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济泺路的嬗变

作者:未知

  30多年前夏末秋初的一天,我从长途汽车站去厂里报到。济泺桥往北就没了人行道,也没有交通标线,似乎在告诉人们,那里是城乡分界线。都知道上海最繁华的是黄浦江畔的外滩,黄河济南段河畔的泺口村却大不然。人力三轮停在厂门口,我第一眼看到的,是马路和围墙之间的水沟,杂草丛生,蚊虫飞舞。不过,当时的泺口就比一般乡镇还繁华,中小企业散见各处,有不少小饭店可以打牙祭,更有一家邮局,这在亲情和友情靠写信的年代很重要。但是没有像样的商店,没有电影院和书店,单身的我怎么打发业余时间?
  还好,厂门口的济泺路上跑着唯一北跨济泺桥的4路公交。当时济泺路沿线除了金牛公园(后改称动物园),还有第二工人文化宫(内设足球场,现五一广场)、二棉电影院(现绿地超市)、四棉电影院(行将开发房产)。过了成丰桥,有光明电影院(现在是楼盘)和教育书店。那时候报纸上有电影预告,票价两毛,我把全市的电影院差不多看遍。说到书,好像现在贵了不少,但是相比工资从前更贵。可我还是买了不少书,范围之广,从有一次教育书店大幅打折,就买了一套马恩选集可见一斑。
  1986年过完年没多久,济泺桥拆旧建新,从10米到40米,桥宽增加三倍,当年年底竣工通车。按正常逻辑,接下来会考虑拓宽济泺桥以北。不过当时财政实力有限,资金筹措需要一个过程。想不到,第二年就下了历史上最大的一场雨。这么说,是觉得扩宽马路会同步建设排水系统,拓宽在先或许能减轻灾情,拓宽在后就暴露了排水系统的脆弱。当天晚上我在车间办公室看书,记得雨势是8点多才开始加大,屋外像是除夕夜放爆仗,密集,瓢泼,不歇气持续到凌晨2点左右。第二天早上发现车间里水深及膝,机床电机全部被淹,我们迅速投入到抢救工作中。
  马路上的积水迟迟不肯消退,食堂进不来菜和肉,这可苦了单身楼上二三十人。谢天谢地,除了米和面总会按一定周期储存一些,还有平常早上吃的疙瘩头咸菜,也可以储存,这时候扮演了“雪中送炭”的角色。可是,连着就咸菜啃馒头未免倒胃口。雨后第四天是星期天,泺口的饭店没有开门,我只好往南,28自行车的轮子淹没至少三分之一。那时年轻不知道累,不知不觉就到了工人新村,到师范路路口西北角,才发现略往西,一家水饺店亮着灯。当时的心情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這家店是登着台阶走进去的,里面的布局也生动,加上雨灾之中久寻方得,店里只我一个顾客,一聊又知道店主是胶东老乡,所以平凡之极却也记忆犹新。
  马路积水一个星期以后才褪去。后来,受损严重的工人新村整体改建楼房,还拓宽了金牛公园到泺口这段路,分设快慢车道,修建隔离带和人行道。路旁的水沟被雨水管道取代,长度比马路拓宽长得多。施工是粗放和任性的:挖出来的土随意堆放,致使公交停运,自行车也没法骑。去市里得深一脚浅一脚,步行到金牛公园坐车。碰巧一个要好的同事替他亲戚推销皮鞋,结果脚踝等处磨得生疼,还是中跟鞋,又是那样的路况,施工拖拖拉拉将近一年,那段日子真是受罪。按说磨脚可以换别的鞋穿,可我不讲究穿戴,没什么像样的鞋。那双鞋颜色和样式都好,就宁肯受罪也要穿。
  到2010年秋,结合小清河综合治理,济泺桥再次拆旧建新,拓宽到56米,并加大跨度消除坡度。无论泺口服装市场的人流,济泺路北段辐射的楼盘,还是二环北路和济广高速的进出,以及去年底开工的穿黄隧道,都说明济泺桥的拓宽具有战略意义。
  我跟济泺路是有缘的。在工厂工作了5年多,通过考试换了单位,还在济泺路,从最北端泺口到了最南端成丰桥。此后,济泺路未曾停歇沧桑巨变的脚步。沿线工厂陆续搬迁、转行或者注销,像上面提到的二棉和四棉,还有六棉、一印、化工、皮革、染织、造纸西等,“汽老总”则迁往远离市区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中恒商城、齐鲁鞋城等商圈,
  “工业走廊”实现了从制造业向服务业的嬗变。就道路本身而言,济泺路有过数次分段改造。如果说从前以强化路面、修修补补居多,那么2016年的改造,就堪称济泺路的一次飞跃。从外观看,双向九车道,宽阔平坦,路面质量上乘,全程近乎等宽无瓶颈。从内里看,水气热管线一步到位,各种管径都有前瞻性,杜绝重复挖掘。还增加了东西两侧各一条雨水沟,排洪能力大幅提升,同时彻底实行雨污分流,人行道采用透水结构……
  进步还体现在市政施工的文明水平。1986年济泺路北段那次改造,除了土方随意堆放,还有随意停工的陋习,市民不堪其累。如今道路改造无不半幅施工,封闭或者半封闭;一旦开挖就连续高效作业,工期显著缩短同时减低了对交通秩序的损害。
  “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今昔对比,通过济泺路这样一个缩影,可以感受到济南从外到内的质变。得说济南还有差距,但是这样的济泺路,这样的济南,蒸蒸日上不由得我不深爱。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57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