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北京服务外包产业提升策略

作者:未知

  摘要:发展服务外包产业对于提升产业结构、节省能源消耗、减少环境污染具有重要意义。目前北京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空间受限于成本资源瓶颈,产业结构中高端服务占比较低,京津冀产业间协同性较差。本文提出四点建议,引导低端产业向津冀二三线城市转移,形成京津冀地区服务外包产业的梯度发展布局,提升北京市服务外包产业结构,推动京津冀服务外包产业协同发展。
  关键词:北京;服务外包产业;京津冀协同发展;产业升级
  一、北京市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现状
  (一)离岸外包执行额稳定增长
  2009年,北京获得国务院批准的“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称号,成为中国20个服务外包示范城市之一。2013年,北京获得“中国软件名城”称号。2009-2016年,北京服务外包产业特别是离岸外包总体呈现出稳定增长的态势,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额从10.5亿美元增长到49.1亿美元。2009-2016年北京市离岸服务外包年均增长率达到24.7%。
  (二)高端服务外包市场兴起
  当前,北京服务外包已经覆盖三大业务领域:信息技术外包服务(ITO);技术性业务流程外包服务(BPO)以及知识流程外包服务(KPO),主要分布在海淀、朝阳、昌平、密云、大兴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六大服务外包示范区。其中,海淀、朝阳、密云主要受理ITO、接发包和呼叫中心业务,与昌平、大兴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承接的BPO形成错位发展。近年来,北京知识流程外包市场,特别是以生物医药研发为代表的高端KPO业务正在迅速兴起,目前以保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北京诺和诺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康龙化成(北京)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为代表的北京知识流程服务外包企业,不断整合国际、国内生物技术创新资源,在基础研究、平台开发、关键技术等领域带动中国KPO服务外包产业向纵深发展。
  (三)龙头业务平台和领军企业已经形成
  目前,北京已经形成以中国(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以下简称“京交会”)为龙头的品牌型服务外包业务平台。2018年举办的第五届京交会吸引了12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0万人次专业客商参展参会。京交会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国家级、国际性、综合型的服务贸易平台,不仅是北京参与全球服务贸易的重要平台,对全国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发展的品牌带动性也已形成。北京服务外包市场领军企业也已形成。文思海辉、软通动力等大型企业连续多年入选 “中国服务外包十大领军企业”榜单,2017年北京服务外包领军企业数量居全国第一。截至2016年,北京离岸业务额超过千万美元的企业达80家,其中9家企业离岸业务额超过亿美元。
  (四)服务外包产业集聚效应开始显现
  产业集聚是北京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主要模式。2007-2016年,北京形成了按业务种类定位、高度集聚和成熟的服务园区,如四大金融后台服务园区(朝阳金盏金融服务区、海淀稻香湖金融服务区、通州商务园、西城德胜科技园);以提供IT服务外包为主的中关村软件园、永丰产业基地、上地信息产业基地等服务园区;以生命科学研究为主,提供创新、知识外包的中关村(昌平)生命科学园等。园区高度集聚了北京服务外包企业和人员,培育了完整的产业链,是产业发展的重要载体。
  业务来源国方面,北京离岸服务外包已形成美、欧两大业务圈,而日本的市场份额持续下降。从2001年起步,北京离岸外包竞争力不断提升。北京离岸外包来源国分布呈现较强的集中性,目前已经形成了美、欧两大核心业务圈的格局。来自北京市商务委的数据显示,2016年,对美国业务达到了20.2亿美元,所占份额为41.2%,是北京最大的业务来源国;爱尔兰业务达到了3.5亿美元,为第二大发包国;欧洲的爱尔兰、德国、瑞典和荷兰位列北京离岸服务外包市场的第二至第五位,四国所占份额为26%,欧洲市场得到了充分开拓。2016年,美国和欧洲两大区域覆盖了北京市离岸市场近80%的份额,而北京对日本离岸服务外包额自2009年以来持续减少,市场份额由2009年的27%下降到2016年的5.2%,市场排名下跌到第八名。
  二、北京市服务外包产业存在的问题
  (一)产业结构以中低端ITO为主,高端服务占比较低
  北京服务外包三类业务的市场份额逐渐由2012年的“七二一”分布演变至2016年的“六二二”式分布结构。这一趋势体现了北京服务外包的业务类型不断丰富,产业在逐步向高端发展。其中ITO业务由七成比例逐渐下降至六成左右,BPO业务比例稳定在16%-20%之间,KPO业务的市场份额则由2012年低谷时期的9.8%上升到2016年18.6%。
  近年来北京服务外包产业结构虽然有所改善,但基于北京IT产业的雄厚基础,ITO业务在北京服务外包产业中的占比虽然不断下降,却依然处于领导地位,占比超过60%。具有较高附加价值的BPO和KPO外包业务起步较晚,规模尚未成熟,因而占比较低。相对于发达国家的KPO为主的高端产业结构而言北京市服务外包产业仍然处于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
  (二)在岸外包比例低,潜力有待挖掘
  一直以來,北京服务外包市场以离岸外包业务为主,离岸外包执行额占服务外包执行额的比例始终保持在60%以上,而在岸外包业务所占比例较低,增长较为缓慢。究其原因,一是取决于国际服务外包市场需求,二是受限于本土企业的服务发包能力,三是国家对离岸外包业务较为重视。2014年以来,世界经济增长持续乏力,国际服务外包需求萎靡,再加上人员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北京市离岸外包执行额的增速由前几年的50%以上的高增速逐渐回落至10%左右,其中2015年还出现了负增长。国内外环境倒逼在岸外包业务增长,挖掘国内服务市场潜力,依靠内需增长弥补外需不足,协调离岸在岸业务协调发展。
  (三)成本资源瓶颈:人力资源、土地价格、房租等成本高,发展空间受限
