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不逾矩而后获得正义

作者:未知

  摘 要:按照自己的禀赋生活,按照“正义”来安排生活,随心所欲不逾矩,从而实现自由,获得美德,获得正义。
  关键词:正义;自由;善好;禀赋
  柏拉图所著的《理想国》涵盖了很多方面的问题,政治的、伦理的等等。其中,正义是其核心的主题。善好、幸福的真正获得是正义的获得,而政治层面上,正义又是政治最根本的原则。格劳孔说:“不正义的人活得好,正义的人活得痛苦。”在我看来并非如此,每个人的自然禀赋不同,人的欲望也是分等级的,但如果说好就是合乎人的自然需求,那通过选择、交换,每个人如果最终都能够有适合他天赋的工作,大家的生活都获得了满足,如此这般,人們不被身体拖累的灵魂便能得到净化,真正自由地获得正义、拥有正义。我的观点是随心所欲不逾矩而后获得正义。生而为人,大家都追问着这样几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善好?如何获得幸福?同柏拉图一般,我也认同灵魂是存在着的,身体对于欲望的追求以及身体的惰性拖累着灵魂。而灵魂毫无疑问是追求着善好的。人是有灵魂的,因而也是有理智的。正义是心灵的德行,优于智慧、勇敢和节制。因此,善好、幸福的真正获得是正义的获得。正义是心灵的德行,是强有力的手段,是爱国、爱同胞、奉献服务国家的公共善。追问着上述两个问题的同时,在政治的层面,人们还继续追问。政治事物的自然本性或者说政治事物的本质特征是什么?是什么让政治事物和其他事物区别开来?政治层面的最高的善好是什么?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如是描绘着,政体是指国家政治体内,政治权力的分配,理想国即是最好的政体,由哲人王进行着绝对统治。[1]哲人王拥有理性、智慧等等善好的品质。前面提到,正义是爱国、爱同胞、奉献服务国家的公共善,但是公共的利益有时候并不是每个人的利益,如果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冲突的话,我所坚持的观点便能够较合适地解决这样的冲突。个人应该有所判断和抉择,运用自己的理性,随心所欲地满足自己的需要,同时不逾矩,服从一些规则、法律和契约,从而合理地解决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冲突。而不是为了所谓的正义,完全的正义,剥夺普通人的生活。我们需要用善好的知识代替善好的意见。我们大多数时候的确认同这一点,正义是遵守强者所定下的契约,法律。但真的没有人把正义当成好事,心甘情愿的实行吗?我认为不是如此,的确有人心甘情愿地做着正义的事情。简单的拿现实生活中所见的例子而言,常有见义勇为者或跳进河里拯救溺水的人,或冲进火海拯救被困的人,救援成功之后,有人常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当下就立即做出了要去救人的决定?”他们的回答通常即是“没有为什么啊,很直接地就做出了救人的行动。”人应该追求的最高目标即是美德,救人是一件自然正当的事情,是一件当下自由、立即决断的事情。然而由于不正义的想法的干扰,让原本自然正当的事情镀金了。
  政体影响着人的德行,这便涉及到了教育的问题。国家的最终目的是个人灵魂的完善,个人美德的获得。根本的好是灵魂的完善,正义是灵魂的医术。如基督教所认为的,上帝本身就是正义源泉,就是正义,那么正义的人便会受到诸神的赏赐。上帝给了人自由意志,但却并没有让人滥用他的自由意志。虽然说最根本的政治是对公民的教养,人的最高目的是成为有美德的人,但理想国这样一个完美的国度毕竟难以在现实生活中实现。通过法治的贵族政体便成为了次好政体,但如此亦会出现问题,怎么把对神圣法律的服从同个人自由联系在一起,实现正义?
  尽管人应当有自由去形成意见并且无保留的发表意见,个人的自由必须约束在这样一个界限上,就是必须不是自己成为他人的妨碍。约翰·密尔在《论自由》中指出,“个人的行动只要不干涉自身以外什么人的利害,个人就不必向社会负责交代。但同时,社会也可以对个人的行动采取正当步骤。”自由需要在道德的保障之下实现,自由并非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而应当在契约下实现,随心所欲不逾矩,从而获得美德、获得正义。[2]
  人的思想观念受现实生活的严重影响,改变一个国家从文化、政治着手,最有效。柏拉图所描述的高贵的谎言并非一派胡言,我反而认为他这样的描述是有道理的。人真的不是生而平等的,每个人有每个人天然禀赋。尽管不是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严格按照金、银、铜铁,智慧、勇敢、节制,统治者、护国者、生产者,这三组一一对应的那样的城邦。每个人的自然禀赋的确不同,城邦的每一个人都有适合他天赋的工作,通过自由交换、选择,大家的生活都得到了满足。正如苏格拉底所说,“因此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每一个人如果自身内的各种品质在自身内各起各的作用,那他就也是正义的,即也是做他本分的事情的。”另外皮科在《论人的尊严》一书中,借上帝之口,为人性和自由谱写了一曲赞歌,他对亚当说,“我们没有给你固定的位置或专属的形式,也没有给你独有的禀赋。这样,任何你选择的位子,形式,禀赋,你都是照你自己的欲求和判断拥有和掌握的。其他造物的自是照你自己的欲求和判断拥有和掌握的。其他造物的自然一旦被规定,就都为我们定的法则所约束。但你不受任何限制的约束,可以按照你的自由抉择决定你的自然,我们已将你置于世界的中心,在那里你更容易凝视世间万物。我们是你既不属天也不属地,既非可朽亦非不朽;这样一来,你就是自己尊贵而自由的形塑者,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任何你偏爱的形式。你能堕落为更低等的野兽,也能照你的灵魂决断,在神圣的更高等级中重生。”[3] 由此可以看到,自由是神赋予人的礼物,是人的最高价值,即选择和造就他自己地位的力量。这种力量自主自觉同时又不受限,能够驾驭的人将在神圣的更高等级重生,是按照自然本性生活,“随心所欲不逾矩”。也即是我所辩护的,随心所欲不逾矩,然后获得正义。
  灵魂在另一个世界分别到天堂或是地狱,再渡过勒赛之河重生。灵魂是不死的,它能忍受一切恶和善。让我们才可以得到我们自己的和神的爱。按照自己的禀赋生活,按照“正义”来安排生活,随心所欲不逾矩而后获得正义,便是答案。
  参考文献
  [1] 柏拉图、郭斌、张竹明,理想国,[M]商务印书馆,1986年.
  [2] 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孟凡礼,论自由,[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
  [3] 皮科·德拉·米兰多拉,论人的尊严,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99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