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夏天

作者:未知

  炎炎夏日,烈日当空。嘶嘶的蝉声,像连绵的丝线,牵出遥远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姥姥家度过的。儿时的夏天,没有空调,没有电扇,只有一把大大的蒲扇,慢慢摇着童年的欢乐……
  印象很深的是夏日的午后,姥姥总是要赶着我和舅舅家的表哥一起到床上睡觉。姥姥嫌我和表哥老是说话,就躺在中间将我们隔开,命令我们好好地闭上眼睛。但是,我虽然人在床上,心早已飞到了外边,无奈有姥姥的监视,我只好闭着眼睛在床上装睡:屏着气,眯着眼,一动不动,等待机会往外面逃。那时我总是想,真不知道大人怎么那么爱睡觉,而且不一会儿工夫就可以鼾声如雷。听姥姥的鼾声渐渐均匀,我就悄悄爬下床去,轻轻挠挠表哥的脚心,他立刻会意,我们俩提上鞋子,光着脚丫一前一后,蹑手蹑脚,逃出家门。大地被晒得滚烫滚烫的,我们穿上凉鞋,叫上几个要好的伙伴,跑到姥姥家后面的园子里。
  这是姥爷精心侍弄的园子,一般情况下,是不许小孩入内的,只有这日高人稀的午后,我们才敢轻轻打开园门,进入到园子里。这儿的花醒着,草醒着,风儿迈着小脚在院子里踱步。园子里一棵棵大大的蓖麻,粗壮的枝茎间,斜逸出碧绿的叶子,像张开的翡翠伞,我们总是摘下一片叶子顶在头上遮阳。然后我们在园子里自由穿梭,没有大人的时候,这里就是我们的天地。一畦畦绿色的韭菜,郁郁葱葱,一垄垄,一行行,极认真而恣意地生长着,那弥漫的韭菜的清香,冲淡了贫穷和枯燥,充溢着只有那个年代才有的满足。豆角架支成人字形,细长的豆角,像小姑娘编成的小辫儿,在夏日的暖风里,轻轻摇摆。一株株西红柿,枝丫间结满了果实,红得透亮,粉得诱人,绿得可爱,我们禁不住诱惑,选个熟透的摘下来,在衣服上蹭蹭,就吞吃起来。表哥最喜欢的是捉蛐蛐,在墙角,在树下,在菜畦里。我总是像个小尾巴,悄悄地跟在他身后,甘心听他指挥。有时候,一只蛐蛐快要被手扣住,可是我笨手笨脚,把它吓跑了,有时也会因此踩坏姥爷的菜,招来表哥的一阵埋怨,并恐吓我:“以后再这样,不带你来了!”我只得更加小心翼翼,害怕自己被剥夺了来小园玩耍的权利。
  我们有时候玩够了,就转移目的地,走向村外,去看农民灌溉庄稼。绿色的田野,在午后的阳光里,显得那么静谧安详。那是老式的抽水机,井下抽出的水,先要蓄在一个水泥磨成的大池子里,再由大池子的出口,把水引到田间。這水池的水,虽然有着一股难闻的机油昧,但这却是我们童年见到的最凉爽、最好玩的水。我和小伙伴们,可以立在水池边缘,围成一圈,眯起眼睛,拼命掬起大捧的水,向对方洒泼,那阵势,好像在过泼水节。这水点儿飘落在身上,凉津津,爽逸逸,冲去满身燥热。只是有一次,我一不小心,掉进了这个池子里。虽然水不深,刚没膝盖,但是我浸满水的裙子,使劲贴在身上,而且沉沉的,走路都迈不开腿了。小伙伴们分两拨,使劲地帮我拧裙子的水,但是裙子还是湿湿的。我穿上它,既难受又害怕,怕回家后姥姥高声大嗓的训斥。小伙伴们陪着我,悻悻地回家。从村南的田野走到村北的家,需要一段长长的路。快到家的时候,这裙子越来越轻,居然奇迹般地干了,真感激这夏季的阳光呀,热情,泼辣,善解人意。
  那个夏天,因为那些朴素的风景,我们的童年不再寂寞;因为那些稀稀落落的往事,我们的童年便有了阳光的颜色。
  (选自《全国优秀作文选·美文精粹》2014年第12期,有改动)
  文章的开头,简洁,富有诗意,最重要的是很巧妙—巧妙地引出了对已经过去很久的童年的夏天的回忆。作者回忆了童年的夏天的哪些事情呢?主要有这么几件:一、午睡时“我”和表哥背着姥姥悄悄溜进姥姥家后面的园子;二、“我”和表哥在园子里捉蛐蛐;三、“我”和表哥去村外看农民灌溉庄稼;四、玩水时,“我”不小心掉进了池子里,弄湿了裙子。在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作者没有平均用力,而是有详有略。作者写得最为详细的是“我”和表哥在园子里捉蛐蛐这件事。当然,作者没有一来就写捉蛐蛐,而是先描写了园子里的环境。作者描写了园子里的蓖麻、韭菜、豆角、西红柿等植物,动用了嗅觉、视觉、触觉等感官,将园子描绘得五彩斑斓,充满乐趣。作者还运用了拟人、排比等修辞手法。如写韭菜“极认真而恣意地生长着”,“认真”是说“严肃对待,不马虎”,这就写出了韭菜努力生长、很踏实的态度;“恣意”有随意、任意的意思,写出了韭菜长势旺盛、不受限制的特点,这两个词都运用了拟人的手法,生动形象地写出了韭菜生长的态势。又如“一株株西红柿,枝丫间结满了果实,红得透亮,粉得诱人,绿得可爱”,这就是运用了排比的修辞手法,写出了西红柿长势喜人,逗人喜爱。作者回忆的在农村姥姥家过夏天的几件往事,充满童真童趣,作者通过回忆表现了孩子的纯朴、活泼、自由、快乐和童年生活的美好,表达了作者对童年生活的怀念之情。
  本栏目插图:高育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62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