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共享经济退潮了么?

作者:未知

   大概从去年开始,大批我们熟悉的共享经济品牌慢慢淡出了大众的视线,小鸣单车、悟空单车等企业或已关闭或正进入破产程序,ofo的押金退还排号已经排到了一千多万号,而经营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的一些企业日子也不好过。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有些人认为共享经济其实是新世纪骗局,即资本家包装概念后用来骗钱的。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只不过是遇到了发展的瓶颈,是共享经济企业自我调整的必由之路,不必大惊小怪。
   共享单车当初以绿色、低碳、便捷的特征横空出世,契合环保、利民理念,故而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人民群众的广泛欢迎,有的还获得了海量投资。而没过一两年时间,问题就大爆发了。
   首先是共享单车免费占用了大量公共道路资源。要知道这些公共资源是全社会的“福利”,平时哪怕摆个小摊也需要有关部门的许可。而共享单车的出现,把这些宝贵的公共资源据为己有,还冠冕堂皇说是为大家服务,有点说不过去。
   其次,共享单车过度发展造成大量报废车辆无人管理,形成了新的环保污染和资源浪费,着实与当初共享单车推出时所宣称的节能环保理念南辕北辙。
   而借着共享单车的“東风”还兴起了一股共享潮,共享充电器、共享玩具、共享雨伞、共享服装、共享停车场、共享办公室等等,都打着共享的旗号一路狂奔,结果纷纷中枪倒下。“共享经济”并不是什么新概念,从广义上讲,政府提供的公租房、图书馆可以看作是共享房屋、共享图书馆,公共交通可以看作是共享交通工具,这些都可以认为是共享经济的一部分。虽然没有打着共享旗号,大家却是一直在享受着共享的待遇。
   其实,起初共享经济呼唤的是加强人与人的交往,而现在它却是亿万富翁、巨额资本和风险投资家的游戏场。它已经成为了一个规模巨大的新生意,规避了确保交易和交易者安全的开销,也规避了工资和劳动福利,甚至基本上避免了纳税。仅2017年一年,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金额就达到了258亿人民币,加上2018年的ofo再融资55亿人民币和美团收购摩拜的233亿元,光共享单车这一行业总投入已经超过了550亿元人民币。这就让人不得不疑惑,投资者对所有与共享沾边的企业感兴趣恐怕不仅是因为支撑它们的科技很酷、理念很潮,更关键在于能够通过这些共享经济项目获取高额的利润回报。
   在巨额资本面前,我们不能以过于理想化的视角去要求共享经济提供完善的公共服务,因为共享经济就是以更低成本获得想要的东西的一种服务,是商业发展的必然产物,无法替代政府和社会的责任。现在我们对共享经济的看法,还只能是对那些“伪共享经济”说不。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也相信共享经济是一定能够带动消费升级和服务转型的模式。毕竟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没有捷径,充分发挥共享经济的作用也没有捷径,都需要时间对集体智慧进行检验,所以共享经济也该回归理性了。 (作者单位:黄浦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论文来源:《上海人大月刊》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82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