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疆地区儿科医生紧缺的原因分析及对策

作者:未知

  [摘要]我國地域广阔,但不同地区间的医疗资源分布却不合理。儿童是祖国的未来,随着我国“二孩”政策的全面实施,日益增长的儿童就医需求与儿科医疗资源短缺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缓解儿科医生缺乏的困境刻不容缓。本文通过综述新疆地区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进一步分析其原因和对策。本研究认为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新疆地区地处偏远,少数民族较多,语言沟通障碍,经济文化和医疗技术相对落后;部分医学院校取消儿科学专业招生;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偏低;儿科医生待遇低、风险大。为此,本研究认为需要通过如下措施改善。首先,加大对新疆地区的扶持力度;其次,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力度;再次,提高儿科医务人员的薪酬待遇;另外,创造全社会尊重医师的氛围;最后,完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为政府和卫生行政部门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新疆;儿科医生;紧缺;原因;对策
  [中图分类号] R714.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9)11(c)-0176-04
  Analysis of reasons and countermeasures for shortage of pediatricians in Xinjiang
  YU Lei1   GUO Miao2
  1.Department of Gastroenterology, 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 Urumqi City,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Urumqi  830002, China; 2. The First Department of Surgey, the First People′s Hospital of Toutunhe District,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in Urumqi City,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Urumqi   830023, China.
  [Abstract] China has a vast territory, but the distribution of medical resources in different regions is unreasonable. Children are the future of our country, with the comprehensive implementation of the "two-child" policy in China,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increasing demand of children for medical treatment and the shortage of pediatric medical resources is more prominent, and it is urgent to alleviate the shortage of pediatricians.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paediatrician shortage in Xinjiang, and further analyzes the reasons and countermeasures. This study believes that the main reasons include the following aspects. This study believes that the main reasons include the following aspects: remote areas in Xinjiang, a small number of ethnic groups, language communication barriers, economic culture and medical technology are relatively backward; some medical colleges cancel pediatric professional enrollment; pediatric medical services prices are low; pediatrics doctors are low-paid and risky. Therefore, this study believes that the following measures are needed to improve. First, increase support to Xinjiang. Second, strengthen the training of pediatric medical staff. Thirdly, improve the salary of pediatric medical staff. In addition, create the whole society respect the atmosphere of doctors. Finally, improve the medical and health service system for children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government and health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Key words] Xinjiang; Pediatrician; Shortage; Reasons; Measures
  儿童健康关系着家庭幸福和中华民族的未来及希望,儿童占我国人口数量的1/5[1]。据统计,全球22%的5岁以下儿童生活在中国。《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生,远低于美国的1.46水平。根据计算,我国儿科医师目前缺口人数为20万[2-3]。《2016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0~2015年我国儿科医师仅增加了2690名[4]。新疆地域辽阔,人口居住相对分散,为多民族聚集地,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地域和多民族的特殊性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儿科医生荒。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统计数据显示[5],截止2015年12月,新疆总人口为2298.47万,14岁以下儿童450多万人,平均每千名儿童仅拥有床位1.37张,低于全国千名儿童儿科床位数的1.85张;每千名儿童拥有0.82名儿科医师,处于全国中下水平。面对新疆地区儿科医师缺乏和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社会焦点问题,现分析如下。
