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青春

作者:未知

  95
  他们的目的地是华林山。
  华林山是座文化名山,这里曾经创办了华夏首座私家书院——桂岩书院。
  历史上这里的书院有十多家,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北宋初期胡仲尧创办的华林书院。华林山也是道教名山,自晋代始,在这里建有20多座寺观,如晋之崇元观,唐之浮云观、李八百洞、浮丘石室等。
  华林山到了,大家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这是座原始次森林,青草覆地,绿藤交错,巨木参天,林间点缀着各色的花朵。天很蓝,云很白,如雨洗过一般;林很静,看不到飞鸟掠过的身影,空灵而幽深,给人置身世外的感觉。难怪古人说“目寓清虚之境,青山拥翠,绿树浮岚”,有利于“沉意诗书苑,游心翰墨场”。
  华林书院遗址静静地躺在山的怀抱,遍地散落的石雕被风雨洗刷得失去了原本的面目,还隐约透露着宋时的辉煌昌盛。
  华林书院,是江南“四大书院”之一,也是最早招收女学生的书院。书院培养了大批人才,仅胡氏一家就有55人中了进士。
  游览华林书院旧址,大家被两个青砖漫地的小池遗迹给吸引了。
  柳小米说:“这这这这是古代的浴池吧?”
  大家都笑了。
  江青枫笑着说:“这是九龙池,文人用完笔砚,便到这里来把它洗涤干净,所以又叫墨池;另一处是养鱼池,书上说‘别池沼养溪鱼’,学子每年都要买一条鱼到池塘里放生供养。从高处望去,两池相对,仿佛是华林山这条苍龙的一双眼睛!”
  草地上有几座石雕,姿势是女子低头跪着,一只手放在右大腿上,右手则撑着石面。大家又开始猜测石雕的用意。
  苏珊认为,那女子是受封建礼教的束缚,压弯了身体,抬不起头。
  江青枫说:“不对,宋时的华林书院十分重视女学,开创了学院收女生的先河,女生和男生一样享有各种权利。”
  “那这个石雕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想这石雕表现的可能是古代的一种舞蹈。书院中学子科举中榜,举院欢腾,女生们载歌载舞,以示祝贺,技艺高超的石匠雕下了此景。”
  大家都笑了,认为江青枫的想象力很丰富,但是也认为他的见解不太靠谱。
  只可惜物是人非,这些石雕的寓意实在难以稽考……
  96
  龙冰在家跟着母亲上山砍了两担柴火,在潭水边看到了石鸡。回到家,他兴奋地打电话给张正浩,再次叫张正浩到他家来玩。
  通了手机,张正浩说:“我现在在华林山玩啊,好多人啊,诸葛冰雪、江青枫、苏珊他们都来了。”
  龙冰生气了,说:“你骗我,你不是说在家里做家务的吗?”
  张正浩暗自说声“完了”,自己一时高兴,竟然把实情说出来了。
  “去华林山玩也不叫我,我们还算朋友吗?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朋友之间,最怕的就是欺骗。张正浩一时语塞。
  龙冰挂了电话,心里很生气,他觉得自己被孤立了。他认为张正浩表面上对他很好,称兄道弟,可内心其实瞧不起他,排斥他。龙冰感到很孤独。
  龙冰骑自行车去了县城,进了网吧。
  ……
  李老师和女友宋丽雯逛了一会儿街,不想做晚饭,就到一个小餐馆吃饭。进了餐馆,李老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正背对着他。李老师认出来了,那是龙冰,龙冰周围还有好几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这些人中有个精瘦精瘦的中年人,剃了个光头,下颌一撮山羊胡。
  这些人在一起说笑着,喝着酒,手里都拿着烟,吞云吐雾。
  李老师叫了一声:“龙冰。”
  龙冰转身一看,大惊失色,竟然是李老师。
  “李 、李、李老师……”说着,龙冰赶紧把手上的烟丢掉。
  “龙冰,你在干什么?抽烟,还喝酒!”李老师怒喝道。
  龙冰不敢说话。
  这时,光头赔着笑脸过来说:“哦,你是李老师啊,失敬失敬,来,过来一起喝杯酒吧!”
  “你是谁啊?”李老师问。
  “我啊,龙冰的亲戚,今天叫他们帮忙搬了下东西,所以请他们来吃个便饭。”
  “亲戚,什么亲戚?”
  “我是他的叔叔,叔叔。”
  “我到过龙冰家,他并没有叔叔。”
  “我是他的堂叔,啊,堂叔……”
  李老师怀疑地说:“你既然是他的堂叔,那就不该叫他抽烟喝酒,他还小,还在读书……”
  “好的,好的,不抽了。”光头转过身对大家说:“你们听着,都把烟给灭了,把酒倒掉,听老师的话。”
  “李老师,我不吃了,我回学校了。”龙冰赶紧说。
  “你回去吧。”
  龙冰出去后,骑上自行车走了。李老师带着宋丽雯也出去了。
  李老师回到家,心里满是担忧。龙冰这孩子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从去年的销赃事件以来,龙冰确实在思想和性格上有了较大的转变,没再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学习上还是很懒散,总是打不起精神来。
  李老师想起了龙冰母亲在警察局的那番责备的话,那个抱怨的眼神。
  那个抱怨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着……
  李老师决定明天请假去趟省城的监狱,看看龙冰的父亲。也许,这会是个突破口。
  第二十三章  失  踪
  97
  李老師心里很清楚,尽管父亲犯罪坐牢了,但是龙冰还一直想着他,父亲在龙冰的心里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星期一,李老师起了个大早,坐班车去了省城,去探望龙冰的父亲,并带去了龙冰写的一篇思念父亲的周记。
  龙冰的父亲名叫龙舟桥,今年三十七八岁,高高瘦瘦。
  李老师自我介绍后,龙舟桥显得特别激动,对李老师说:“谢谢你,李老师,还从来没有哪个老师来看过我,我这样的人还承蒙您看得起。”
  “你千万别这样说,因为你的儿子,我们能够认识,这也是一种缘分。”于是,李老师详细地介绍了这段时间龙冰在学校的一些表现。
  龙舟桥听了以后生气地说:“这臭小子是欠揍,看我出去以后怎么收拾他。”
  “龙先生,你千万不能这样教育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叛逆心很强,我们应该跟他讲道理,以鼓励为主。”
  “李老师,我是个大老粗,而且还是个犯了罪的大老粗,什么都不懂,对教育孩子我实在没有办法。”龙舟桥不好意思地说,“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我的儿子。每次他妈妈来看我,我都特别叮嘱她别带儿子来,我怕羞着儿子。我已经有三年多没看过儿子了,只有天天看他的照片。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他啊!”
  龙舟桥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龙冰的照片,已经皱巴巴的了……情不能自已,龙舟桥竟像孩子般小声抽泣起来。
  “龙先生,你别哭了,我想龙冰听见了你这番话也会感动的。龙冰也在天天想着你呢,我给你带来了他最近写的一篇周记,你看看吧。”李老师劝慰他说。
  龙舟桥读着儿子的文章,口中一个劲地说:“好儿子,乖儿子,是爸爸不好,爸爸对不起你了。”一时间,他的眼泪如决堤的水,倾泻下来,把作文本都浸湿了。
  过了一会儿,李老师说:“龙先生,能不能这样,你写封信让我带给龙冰,语气尽量委婉一些,我们合力把孩子教育好,你看怎样?”
  “老师,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写,写完后你帮我改改。”
  (未完待续)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15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