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岁少女的红舞鞋
作者 :  田祥玉

  离招聘结束还有一个小时,舞蹈学校的校长韦伯又一次看见了这个穿着红舞鞋的美丽姑娘,她有着修长的身段和一头漆黑的披肩长发。在招生会第一天,第一眼看到她时,韦伯校长就认定她的气质看起来很适合做芭蕾舞演员。
  可据韦伯的观察,小女孩已经是第十次来到招生现场了,她天天都来,但总是只站在一旁观看,从来没有上前询问过报名事宜,却又依依不舍地在门口踟躇,迟迟不想离开。
  好奇心促使韦伯走到她旁边:“嗨!我叫韦伯。”姑娘不敢相信韦伯校长会跟自己打招呼,犹豫半晌后才激动地涨红了脸回答:“我叫波姬丝,认识您很高兴。”看到小女孩膝盖和胳膊上的伤疤,韦伯校长判断她至少练过5年的舞蹈。看得出这个小姑娘非常酷爱舞蹈,莫非她付不起学费?韦伯说道:“还有一小时就停止招聘了,再不决定就来不及啦。”他轻轻牵起她的手,说:“跟我来,让老师们看看你的表演。”
  老实说,波姬丝的舞跳得并不很好,脚尖点地时身体还会失去平衡,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跳得很认真。并且,韦伯还注意到,她走路时,左膝盖似乎要比右边提得高一些。瞬间,韦伯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知道,只有一个对芭蕾怀着最诚挚感情的孩子才会如此坚持。他决定给波姬丝一个机会。
  接下来是形体检查,当工作人员要波姬丝脱掉舞鞋检查足部时,她突然不肯脱鞋子。看到老师有些恼怒,波姬丝小声说:“我的脚很臭,不能脱鞋子。”
  这时韦伯走到她身边说:“那咱们就不脱鞋子啦。”他边说边伏下身要波姬丝抬起脚,韦伯的手还没触碰到她的左脚,波姬丝就再次尖叫着逃开了。韦伯微笑着转移了话题:“跟谁学的芭蕾舞呢?”波姬丝说:“自己偷偷学的,从5岁开始。”韦伯当即说道:“韦伯芭蕾舞学校暑期培训班最后一个学员,就是波姬丝小姐!她将在学校进行两个月的专业芭蕾舞培训。”
  这次报名的学员超过了500人,其中不乏一些优秀的小芭蕾舞演员,但韦伯最后只挑了其中16个学员。学校宿舍5人一间,11岁的波姬丝被安排独自住一间。按理说,波姬丝是16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应该和年纪大点的孩子们住一起。韦伯笑着问:“谁愿意跟一个鼾声如雷的家伙一起住呢?”孩子们这才恍然大悟。
  第一节课,韦伯亲自给每个孩子分发学校统一的白色舞鞋,所有孩子都着急地解开鞋带为换上新鞋做准备,惟独波姬丝有些忐忑不安,她不但没有脱鞋子,甚至还将头埋在膝盖中间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红舞鞋。
  “波姬丝的脚太小了,暂时没有你穿的号码,你继续穿自己的红舞鞋。”孩子们听到韦伯校长的话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波姬丝,穿着红舞鞋的波姬丝在队伍中显得有些不协调,更重要的是,波姬丝踮脚尖时常常因一次踮不起来,而打乱了整个队伍的节奏;有时还会因此绊倒其他的学员。
  有些学员对波姬丝拉后腿感到不满,但韦伯校长说,站在正中间的学员的动作最难做,所以刚开始谁都没有指责波姬丝。训练一个月后,波姬丝的红舞鞋已经磨破,但她的舞艺仍然长进不大,有学员终于说话了:“波姬丝,请你跟上我们的节奏,你老是慢半拍,似乎你的腿一条长一条短!
  同伴的指责让波姬丝伤心地跑回了寝室。
  第二天,韦伯校长为波姬丝带去了一双专门为她订做的崭新的红色舞鞋。波姬丝有些惊喜又带着迟疑地接过鞋子,慢慢将手伸进鞋子里,突然,她开心地笑了,如此柔软服帖,跟自己的红舞鞋一模一样。她喜滋滋地换上新舞鞋,一个人在寝室里跳起天鹅舞来。
  接下来的舞蹈课上,穿着新舞鞋的波姬丝跳得非常自如,她终于第一次没有拉同伴们的后腿。昨天质问她的那个学员主动跟她认错:“我还以为你的腿有毛病呢,原来是鞋子不合适啊。”波姬丝朝一旁的韦伯校长扮了个鬼脸,这是她来舞蹈学校这么久,第一次露出如此欣慰快乐的笑容。
  剩下的一个月里,波姬丝的进步非常迅速,虽然在毕业时她仍然是跳得最差的一个,但跟两个月以前比,她已经是一只很棒的小天鹅了。
  当然,参加韦伯舞蹈学校暑期培训班的那些孩子们,大多数后来都偏离了年少时纯真的理想,但正如韦伯校长所预料的,波姬丝永远都没有放弃。多年后,韦伯收到了一封波姬丝从巴黎某大型舞蹈剧院寄来的卡片,卡片背后写着:我曾被所有芭蕾舞学校拒绝,因为我是一个左腿比右腿短了一英寸的残疾儿童。直到11岁那年遇见您,韦伯老师,是您送给我这双可以维持身体平衡的特殊舞鞋,让我走进舞池变成天鹅;是您为了袒护我卑微的尊严,让我以“鼾声如雷”的名义住进了单身宿舍;是您在我无比自卑
  的童年岁月里成全
  我的梦想……是您
  在我11岁那年,为
  我穿上了人生最美
  丽的红舞鞋!
  (摘自《小品文选刊》2005年第10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