  1新疆地区儿科医生紧缺的原因
  1.1地区的特殊性
  新疆位于祖国的西部边陲,是以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为主要民族的多民族地区。除汉语之外,还有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语种。在新疆地区,汉语仍是主要的沟通交流工具,大部分汉族医务工作者不熟悉除汉语外的其他语言,给平日诊疗工作带来不便。根据文献报道,我国东部地区每万名儿童床位为9.99张,中部地区7.66张,西部地区7.43张[6],充分说明我国儿童医疗资源的分布存在地域差异,西部地区儿童医疗资源相对不足。新疆地处偏远,幅员辽阔,经济文化和医疗水平相对落后,语言沟通障碍等问题导致部分内地学生放弃来疆工作,部分新疆地区成长起来的儿科医生纷纷“孔雀东南飞”。
  1.2部分医学院校取消儿科学专业招生
  自从1989年原国家教育部取消全国医学院校儿科学专业招生开始,基本上减少和断绝了儿科医师的供应源头。以往儿科医师主要来源于医学院校儿科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以及部分临床医学毕业生分配到医院后从事儿科。2020年我国儿童人口数将达到2.92亿,面临儿科医生缺口数量为86 042名[7]。《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指出,2020年要实现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量达到0.69名[8]。新疆地区目前共有注册执业(助理)医师80 103名,儿科专业医师3912名,占4.88%,较全国平均占比低1.9个百分点[9]。在此背景下,恢复儿科学专业招生对缓解儿科医师的紧缺现状具有积极意义。
  1.3儿科医疗服务体系价格偏低
  儿科医务工作收费低,收入低,消耗大,支出多,是医院经济效益最低的科室之一。多数医院通过内外科发展和医院运营,树品牌,创名声,多不重视儿科的发展和投入,导致部分医院取消儿科病房,仅保留儿科门急诊,部分医院因人员配备不足甚至取消儿科门急诊。“二孩”政策的开放与落实,随着儿童数量的增多,儿童医疗服务的需求也大幅度增加,给现有的儿童医疗资源带来考验[10]。新疆南疆地处偏远,少数民族多育多子,面临随时取消门急诊的情况。
  1.4儿科医生待遇低风险大
  近年来,儿科医生的薪酬低、风险高、纠纷多等被认为是儿科医生流失的重要原因。据国内文献报道[9],儿童医院的病床常超负荷运转,使用率达103%,远远超过85%的安全指标。病床周转次数为49.3次,每床出院人数47.8名,工作效率指标在所有医疗机构中最高。儿科医师的工作量是非儿科医师的1.68倍,而儿科医师收入仅为非儿科医师的46%。现代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很多年轻的儿科医师因经济压力被迫改行,导致儿科医师的数量更加不足。儿童年龄跨度较大,起病急,病情发展快,语言表达能力弱或没有表达能力,需要父母叙述采集病史,体格检查配合度低,诊疗工作中容易发生漏诊和误诊,导致儿科医生的职业风险和医疗纠纷概率大大增加。由于工作繁忙,医务人员少,无法及时休息,无暇兼顾科研工作,职称晋升困难,面对物质待遇低和职业风险高的双重压力,儿科医师的离职率逐渐增高。
  2儿科医生紧缺的应对策略
  2015年,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标志着我国进入了“全面二孩”新时期,短期内促进幼龄儿童数量快速增长,进一步加深了儿科医生的缺乏程度[11],引起社会各界包括政府部门的广泛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和党委高度关注儿科医生短缺和医疗服务能力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儿科医疗服务需求之间的矛盾,在《自治区儿科医疗服务体系“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提出,“以需求為导向,以盘活存量、优化增量为手段,大力培养儿科医学人才,充分调动综合医院、妇幼保健、中国民族医疗机构以及社会办医等各种资源,努力构建覆盖全疆三级儿科医疗服务通道”。
  2.1加大对新疆地区的扶持力度
  新疆地区的医疗资源相对内地比较匮乏,信息沟通能力相对落后。因此,合理充分地利用医疗资源是关键所在。目前,许多省市如上海、北京和浙江等地都与新疆多家医院建立友好医院或协作医院,从医疗技术和信息及科研项目方面为新疆地区提供大力帮扶和支持工作。
  2.2加强儿科医务人员的培养和建设
  针对部分地区缺乏人才培养资源,采取的措施有以下几个方面。①援助其建设儿科医学专业,增加本地儿科医师的就业数量;②恢复儿科医学院校专业,进一步扩大招生;③政府、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学校等各方共同采取措施,鼓励和引导儿科医学生灵活就业,积极充实我国中西部医疗人才队伍。逐步增加儿科医师培养渠道,支持全国各地开展儿科医师转岗培训工作,补充完善协同培养体系。全面贯彻落实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全面贯彻落实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于2015年制定的《儿科医师转岗培训方案》[12],通过全面、规范、系统培训,使转岗人员具备儿科执业能力,支持全国各地开展儿科医师转岗培训工作。2015年,部分医学院校开始恢复临床医学儿科专业招生[13],新疆医科大学于2016年9月开始招收5年制儿科学方向的本科学生。未来几年,儿科医疗服务供给与儿童人口增长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平衡增长[14],现有儿科医疗服务资源不能满足当下的儿童就医需求。所以,鼓励和引导医学院校临床医学本科生从事儿科医师工作,从源头上解决儿科医生的缺乏问题,源源不断提供高层次儿科人才。   2.3提高儿科医务人员薪酬待遇,提升儿科医务岗位吸引力
