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字说文化之“和”

作者:未知

  “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儒家认为“和”是天下通行的道理。纵观整个历史, “和”始终不变地贯穿于中华民族的文化发展历程之中。作为文化大家族的一分子,汉字自然也是以 “和”为根源,不断地传承发展创新的。
  从甲骨文、金文到大篆、小篆,再到隶书、楷书,文字以其独一无二的方式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篆刻在一金一石、一草一木上,从遥遥难以溯源的古代一直流传到今时今日。甲骨文汉字与古埃及的圣书字、两河流域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同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三大文字系统,然而仅甲骨文历经岁月流逝、光阴涤荡而流传,在后世闪耀着古老、神秘而迷人的光辉。
  汉字,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把文字书写升华为一种别具一格的艺术的文字,真正把“和”字熔铸在了其精髓之中,永不磨灭。
  汉字之 “和”,体现在结构的巧妙上。
  汉字是直观达意的。以“舍”字为例。“舍”是象形字,《说文解字》 对它的定义为“市居曰舍”,金文中的“舍”字便是“市居”的完美呈现。 “舍”字上部如两面坡的屋顶,中间如支撑屋顶的大柱与横梁,下面如掩埋在地底的基石,稍加整理,整个 “舍”字就成了一座典型的简化市居。字与形可谓“和”。
  汉字是优美从容的。字如其人,见字便如见人。看王羲之的字,可知其人必有飘逸俊朗之度;看颜真卿的字,可见其人必有豪放爽朗之风;看柳公权的字,可想其人必有宏丽华美之气。字与人可谓 “和”。
  汉字之和,体现在读音的韵味上。
  捧一卷书,吟哦那字字句句,倾泻于唇齿之间的是如泉水激荡的空明声,是如铃铛摇晃的清脆声,是如百灵啼啭的灵动声,深深浅浅、密密疏疏、疾疾缓缓地悠悠然然萦绕于耳畔心间,陶醉了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字正腔圆,仿佛每一个不起眼的汉字中都蕴藏了讲不完诉不尽的脉脉深情、说不清道不明的精神共鸣。那些平舌音、卷舌音以各自独特的方式和谐地被人轻喃重叹着,每一句话都似一支曲调动听的歌。
  有韵味的当然不止这些。同样的一句话,由于讲话的场合、语气、表情等的不同,便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比如“你真聪明啊”,若是表示钦佩仰慕某人,自然是以赞赏的语气来说,但若特意重读“聪明”二字或配之以揶揄甚至陰阳怪气的语调,便带贬义了,与字面意义可谓南辕北辙。仅从这些看似矛盾实则和谐的韵味无穷的读音来看,汉字便无愧于“博大精深”这一美誉了。
  汉字之“和”,体现在意境的深远上。
  一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将孤立无援、清苦落寞的哀愁展现尽致;一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将旷达大方、豪迈奔放的壮怀气魄勾勒清晰;一句“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将轻松舒坦、怡然欢快的愉悦心情显露无余。这些被人们反复品读的诗词无一不是由汉字构成的,单个的汉字之美被升华为句子的意境之美。
  古往今来,意境的深远是无数文人墨客不懈追求的境界,也因此涌现出了许许多多耐人寻味的佳词丽句,令人沉醉。或许正是汉字组合成的奇妙意境,才令汉字更具魅力。
  结构之巧妙,读音之韵味,意境之深远,“和”是汉字发展的根本,亦是汉字不朽的风骨,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还会是。
  源远流长、生生不息,“和”是汉字、更是文化永远恪守的准则!
  (指导老师:刘 剑)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666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