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地区农产品物流效率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农产品物流业是我国基础性产业之一,研究我国中部农产品物流效率对其农业以及物流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采用DEA方法对我国中部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评价,结果表明我国中部农产品物流效率较低,处于规模报酬递减状态,只有湖北省的农产品物流效率处于DEA有效状态,其它五个省份的农产品物流效率均处于DEA非有效状态。进一步研究发现,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是影响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的最主要因素,其次是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量,再次是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数,最后是农产品物流产业碳排放量。
  关键词:中部六省   农产品物流效率   影响因素   超效率DEA
  引言
  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建设现代农业,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大任务。然而当前的情况是我国城乡发展差距越来越大,原因必然是多方面的,但是农民的农产品“难销”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实践证明发展农产品物流业是解决农产品滞销的主要途径,是缩小我国城乡发展差距的主要手段之一。中部地区主要涵盖湖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以及山西六个省份,是我国重要的经济和人口腹地,也是我国农业人口的主要集聚地,中部六省以我国10.7%左右的土地面积承载了我国28%以上的人口。其中,湖北、安徽以及河南是我国主要的农业大省,这些省份的农业发展水平影响到我国整体的粮食安全。而农产品物流效率是影响现代农业发展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研究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对我国现代农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对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评价并对其主要影响因素进行分析,能够为中部六省提升农产品物流效率提供借鉴。
  文献综述
  我国有关农产品物流效率的研究并不多,笔者在中国知网客户端搜索关键词“农产品物流效率”搜索到101篇文献,而且多数文献发表于2013-2018年,这说明我国学者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研究起步较晚。崔振红等(2014)对我国农产品物流效率及影响因素进行了实证分析,他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当前我国农产品物流效率较低,他的实证分析表明交通运输网络体系不完善是影响我国农产品物流效率的最主要因素。罗煦钦等(2014)以永辉超市为例对我国生鲜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研究,他认为我国生鲜农产品物流处于起步阶段,物流效率有待提升。张志坚(2015)对我国东中西部地区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测度,结果表明东部地区农产品物流效率高于中西部地区,中部地区农产品物流效率高于西部地区。他的研究指出我国农产品物流效率地区之间差异较大,但是他没有对此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邱曦露等(2016)对杭州市生鲜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分析并提出了优化杭州市生鲜农产品物流效率的政策建议。秦川雯等(2017)认为我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物流产业效率是我国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她认为我国农产品物流存在地区差异大、整体水平偏低的问题,基于此她提出了改进我国农产品物流体系的政策建议。周雄等(2018)对福建省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分析,他认为福建省应在转变农产品物流业发展方式、合理分配资源、提高劳动力整体素质等方面来提升福建省农产品物流综合效率。学者们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但是研究不够深入,在对农产品物流效率进行研究的同时沒有对其影响因素进行定量分析,本文在此基础上对以往研究进行了改进。
  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研究方法。本文的研究主题是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及其影响因素,对于物流效率的评价本文使用数据包络分析方法(DEA方法)。而学术界常用来评价效率的方法是熵值法、主成分分析法,与其它方法相比DEA法是一种更有效的效率评价方法,它可以对多投入和多产出的决策单元效率进行细分有效的评价。农产品物流效率是一个典型的多投入、多产出的复杂系统,而且不同类型的物流产业之间往往伴随着一定程度的规模效应,而DEA方法可以通过变动规模报酬分析不同类型物流产业之间的规模效应。基于此本文选择使用DEA方法评价我国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在DEA方法中最常使用CCR模型和BCC模型,BCC模型的决策单元规模报酬是固定不变的,只要输入多个生产指标和投入指标就可以对整个决策单元的效率进行评价,CCR模型的决策单元规模效率是可变动的,它常用来评价生产部门之间的纯技术有效性问题。由于现实生产生活中规模效率很难保持不变,因而CCR模型的使用范围更广,对效率评价也越精准,所以本文采用CCR模型,其基本形式如方程(1)所示:
  (1)
  如方程(1)所示:j为决策单元的个数,hj0为决策单元的最大效率。在使用模型得到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之后,本文构建Tobit模型深入探究影响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因素。
  数据来源。国内外有很多学者对物流效率进行了评价分析,因此涉及物流效率的评价体系已经较为完善了,本文在深入阅读有关学者研究文献的基础上,对他们的物流效率评价体系进行改进,选取了农产品物流投入以及产出指标并构建了本文的农产品物流效率评价体系,如表1所示。表1中,本文选取了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数、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量以及农产品物流产业碳排放量作为投入指标。选取农产品物流产业生产总值以及农产品全年货物周转量作为产出指标。其中2010-2016年的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数、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农产品物流产业生产总值以农产品全年货物周转量数据来源于中部六省的统计年鉴,为了消除通货膨胀以及其它价格因素对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和农产品物流产业生产总值的影响,本文使用GDP平减指数对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进行了贴现处理。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以及农产品物流产业碳排放量数据来源于中国能源统计年鉴,有些年度的数据存在缺失,本文使用插值法进行了补充。
  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及影响因素
  (一)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   本文构建的评价体系中涉及湖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以及山西六个决策单元,使用DEAP软件对六个决策单元的效率进行测算,DEAP软件输出结果经笔者整理如表2所示。
