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清的感情债

作者:未知

  今天是老邢的生日。中午同事们都在问老邢,打算怎么隆重庆祝这个重要的日子。有人劝他奢侈地请上半天假,陪陪老婆孩子,把平时因工作忙欠下的感情债还一些……听到这些,老邢淡淡一笑,和平常一样,左手习惯性地扶着椎间盘突出的腰,右手摸着已经快“沙漠化”的头,眯缝着眼睛说:“白天照常,至于晚上嘛,老婆准备着饭呢,我出席一下就算还债了!”等大家散去之后,老邢又自言自语:“唉,今天其实最想的是回家补补瞌睡,昨晚值班,缺觉的很。”
  要说老邢,还真不算老。但刚刚40岁的老邢可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十年前,老邢还是大家眼里的小邢,刚转业到派出所社区民警岗位工作。这天夜里,所里开展流动人口大清查行动。民警小段带队排查到一位街坊家,开门的是一位老大娘。她对小段说:“刚才你们那个说普通话的警察老大爷已经登记过了。”小段一下子懵了:“我们所从领导到民警都是年轻人呀,哪有什么老民警?”“怎么没有?就是那个子不高,自称山东大汉,肚子有点腆,眼睛有点眯,头发没多少的那个人。”老大娘补充道。自此,“邢大爷”的称呼被所里的同事传开了!大家也曾觉得不雅,随着后来工作和生活中对这位曾经的部队二等功臣的认可,便不约而同地称其为“老邢”。
  晚上7点刚过,值班室接到报告,留置对象突发疾病,经请示需立即送往医院抢救治疗。领导随即通知全体民警启动应急预案。在路上,领导接到了老邢的请战电话。领导于心不忍:“老邢,你昨天才刚值完班,该回家休息了,何况今天还是你生日!这边人手够了!”老邢不慌不忙地说:“领导,您先别急着拒绝,听听我的理由:一来上个周末单位已经给我们几个人过了集体生日;二来我作为负责训练和处突动作规范的分管民警,比其他人,我更有经验。最重要的是,这次算得上是一次应急医疗实战,正是我们积累经验和完善规范的大好时机。您看我说了这么多,怎么着也得批准吧?”这边车上的领导一听,激动得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说了句:“好你个老邢!来吧!”
  在医院里,老邢跑上跑下忙个不停,布置勤务,检查安全措施,架设备,备干粮,落实房间……一切安顿下来,已经凌晨3点多了。这时,老邢拍着民警小刘的肩膀说:“快去睡会儿吧,我替你看着。看你这样,就知道昨晚上看孩子熬夜了。”小刘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什么都瞒不过你老邢的眼睛!”一夜无事。等到了早上,面对来换班的小刘,老邢瞪着一双红眼珠,笑着打趣说,“你也太不懂事了,睡饱了也不晓得给我买两个锅盔慰问下。”旋即,老邢又一本正经地严肃起来:“记得我刚才给你交代的注意事项,都在值班日记上写着,不懂的打电话给我。我走了啊,昨天俺闺女亲手做的生日蛋糕还等着我回去吃呢!”
  走出医院,风一吹,又困又饿的老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一夜没有休息,他倒不觉得累,只是想起家里那一對母女,心中满是愧疚:“唉,这个债怕是还不完了!”老邢这样想着,迈开大步朝家走去!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865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