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把握BPM新一代技术与方法,打造流程内容协同创新新能力

作者:未知

  业务流程是组织价值实现的载体,流程优化和稳定运行是组织管理中一直强调的核心,由于涉及各类管理要素的综合,以及数字技术应用下的再造,业务流程管理已经日益发展成为一门管理学科,即以组织目标为导向,通过业务模型、管理方式的调整、流程的再编排以及新的使能技术或装置的引入来实现流程效能的有效提升和持续改进。随着数字技术的深入应用,流程管理的方法和手段有了几次显著的变化:2000 年左右,主要停留在流程的显性化、规范化、电子化表达、共享与监督执行;2010 年,流程模型化表达已在组织中广泛采用,通过信息系统建设实现大量分散、片段化流程的自动化执行以及过程绩效指标的监控;现在,流程的模型化表达,端到端流程驱动的自动化技术,以及基于历史数据对业务流程进行改进下的仿真验证都已经成为成熟技术。
  一、问题的提出
  在这些技术和管理方法日益成熟的同时,组织中成功实施流程管理仍然面临很多基本的困扰,例如流程建模标准不一致、管理要素分解不成体系、不全面,导致在组织内无法有效动态的进行大范围的流程综合与分析;业务流程描述与IT 实现中的流程描述存在天然的学科差异鸿沟,导致辛辛苦苦描述的流程无法直接被IT 人员复用,无法有效保证业务与IT 实现的一致性;流程管理和组织中存在的各类管理要求和方法融合不彻底,组织共识度不足、流程资产应用少,导致流程管理实施越深,内容更新或创新与实际需要差异越大,负重而行。
  技术上的进步与实施成效不足之间的鸿沟有多方面原因,其中管理思想与方式的转变,以及学科基础的夯实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在管理思想与方式上,组织从职能型管理向以流程价值为导向转变,不仅需要组织各部门的共识和行为的统一,也需要制度、绩效、岗位设置等更多管理手段的协同;在学科基础上,流程管理中一些基础术语认知和实施方法还不够规范明晰,例如流程分层术语及颗粒度的规范等,概念认知的模糊也导致了实施路径选择的诸多差异,难于统一模式,增加了组织整体推进流程管理的实施难度。
  2 0 1 6 年,在O M G 组织、全球大学联盟及LeadingPractice 等组织的支持下,100 多位流程管理领域的领先实践者与研究者共同编写出版了《The CompleteBusiness Process Handbook》,该书还给出了副标题 “从流程建模到BPM 的知识体”,这说明BPM 作为学科在方法应用领域已经趋于成熟,形成了类似于项目管理方法的知识体。该书系统总结形成了流程管理领域的术语体系,提出了规范的流程分层分类原则,围绕统一的业务流程管理生命周期,给出了详细的实施流程、角色分工及关键技术路径,对流程建模、自动化、优化及持续治理都进行了方法说明。作为汇集众家智慧并达成高度一致后的产物,该书为组织稳步推进流程管理提供了统一的理论、方法与技术指南,航空工业AOS 流程体系正是充分研究和引入了此书所代表的新一代业务流程管理方法核心内容,信息技术中心作为AOS 流程体系的技术支撑单位,更是率先在理论方法研究、实施方法转化以及建模工具、流程模型自动化执行工具等方面进行深入的工作,并取得一定效果,为各单位沿着正确方法快速推进流程管理工作奠定技术基础,更为集团公司流程内容的不断创新与积累准备好了环境。本文将从更好进行流程优化设计、更敏捷实现流程自动化执行、更快推动组织管理的整体创新等方面分享新一代业务流程管理方法的特征及带来的好处。
  二、从架构到流程保障流程与价值目标设定的正确性
  从架构到流程的正向路径保障了全局协同创新下的流程与价值目标设定的正确性。
