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的“闺中秘事”
作者 : 未知

  池塘边,草丛里,花蕊中……浪漫的季节,昆虫谱写了一首首爱的罗曼曲。
  没有甜言蜜语,但是昆虫有自己的恋爱招数:蜻蜓靠占领属地和飞翔来求偶;蟋蟀、蝉等用“歌声”来求爱;萤火虫更浪漫,用萤光的变化发出爱的信号。另外,还有一些昆虫靠性信息素来吸引异性。
  
  “摆地摊儿”的弹尾虫
  
  雄性弹尾虫会从身体末端分泌水滴状的“精包”,不管附近有没有雌虫,它都像“摆地摊儿”似的将精包放在地上。雌虫发现精包后,就会用生殖口捡起来,收入体内,看来这个受精过程实在简单。精包在空气中不耐放,雄虫放出精包后约8个小时,如果还无雌虫问津,雄虫便吃掉自己的精包(有时精包还会被别的雌虫吃掉),然后再放出新鲜的精包。由于弹尾虫大多栖息在潮湿阴暗的枯叶和石头下,而且常是成群栖聚,雌虫捡到精包的机会相当高。然而这种间接受精法,也不能全靠运气。在往地上放精包的同时,雄虫还会分泌引诱雌虫的性信息素,以提高精包的被捡率。
  
  舞动的“爱情”
  
  
  雄蜻蜓会在水边形成自己的领地,并在地盘内不断地巡回飞行,一旦发现其他雄蜻蜓入侵,就会马上起身追逐,将入侵者赶出地盘。如果进来的是雌虫,它则以腹端夹住雌虫的颈部,开始雌雄连接地飞行。如果你看到一对蜻蜓尾部回弯一起,互抱成圆圈状,好像在咬自己的尾巴,这就是蜻蜓在交尾。交尾时雄蜻蜓首先将腹部弯曲,把精液注入贮精器中,然后去追雌蜻蜓,用它腹部末端特有的夹器将雌虫的头部夹住。雌蜻蜓则用六足抱住雄虫腹部,进行交尾。这样的动作就像在空中表演的双人杂技,时而停落在水草上,时而腾空而飞,自由自在地紧抱着起舞。
  交配完成后,雌虫则以蜻蜓点水的姿态在水面产卵。“点水蜻蜓款款飞”是我国古人的诗句,可见蜻蜓点水的现象,人们早就注意到了。但是,蜻蜓为什么要点水呢?实际上这种“点水”就是蜻蜓产卵的动作。原来,蜻蜓的卵是在水里孵化的,所以蜻蜓有时在河浜或池塘水面上,不时地把尾巴往水中一浸一浸地低飞着,动作轻柔,姿态优美。
  在寂静无风的傍晚,雄蚊聚集成群,在树上或行人的头顶上不停地盘旋。它们迎着微风,有节奏地上下原地飞舞。这时,由它们身上特殊的腺体散发的气味,便比平时增强了几千倍,因为,它们要诱使雌蚊来参加“跳舞”。不久,雌蚊也成群在雄蚊下面飞舞。忽然,它们一只只离群向上,寻找雄蚊为伴。转瞬间结伴的一对对蚊子降落到地上。
  
  在成百上千的蚊群中,雄蚊为什么很快就能找到雌蚊呢?这是因为它们听到了雌蚊翅膀的振动声!雌蚊的翅膀每秒振动500次,雄蚊的触须随同雌蚊翅膀的振动一起颤动。雌蚊这种颤动的“歌声”,由两种不同的器官发出。最低音是振翅声;音调刺耳的高音,由位于呼吸小管口旁特殊的鼓室发出。
  蜜蜂仍然过着一种母系氏族生活,在这个群体中,有一个具有生殖能力的雌蜂――蜂王,负责产卵繁殖后代,同时“统治”着这个大家族。蜂王羽化后经过1周左右,就进入“结婚适龄期”:蜂王从巢中飞出,全群中的雄蜂随后追逐,称为“婚飞”。蜂王的“择偶”是通过飞行比赛进行的,只有获胜的一个才能成为“配偶”。获得青睐的雄蜂,在空中爬到蜂王背上,将巨大的生殖器官插入蜂王体内,送进精子而完成交尾。虽然蜜蜂交尾只是几秒钟的行为,但是已经耗尽雄蜂的体力,不久,雄蜂便告死亡。蜂王则继续它的蜜月旅行,在旅行中,与其他雄蜂继续交尾,每次交尾都使一只雄蜂丧命。对蜂王来说,一生就那么一次蜜月旅行,当然要乘此机会在储精囊中储满精子,作为以后几年让卵受精之用。小小的精子竟能在蜂王的储精囊中存活几年,实在不可思议。
  
