:49.9:43.6。与基准情景相比,2020年服务业在GDP中的比重高3个百分点。随着市场化程度的提高,目前资源(能源)等价格未能反映其稀缺性的局面得以扭转,价格体系进一步理顺,使得资源(能源)的利用效率提高,高能耗高污染部门的发展受到一定的限制,这些促使能源部门以及高能耗高污染部门的发展要低于基准情景,与此同时,一些高技术行业,如电子通信等行业的发展要快于基准情景。
  为了反映以上两种情景中经济发展对于环境的影响,我们模拟了不同情景下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总悬浮性固体物(TSS)和烟尘等四种主要污染物的排放情况。表4给出协调发展情景相对于基准情景污染的排放变化情况。可以看出四种主要的污染排放物相对基准情景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二氧化硫和氮氧化合物相对于基准情景的变化较大,这两种污染物主要是与能源投入有关,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以及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到2020年两者的排放量相对于基准情景下降了10%以上。整体来看协调发展情景相对基准情景来说,一方面经济实现了快速的增长,另一方面对于环境的污染反而有所减小。
  
  (三)风险情景
  表5给出风险情景下的2000~2020年的经济增长。“十一五”期间GDP的增长速度比基准情景低0.6个百分点,7.5%;2010~2015年和2015~202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预期为5.8%和4.8%。风险情景经济增长速度都要明显低于基准情景,是一种较为悲观的情景。
  
  预测结论
  
  通过以上情景分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十一五”期间经济将持续保持快速增长,年均经济增长速度将保持在8%左右,按照不变价格(2000年价格)计算,“十一五”期末GDP总量按美元计算将达到24000亿美元左右,超过2000年德国的GDP总量,人均GDP将达到1700美元左右5;2010~2020年经济增长相对“十一五”期间,经济增长速度有所放慢,年均经济增长速度将保持7%左右,到2020年,GDP总量将达到48000亿美元左右,超过2000年日本的GDP总量,人均GDP将达到3200美元左右。
  2.“十一五”期间以及2010~2020年经济快速增长最主要的动力仍然是资本的快速积累,其贡献率分别达到了63.5%(协调发展情景)、67.4%(基准情景)和72.1%(风险情景)。同时,模型模拟的结果也说明,由于城市化、人力资本投资、经济体制改革以及技术创新所带来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到2015~2020年间,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率将比“十五”期间提高10到15个百分点,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是实现未来经济持续较快增长的关键。
  3.“十一五”期间和2010~2020年间,产业结构将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深化继续调整并趋于优化。“十一五”期间产业结构变化的主要特征表现为第一产业比重继续下降,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比重有所上升。“十一五”期末,三次产业的比重可能为10.8:54.2:35.1。2010~2020年,产业结构变化的重要特征是服务业的效率提高和比重增加,到2020年三次产业的比重将为7.3:52.5:40.2。
  4.模拟结果显示,如果能够实现国民经济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经济增长对环境的破坏要小得多,以2020年为例,协调发展情景下的四种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比基准情形要低7%到13%。
  5.应该注意到,中国在未来的10到15年间仍然存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可能性,例如,贸易摩擦对进出口的负面作用、储蓄率的下降和资本积累速度的放慢、体制矛盾造成的制度成本上升等等,有可能使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下降到6%左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7531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