  当前北京服务外包已经进入高成本运营时代。服务外包企业的用工、用地、房租成本逐年不断攀升。2017年北京应届毕业生的平均月薪酬为5200元,仅次于上海的5386元。而据北京市人社局统计,2016年北京职工平均月工资已达7706元,居全国之首。有限的土地供给与服务外包产业用地的需求缺口也日益加大。2017年北京土地市场平均楼面地价创新高,每平方米高达20257元,同比上涨40%。而房价受房地产市场调控的影响,以2017年“3·17新政”为分界点,在新政实施后有所下跌,预计2018年房价将保持平稳运行的态势。2017年北京写字楼租金整体稳中有升,甲级写字楼租金为392元/月/平方米,核心商圈写字楼租金更高。并且大城市在户籍、住房待遇等方面障碍较多,已经成为北京服务外包企业在规模化发展中的瓶颈。   服务外包作为轻资产运营的产业,是以人为驱动的知识密集型产业。鼎韬产业研究院相关研究显示,服务外包企业全部收入的约65%通常会被用于支付劳动成本,10%-15%用于支付物业租金和办公费用,余下的才是利润。目前北京的用工成本在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上海,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中关村科技园等示范园区的大多数服务外包企业均表示成本上升导致经营压力增大,北京高企的用工、用地和房租成本已经加剧了企业的运营负担,导致利润下降,发展空间受限。服务外包出现了由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进行转移的趋势。
  三、北京市服務外包产业发展对策
  总体来说,北京应制定战略规划,在“十三五”期间逐步将过剩的、利润空间小的低端外包业务迁往津冀二线城市,腾出空间大力引进高端KPO业务,同时充分发掘在岸外包市场的潜力。这样做不但能够优化北京服务外包产业结构,而且还能带动京津冀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为此,笔者提出以下几条建议:
  (一)引导低端外包业务逐步有序向津冀二三线城市迁移
  将一些人力资源密集、利润率低,同时便于异地交付的业务如软件与信息服务、财务管理服务、物流服务等中低端外包业务迁往河北、天津的二线城镇,如天津武清、蓟县,河北保定、涿州、燕郊乃至石家庄等地区。腾出空间大力引进中高端的BPO业务,如客户服务、技术支持、应用系统支持等,以及KPO业务,如技术研发、生物医药、设计创意等。
  (二)提高环北京地区承接北京服务外包产业的能力
  为了避免“水土不服”,提高承接北京服务外包产业的能力,周边二线城市除了维持人力资源的高性价比外,更重要的是维持地方优惠措施的持续稳定以保持企业的经营运作。周边地区应加强城市资源的调研和整合,充分利用已有的产业园区承接服务外包产业。如天津武清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保定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河北涿州经济开发区等,通过优惠的扶持政策,比如设立“北京服务外包产业基金”,给予外迁企业税收优惠(对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减按15%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职工教育经费不超过工资薪金总额8%部分税前扣除等)、财政补贴上的相应支持,吸引北京服务外包企业,更多将物流中心、交付中心向这些二线城镇的产业园区迁移,以替代这些园区落后、陈旧、低效益的工业项目,从而提升园区产业结构,同时降低排放。
  (三)培育服务外包在岸市场
  建议积极培育服务外包在岸市场,提升企业在岸服务水平,进入全新的潜力服务领域。鼓励政府机构和各类企业(特别是央企和国企)创新管理运营理念,购买专业服务。帮助政府和企业建设类似硬件采购的流程、供应商筛选方法、服务评价标准、采购定价机制、制定质量标准、保障买家的知识产权和信息安全、保护买卖双方权益的操作流程。引进国际一流服务外包咨询机构,帮助国内服务买家学会如何外包、如何管理供应商、如何控制委托业务的质量。依靠庞大的本土市场需求带动服务外包企业的成长,从而推动整个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壮大。
  (四)积极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外包市场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积极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外包市场。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借助京交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国博会等平台吸引沿线国家服务企业参与,积极促成产业对接和贸易融合。充分利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业已存在的行业商会,增加设立代表处、办事处,积极为本市企业承接跨国服务外包业务牵线搭桥,提供信息、交通、通信等力所能及的便利和帮助,协助企业处理交易纠纷,调解矛盾。在有条件的地区,借鉴印度、爱尔兰的发展经验,以及中国最近十几年的发展经验,选择有合作前景的地区,如印度、巴基斯坦、爱尔兰、俄罗斯等有较好产业基础的国家合作探索建立服务经济和服务外包跨国合作试验区,在基础设施、人员往来、金融支持、财税政策、城市建设等方面实施特殊优惠政策,鼓励试验区先行先试,为全面扩大服务经济合作和服务外包发展探索新路。
  参考文献:
  [1]仇俊.城市服务外包接包能力提升策略探讨——以北京、杭州和广州为例[J].对外经贸,2013(05)
  [2]马丽仪,陶秋燕,祁梅.IT服务外包产业创新网络调查研究——以北京中关村地区为例[J].科技与经济,2012(06)
  [3]王江,王丹.新形势下北京服务外包的竞争力评价及发展前景[J].国际商务,2012(05)
  [4]徐枫.北京服务外包跨区域转移的可行性研究——基于京津冀经济一体化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展望与思考——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研讨会论文集,2014年5月.
  作者简介:
  蔡彤娟(1982.10-  ),女,经济学博士,副研究员,研究方向:区域经济一体化,服务外包与服务贸易;
  郭小静(1995.3-  ),女,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区域经济一体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63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