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县级博物馆文物数字化保护工作

作者:未知

  摘 要:文物数字化保护主要是指博物馆将现代数字技术引入到博物馆的收藏、保管、研究、展示、传播等各项工作中,目的就在于提高博物馆工作效率和水平,唤醒沉睡千年的文物,让它们在新时代展现出新魅力,焕发新光彩。
  关键词:博物馆;文物数字化;保护
  博物馆是一个国家、地区文明发展程度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博物馆不光是藏品的“家”,更是一个公共文化服务机构。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博物馆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近,甚至已深深融于人们的生活。现代博物馆在传统博物馆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在藏品收藏、展示、研究等方面也与时俱进,向着更先进、更科学的方向不断发展。
  博物馆数字化是以博物馆藏品为基础,通过数字技术再现和补充展示的一种新方式、方法,具体就是利用现代互联网技术,采用数字化和虚拟化的新手段、新载体改变博物馆老式管理方式、日常工作和活动。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数字技术在各个领域被广泛应用,延展到文物保护工作方面,更显现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局面。
  文物数字化保护主要是指博物馆将现代数字技术引入到博物馆的收藏、保管、研究、展示、传播等各项工作中,目的就在于提高博物馆工作效能,使其充分发挥公共文化阵地的宣传教育作用,唤醒沉睡千年的文物,让它们在新时代展现出新魅力,焕发出新光彩。
  1 实施文物数字化保护的客观必要性
  众所周知,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各类文物从不同的方面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人类的社会活动、社会关系、意识形态以及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和当时生态环境的状况,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文物的保护管理和科学研究,对于人们认识自己的历史和创造力量,揭示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认识并促进当代和未来社会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保护管理和科学研究是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是一项系统的综合性科学。文物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具有不可复制性和唯一性。文物实体的保存因受到各种因素限制,不利于对外展示和交流,但通过对文物的尺寸、质地、来源及保管环境等信息的数字化采集,就可以对文物进行数字化的信息管理与保存,大大增加文物的数字化数据信息量和安全性。这种数字化的信息管理与保存不仅是数字时代对文物的要求,同时也是对其他文物史料信息的必然要求。
  文物数字化保护有其优越性。其一数字化信息在存储和检索方面更为快捷方便;其二所收集文物史料的信息便于保存携带;其三无差错复制,传播共享更为方便;其四有效整合利用了文史资料,网络就是一个文物史料数据库,相当于一个超级大仓库。
  现在,文物数字化保护理念越来越受到各界的重视和推崇。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社会被带入一个全新的数字化时代,数字化技术成为博物馆收藏、研究、管理、展示的新媒介。数字技术的运用,从根本上突破了来自于展台、展架、展板及各种灯光的约束,使展览更具强大的延展性、互动性、立体性和参与体验感,更加重要的是数字化可以使博物馆的“内存”无限增大。
  瓜州县博物馆馆藏建档文物共有2064件(套),4835件。其中一级文物13件(套),二级文物55件(套),三级文物106件(套),珍贵文物共计174件(套)。多年来由于资金不足、技术设备的制约和数字化保护管理意识不够等原因,大部分文物仍是裸置于库房柜架和展台之上。在文物数字化保护方面的工作尚处于起步阶段,在文物本体信息化采集、三维模型扫描、藏品管理及文物资源展示等方面均需要有所加强。瓜州县博物馆由于文物数量庞大,基础工作薄弱,管理方面缺乏科学规范,在服务方面缺乏主动意识,人员和文物数量不对等,难以满足日渐面临损毁风险的脆弱文物及日益迫切的文物数字化保护需要。
  2 瓜州县博物馆数字化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和难题
  2.1 珍贵文物数字化保护程度偏低
