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人的情感与宿命融合的产物

作者:未知

  摘 要:从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问世开始,许多学者就一直在研究这本著作里孤独的真正含义,正如莎士比亚所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马尔克斯在作品中讲述了一个沉浸在孤独中的家族,每个家庭成员都用自己的人生经历诠释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孤独,使这个家族的历史成为孤独的历史。笔者从人物个性特征为出发点,《百年孤独》中最吸引人的在于小说用时空轮回的方法,将每个人的情感和宿命与孤独紧密联系在一起,孤独是小说中每个人的宿命,情和爱不能根除孤独,却能暂时抚慰孤独。正因如此,孤独不但是每位小说人物最显著的特征,而且是人物情感与宿命的高度融合。
  关键词: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人物个性;情感与宿命;孤独
  马尔克斯笔下的《百年孤独》,围绕着布恩迪亚家族与马孔多一百年的兴衰荣辱,将一段悠长的家族恩怨史讲述给读者听,隐隐约约中映衬着拉美社会近一个世纪的的波谲云涌。“任何东西都是有生命,关键在于怎样唤醒它们的灵性。”这是《百年孤独》中让人记忆深刻的一句话。于刀光剑影、战火纷飞和儿女情长的期期艾艾与冤冤孽孽中,折射出一幅地道的拉美文化及社会人伦道德的画卷。正如全书结尾处写的那样:这个注定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在一篇文章里看过这样的介绍“作为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的经典代表作,书中充斥着大量作者运用夸张修辞手法后的痕迹(尤其是那场一连下了四年的雨和一挂就十年的艳阳,还有那两百多节运送尸体的火车。浪漫主义的气息随处可见。)伴以各种或鲜明乖张,或沉郁顿挫,又或是幽默诙谐的文字,于潜移默化中就牢牢吸引了读者的眼球,让人欲罢不能,恨不得一口气就将整本书读完。”选修了外国文学名著导读,终于可以让自己在一个喧嚣的环境里,强迫自己定下心来,读一本看过无数片段,却从未完整读过一遍的书。书中随着情节的推移流动,作者巧妙地运用多种修辞和表现手法,尤其是寓情于景——作者通过时不时对景物的细致描写,不知不觉中调动了读者的所有感官,使读者拥有身临其境之感,为乌尔苏拉的勤劳勇敢而心生敬意;为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沉浮的人生与战争宿命而唏嘘不已;为丽贝卡的食土情怀与孤独终老而深深震撼;为费尔南达的保守虚伪而啼笑皆非;为梅梅激情却无果的爱情而久久留恋……马孔多前的小溪从原先的清澈见底到香蕉公司时的“色彩缤纷”再到奥雷里亚诺?巴比伦眼中的浑浊萧瑟,马孔多一百年来的风雨潇潇,即是无情的轮回,也是自得其理的发展。若谈孤独,则必然离不开每个人物的情感和宿命,从每个鲜活人物而言,孤独是情感与宿命的高度融合。
  一、人性、理想与道德、现实的冲突是产生孤独的根源
  只有站在每个鲜活人物的个性特征上,才能深刻领会到情感生活里孤独的多样性和隐含性。在马孔多这个神秘的村庄中,整个布恩地亚家族被孤独的气氛所笼罩,每个成员往往都陷在孤独的泥潭里难以自拔。无论从哪个角度出發,小说中的人物面临的两难问题都是其孤独感迸发并且愈演愈烈的根源。书中很多有很多典型,有为追求真理而孤独的霍赛?阿卡迪奥?布恩地亚,有为家族命运而孤独的乌苏拉,也有为爱情而孤独的雷培卡和阿玛兰妲,等等。下面将选取几个大家都熟悉的人物来说明。
  (一)亲情的孤独感——奥雷里亚诺上校
  亲情的缺失产生强烈的孤独感。奥雷里亚诺上校出生后便被母亲发现总是沉浸于自己虚无缥缈的玄想中。随着年龄增长虽然“变得沉默寡言、孤独入骨,恢复了呱呱坠地时流露出的执着眼神。不可否认,他从出生开始便是孤独的。父亲何塞?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对于未知事物的疯狂求知,母亲尽力阻止却无法抗拒的无力,在奥雷里亚诺上校的认知里,他便自然而然的会产生孤独感,父爱的缺乏与母爱的单一使他对于情感的认知也是单一的。通过他整夜在实验室准备给母亲的礼物可以看出,他仍然有着人情世故中最淳朴的爱。但这种爱无法抹平他成长里亲情缺失的孤独,从人生道路上来看,没有一个人是和他人同路的。每个人,自出生的时候要走的路就已经不同于他人了。但是每个人走在路上,也许方向不同,但是总是可以望见左右的人。但是奥雷里亚诺上校,他骄傲,自负,总是在追寻着什么东西,认为没有人可以和自己同路前行。这种自负感更多来源于成长过程中亲情的缺失产生了单独前行的孤独感。
