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景区依托型乡村生态规划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选取湖南省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张家界村为研究对象,基于张家界村规划现状,从乡村生态保护视角探讨在不违背刚性约束条件下,对其进行合理的规划,提出了张家界村“一心一轴四区”布局的规划策略,以实现张家界村生态环境和经济的协同发展,进而为其他同类型乡村的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景区依托型;乡村发展;张家界村;生态规划
  中图分类号:F5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9)05-0148-04
  Abstract: Selecting Zhangjiajie village, Wulingyuan district, Zhangjiajie city, Hunan province as the research object, based on the current planning situation of Zhangjiajie villag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ural ecological protection, reasonable planning was carried out without violating the rigid constraints. The planning strategy of Zhangjiajie village's "One Heart, One Axis and Four Districts" layout was put forward to realize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Zhangjiajie village's ecological environment and economy, and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other similar types of villages.
  Key words: scenic area relying; rural development; Zhangjiajie village; ecological planning
  随着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中国各地景区游客迎来井喷式增长,著名的旅游景区更是“人满为患”。同时,国家大力支持发展乡村旅游,利用“旅游+”“生态+”“互联网+”等模式[1],积极推进农业、林业、教育、文化、康养等与旅游业的深度融合[2]。传统的旅游型乡村需要借助自身的自然资源或人文资源展开旅游活动,在农村休闲游和体验游的基础上,开发会务度假、休闲娱乐等项目[3]。相较于传统旅游型乡村,处于景区周边的乡村除拥有发展旅游的政策优势外,更具有特殊的地缘优势,其主要客源来自于景区、发展依赖景区。因此,其具有一般乡村没有的优势,即更加稳定的客源市场、更加多样的经济来源、更加优美的周边环境等。凭借这些优势,处于景区周边的乡村在旅游发展方面较一般乡村更加迅速。但此类型乡村发展也面临许多棘手的问题,如有些村庄违背景区对生态保护的刚性要求,一味寻求经济增长,造成村庄与景区矛盾不断,景村纠纷增多;部分景区依托型乡村在外界文化的冲击下,地域特色逐渐淡化,文化认同感急剧下降等[4]。景区依托型乡村面临着如何在日益增长的游客需求中转型升级、提质增效、与景区联动发展、推动旅游开发向生态型转变、注重资源能源节约和文化传承与创新[5]、坚守严格的生态红线等问题。对此,从生态规划的视角探究湖南省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张家界村的发展策略,以期实现其健康发展,进而为其他同类型乡村的發展提供参考。
  1  张家界村规划现状
  1.1  区位优势明显
  张家界村位于湖南省张家界市武陵源区,总面积约1 067 hm2,距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入口仅2 km,交通便利,两条入园主要道路在张家界村交汇,是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入园的必经之地(图1)。
  1.2  旅游资源丰富
  张家界村紧邻核心景区,自然环境条件非常优越。村域具有良好的森林、水库、河塘等资源,为生态休闲、农业观光发展提供良好条件;张家界村属于土家族聚居区,拥有比较丰富的土家文化资源,村内现存1座张氏宗祠;村内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并且具有集中开发的空间潜力。
  1.3  政策管控严格
  张家界村位于武陵源风景名胜区的生态缓冲区,属于风景游赏用地中的风景恢复用地,生态区位非常重要。上位规划——《武陵源风景名胜区规划》(2007—2020)将其定位为压缩型乡村,即保留世居居民,实行居民点逐步萎缩的政策;严格控制现有居民住宅改、扩建,尽可能保持民居特色,与风景区自然环境相协调;鼓励风景区内居民点人口外迁,由山上向山下迁移,由风景区内向张家界市区迁移;乡村基本功能是严格保护自然遗产不受损害,在此前提下可以开展适度的科学考察和观光游览活动[6]。
  1.4  经济发展不稳定
