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未知

  摘 要:世界市场理论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体系中居重要地位,在国际与国内发展新形势下,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意义与价值逐渐凸显。结合时代要求对该理论展开进一步的分析与探讨是解决当前问题的关键。对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研究首先应从该理论本身出发,以全面把握其理论内涵,并进一步探讨该理论在当前背景下所具有的时代内涵。这既为我国社会主义实践提供了科学的理论支撑,又赋予了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以新的时代意蕴。
  关键词:马克思;世界市场;形成动因;时代意蕴
  世界市场形成于新航路开辟之际,发展于资本主义崛起时期。它既是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的基础性因素,也是资本主义不断扩张的外在表现,因此对于资本主义世界市场扩张的探讨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有关世界市场的论述分散于他不同时期的著作中,尽管没有通过专著进行系统阐述,但马克思对于世界市场的相关论述包含丰富的内容,值得深入研究。
  一、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双重语境
  在不同时期以及不同语境中,马克思所论述的世界市场内涵存在差异。针对不同语境,可将其区分为两种概念,一是作为流通过程要素的“世界市场”,二是作为政治经济研究中总体概念的“世界市场”。前者多出现于马克思早期文献中,而后者作为发展较为成熟的概念,主要代表是“六册计划”最终册——“世界市场”册的内容。
  (一)作为流通要素的“世界市场”
  在马克思早期著作中,“世界市场”多作为商品流通过程的要素而出现。就商品流通来说,它不同于直接的物物交换。由于货币的媒介作用,时间与空间因素被引入商品交换过程中,商品流通允许交换过程中时间的延伸与空间的拓展,当空间拓展到一定程度便产生了世界市场。马克思曾对其有所说明,“使东方产品更出名的十字军征讨,大大增加了西欧对东方产品的需求。凡是这些产品汇集以便进行交换的地方,都变成了世界市场的城市。”[1]382其中,“市场”是指商品流通与交换的场所,“世界”在这里仅作为一个范围的界定。可见,这时的世界市场还未与资本主义的发展直接关联,而是仅作为满足不同国家与地区消费需要而形成的一种商品交换的场所。这一“世界市场”形成的重要动因是人的需要,它要比資本主义的产生时间更早。而马克思所着重考察的是资本主义条件下所形成的世界市场,因此狭义的“世界市场”并不作为理论探讨的重点。
  (二)作为总体概念的“世界市场”
  随着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研究的深入,“世界市场”也随之被注入了更丰富的内涵。马克思将世界市场与资本主义发展相联系,世界市场的形成过程就是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逐步扩张的过程,“世界市场”作为资本主义发展到较高阶段的一种标志而出现。因此,广义层面的“世界市场”是马克思基于世界历史与唯物史观立场所阐发的一个综合概念。
  作为总体概念的“世界市场”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研究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提道:“我考察资产阶级经济制度是按照以下的顺序: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2]411“六册计划”中“世界市场”作为最终册,是该结构中最复杂、最具体的范畴。马克思不仅对世界市场本身进行分析,更重要的是将其作为一种总体框架,在此之中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进行考察。马克思的“六册计划”最终未能实现,但他在理论研究过程中并没有放弃该计划,之后的著作以及笔记中仍能看到马克思对该问题的关注与思考,如《资本论》及其相关手稿、《伦敦笔记》等,为进一步探讨作为总体概念的“世界市场”提供了重要借鉴。
  二、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具体内容
  作为总体概念的“世界市场”包含着丰富的理论内容。世界市场是历史的产物,马克思从世界历史的角度出发,阐述了世界市场的形成过程,并在此基础上总结出推动世界市场形成的多重因素。
  (一)世界市场形成的多重动因
  1.以大工业发展为基础动因。大工业发展是现代世界市场产生的基础动因。首先,大工业创造了巨大的社会生产力,是世界市场形成的动力基础。世界市场的形成与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进程相一致,在生产力得到最初发展的阶段——新航路开辟时期,“当时市场已经可能扩大为而且日益扩大为世界市场”[3]411。随着机器大生产代替了工场手工业,资本主义为进一步发展而“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放,到处建立联系。”[3]190由此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的世界市场。其次,大工业所开创的世界历史,打破了各国之间的壁垒,推动了世界市场的形成。大工业“把世界各国人民互相联系起来,把所有地方性的小市场联合成为一个世界市场”[3]234,部分国家闭关自守的状态被打破,各民族间的相互依赖性大大增强。人们必须通过与他国建立联系才能满足消费需要,其生产和消费都带有世界性,所有国家都被卷入了世界市场。
  2.以资本扩张本性为根本动因。资本的扩张本性是世界市场形成的根本动因。现代意义上的世界市场不仅仅是生产力发展的作用结果,它形成于资本主义占统治地位时期,必然与资本主义的特殊性质有密切联系。资本主义最大的特点在于它对剩余价值的无限度追求,当本国生产能力与消费能力达到极限值时,它就会在世界范围内寻求新的剩余价值。资产阶级通过采取一系列扩张性手段,打破地域限制,以实现其剩余价值的积累,即他们要“夺得整个地球作为它的市场”。世界市场形成与资本扩张性突显的历史过程相一致。资本主义在最初发展阶段还没有表现出较为明显的扩张性,此时现代意义上的世界市场也没有正式形成,二者之间尚未产生密切联系。但资产阶级对剩余价值的追求必然决定其扩张性,因此,“资本越发展,从而资本借以流通的市场,构成资本流通空间道路的市场越扩大,资本同时也就越是力求在空间上更加扩大市场,力求用时间去更多地消灭空间。”[4]538