  因地制宜,制定特殊儿科人才吸引政策是缓解儿科一生紧缺的有效方式。儿科医师发生医患冲突的概率大于其他科室,儿科医生的工作长期超负荷、风险高、待遇低,是在岗儿科医务人员选择变换科室的重要原因。根据美国医学院校联合会公布数据[15],2025年,美国医生或将短缺9万人,虽然美国医生的社会地位和收入都高,但儿科医生却是美国医生中的低收入者,同样存在儿科医生的短缺问题。如果没有从根本上打破这些瓶颈,招收再多儿科本科生也只是短期有效。扭转供需失衡局面,需要对儿科医生面临的执业环境和收入待遇进行综合性改革。不仅国家相关部门应加大对公立医院儿科的投入,医院层面将临床医疗质量指标和效率指标联系综合目标责任制考核,而且政府部门合理调整儿科服务的收费标准,大力提升儿科医务人员的岗位吸引力,如待遇问题、工作压力和环境问题、职业生涯、职称评定、职务晋升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和优惠[16],实现待遇留人、事业留人的目标。为缓解儿科岗位专业人员的匮乏现状,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办公室发出通知[17],2015年起,医师资格考试对儿科从业人员开展加分录取,这项政策的制定是解决儿科医生缺乏,增加儿科执业人员的一项措施。但从准入标准上看,任何学科的医生基本要求大致相同,不能因为缺少医生就降低招收门槛。
  2.4完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创造全社会尊重医师氛围
  目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仅有1个三甲儿童医院。全疆设置儿科综合医院372所,占综合医院的57.1%;设有儿科乡镇卫生院311个,占卫生院总数的33.8%;全疆现有儿科床位数6535张,占全疆床位总数的4.8%[18]。儿科“医生荒”和现有的医疗资源配置有关,社区医院、基层医院儿科医疗水平滞后,许多儿童在专科医院看病,导致大量儿童病患扎堆,因此科学合理地分配医疗资源尤为重要。大力发展基层医疗是改善儿科医务人员缺少现状的必要措施,也是全世界的大趋势[19]。针对综合性医院儿科科室不断萎缩,一方面要求综合性医院开设儿科;另一方面要求高校招生儿科专业,才能形成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的良性互动。加强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儿科和妇幼保健机构建设,优化儿童医疗资源区域布局,通过组建医院集团、医疗联合体、对口支援等方式,促进优质儿童医疗资源下沉。2016年3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下发转岗培训通知,鼓励在职非儿科专业临床医师报名参加为期1年的儿科专业临床医师转岗培训,筛选全疆60名临床医师进入指定医疗机构开展儿科专科培训,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儿科医疗保健事业。稳定现有队伍,通过进修培训教育为中西部地区培训儿科骨干人才,充实和加强新疆儿科队伍建设。
  新疆是个美丽富饶的地方,如何拥有充足的儿科医生资源和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和建设,关系到新疆47个民族儿童的身心健康。面对这场硬仗,国家和自治区政府要合理科学地制定卫生政策,做好医疗卫生规划,加大新疆地区的扶持工作力度,向全疆各族人民提供持续均衡的医疗服务,满足儿科医师在临床数量和质量上的需求,逐渐达到医疗服务供需平衡,为新疆地区儿科医生创造良好的职业环境,为儿科发展提供和创造条件。
  [参考文献]
  [1]姚弥,齐建光,闫辉,等.北京市某三甲医院普通儿科门诊就诊现况调查及分析[J].中国全科医学,2015,18(11):1288-1292.
  [2]宋秋霞,王芳,宋莉,等.“全面二孩”政策下儿科医生需求与缺口测算[J].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6,9(2):65-70.
  [3]王思婧.儿科医生荒:难以弥补的20万缺口[N].中国新闻周刊,2016-3-11,(9).
  [4]国家计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6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M].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17.
  [5]李志刚.新疆儿科的春天将要来了[N].乌鲁木齐晚报,2016-6-14(4).
  [6]潘子涵,姚弥,齐建光.我国儿童就医现状及开展分级诊疗的问题与对策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10):1177-1182.
  [7]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等.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Z].2016.
  [8]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R].2017.
  [9]王明晓.我国儿科医师缺乏的原因及对策[J].中国医院管理杂志,2016,32(4),312-313.
  [10]李泽靖,张锦.山西省儿科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及对策[J].卫生软科学,2016,30(12):55-58.
  [11]呂俊兴,徐天琛,吕英义.政策调整下儿科医生的数量预测及分析[J].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7,10(1):34-40.
  [12]国家卫生计生育委.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印发2015年儿科医师转岗培训方案的通知[EB/OL].[2015-11-3]http://www.nhc.gov.cn/yzygj/s3593g/201511/c40fac2ef9c40 fac2ef97141 b6bedcd3d369465eaf.shtml.
  [13]孙梦.儿科本科招生今年恢复[N].健康报,2016-02-25(1).
  [14]徐媛媛,林青梅,郭艳,等.佛山市南海区儿童医疗服务资源需求预测[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6,33(3):269-271.
  [15]郭爽.也闹“儿科医生荒”的美国如何“解荒”[N].新华每日电讯,2016-4-12(6).
  [16]陶俊贤,瑞秋琴,于彩勇,等.浙江省儿科医生工作满意度与离职意愿调查[J].中国医院管理,2015,35(7):50-52.
  [17]姜小峰,刘玉欣.山东省儿科医生建设的现状及对策分析[J].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16,36(11):1389-1390.
  [18]刘书成.新疆着力缓解儿科医生短缺,将建自治区儿童医院[N].都市消费晨报,2016-06-14(1).
  [19]于果,齐建光,姚弥,等.从一次义诊看北京市社区儿童就医需求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6,33(1):62-64.
  (收稿日期:2019-04-02  本文编辑:焦曌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0866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