  张家界村现辖13个村民组,全村2017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3 267万元,人均收入达到13 325元。张家界村的旅游业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起步,目前村内的旅游发展形式为参与公园管理、小规模的商品交易和经营家庭客栈等。现有约57家家庭客栈、73个摊位、4个集体企业、1个农贸市场、1条旅游纪念品长廊和2个林场。
  但张家界村的经济收入波动性较大,从表1可以看出,张家界村所属的武陵源区2011—2017年经济有少许波动,但幅度不大,而张家界村经济在2013年出现了负增长,各年份之间经济增长率起伏不定。
  通过实地调研走访及分析发现,造成张家界村经济不稳定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4.1  市场的不规范性操作  目前张家界村客栈经营以自发为主,缺乏统一管理,建筑形式和风格杂乱,服务水平参差不齐。尽管出台了《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发展乡村特色民宿(客栈)管理实施办法》,提出乡村特色民宿(客栈)的建造、管理方式,但效果不甚理想。部分经营者为达到盈利目的,急功近利,在产业同质化的情况下,变相地拉客、宰客。此外,部分土特产品经营者以假乱真、以次充好,产品品质下降极大地降低了游客的消费欲望,并难以维持自身的良好信誉。   1.4.2  严格的政策管控与景村纠纷  张家界村内的主要河流存在较为明显的污染现象,新建的家庭客栈加剧了当地的环境污染,破坏了原有的整体风貌。因为处于生态保护区,政府对张家界村实施严格的管控政策,限制生产,控制建设,杜绝污染。可供开展农业生产的区域过少,外来投资急剧下滑,造成客源也逐渐减少,这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村民经济活动的开展。景区与张家界村在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平衡中问题频出,加之部分村民内部矛盾激化,缺乏共识,张家界村经济朝着不稳定的方向发展。
  2  张家界村生态规划策略
  2.1  村落生态规划与传统规划的区别
  村落的生态规划有别于传统规划,传统规划偏向于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而生态规划则更强调对生态的保护,经济发展次之,提倡“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二者在规划目标、目标市场、开发模式、空间布局、建筑风貌、规划者和受益者等方面存在差异,具体如表2所示。
  2.2  乡村发展诉求
  通过问卷调查与实地访谈,深入相关部门走访,就张家界村未来旅游经济发展的意见和建议进行归纳,得出以下几方面的诉求。
  2.2.1  发展生态型经济农业  发展农业经济首先强调生态农业的发展,在不破坏自然环境的前提下,适当发展花卉苗木、休闲采摘等生态经济型农业。
  2.2.2  营造生态空间  在遵照现有的乡村机理的情况下,以生态景观设计手法为技术指导,改善村落公共空间,坚持保绿,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营造舒适宜居的乡村生活空间[7]。
  2.2.3  规范市场秩序  好的市场秩序是乡村健康发展的保障。张家界村的发展规划需要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指导方案,契合张家界村的实际,化解商品经济带来的利益纠纷等。
  2.2.4  回归独具土家特色的文化家园  保留历史遗迹,延续土家特色风俗,提取土家建筑元素,营造土家特色客栈群落,适当开展民俗文化节庆活动,发挥张家界村土家文化特色的形象展示窗口作用。
  2.3  发展定位
  依托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良好的生态基础,以生态、宜居和文化展示为出发点,发展生态型农业,营造生态生活空间,回归人文精神的场所,将张家界村打造成湖南乡村生态旅游的典范、土家民俗文化形象的展示窗口及武陵源风景名胜区旅游服务与接待的重要补充点。
  2.4  乡村性质
  根据上位规划及乡村发展的需求,重点考虑生态环境对乡村旅游经济的影响。将张家界村性质定为生态型、景区依托型旅游乡村。
  2.5  规划理念
  1)生态先行。尊重既有乡村格局,强调乡村与自然环境及农业生产之间的依存关系;尊重自然,逐步恢复原有的生态景观。
  2)以人为本。改变传统的城市规划方法,进村入户深入调查,针对问题开展规划编制,建立有针对性的规划目标,充分体现与村民的互动和问题导向。
  3)整体协调、统筹发展。通过对生产、生活、生态等要素的统筹规划与布局,考虑乡村的整体发展导向、乡村与周边景区的整体协调发展,营造特色民族文化景观建筑风貌[8]。
  2.6  主导产业类型
  张家界村未来主要发展4大产业类型,即生态旅游住宿、森林养生度假、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和土家民俗文化體验(图2)。
  1)生态旅游住宿。以生态住宿为理念,依托现有的客栈基础,打造节能环保、精致的客栈群落。学习凤凰古城、丽江古城等的客栈模式,打造具有张家界村特色的客栈群。同时,积极宣传绿色环保的旅游与住宿,倡导游客减少一次性生活用品的使用。不定期开展家庭环保绿化活动,营造绿色家庭客栈氛围。
  2)森林养生度假。张家界村拥有足与森林公园环境相媲美的林场,规划可适当进行利用,开展林下瑜伽、森林康养、精气养生等森林活动。以现有的武警疗养中心,串联周边林场,进行森林木屋、森林景观小品、康养步道旅游景点建设,将其打造成森林康养示范基地[9]。
  3)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建设以生态农业为基础,以市场为导向,运用生态学、生态经济学原理和系统工程方法,发展高产、高效、低耗、无污染、无公害的花果蔬菜和花卉苗木基地,如百果园、百花园等;不断增加科普教育和农业科技示范作用,在实现观光休闲功能下,强化求知功能的生态、文化科普旅游,实现农业生产和农民收入持续稳定增长,达到生态、经济和社会三大效益的协调统一。