  为“爱”殉情
  
  当雄螳螂和雌螳螂的交媾正在进行的时候,体形较大的雌螳螂就将它的“丈夫”当作食物吞进肚子!奇怪的是,掉了头的雄螳螂交尾动作反而更加强烈,据研究可能是由于雄螳螂咽下神经节被切断,致使交尾的神经冲动变得更加强烈的缘故。于是,在雌螳螂大吃大嚼自己血肉之躯的时候,雄螳螂便把精荚送入雌螳螂体内,完成最后的生殖使命。真是为爱而献身,可叹!更可赞!
  
  为什么雌螳螂会将与其交配的雄螳螂吃掉呢?这可能是因为雌螳螂在交配、产卵的过程中,必须消耗大量的体能,因此交配时的雄螳螂就成为其最方便的一种食物了。这种现象虽然看起来十分残酷和野蛮,但雌螳螂正是通过这种方法来摄取能量,从而成功地繁衍后代,而雄螳螂这种“以身殉情”的精神,当之无愧地成为动物界中对爱情最为坚贞的“大丈夫”。但是最近有研究得出不同的结论:并非像法布尔所说的雄螳螂为雌螳螂献身,大部分雄螳螂在交配后都会赶紧离开雌螳螂,只有那些倒霉的来不及离开的雄螳螂才会被雌螳螂吃掉。
  
  爱之“歌”
  
  蟋蟀、螽斯、蝉是三类最擅长“高歌”的昆虫,为了打动雌虫的“芳心”,这些雄虫会各显其能、利用身体的不同部位“放声高歌”。
  蟋蟀的交配,在昆虫世界中算是异类中的异类。雌虫听见雄虫求偶鸣叫后,会主动投怀送抱,拱起身子爬到雄虫背上准备交配,雄虫则随即向后上方提起尾端与雌虫尾部连接。雌雄交配的时间几乎都不超过1秒。交配完毕,雄虫会在雌虫尾端留下一团精包。那些交配频繁的雌虫体内并不缺精子,所以经常在交配完毕后,马上转身将尾部的精包当雄虫相赠的营养食品吃掉。
  蝗虫也会发出“嘎、嘎、嘎”的叫声,这种叫声可以引诱雌虫前来相会。蝗虫拥有长而柔软的腹部,交尾时雄虫的腹部会从雌虫的身体一侧下弯,绕到雌虫的体后,雄虫腹部末端再向上弯曲,与雌虫的腹部末端碰触结合,完成交尾。
  
  为“爱”而争斗
  
  鞘翅目的有些昆虫为了争夺“配偶”,常常展开激烈的竞争。如锹甲科和金龟子科的一些雄性甲虫,它们分别拥有强大的上颚和犄角,这是它们争斗的武器。独角仙又名双叉犀金龟,是鞘翅目中比较大型的昆虫,在独角仙求偶的季节里,一旦两雄相遇,就要用这根“令人生畏”的独角,展开一场角对角的激烈厮杀。它们用角推来顶去,甚至会把自己的角伸到对方的肚子下,拼命地用自己的长剑将对手挑起来,然后往上一举,使对方六足悬空,然后再狠狠地掀翻在地上。有时候,“鏖战正酣”的雄虫甚至会突然冲向旁边“观战”的雌虫,错把雌虫也当成“情敌”,高高地举起来就走。失败者只能趁势展翅飞走,胜利者就拥有了与雌性交配的权利。
  