  (二)爱情的孤独感——阿玛兰妲、阿玛兰妲
  爱情的缺失使孤独感愈演愈烈。阿玛兰妲年轻时和母亲的远房表亲丽贝卡争夺意大利钢琴技师皮埃特罗,却始终无法阻止皮埃特罗迎娶丽贝卡。终于在婚礼举办前夕,阿玛兰妲意欲毒死丽贝卡,却一经失手毒死了自己尚是少女的嫂子。婚礼被迫延缓时,丽贝卡开始爱上了阿玛兰妲的大哥,皮埃特罗也发现自己渐渐爱上了阿玛兰妲。情况应已如阿玛兰妲之意,可阿玛兰妲却始终以“我们不再是当年那个绣花写诗的少女和抚琴奏曲的少年”为由拒绝皮埃特罗,以致皮埃特罗以自杀结束生命。阿玛兰妲痛心不已,烧伤自己的右手,缠上黑纱,任大好青春年华如烟消逝。虽有马尔克斯上将的苦苦追求,却依然得不到阿玛兰妲对他的真爱。但阿玛兰妲带着处女之身为自己织起了寿衣,结束了自己的百年孤独。作为少女的阿玛兰妲本对于爱情有着自己的渴望与想象,然而皮埃特罗与丽贝卡的订婚和乌尔苏拉?伊瓜兰对于她尚是懵懂的心留下了创伤,当她使用罪恶的手段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的时候,阿玛兰妲才是真正的孤独,她想要的爱情已经不是最初爱情的样子,最后她的选择的也是终生不嫁,孤独终老的方式去弥补自己的罪过。也许在孤独感中,才能暂时包裹她那种对于自己罪恶感暂时的隐藏和抚慰。
  二、家族宿命的注定使孤独循环往复,代代相承
  (一)家族宿命与孤独感
  家族宿命决定家庭成员间无处不在的孤独感。母亲乌尔苏拉?伊瓜兰活了一百多岁,经历了整个家族的大起大落。乌尔苏拉是整个家的脊柱,她在丈夫沉迷于各种发明当中时撑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靠着卖糖果小动物的生意使整个家的节奏逐渐明快起来,把整栋房子翻修扩大装饰得非常漂亮,而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没有过一丝的退缩。她坚强,公正,理解家里每一个人,可以为了自己的亲人跟别人拼命,也能为了无辜的人教训自己的儿子。乌尔苏拉与这个家合为一体,在家人都在投身于各自千奇百怪的理想中时,只有她一直守护在那里。她随着家族衰败而慢慢老去,家族的命运随着她的死去也慢慢透露出消亡的气息。从丈夫发病的那天起,她就成了整个家族的支撑力,也从此注定了这个家族的发展与走向,在那个时代里,女人的作用对于带动整个家族的发展微乎其微。乌尔苏拉也会在树下向自己丈夫抱怨,但是却无法使这个家族更加团结,无法化解成员之间的孤独,一代又一代的人,连孩子的名字都是一样,生活同样是伴随着战乱,人伦关系的混杂而一代一代相传,这似乎是家族间的宿命,成员之间的孤独感在生活的每个角落无处不在,同时又缺少一个能真正去消除成员间的孤独感和隔阂感的人,最终家族的宿命只能在遗憾中匆匆结束。
  三、结语
  正如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所写:“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在走进这本书,细细去品读故事虚幻的情节,分析人物性格的特征的同时,我们也许能体会到孤独背后情感和宿命的种种因果联系。马尔克斯通过魔幻的艺术手法,描述出闭塞停止的拉丁美洲大陆上一个家族的百年兴衰史,而人物孤独焦虑的内心及对前途的不断探索又无功而返的历程和命运,暗示出“
  拉丁美洲的孤独”处境。拉丁美洲地理环境的封闭,西方现代文明像刀子一样切入,使欧洲发达的现代科技文明与印第安部落古老的认知杂陈一处,造就了“拉丁美洲的孤独”
  参考文献:
  [1]王凤仪.近三十年来《百年孤独》在中国的研究综述[J]中华少年.2016.
  [2]陆璇璇.试论《百年孤独》中的女性形象[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2015.
  [3]周笑盈.灵魂深处的孤独——论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M]天水师范学院2009.
  [4]邵骏鹏.关于《百年孤独》中孤独意蕴的剖析[J]宁夏大学学报20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01697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