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计划大概永远追不上变化

作者:未知

  我在2018年底做着2019年初的杂志,回想着2017年依然未能完成的2016年就该要完成的2015年制定的各种计划一一发呆。
  这些年我都干了什么?
  昨天跟朋友聚会,大概彼此都已经无比词穷了,才会又聊起那个毫无可操作性的话题:你理想中的一天是怎样的。
  早晨7点起床,洗澡,穿上前一天晚上搭配好的衣服,散步去公司附近的咖啡店买早餐,坐在晨光里细细地吃。
  9点到12点,全力以赴地完成一天中最让人脱发的工作,然后跟不同的同事共进午餐,交流一些与我有关或无关的破新闻。
  用完午餐,一个短而有力的睡眠是必不可少的。醒来之后,我必然能精力充沛地完成下午四个小时的工作。
  绝不加班!绝不!一下班我就要以光速消失在公司门口,去健身,去吃少而美的晚餐,跟有灵魂的朋友夜谈,然后躺进干燥且散发着洗衣液清香的被子里,痛快地睡死过去…--
  为什么说这一系列的设想并无可操作性?这么说吧,我此刻最朴素的愿望,就是可以把三个小时前就该吃的午餐吃了——我望向坐在隔壁的,已经将各种生发产品用遍的,甚至开始去专业植发机构咨询价格的“90后”老阿姨,相视而笑。那是对自己全面失控的时光里,最默契也最惨淡的笑了。
  因为这惨淡的笑,杂志上开了一个讲时间管理的栏目。每期收到稿件,我总觉得遇到骗稿费的诈骗犯。我心想,要不然我试试吧,先按作者说的,从罗列今天所有要做的事开始好了。然后,大概四个小时后,我依然滞留在这第一步,比公司楼下下午五点的马路还寸步难行。
  为了掌控自己,掌控自己的时间,我下了很多个行程管理APP。我拼了老命地,在每一个本该细细品味早餐的清晨,用心地写今日计划。后来我唯一的计划,就是删除APP。
  当眼前的这天再度被消耗殆尽,当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地看向APP里強颜欢笑的行程单,那是比实际分数低于估算分数30分更怅然的。它让我一次又一次地看清:我连一个APP都管理不好。
  且就在这样的局面下,我还在痴心妄想地做旅行计划、学习计划、回乡探亲计划;我还在被安排着做新一年度部门发展计划、杂志出刊计划、客户合作计划。被人安排的计划永远在提前,我的计划永远在顺蜒。
  在这个过程中,我收获了三点心得:1企图控制时间,就像你爸妈企图控制你的成长,不过是自讨没趣;2中年人说话普遍含含糊糊,是因为失控感教他们懂得了:不要随便立flag;3计划作为名词存在时是毫无意义的,它只适合以动词形式存在于正在进行时态中,成为警醒自我的行为艺术;
  大概我唯一能做的计划,就是计划成为一个好人了…--吧?可时间管理大师又要念叨,你这个计划太大太空,要先拆分成子任务,重新排序,然后落实在具体时间段里,明确各阶段指标……
  行了你闭嘴吧,我去吃饭了。
论文来源:《课堂内外(高中版)》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73318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