  送 “彩礼”得爱情
  
  
  在昆虫中,蝎蛉和舞虻的求偶是要准备“彩礼”的。有趣的是,雌蝎蛉特别在意雄蝎蛉婚前奉献礼品的质量和大小。捕到了猎物并开始向雌蝎蛉求偶的雄蝎蛉总是先围绕着未来配偶进行一次短时间的飞行,并释放出一种特殊的气味,然后再回到原来停歇的树叶下。受到气味吸引的雌蝎蛉会停落在雄蝎蛉的对面,雄蝎蛉则把一只美味的昆虫(如丽蝇)递到雌蝎蛉面前,当雌蝎蛉开始吃礼物时,雄蝎蛉便将腹部前伸并与雌蝎蛉腹部末端相接进行交配。如果雄蝎蛉所提供的猎物比较小或者是雌蝎蛉不爱吃的猎物(如瓢虫等),雌蝎蛉就会将腹部卷曲起来拒绝交配。雄蝎蛉所提供的猎物越大,雌蝎蛉允许其交配的时间就越长,受精卵的数量就越多,这对增加双方的遗传收益都有好处。
  
  “求爱”信号灯
  
  夏日的夜晚,空中闪闪流萤,那便是雄性萤火虫在寻找雌虫。萤火虫靠改变“灯光”的颜色和时间间隔来传递不同的信息。当雄萤火虫在草丛间飞行寻找雌虫的时候,它每隔5.8秒就会闪出淡绿色的萤光。而藏匿在草丛中的雌萤火虫,就会以2.1秒的间隔,发出闪光作为回应。雄萤火虫看到雌萤火虫发出的“灯语”,就知道在某处有一位“佳人”在等待着它了。经过雌雄几次用光传达信息之后,雄虫便循着雌虫所发出的光,飞到草丛中与雌虫交配。萤火虫发光求爱的方式五花八门,有断续性发光、缓慢闪灭、连续发光、微光等等。
  
  “爱”的味道
  
  许多昆虫都依靠性气味来寻找和吸引异性。蛾子就是使用气味语言的典型代表,雌蛾的腹端腺会分泌出一种性外激素来召唤雄蛾,而雄蛾有一对羽毛状的大触角,可以感知并且接受几百米甚至几千米外的雌蛾发出的化学信号。
  蓑蛾的雌虫一辈子都在蓑囊里呆着,但它一样也能召唤雄虫。雌虫成年后,为了不从蓑囊中掉落出来,会在里面一动不动。每到傍晚七点左右,它就从蓑囊下面的口子探出头和前胸,散发出引诱雄虫的特别的气味(性信息素)。与其他蛾荷尔蒙的分泌腺在腹部尾端不同,大蓑蛾的分泌腺是在雌虫胸或腹部前面一带。只有这样,才能使气味散发到蓑囊的外面。蓑蛾的雄虫发展了一种极其特殊的交尾方法。找到雌虫的雄蛾,用触角摸索着雌虫,将腹部插进蓑囊里。这时雄虫的腹部伸长到平常的几倍。它将变长的肚子插进雌虫身体和蓑囊的空隙间,以进行交尾。交尾结束后,雄虫就飞快地飞走,去寻找别的雌蛾。
  蚂蚁王国的每一个行为都是靠化学物质来调控的。对于有些种类,化学物质可以直接控制蚂蚁社会的更新换代,当蚁后想交配时,它就爬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然后戳自己悬空的后部以便释放一种“爱情信息素”。这种信息素可以刺激群体内所有雄蚁的欲望。因此,无论是在半空中、在地上还是在“交配室”中,蚁后总是被一群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雄蚁团团包围。■
  
  作者简介
  杨红珍,博士,北京自然博物馆副研究员,主要从事昆虫学研究及科普工作。
  (责编桑新华)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