  世界市场形成是多方面作用的结果,马克思对世界市场形成动因的分析除上述因素外,还包括以下几点:首先,生产需要对世界市场形成产生作用,马克思认为,“世界贸易几乎完全不是由个人消费的需要所决定,而是由生产的需要所决定。”[5]87其次,国际分工的出现也进一步催生了世界市场。马克思在批判蒲鲁东时曾讲道:“他谈分工时,竟完全没有感到必须谈世界市场”[6]480,国际分工与世界市场二者密切相关,国际分工细化使人们的消费需求必须通过世界市场才能得到满足。因此,分工的产生有效促进了世界市场的形成。   (二)世界市场扩张的双重作用
  1.资本主义国家持续发展与基本矛盾深化。资本主义所建立的世界市场必然对其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这一作用首先表现在世界市场促进资本主义向更高层次发展,为资产阶级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世界市场的拓展为资本主义提供了新的生产资料、廉价劳动力以及更大的消费市场,正如马克思所说:“由于世界市场的扩大,对商品的需求增加了”[7]409。同时世界市场的迅速发展又吸纳了剩余人口,挖掘出更多的劳动力,增加了可变资本的数量。其次,世界市场的扩张从客观上促进了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提升。资本主义发展到新阶段总伴随着政治上的进展,“世界市场上的竞争驱使它这样做。为了有可能自由地、充分地发展,它就要取得政治上的统治地位,需要使一切其他的利益服从自己的利益。”[5]65于是,资产阶级通过提升其统治地位以维护既得利益,并不断扩大其在世界市场中的竞争优势。
  世界市场的持续扩张对资产阶级来说还存在一定的消极作用。随着世界市场的不断发展,它将不再单纯受资产阶级控制,反之它将成为资本主义继续发展的阻碍。世界市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危机,但同时它也掩盖了更大的危机。马克思认为,通过世界市场来缓解危机,“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一种办法,不过是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3]406这意味着资产阶级在世界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所面临的将是更全面、更深层的特大危机,资产阶级再无法寻求该危机的解决途径,其最终结果将是走向自我毁灭。
  2.社会主义国家苦难加重与发展契机凸显。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扩张过程中,将所有国家都纳入到了世界市场体系,这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或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同样有两方面影响。
  在世界市场发展初期,落后国家作为资产阶级的剥削对象遭受了极大的苦难。资产阶级开拓世界市场的直接目的就是寻求廉价原料、劳动力以及更大的消费市场,较为落后的国家就成为其主要掠夺对象。马克思在《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中讲道:“英国起先是把印度的棉织品挤出了欧洲市场,然后是向印度斯坦输入棉纱,最后就是使英国棉织品泛滥于这个棉织品的故乡。”[3]852但是,这并不是世界市場扩张给落后国家带来的最坏结果。马克思曾讲道:“不列颠人给印度斯坦带来的灾难,与印度斯坦过去所遭受的一切灾难比较起来……在程度上要深重得多。”[3]849落后国家所遭受的不仅是原料与劳动力的流失以及市场的缩小,国家的政治稳定与社会安定同样受到影响。因为资产阶级在对某国进行商品输入过程中如果受阻,他们“极易于把自己的失望归咎于野蛮政府所设置的人为障碍的作梗,因此可以用强力清除这些障碍。”[3]843这表明,资本主义国家在夺取他国市场的过程中所采取的手段多是强硬而残酷的,必然使得一部分人受到深重的苦难。
  但同时世界市场的扩张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对社会主义国家来说,是其实现共产主义的契机。首先,资本主义国家虽然是出于“卑鄙的利益”迫使落后国家打开国门,但在这一冲击下落后国家所产生的社会革命具有历史性作用,它引发了传统封建制度的崩溃,为落后国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使其迈出了建立新制度的第一步。其次,世界市场的扩张为落后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契机。马克思在晚年探讨俄国发展道路问题时提出,在历史发展成为世界历史,市场扩展为世界市场的背景下,较为落后的国家可以通过对较为先进国家科学技术的学习与模仿,利用后发优势,在较短时间内创造出发达国家经历几个世纪才创造出的成果。因此,世界市场的形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提供了迈向共产主义所必需的物质基础。最后,世界市场的扩张壮大了无产阶级队伍。世界市场使所有国家日益成为一个整体,在这一过程中,“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而且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3]409这意味着,在世界市场扩张的过程中,无产阶级的自我意识逐渐觉醒,无产阶级队伍也随之扩展为世界范围内的联盟,对抗资产阶级的力量进一步增强,成为实现共产主义坚实的阶级基础。
  三、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时代意蕴
  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是我国在复杂国际环境下,准确应对经济全球化的理论指南。但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适用性有特定历史条件的限制,随着世界历史的发展,对世界市场的分析需结合当下历史条件展开合理论证,并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
  (一)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当代价值