  如表2所示:第一列为综合技术效率,综合技术效率的结果等于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结果的乘积。根据DEA模型的规定,当效率值为1时表示DEA有效,当效率值低于1时表示DEA非有效。本文所测算的结果显示湖北省的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均为1,说明湖北省农产品物流效率较高,处于DEA有效状态;湖南省的纯技术效率为0.833,规模效率为0.927,综合效率为0.772,说明湖南省的农产品物流效率较低,处于DEA无效状态;同样的河南、安徽、江西、山西的纯技术效率值均低于1,规模效率值以及综合技术效率值也都低于1,说明这些省份的物流效率较低,也处于DEA非有效状态。中部六省的农产品物流效率排名为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河南>山西,其中湖北、湖南以及安徽的农产品物流效率超过中部六省的平均水平(0.723),而河南、江西以及山西的农产品物流效率值低于六省的平均水平。综上所述,中部六省中只有湖北省的农产品物流效率处于DEA有效状态,为规模报酬不变状态,其他5个省份的农产品物流效率处于DEA非有效状态,为规模报酬递减状态。
  (二)影响因素
  上述分析只是说明了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并不能说明投入以及产出指标中对其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为了探究某种变量对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本文使用不同投入和产出组合策略下的中部六省物流效率均值构建Tobit模型探究各投入变量对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结果如表3所示。
  使用W作为农产品物流效率值,V(W)表示X1、X2、X3、X4、Y1、Y2策略下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均值,V(W1)、V(W2)、V(W3)、V(W4)分别表示策略1、2、3、4策略下的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均值,则X1、X2、X3、X4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可以用方程(2)进行度量。
  (2)
  如方程(2)所示,i为策略编号,Mi为该编号指标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按照方程(2)本文计算了X1、X2、X3、X4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X1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为0.479,X2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为0.732,X3对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为0.593,X4对农产品物流效率的影响程度为0.322。由此可知,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是影响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的最主要因素,其次是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量,再次是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数,最后是农产品物流产业碳排放量。
  结论与政策建议
  基于上述实证分析本文得出以下结论:第一,整体来看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较低,处于DEA非有效状态,也就是说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处于规模报酬递减状态。分省来看,各地区之间的物流效率差距不大,中部六省的农产品物流效率排名为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河南>山西,其中湖北、湖南以及安徽的农产品物流效率超过中部六省的平均水平,而河南、江西以及山西的农产品物流效率值低于六省的平均水平;第二,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是影响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效率的最主要因素,其次是农产品物流產业能耗量,再次是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数,最后是农产品物流产业碳排放量。
  本文认为中部六省应该从以下方面改进农产品物流效率:第一,保持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稳定增长。本文的实证研究表明农产品物流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是中部六省物流产业效率的最主要影响因素,因此中部六省政府适当增加农产品物流产业投资额能有效带动其农产品物流效率提升。第二,研发新技术,降低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是影响中部六省物流产业效率的第二大因素,中部六省通过新技术的研发,能够提升能源的使用效率,从而降低农产品物流产业能耗,对于提升其农产品物流效率具有积极意义。第三,提升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员素质。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员素质的提升,能够有效提升整个农产品物流产业的运行效率,对于中部六省农产品物流产业效率的提升具有显著的带动作用,中部六省可以采用引进与培养相结合的方法提升农产品物流产业从业人员综合素质。
  参考文献:
  1.王蕾,薛国梁,张红丽.基于DEA分析法的新疆北疆现代物流效率分析[J].资源科学,2014,36(7)
  2.唐建荣,卢玲珠.低碳约束下的物流效率分析—以东部十省市为例[J].中国流通经济,2013,27(1)
  3.王琴梅,谭翠娥.对西安市物流效率及其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基于DEA模型和Tobit回归模型的分析[J].软科学,2013,27(5)
  4.徐良培,李淑华.农产品物流效率及其影响因素研究—基于中国2000-2011年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J].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6)
  5.徐杰,徐永芹,鞠颂东.中小企业外包物流协作关系对物流效率的影响实证分析[J].中国管理科学,2012,20(S2)
  6.王兆密,刘满芝. 基于VAR模型的现代物流效率、经济增长和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动态关系研究[J]. 江苏商论,2012(5)
  7.倪程程,林国龙.基于DEA模型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物流效率的比较研究[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交通科学与工程版),2012,36(4)
  8.汪旭晖,文静怡.我国农产品物流效率及其区域差异—基于省际面板数据的SFA分析[J].当代经济管理,2015,37(1)
  9.倪卫红,陆天鹏,岳晓伟.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对接下沿线省市物流效率提升策略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8(5)
  10.雷鸣,罗胜,邓远.供给侧改革与新型城镇化双重导向下的农产品物流效率提升—基于非参数DEA与ARDL的实证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8(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89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