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DNA鉴定师的秘密档案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DNA鉴定师,邓亚军做过超过2万件的亲子鉴定。她说“排除”结果这些年一直都维持在百分之二十二到二十七之间。这就意味着,每4到5个来做亲子鉴定的孩子中就有1个是“非亲生”。
  邓亚军所在的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自开展DNA亲子鉴定业务以来,就经常会有豪车光顾。这似乎已成为财富群体的一种“流行症状”——他们大多已人到中年,衣冠楚楚,自信是成功人士。遗憾的是,在私生活方面,他们却有着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烦恼。
  电视剧里才有的桥段
  那天上午,第一个走进邓亚军办公室的委托人名叫李翔。他,38岁,是一家资产过千万的IT公司老板。他喜欢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为多年锲而不舍的打拼和“那么一点儿运气”。他章认自己是一个比较“枯燥”的人——内向,不善言谈。
  在很多人眼中,李翔和他的第一任太太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儿。他的第一任太太和他是大学同学,她和他一起经历了创业的艰难,当他终于成为千万富翁之后,他们也终于完成了长达8年的爱情长跑,结了婚。婚后不久,他们就有了一个儿子。
  在李翔看来,妻子是典型的小家碧玉,她不希望他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生意中。然而,随着公司越做越大,他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夫妻俩经常发生争执。“家里的事你从不操心。”妻子的抱怨,让本就压力巨大的他感到自己不被理解。
  这时,公司公关部总监叶娜走进了李翔的世界。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更在生意场上,显示出过人的天赋。她在帮助公司签下几个重要的合同后,得到了李翔的信任。和妻子相比,叶娜十分善解人意。面对李翔的苦恼,她总能表现出得体的理解和情感的支持。终于,在一次商务旅行中,他们拥抱在一起…--
  最初,李翔非常自责,尤其是在面对妻子时。他曾几次试图和叶娜分手,但均不了了之,因为她确实是他生意场上的好帮手。
  3个月后的一天,叶娜突然在谈判桌上给李翔发了一条短信——我怀孕了。李翔坦承,当时他“脑子一片空自”。在叶娜的压力下,他终于向妻子提出了离婚。离婚的事拖了很久。最终,还是谈判高手叶娜技高一筹,她拿着医院的化验单,直接找到李翔的妻子摊牌,后者在大哭一场后,同意离婚。
  叶娜和李翔的蜜月是在欧洲度过的,对于一向不懂浪漫的李翔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尽管对前妻心怀歉疚,然而对于和叶娜的生活,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叶娜年轻、活泼,更有情趣。
  几个月后,李翔有了第二个儿子皮皮。如果不是皮皮3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在给皮皮进行血型配对时,护士突然问了李翔一句:“这是你的亲生儿子吗,怎么血型完全配不上?”李翔说,正是这句话让他心头一震。虽然后来皮皮病好了,但这句话依然像魔咒一般留在了他的心里,他决定带皮皮去做亲子鉴定。
  于是,李翔带着皮皮走进了邓亚军的办公室……
  一周以后,鉴定结果出来了,李翔看完报告,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不支持李翔是皮皮生物学上的父亲。也就是说,他不是皮皮的生父。尽管已有所预感,但他还是盯着报告发了半天的呆。
  “一块石头落了地,我甚至有一种解脱感。毕竟被这事折磨得太久,总算是有了一个结果。”李翔这样形容自己的心境,“然后,我的脑子就开始转,该怎么办?我不能让叶娜得到我一分钱!”
  邓亚军说,李翔当时的愤怒可想而知,而像李翔这样的委托人,她几乎每月都会碰到。邓亚军再次见到李翔,已是1个月以后,不过令她感到惊奇的是,这次李翔的身边除了皮皮,还有一个漂亮女人,正是叶娜。他们一家三口,是来做亲子鉴定。
  李翔面色平静,不露一丝痕迹。与之相比,叶娜的脸色像是一幅褪了色的画作:“你不是说带我去看一个新楼盘吗?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正好路过这儿,就进来做一个鉴定玩嘛。”李翔说,“之后我们就去看楼。”
  在李翔的坚持下,邓亚军取了三个人的血样。对李翔的心思,邓亚军已明白了大半。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叶娜第二天就主动打来了电话,她先问邓亚军是不是早就认识她丈夫。邓亚军觉得很无聊,挂掉了电话。叶娜马上又把电话打了过来,说她很珍惜和李翔的婚姻,她愿意出一笔钱重做一份鉴定。邓亚军拒绝。叶娜仍然在电话中苦苦哀求:“你知道这场婚姻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可能会因为你的鉴定失去现在的一切。我们都是女人,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这一次的鉴定结果——李翔不是皮皮的亲生父亲,而叶娜是皮皮的亲生母亲。拿到鉴定书时,李翔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然后微笑着把它推给了叶娜。这个无言的挑衅动作激怒了叶娜,她把鉴定书砸在李翔身上,质问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李翔仍旧微笑着,他早已决定不和叶娜发生正面冲突。他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脸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神情,仿佛一个失败的胜利者。他拿起鉴定结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战场”。
  又过了几个月,李翔再次找到邓亚军时,是为已做过的亲子鉴定申请正式的鉴定报告。“我已向法院起诉离婚了。”李翔平静地告诉邓亚军,“这份正式的报告要作为法庭证据使用。”邓亚军点了点头。她很清楚,有了这份报告,李翔就能保住他名下的财产。那天李翔穿着T恤和牛仔裤,眼睛里满是血丝,看上去非常疲劳。为了离婚,为了财产,这些日子他或许已筋疲力尽。
  “叶娜说,她是因为太爱我,而我的前妻又不肯离婚,才想到这个办法的。”在等待邓亚军出具报告时,李翔突然说道。邓亚军抬头看了李翔一眼。时至今日,她都记得李翔当时的表情——那是一个男人在试图保全他最后的尊严。
  “你帮我骗骗他吧”
  经手了这么多亲子鉴定案例,对于其中财富与伦理、欲望与道德的冲突,邓亚军很冷静:“有人看到一些亲子鉴定的案例,就觉得这个世界很乱。其实,世界本来如此,只是亲子鉴定把真实的一面给暴露出来了。”
  33岁的王睿,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4年前,她和在一家电信公司工作的唐逸相识,随即结婚。婚后,他们有了一个小男孩亮亮。亮亮3岁时就能背诵几十首唐诗,唐逸很喜欢抱着儿子在亲友面前炫耀。不过,总有人和他开玩笑:“儿子怎么跟你长得不像?”
  一天,唐逸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有关亲子鉴定的文章,准备带儿子去做个鉴定。这令王睿感到不安,左思右想后,她决定先带孩子去做一次鉴定。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