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夏天

作者:未知

  夏天的脚步悄悄迈进山里,在山风热辣辣的爱抚中,起伏澎湃的稻穗一天天地成熟了。这时牛铃声摇荡于山麓,山雀们啁啾于竹丛和林间,似在召开着关于丰收和觅食的“会议”。
  夏天,山汉子们天一亮就拿条腰带在腰间一束,背后插把钩刀,踏着露水打湿的山径走进森林里去了。打一担柴挑回到家也就半晌工夫,汉子风卷残云般吃了两碗清简粥,擦一把头脸上的汗水,余下时间就要贡献给夏收喽!
  当然是一家一户地收割,嚓、嚓、嚓……闪亮的镰刀哼着一串串歌儿,躺倒在田里的每一捆稻禾都清香扑鼻,都用闪烁的金黄衬托着农人的欣慰。山里田小路窄,不怎么用得上拖拉机,但脱粒机早已普及,在哗哗哗的机器声中,一粒粒圆实饱满的笑意就从机器旁一一收拢,然后被挑到晒谷坪上接受太阳的检阅。
  现代与传统悄然交替,黄昏依然像以往一样按部就班,仍然会有一场透雨驱散了天地之间的燠热,于是,漫山遍岭的稔子果骤然熟透,原先初生婴儿般洇出的淡红瞬间变成紫红。山腰的小径上,三两牧童骑在牛背上缓缓回村,途中,他们滑下牛背摘了一些稔子果品尝。大自然让他们饱尝了甜蜜的慷慨饋赠,而他们也回报大自然一支悠悠的山歌,随着一阵天真无邪的笑声荡下山谷:
  “放牛娃子歌声尖咧,碰到石板冒火焰;放牛娃子歌声甜咧,碰到妹仔心也缠……”
  山歌声绕着树梢打转转,惊得一窝晚归的鹧鸪“扑棱棱”四处飞散。
  柔和的夕阳透进林间,清泉在石头上汩汩流淌。山里的女人干完了田间的活儿,某处清泉便成了她们的天然“发廊”,喧闹清澈的水面就是明亮的镜子,清凉的泉水就是她们的“护肤液”或“花露水”。她们像一群山雀叽叽喳喳地打闹着,将水珠儿撩到额上、腮上,撩到黝黑的颈脖下面露出的一圈嫩白的肌肤上洗濯、擦拭,有时甚至和衣浸进水里梳洗,在浑身凉透的惬意中洗掉疲乏,也洗出了欢愉。离水时,再顺手摘下岸边的一朵粘着狗尾草的野花,往自己发髻上一插,几个纯朴美丽的乡姑,宛然就是一群从仙湖浴罢的仙姬!
  当月亮的清辉洒遍晒谷坪的时候,往昔摇曳的风灯、一圈圈来回转动的碌碡……已成了消逝的缠绵一幕,但荷塘里鲤鱼跃水的天籁之音、喧哗的蛙鸣与一闪一闪的萤火虫,却仍有滋有味地演绎着乡村诗意的夜晚。
  (选自《石狮日报》,有删节)
  赏析:
  这篇文章用优美的文笔描写了山里夏天的独特风景和风俗,读来不禁让人产生无限向往之情,激起人们对生活的无限热爱。这篇文章在写作上的一个鲜明特点是以时间为顺序,表现了山里夏天时人们一天愉快的劳动和生活。作者从山里夏天天一亮人们的活动写起,一直写到星光闪烁之时人们的休憩和谈天,这样既使全文脉络清晰、层次分明,又全面完整地表现了“山里的夏天”的特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582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