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中国论文网 > 
  • 医学论文  > 
  • 激励式护理干预对直肠癌术后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心理状态、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激励式护理干预对直肠癌术后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心理状态、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探讨对直肠癌术后行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实施激励式护理干预的效果。方法:将2017年1月-2018年11月笔者所在医院收治的80例直肠癌患者随机分成观察组与对照组,每组40例,两组均行腹腔镜手术及永久性结肠造口,对照组予以患者常规围术期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的护理基础上实施激励式护理干预,观察两组护理效果。结果:护理后,观察组SAS、SDS评分分别为(42.26±4.21)、(41.36±4.22)分,明显低于对照组的(48.56±4.75)、(47.52±4.59)分(t=6.278、9.753,P=0.000);观察组自我效能为90.00%,显著高于对照组的62.50%(字2=9.352,P=0.004);护理后观察组功能量表评分为(140.26±12.29)分,明显高于对照组的(131.28±11.87)分(t=3.324,P=0.001);护理后观察组症状积分为(86.69±8.47)分,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06.63±9.77)分(t=9.753,P=0.000)。结论:对直肠癌术后行永久性结肠造口的患者实施激励式护理干预,可改善患者心理状态,提高患者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
   【关键词】 激励式护理干预 直肠癌 永久性结肠造口 心理状态 自我效能 生活质量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incentive nursing intervention on patients undergoing permanent colostomy after rectal cancer surgery. Method: From January 2017 to November 2018, 80 cases of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treated in our hospital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observa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40 cases in each group, two groups were performed laparoscopic colon and permanent colostomy, the control group patients with conventional perioperative nursing, on this basis, observation group used incentive nursing intervention. Observed the two groups of nursing effect. Result: After nursing, SAS and SDS scores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42.26±4.21) points and (41.36±4.22) points, which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48.56±4.75) points and (47.52±4.59) points of the control group (t=6.278, 9.753, P=0.000). The proportion high self-efficacy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90.00%, which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62.50% in the control group (字2=9.352, P=0.004). After nursing, the functional scale scor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140.26±12.29) point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131.28±11.87) points of the control group (t=3.324, P=0.001). And the symptom scor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86.69±8.47) point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106.63±9.77) points of the control group (t=9.753, P=0.000). Conclusion: For patients undergoing permanent colostomy after rectal cancer surgery, the implementation of incentive nursing intervention can improve the psychological state of patients, improve patients’ self-efficacy and quality of life.