  4)土家民俗文化体验。作为张家界市发源地,张家界村现存的张氏宗祠文化意义突出,朝天观等都是宣传土家文化的着力点。同时,深度挖掘张家界村土家族文化内涵,积极开展土家民俗节日庆典活动和土家民族文化宣传活动,积极发挥张家界村土家文化宣传的功能。
  3  张家界村生态规划布局
  将张家界村生态规划总体功能布局为“一心一轴四区”(图3)。一心,即游客服务中心;一轴,即峪园旅游经济轴;四区,即生态保育区、森林度假康养区、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区、居住与旅游服务区。
  3.1  游客服务中心
  依托现有的张家界村居委会成立游客服务中心,主要承担张家界村旅游的接待、会议、商务等功能,全面协调张家界村各项事务,使之成为张家界村对外旅游服务的枢纽。
  3.2  峪园旅游经济轴
  因峪园公路为国家森林公园旅游大动脉,且为张家界村大部分经济的主要来源,依托这个绝对优势,充分发挥公路带来的经济效益,不断拓展和完善经济轴两旁商业业态,将其发展成张家界村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轴。
  3.3  四个分区
  生态保育区。位于张家界村内部植被保护最好、森林覆盖率最高、生态较为脆弱的区域,具体位于树脚组和磨子峪组及东部和北部的大部分区域,约占村庄总面积的60%。在生态保育区内不进行任何的商业活动,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保护与控制。   居住与旅游服务区。位于张家界村峪园公路两旁的村庄建设区,约占村庄总面积的10%,是乡村居住生活、为游客提供旅游服务和商业经济发展的区域。发展以旅游住宿、零售商业、文化民俗经济、生态停车场等业态为主,是乡村的主要经济活动区域,也是旅游交流的主要区域。
  森林度假康养区。位于张家界村南部、磨子峪水库周边的村庄范围内,约占村庄总面积的10%。依托磨子峪水库周边优美的竹林、枫林环境,以现有的武警疗养中心为核心,发展具有度假康养功能的生态垂钓、森林木屋(非建设工程性质)、康养步道、林下瑜伽、森林氧吧、精气养生等项目[10],使游客充分享受森林的幽静、避暑与森林运动等森林度假体验功能,营造良好的度假体验环境,使其成为张家界村旅游的新亮点。
  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区。主要位于安户溪组、拱桥组、口前组和庙湾组的部分区域,属于地势较为平坦、农业基础良好的区域。摒弃传统的单一水稻种植,选取经济价值高,具有当地特色的农作物种类,如土家传统中草药杜仲、黄连、天麻等;土家特色养生食材茅岩莓茶、葛根;土家特色水果八月瓜、猕猴桃、野柿子等,以新奇特色的农副产品吸引游客。同时,发展以花卉苗木、百果园、百花园、荷塘月色等生态农业园,积极开展“旅游+农业”模式[11],在保障农业经济的前提下,不断拓展水果采摘、农事体验、农业科普等旅游项目。做到“春尝菜花黄,夏闻稻花香,秋看红枫落,冬赏雪漫天”“季季有景观,季季景不同”。
  4  结论
  与传统旅游乡村相比,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此类乡村规划与传统乡村规划有很大区别,经济发展与生态控制是其中最重要的区别因素。本研究基于乡村生态保护视角,对张家界村的旅游发展提出“一心一轴四区”布局,在严守生态红线的前提下,提出了适合张家界村旅游经济发展之路,以达到乡村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平衡,进而为景区依托型乡村的发展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
  参考文献:
  [1] 李俊楼,张  骏,马  卫,等.“互联网+”时代下乡村旅游O2O融合发展及对策分析[J].电子商务,2016(10):4-5.
  [2] 卢  珊.现代林业与旅游业的融合发展研究[J].林业经济,2017, 39(4):78-82.
  [3] 谢慧清.泰安农村旅游产业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D].山东泰安:山东农业大学,2011.
  [4] 刘永超.西安城市公园地域性文化表达与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5.
  [5] 吴国琴.旅游发展应加强环境审计[J].中国内部审计,2015(6):97-99.
  [6] 陳耀华,刘  强.中国自然文化遗产的价值体系及保护利用[J].地理研究,2012,31(6):1111-1120.
  [7] 田韫智.美丽乡村建设背景下乡村景观规划分析[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37(9):229-232.
  [8] 陈英瑾.乡村景观特征评估与规划[D].北京:清华大学,2012.
  [9] 张文富,方中平,徐高福.基于森林康养理念的产业发展思考——以千岛湖为例[J].中国林业经济,2017(4):51-53,67.
  [10] 邓三龙.森林康养的理论研究与实践[J].世界林业研究,2016, 29(6):1-6.
  [11] 周  军,吉银翔.农旅融合视角下传统农业园区的转型与重构——以南京滁河大农业园区发展规划为例[J].江苏农业科学,2015,43(12):540-544.
论文来源:《湖北农业科学》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7424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