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在火热中燃烧

作者:未知

  不知不觉间,我在APP(中国)已经度过了二十个春秋。过去的一幕幕在我眼前闪现,最难以忘记的是建厂初期时那澎湃的激情和对公司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曾经让我的青春更加激扬,让奋斗的青春更有意义。
  不必说在那个梅雨季节穿行在满是泥泞的工地上,也不必说为了赶工期大家一起拉粗大电缆后的疲惫,以及初次攀登锅炉钢架登高时的心慌和看见钢梁一节节升高的激动。我只想说当我听见强大的高压蒸汽气流吹向标靶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看见白色汽雾散开后升腾起来时那种难以言状的欢欣,就足以把连日奋战的疲倦和辛劳一扫而光。
  我们都是初次运行新的循环流化床锅炉,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进。由于没有运行经验,在初次运行中控制不好锅炉的床温和投煤时间,导致锅炉炉膛结渣。当锅炉炉膛的余温尚在,人员可以进入炉膛内工作时,大家便分班进入炉膛,用气镐清除坚硬的渣块,炉外的人员配合将清好的渣块一桶桶运送到锅炉底下。炉膛内地方狭小,加上渣块不断散发出热量,且热量在炉膛内不易散发,炉膛内闷热难耐。但纸机还在等待着电力生产,为了锅炉能早些运行。我们一个个汗流浃背,拼命地除渣。实在受不了,就到炉外透一口气,让其他人员接着干。汗水,淋湿了衣服,打湿了头发,脚底的鞋已经发烫,但我们依旧坚持着,冒着热气的渣块被一块块清除。累了,我们就坐在锅炉岛上休息一会儿,喝几口水,然后又精神焕发地投入工作。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斗,炉膛终于清理干净,大家的眼里都布满了红丝。然后大家又声音沙哑地分析此次结渣的原因,分析着锅炉的运行曲线,讨论着如何在锅炉启动中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情况。
  锅炉风机启动了,床料进入炉膛。“点火”,一声虽然疲憊沙哑但依旧洪亮的指令在发出,一双双布满红丝在眼睛在监控着屏幕。升温已经到了投煤温度。“投煤”,指令发出,大家的心紧张起来,眼睛盯住床温曲线。时间仿佛过得很慢,温度曲线在正常升高,成功了。“继续投煤”,指令再次发出,沙哑的声音里掩饰不住兴奋。
  “锅炉运行正常”,大家如释重担地长舒一口气,集控室一片欢腾。
  青春在奋斗在闪光,青春的激情在努力工作中燃烧。看见APP(中国)在不断地发展壮大,看见集团的产品被销往世界各地,我倍感欣慰。因为在这里,有我的青春,我的奋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5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