  瓜州县博物馆经过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利用普查平台和原有的纸质档案,基本建立了电子档案,做到了查阅方便。但受到人力、物力、技术等多方面因素制约,馆藏文物档案不够健全,已有的纸制档案也不利于查阅保管。另外受到博物馆展示面积有限、展览手段陈旧等条件约束,大部分珍贵文物藏于“深闺”之中,公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闻其名,不见其踪,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得不到更充分地发挥。目前,还没有利用先进的数字技术对文物进行保护和传播。
  2.2 展陈设备、展示手段落后,难以满足观众需求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在国家积极推进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在大敦煌文化旅游经济圈的推动下,瓜州县博物馆的参观人数逐年递增。但目前仍面临展览空间狭小和展陈设备、展示手段落后的境遇,难以满足观众的需求。在文物数字化资源展陈、展示方面缺乏先进的科技支撑,多媒体互动设备欠缺,已经无法满足观众对数字化互动体验的需求。
  2.3 宣传教育服务体系不完善
  瓜州县博物馆的服务体系建设包括线上、线下两部分。线上服务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作为信息传播的主要窗口,但受到各方面条件制约,展示内容过于简单,吸引力不足,无法带给观众游前、游后的附加体验。在此基础上还需融合多种媒体资源,包括虚拟博物馆、高清照片、三维模型、高清视频、讲解音频等,建立更加卓越的线上服务平台。线下服务目前主要通过导游讲解进行线下知识传播,这种服务形式较为单一,无法满足多元化人员的需要。
  3 博物馆文物数字化保护建设的实际作用
  从瓜州县博物馆的现状来看,实施文物数字化保护建设的实际作用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3.1 在展示方面的作用
  文物容易破损,不易于包装运输,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异地交流展示活动的活跃开展,各个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只能常年深藏一地,给很多观众留下了“闻其名,不见其物”的遗憾。博物馆可以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对文物进行数字化展示,打破时间、空间的限制,从根本上解决“展示難、难展示”的问题。瓜州县博物馆可以利用数字化保护技术,让馆藏珍贵文物真正“活起来”,并对外走出去,使开展馆际交流展览更加便捷。
  3.2 在文物修复和还原方面的作用
  博物馆重要职能之一就是对藏品进行保护。保护不仅仅是简单的看管,更重要的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方法以及利用什么样的手段对它们进行更好的“照顾”,唯一的办法就是修复和还原。在对实物进行修复和还原之前,可以充分利用数字化的虚拟现实技术,在电脑中反复制作、修改、修复还原本来面目,以达到最佳效果。瓜州县博物馆馆藏珍贵文物种类较多,其中古籍类文物中的残页缺损、褪色、焦脆较为严重,亟待修复。修复完成后,这些珍贵文物经数字化处理都可以走出“深闺”,以面世人,同时也有利于开展学术研究和展览交流,共享保护成果。
  3.3 在学术研究和宣传教育方面的作用
  博物馆在对文物进行保护的同时,需要向更深层次发展,那就是开展学术研究,通过学术研究,发掘文物背后的故事,利用数字技术从不同视角向观众呈现、讲述文物故事,寓教于乐,以达到弘扬历史文化、润泽于民、教化人心的目的,真真让老百姓体验到“弘扬优秀传统文化 共享时代美好生活”的真谛。
  总之,博物馆受限于空间、时间、保护展示手段、文物安全等方面的固定化约束,很难把文物都一一展示出来,而且只能静态展示,将知识传递给观众的过程也因此成为一种类似于学校教育的形式。其形式单一,枯燥乏味,再加上实物展览有很多局限性,只有进入博物馆的人才能看到展品,这些都制约着博物馆保护、研究、展示、教育功能的充分发挥,也束缚着博物馆的自身发展。而数字化的目的就是使博物馆的职能发挥得越来越充分、越来越接地气、越来越突出人性化和智能化等特征,为观众提供高效、高质、便捷灵活的服务。数字技术的应用能够极大地解决以上的问题和难题,彻底改变以前的展示手段,极大提高博物馆的展示效率、效果和水平,国内外各个博物馆完全可以做到互通有无,“请进来、走出去”多形式地开展各类文化交流活动,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作者简介】贾妮梅,女,甘肃瓜州人,文博助理馆员,现任职于瓜州县博物馆,主要从事文物管理与保护及社教工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4835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