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语言策略视角看日语省略表达的语用功能

作者:未知

  摘  要:在谈话过程中,为维护友好人际关系,谈话双方都会使用一些语言策略,省略表达就是其中一种。为帮助学习者更好的理解日语省略表达,基于Brown & Levinson的礼貌理论,从语言策略视角,考察日语各类省略表达所体现的维护谈话双方“积极面子”和“消极面子”的语用功能。
  关键词:语言策略  省略表达  面子  语用功能
  中图分类号:H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9)03(a)-0180-03
  Abstract: In the course of the conversation, in order to maintain friendly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both sides of the conversation will use some language strategies, and omitting expression is one of them. In order to help learners better understand Japanese ellipsis expression, based on Brown & Levinson's politeness theor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anguage strategies, examine the pragmatic functions of "positive face" and "negative face" in various Japanese omitted expressions.
  Key Words: Language strategy; Ellipsis expression; Face; Pragmatic functions
  日語表达中,经常会出现省略现象。从语用功能的角度来看,省略表达可以起到“使句子更加简洁,避免重复”等作用。不论是何种类型的省略,根据谈话场景或是上下文的表达,说话人或听话人都可以对省略的成分、内容及谈话意图做出合理的推测。例如:
  例1  A: 明日一緒に映画を見に行こうか(明天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B: あ、明日、用事があるので…(啊,明天有点事……)
  A: そうですか、じゃ、また今度(是吗,那么下次再约)
  谈话中,A对B发出邀请,B通过“あ、明日、用事があるので…”这样的省略表达,将自己“不能去”的意思委婉地传达给A。从语言策略角度来看,B这样的省略表达比明言“自己不能去”更有利于维护谈话双方的友好人际关系。日语母语话者在谈话交流时,为维护友好的人际关系,类似这样的省略表达是经常可见的。日语母语话者使用省略表达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但对于日语学习者来说,不论是使用还是理解,都存在一定难度。要帮助学习者灵活使用日语中的省略表达,就必须对省略表达在谈话层面发挥的各种功能有所了解。
  1  先行研究
  省略表达在日语中比较普通,所以关于省略的研究已有不少。徐建霞[1]从社会文化的角度比较中日两种语言,指出日语经常省略主语以及谓语,更加注重使用省略表达方式。张强[2]指出省略表达被认为是日语的三大特征之一,这一表达方式中的言外之意使日语表达更加暧昧模糊,这主要是受日本特有的文化的影响,而反映在交际上则体现了一种“こわさ”,即恐惧心理。赵丽雯、曹美兰[3]以日语母语话者的日常对话为例,概括省略表达的使用场面,对其应对方式进行分类和总结,分析了各种应对方式的使用场合、使用方法、特征等要点。徐鸿丽[4]从文化角度对省略表达展开研究,指出省略反映出日本“民族的同质性”和“以心传心”的交流方式。日语的省略表达与日本自然地理位置、生产方式,以及日本人的语言心理密切相关,体现了日本文化的特征。
  现有的先行研究有许多是从文化角度或是语法角度分析省略现象。当然也有从语用角度对省略进行考察的,但由于省略的类型比较多样化,使用的场景也不尽相同,所以关于省略表达还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
  Brown & Levinson[5]提出了礼貌理论(politeness理论),这里的礼貌(politeness)是指谈话双方为不损害相互间的“面子(face)”而在语言表达方面体现的一种顾虑。他们指出人类有两种欲求,一种是不想被人妨碍,不想被人擅自干扰、干涉的“消极面子(negative face)”,另一种是想要被人喜欢,得到别人赞赏、肯定的“积极面子(positive face)”。人们在语言交流的过程中,有时不可避免地会侵害对方或自己的“面子”。为了维持友好人际关系,避免或减轻对这两种面子的侵害,就必须使用一些语言策略,而省略表达就是其中一种。所以,该文主要基于Brown & Levinson的礼貌理论,从语言策略视角来考察日语省略现象在交流中发挥的语用功能。
  2  结果与考察
  日语的省略表达从省略的成分上来看,有主语省略、句末省略等类型。从使用场景来看,有请求、邀请、拒绝、不满等场景出现的省略。但不论是何种类型的省略,从礼貌理论上来看,省略表达可以说是一种语言策略,具有维护谈话双方积极面子和消极面子的语用功能。   2.1 从语言策略看日语主语的省略
  主语省略是日语中常见的一种表达方式。其成因涉及到语言本身的特点、地理位置、文化传统等众多方面。主语省略表达,除了有避免重复、力求简洁等作用之外,基于礼貌理论,从语言策略角度来看,也具有避免“面子”侵害的语用功能。
  例2  A: 竹内さんですか。(是竹内先生吗?)