   直腸癌是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对此类疾病,当前多采取腹腔镜下手术切除肿瘤组织的方法,同时在术后还常对患者行永久性的结肠造口,采取该方法可很好地挽救患者的生命[1]。然而结肠造口也会改变患者原有排便方式,患者不可自主控制排便,这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及生命健康,为此对直肠癌术后行永久性结肠造口患者的护理干预也成为临床中关注的重点话题[2]。随着医学护理服务的发展,激励式护理干预也被广泛用于临床护理中,该护理干预模式主要采用鼓励与促进模式,提高患者治疗信心,干预过程也注意预防可能影响护理效果的因素,通过此护理干预使护理效果得以显著提升,促进患者康复及预后改善[3]。本次研究中,选取笔者所在医院2017年1月-2018年11月收治的直肠癌患者为研究对象,具体探讨对直肠癌术后性永久性结肠造口的患者实施激励式护理干预的效果,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2018年11月笔者所在医院收治的80例直肠癌患者,纳入标准:(1)所有的患者均经病理学检查确诊为直肠癌,患者均无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禁忌证[4]。(2)患者有正常的认知、理解及语言表达能力。(3)患者有完整的临床资料。排除标准:(1)合并恶性肿瘤疾病、肝肾功能损伤患者。(2)精神障碍、认知障碍及交流沟通障碍患者。患者本次研究目的知情,本人或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根据入院的先后顺序进行分组,观察组40例,其中男25例,女15例;年龄最小36岁,最大65岁,平均(48.2±2.5)岁;TNM分期:Ⅱ期28例,Ⅲ期12例。对照组40例,男23例,女17例;年龄最小28岁,最大64岁,平均(47.9±2.4)岁:病理分期:Ⅱ期27例,Ⅲ期13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有可比性。
  1.2 方法
   两组患者均由同一手术团队进行腹腔镜下直肠癌根治术及永久性结肠造口。围术期间予以对照组患者常规护理,如术前做好心理护理、健康教育及手术准备;术中做好医护间的配合,加强对患儿各项生命体征的监测以保证手术的顺利进行;术后做好病房环境护理、心理护理、并发症预防等。
   观察组在对照组的护理基础上,在术后护理中实施激励式护理干预,具体如下:(1)掌握患者基本情况。术后待患者清醒后,同患者进行交流沟通,了解并掌握患者性格、人际交往能力、家庭环境、受教育程度及心理状态等[5]。此外同患者家属进行交流沟通,主要是了解患者的心理状态,以发现同患者交流时不能发现的问题,以此制定出科学的护理干预策略,疏导患者不良情绪及提高患者治疗依从性[6]。此外还可向患者及家属介绍临床治疗直肠癌的最新进展及术后行永久性结肠造口的必要性,介绍成功的治疗案例,让患者树立应对疾病的信心,使患者可以健康的心态接受结肠造口后排便习惯的改变。(2)语言激励护理。以患者身体状况、受教育程度及心理状态为基础,多给予患者提供语言上的表扬及鼓励,提高患者的治疗与康复信心。比如针对配合度良好的患者,可对患者说“非常棒,真的,你比之前我护理过的其他病人心态好多了!”“恢复得不错,相信你很快就可好起来。”等。通过语言鼓励让患者可感觉到重视,增强患者治疗信心[7]。但注意在使用语言激励的时候不能频繁、随便,而是需选择合理的语言激励时间,且在语言激励时要随时地观察患者反应,把握好语言环境,体现真实性,避免过度赞誉让患者感觉反感,此外激励频率也不能过于频繁。(3)行为激励护理。组织一同罹患直肠癌的患者定期进行交流讨论,以积极配合护理干預的患者为正面教材进行讲解,让患者间可相互借鉴[8]。护理人员可在平常护理中,采取奖励的方式来增强患者的信心,如奖励钢笔、鲜花、书籍等物质奖品。(4)家庭及亲友支持。罹患直肠癌的患者对他人的关爱需求度高,因此在住院后出院后均需嘱咐1名家属或亲友陪伴在患者左右,予以家庭式的鼓励,让患者感受到爱与温暖,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对两组患者均随访1个月。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1)在干预前后,均用焦虑及抑郁自评量表(SAS、SDS)对患者心理状态评价,量表总分均为100分,分值同心理状态呈反比。(2)护理后采取一般自我效能感问卷(GSES)评价患者自我效能,量表总共10个项目,各项目均为1~4分评分,对各个项目,患者技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回答“完全不正确”“有点正确”“多数正确”或“完全正确”,在评分时,将“完全不正确”记为1分,“有点正确”记为2分,“多数正确”记为3分,“完全正确”记为4分,将10个项目得分相加除以10为总分,即总分值1~10分,其中评分≥8分为显著高,5~7分为偏高,2~4分为偏低,<2分为显著低,自我效能高占比=(显著高+偏高)/总例数×100%。(3)使用直肠癌专用生活质量问卷评价患者护理前后生活质量,问卷包括功能量表、症状量表两大项目,功能量表得分越高表明功能越高,症状量表得分越高为症状越严重。
  1.4 统计学处理
   本研究数据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和处理,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字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心理状态比较
   护理后两组SAS、SDS评分相较于护理前均明显降低,且观察组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自我效能比较
