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2018年贵州省农业气象灾害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2018年,贵州省气象灾害频繁,干旱、暴雨洪涝、大风冰雹、秋绵雨等不同程度发生,特别是干旱、冰雹对农业生产影响非常大,造成的损失严重。本文对上述几种影响贵州省农业的气象灾害进行分述,以期为农作物品种布局及防灾减灾提供依据。
  关键词    农业气象灾害;干旱;洪涝;冰雹;秋绵雨;贵州省;2018年
  中图分类号    S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9)09-0192-01
  2018年贵州省各地遭受的干旱、暴雨洪涝、大风冰雹、秋绵雨等气象灾害及诱发的次生灾害,给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和农业生产造成不利影响,部分地区受灾严重[1-2]。据灾情直报系统统计,2018年全省9个市(州)、85个县(市、区)、1 170个乡(镇)不同程度地受到多种气象灾害影响,受灾次数共292次,受灾人口4 197 263人,因灾死亡9人,失踪2人,紧急转移安置32 492人;农作物受灾31.48万hm2。因灾直接经济损失345 612.92万元,其中农业经济损失244 441.568万元。
  1    影响贵州省农业生产的气象灾害分类
  1.1    暴雨洪涝
  2018年全省共发生暴雨洪涝灾害灾情128次,受灾人口达到1 043 127人,因灾死亡5人,失踪3人,紧急转移安置15 847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29 729.22万元,其中农业经济损失46 999.35万元。2018年6月,贵州省共发生57起暴雨洪涝灾情,其中6月19—24日最为严重,全省9个市州、45个县(市)因暴雨受灾,总共发生灾情48起,受灾总人口662 891人,死亡3人(独山死亡1人、三都死亡2人),1人失联,3人受伤(其中1人重伤),安置转移11 097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71 168.11万元,农业经济损失25 226.52万元,农作物受灾面积31 937.46 hm2,成灾面积11 337.24 hm2。
  1.2    冰雹
  冰雹灾害是由强对流天气系统引起的一种剧烈性气象灾害,一般发生范围不大、发生时间短,但是来势凶猛、强度大,并且会伴有狂风暴雨[3]。2018年冰雹灾害主要集中在3—5月,全省共发生冰雹灾情74次,受灾人口1 053 464人,死亡2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11 139.83万元,其中农业损失92 117.91万元。其中,毕节市共发生冰雹灾情15次,导致514 237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53 528.16万元,农业经济损失39 232.17万元,农业受灾面积达29 397.91 hm2,成灾面积18 772.86 hm2,绝收面积9 982.64 hm2。
  1.3    干旱
  贵州省的干旱主要有春旱、夏旱及秋冬干旱[4]。2018年,全省共发生干旱灾情13次,7月全省气温偏高,历史排位第2位,降水量为112.3 mm,较常年平均偏少43.3%;9月中旬,有重旱县3个(剑河、息烽、湄潭)、中旱县4个,北部、东北部旱情相对较重。全省有24个县(市、区)、377个乡镇受灾灾,因干旱造成1 101 872人受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6 700.37万元,其中农业经济损失63 882.37万元。
  1.4    秋绵雨
  自2018年9月中旬以来,贵州省降水量总体偏多54.5%,秋绵雨过程较往年偏早、程度偏重。10月,全省9个市(州)、88个县(区)、1 417个乡镇出现1 707次秋绵雨过程,其中轻级88个县、中级81个县(区)、重级57个县(区)、特重级49个县;省北部、西部等地部分乡镇超过2次。从持续时间来看,省西北部等地过程持续时间最长超过15 d,达到重级或者特重级,其中部分乡镇秋绵雨过程由9月持续到10月。
  秋绵雨对西部秋收农事活动的开展带来了明显影响,玉米、水稻等秋粮晾晒归仓困难[5-7],不利于全省秋种工作的开展,秋种进度受阻,大部分地区比上年同期慢。据田间调查,油菜、蔬菜长势差于2017年同期。
  2    结语
  通过对2018年贵州省农业气象灾害资料的收集与统计发现,2018年冰雹灾害提早偏重,来势比较猛;降雨时空分布不均,旱涝并存,干旱重灾区农作物减产绝收比较严重。2018年贵州省遭受了干旱、暴雨洪涝、大风冰雹、秋绵雨等多种气象灾害,但是主要灾害当属暴雨洪涝,严重影响了当地农业生产[8-11]。
  3    参考文献
  [1] 李廷全,王萍,祖世享.黑龙江省2000年农业气象灾害综述[J].黑龙江气象,2001(2):13-15.
  [2] 陈熹,罗虹蕾,陈亚飞.贵州省农业气象灾害及其防灾减灾能力建设探讨[J].现代农业科技,2015(22):234-235.
  [3] 馬超男,孙磊.农业气象灾害种类及防御措施探析[J].农民致富之友,2018(24):245.
  [4] 刘飞,吕崇健.贵州省主要农业气象灾害及防灾减灾措施[J].北京农业,2016(5):132-133.
  [5] 于成龙,李婧语,蔡金波,等.我国的主要气象灾害及防御对策[J].吉林农业,2018(12):100.
  [6] 张鹏.阜新市农业旱灾风险评价[D].大连:大连工业大学,2018.
  [7] 张顺谦,马振峰,陈文秀,等.西南地区秋绵雨变化趋势与周期性特征的区域差异[J].自然资源学报,2014,29(2):275-284.
  [8] 苏亚丽.耕地暴雨洪水灾害多源卫星遥感监测方法研究[D].西安:安科技大学,2018.
  [9] 问星星.气候变化对农业气象灾害与病虫害的影响[J].山西农经,2018(10):54.
  [10] 陈海英.凉城县冰雹灾害对农牧业的影响及防御措施[J].现代农业科技,2018(10):233.
  [11] 阮洪福.福泉近37a气候变化特征对农业生产的影响分析[C]//贵州省气象学会.贵州省气象学会2018年学术年会论文集.都匀: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2018:1.
  作者简介   李迪(1990-),女,贵州息烽人,工程师,从事气象灾害防御技术研究工作。
  收稿日期   2019-01-14
论文来源:《现代农业科技》 2019年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941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