  B:いいえ、竹内じゃありません。伊藤です。(不,不是竹内,是伊藤。)
  例2中,A 和B都省略了主语。将主语复原的话,应为:
  A:(君は)竹内さんですか。(你是竹内先生吗?)
  B: いいえ、(私は)竹内じゃありません。伊藤です。(不,我不是竹内,是伊藤。)
  A和B的交流中,都没有说明主语,但彼此之间却完全理解对方指的是谁。这种无需明说也能理解对方所指的言外之意,可以让彼此间的距离更加亲近。这样的省略表达,有利于缩小彼此间的距离感。从礼貌理论来看,这体现了维护说话人的积极面子的功能。
  2.2 从语言策略看日语的谓语省略
  谓语省略也是日语表达中常见的方式。如下列谈话:
  例3  A:とにかく、食べたいなあ(总之,好想吃啊)
  B:何を?(什么?)
  例3中B省略了謂语“食べたい”。 先观察A的发话,A并没有直接阐述自己想吃什么,而是传达自己想吃的述求,而B通过省略谓语的表达,将焦点集中在宾语上,体现了对对方的关心,间接传达了一种想要进一步了解对方述求的情感,使对方有一种述求被重视的感觉。从语言策略来看,这其实就是一种顾虑对方的谈话策略。B通过省略谓语,将话语的重点集中在了宾语“何を”上,向对方间接传达了一种关心对方具体想吃什么的意思,使两者之间的对话交流得以进一步展开。从礼貌理论来看,这时的省略表达发挥了维护自己的积极面子的功能。
  2.3 从语言策略看各类场景中的省略表达
  日语中的省略表达,在邀请、请求、拒绝、不满等场景使用也是一种常见现象。例如当邀请别人的时候,常用到“時間がありましたら(如果有时间的话……)”“ご都合がよろしければ(如果您方便的话……)”,或请求别人做某事情的时候,常用到“あのう、ちょっとお願いがあるんだけど(稍微有个请求……)”“悪いけど(非常抱歉……)”等省略表达,用以委婉的邀请别人,或请求别人。
  邀请其实是一种要求别人参与某活动的语言行为,从礼貌理论上来看,它也有可能会造成面子侵害。邀请人虽说是出于友好邀请对方,但如果表达过于强势直接,也有可能让对方感到被迫参与,造成负担,易让对方产生一种自己领域被侵犯、自己的行为被干涉的感觉,换言之会对对方的消极面子造成侵害。所以,邀请人为避免对方的消极面子侵害,在邀请对方时使用的省略表达其实就是一种减轻对方消极面子侵害的语言策略。如下列谈话:
  例4  A:今週の日曜日、うちでパーティーを開こうと思って。李さん、もし時間がありましたら……(这周日,我想在家里开晚会。李先生,如果有时间的话……)
  B:あ、そうですか、いいですよ。行きます。(啊,是吗,好呀,我会去的。)
  谈话中,A邀请B时,使用的省略表达“もし時間がありましたら…”,虽然没有明确地述说要求对方做什么,但也成功地表达了自己邀请的意图。同时由于没有对对方提出行为要求,所以也减轻了对方的负担,避免了对对方消极面子的侵害。
  同样,请求是一种拜托对方做某事的语言行为。因为对对方提出某种要求,所以往往容易给对方造成负担,让对方产生一种被强加于身的感觉,从礼貌理论来看,这也是一种面子侵害行为。站在被请求者的角度,会有一种自己的行为被人干涉的感觉,即消极面子侵害。而站在请求者的角度,则因为侵犯了对方的消极面子,而担心被对方讨厌,即可能会对自己的积极面子产生侵害。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在请求别人做某事时,也经常使用一些语言策略,用以减轻对对方的负担,避免谈话双方的面子侵害。类似于“あのう、ちょっとお願いがあるんだけど(稍微有个请求……)”“悪いけど(非常抱歉……)”等省略表达就是通过言外之意的方式委婉地传达自己的意图,以避免对对方消极面子的侵害和对自己积极面子的侵害。