   自我效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观察组显著高24例,偏高12例,偏低4例,低0例,自我效能高占比90.00%(36/40);对照组显著高14例,偏高11例,偏低9例,低6例,自我效能高占比62.50%(25/40);观察组的自我效能高占比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字2=9.352,P=0.004)。
  2.3 两组生活质量评分比较
   护理后两组功能量表评分较护理前提高,症状量表评分较护理前降低,且观察组均显著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直肠癌为消化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疾病,在生活及饮食方式改变的背景下,疾病发病率、致残率与致死率均呈现出逐年升高的趋势,如此威胁人类生命健康及影响人们生活质量[9]。对直肠癌,临床中常采取腹腔镜手术治疗的方法,同时在术后还需给予患者行永久性结肠造口,以改善患者临床症状[10]。结肠造口会改变患者正常排便方式,多数患者难以接受,这使得患者常会出现负性情绪,这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因此针对行永久性结肠造口的直肠癌患者,还需予以患者实施科学有效的护理干预。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在护理后的心理状态上,观察组SAS、SDS评分较护理前的降低幅度显著低于对照组,且观察组自我效能高率明显优于对照组,该结果提示:予以行永久性结肠造口的直肠癌患者激励护理干预,对患者心理状态改善及自我效能提高效果显著。激励式护理干预是一种科学有效的护理干预模式,该护理模式主要是在护理过程,针对患者特定生理及心理,予以患者进行健康指导及情感支持,诱导患者产生积极的行为,发挥患者的内在潜能,持续继发患者的治疗及康复动力,实现护理质量的提高[11]。此外激励式护理还借助语言及行为激励,让患者可始终保持在兴奋的状态,提高患者的配合度,促进患者自我效能感的提高,提高护理质量及促进患者康复。刁素娟等[11]的报道显示,同时对直肠癌术后结肠造口的患者实施激励干预,可消除患者对排便方式改变的方案,让患者尽快接受,护理过程常予以患者鼓励及奖励,对患者自我效能提高明显,这样也对护理质量的提高有重要帮助。此外研究结果还显示,观察组在护理后功能量表评分较护理前的提高幅度,症状量表评分较护理前的降低幅度均显著优于对照组,这与罗爱静等[12]研究中显示的术后3个月观察组自我效能感十分高患者例数明显高于为对照组一致。
   综上所述,对直肠癌术后行永久性结肠造口者,在造口后对患者提供激励式护理干预,可通过鼓励及奖励患者,使患者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得到缓解,挖掘患者内在潜能,使其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提高,继而促进患者康复及改善预后,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沈淑仪,吉萍萍.自我效能干预对直肠癌病人行永久性结肠造口的心理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7,18(6):51-53.
  [2]翟巧玲.动机性访谈对直肠癌结肠造口患者心理状态、自我效能及生活質量的影响[J].当代护士:上旬刊,2018,28(9):95-96.
  [3]李卫红,吕承祥.自我效能干预对直肠癌永久性肠造口患者的自护能力及心理状况影响[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6(13):139-140.
  [4]杜彦秋.激励式护理对乳腺癌根治术患者自我效能及术后康复的影响[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7,36(20):2821-2824.
  [5]袁倩倩,蔡丽萍,单廷.腹腔镜结直肠癌患者引入基于激励式理念的护理策略对其术后生活质量、心理状况及并发症的影响[J].临床护理杂志,2017,16(6):26-29.
  [6]樊慧,乔莉娜,金鲜珍,等.护理干预降低直肠癌术后永久性造口病人病耻感的效果观察[J].护理研究,2017,6(17):228.
  [7]李慧.分析护理干预对结直肠癌术后肠造口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智慧健康,2019,5(1):128-129.
  [8]邹丽玲,陈碧芳,欧旋雅.护理干预对结直肠癌术后肠造口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7,5(17):98-99.
  [9]李金梅.集束化延续性护理干预对老年直肠癌根治术后患者自护能力和心理状态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8,26(11):118.
  [10]李伟东,裴祺,布阿依夏木·阿不拉.直肠癌结肠造口术后患者应用护理干预对其生活质量的影响分析[J/OL].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8,3(36):131,133.
  [11]刁素娟,莫冬莲.激励干预对腹腔镜下直肠癌术后永久结肠造口患者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8,27(30):103-106.
  [12]罗爱静,毛平,杨金福.激励干预对腹腔镜下直肠癌术后永久结肠造口患者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内镜杂志,2015,21(5):465-470.
  (收稿日期:2019-07-04) (本文编辑:郎序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17834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