  架构是对领导者抽象运行概念或意图的具体化表达,是将目标与实际运行模型相关联的纽带,业务流程是执行者高效工作的“轨道”,架构没有流程的支持就变成了空中楼阁,而流程没有架构蓝图的牵引就会丢失价值与目标,过去两者的断层使得流程管理对战略的支持变成了空洞的口号,而最新的流程管理技术实现了在业务描述对象构成、术语体系、表达方式上与架构设计要素的全面对接,同时,其流程管理生命周期的第一步既不是略显空洞的战略描述,也不是屈于现实的流程现状梳理,而是对业务问题的分析及对流程目标的再定义,这个变化最直接的影响是:新方法要求组织逐步积累架构、业务模型及流程知识资产,进入到流程管理层面的问题首先在业务模型和执行目标定义方面已经得到确认,能够摆脱现实流程,针对问题或目标先审视高阶流程地图的构成和流程目标的定义是否准确,进而提供一致的语言体系和方法路径,使得创新性的架构与业务模型设想能够指导具体流程的设计与细化,将战略级的想法逐级落实为执行层面的流程,并通过流程管理方法将其与方方面面的管理要素、规则进行融合和完善。在这个过程中,架构与业务模型的规范化设计促进组織内相关的业务单元能够正确的分解要求,建立协同的业务服务输出模式,流程管理进一步完成业务实现过程的定义,并通过端到端流程验证对目标业务模型的符合程度,通过流程绩效的检测对组织运行效果、效能状态实现监控,促进新一轮的业务优化分析。
  三、模型驱动创新流程自动化的实现模式
  从流程到IT,模型驱动技术创新了流程自动化实现模式。
  符合物理原理的工程数字化领域似乎总有正确答案可供遵循,而各具特点的管理信息化似乎已成为企业数字转型中形成“绝望深谷”的主要来源,削足适履地直接采用国际先进管理软件来改变管理状态的做法,只是在增加实施成功的外部保障,其内部管理模型和业务流程的设计、适配和优化是绕不过去的核心,而如何让流程设计结果在自动化过程中始终受控、支撑柔性调整?以模型为主线驱动的自动化技术给出了答案,2011 年,OMG 发布了最新的BPMN2.0 标准,与之前只是流程符号表达不同,BPMN2.0 支持流程模型的仿真运行与自动化执行,从技术上该标准支持流程模型描述达到自动化所需的颗粒度,跟上“新”流程管理技术,以流程内容创新打造组织竞争新优势并直接导入到以BPMS 为典型的相关信息系统中去,通过功能、角色分配等配置化工作即可运行,并可进一步与其他信息系统通过服务接口进行快速组装,这种以流程模型为驱动的技术带动了管理信息化实施模式的彻底升级,使得所建流程与所用的信息化环境一致并可快速实施成为可能。同时,在BPM 知识体一书中给出的流程分类分层的规范方法与模型标准的融合,进一步保证了技术路径的稳定通畅。目前,信息技术中心基于自主研发平台已完成支持BPMN2.0 标准的BPMS 软件的开发,并加速原有管理软件的组件化封装与配置,为顺应技术发展、提供便捷的管理信息化环境做好了准备。
  四、以流程内容创新打造组织竞争新优势
  企业需要跟上“新”业务流程管理技术发展的步伐,以流程内容创新打造组织竞争新优势。管理的科学性与艺术性的融合一直是管理者思考的议题,随着组织复杂性的增加,不可否认的是将组织内大范围的流程进行综合和优化必须要以工程化的科学方法为基础才有可能实现,显然这也是国际上共同的流程管理发展技术需求。目前,管理实施和数字实现两个方面的技术与方法都日趋成熟,支持从架构模型到流程模型,再到IT 模型的组织建模工具也逐步成为复杂组织运行管理的核心支撑工具,对科学管理的集体认知、发展压力下的创新需求以及新技术的加速成熟构成了当前组织创新发展的良好环境与条件,为经营概念创新、业务模式创新下的流程内容创新提供了充分的基础,而最终流程结构与内容的创新也将成为检验组织差异化竞争能力和持续创新能力的试金石。抓住管理主线,关注管理科学领域的新进展,采用全局思考下的体系性推进技术破解难题是实现实践创新、加快组织能力建设的真正捷径。
  业务流程管理是组织管理中的核心,从分散的管理方法、手段的应用中不断回归到流程本身,进行流程的呈现、评估、固化与再次改进是检验和提升管理效果的根本途径,组织建模技术的发展使得从看模型到运行模型、再到模型运行即物理执行成为现实,组织模型定义与数字运行环境协同并交互将是未来管理信息化的必然场景,面对这一轮管理变革中的技术使能潮流,信息技术中心已经开始了领先的技术实践和服务准备,也愿与有前瞻性的管理创新推动者共建新型管理变革与优化模式,以扎实的方法与技术积累共同推进组织流程的持续创新。
  五、结束语
  管理方法的不断专业化、组织内流程的不断分化,都在协助解决各种类型的组织问题,反本溯源,一切行为又始终在服务于战略设想这一根本需求和有效运行这一基础条件,从架构到流程方法体系的贯通正为组织提供了管理主线,将科学管理过程与个性化管理方法相协调统一,为复杂运行环境下的组织协同创新提供了指引。
论文来源:《中国信息化》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6992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