  而对于别人的邀请或请求表示拒绝时,日语母语话者也经常使用省略表达。从礼貌理论视角来看,拒绝也是一种面子侵害的语言行为。对于别人的邀请表示拒绝,如果直接拒绝,有可能会引起对方的不满,有可能会使自己的积极面子受到侵害。而被拒绝方也同样会觉得自己不被人接受、不被喜欢,即也会侵害被拒绝方的积极面子。所以,在这种场景,对话双方为维护彼此间友好的人际关系,避免自己或对方的积极面子受到侵害,就会必须使用一些语言策略。例如,在拒绝别人邀请的场景,经常可以观察到如下谈话:
  例5  A:李さん、アルバイトの後、食べに行こうか。(小李,打工后,一起去吃饭吗?)
  B:あっ、彼氏の誕生日なので、今日はちょっと…(啊,今天是男朋友的生日,所以……)
  例5中,对于A的邀请表示拒绝时,B就使用省略表达避免了直接拒绝。既说明了无法去的理由,避免了对对方积极面子的侵害,也委婉地传达了自己不能去的意思,维护了自己的积极面子。
  最后,省略表达在述说不满的时候,也经常被使用。在述说不满时,因为是阐述对对方行为的不满,所以语言过于直接就有可能会给对方带来不快,伤害到对方。既会让对方觉得自己的行为被干涉,侵害对方的消极面子,也会让对方觉得不被人喜欢,侵害对方的积极面子。甚至还可能会引起对方对自己的不满,侵害自己的积极面子。所以日语中多用委婉的方式来传达不满。例如下列谈话:
  例6  A:あ、しまった、財布見つからなかった。(啊,完了,钱包不见了。)
  B:だから、財布はちゃんとポケットに入れておいてって、言ってたのに。(所以,明明说了钱包要好好放入口袋里的。)
  例6中B没有将“なんで私の言うことを聞かなかったの(为什么不听我的)”这样的不满直接表述出来,但通过省略表达已将这种言外之意暗示给了对方。相比于直接阐述不满,这样的省略表达更有利于维护双方的友好关系,具有避免侵害自己和对方面子的语用功能。
  3  结语
  该文主要基于礼貌理论,从语言策略探讨了日语省略表达的语用功能。不论是何种类型的省略,根据不同的情况,省略表达都可以作为一种维护友好人际关系的语言策略来理解,发挥着维护对话谈方积极面子和消极面子的语用功能。省略表达的语用功能是多样化的,今后有机会,还需从不同侧面对省略表达的功能进行探讨。
  参考文献
  [1] 徐建霞.中日省略表达比较浅析[J].文学界:理论版,2011(9):84-85.
  [2] 张强.日语省略表达言外之意的交际心理[J].剑南文学:经典教苑,2012(6):132.
  [3] 赵丽雯,曹美兰.日语句尾省略的常用回应方式[J].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6(1):21-22.
  [4] 徐鸿丽.日语省略表达及其文化成因[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11):63-65.
  [5] Brown P,Levinson S.Politeness: Some Universals in Language Usage[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282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