  1.深刻认识与准确应对全球化的实践启示。我国当前发展面临着复杂的形势,社会上各类问题凸显,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对于我国解决这些问题具有启示作用。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有利于我国深刻认识当前经济全球化与“逆全球化”趋势。该理论揭露了资产阶级资本扩张与剩余价值掠夺的本质,世界市场最初作为资本主义发展的前提和基础而存在,同时又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终结果。当前的世界经济仍处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下,经济全球化同样是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剩余价值掠夺的一种手段,资本主义扩张的本质没有改变,它仍然有着较强的资本主义标签。然而面对当前形势下的世界市场与经济全球化,资产阶级已“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这正是马克思所分析的世界市场中性属性的逐渐展露。在此基础上认识当前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能够发现,经济全球化并非始终由资本主义主导,随着历史的发展,部分发展中国家能够利用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机遇,逐步跻身世界经济发展前列,世界市场将不再单方面为资本主义国家服务。从这一实质出发,当前的经济全球化是我国继续推进改革开放的重要机遇。
  2.政治经济学方法与体系研究的理论启示。马克思对世界市场研究的方法为我国政治经济学理论研究提供借鉴。世界市场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六册计划”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的重要体现。马克思将世界市场作为其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最终研究对象,该逻辑设定值得深入研究。在此之前,学界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问题上,始终存在较大争议,多数学者从《资本论》出发对其进行界定,但这一界定存在片面性。对世界市场的研究一定程度上是对《资本论》研究的深入与拓展,是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问题的重新探讨,突破了原有认识上的局限,增强了我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性。   (二)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的创新发展
  世界经济发展新趋势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是丰富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内涵的重要依据。马克思时代的世界市场是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以符合其阶级利益诉求的重要载体。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世界市场的主导者不再是单一的资本主义国家,其主体力量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同时,世界市场发展的目标由资产阶级单方受益,逐渐向各国共赢共享的方向转变。
  1.世界市场参与主体的扩展。新兴发展中国家在当前时期能够成为推动世界市场发展的主体力量。在马克思的世界市场理论中,世界市场的主体力量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当前中国的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证明,社会主义国家或发展中国家也能够成为世界市场的主要推动者。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例,涉及的国家和地区中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这为各发展中国家争取在世界市场中的话语权提供契机,使其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已有显著提升,“中国力量”的崛起表明世界市场逐渐发展为世界各国共同推动的世界市场。
  2.世界市场发展目标的转变。马克思认为,世界市场产生的根源在于资本的本性。反观当前我国选择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积极主动参与到世界市场中,其目的与资本主义国家有着本质的区别,即逐渐打破民族界限,实现共同发展,这是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必然要求,是世界市场与世界历史发展的总体趋势。
  基于世界市场新的发展趋势,我国通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新定义世界市场的存在意义与发展目标。首先,人类命运共同体下世界市场的主要目标,不是某个国家或国际集团的资本扩张,是世界各国和平发展的共同需要。其次,人類命运共同体倡议提出的出发点是“顺应历史潮流,增进人类福祉”,目标是“共创和平、安宁、繁荣、开放、美丽的亚洲和世界”。因此,这一要求下世界市场的发展,致力于为世界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并将我国实践探索的经验同世界各国分享,这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再次,人类命运共同体是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合乎逻辑的延伸和拓展,是实现世界市场有序发展的载体。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市场扩展为世界市场是客观的历史趋势和内在规律。在这一过程中,国家间将逐步消灭旧的分工和交往形式。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世界市场,必然是各国共建、共享的有序市场。
  总之,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作为其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的理论价值与实践价值值得深入研究与挖掘,尤其是在当前复杂的国际与国内环境下,世界市场理论的研究价值将进一步凸显。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3911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