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构建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今天,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逐渐增加,“健康”受到人们充分重视。但是,生活水平提高导致人们能量摄入过多,以学生群体为例,其身体多处于亚健康状态,学生缺乏对体育锻炼的兴趣,身体素质下降。因此,需建立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对学生身体素质改善,促进学生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学生  体质  健康  模型  构建
  中图分类号:G8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4(a)-0013-02
  学生面临学校、学习、家庭、学习、就业等多方面压力,日常生活中又受到手机电脑、垃圾食品等方面诱惑,导致学生多对体育锻炼失去兴趣,学生减压娱乐方式不再以体育锻炼为主[1]。民族及国家发展由高素质学生决定,应重视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的构建,为学生打造出良好的身体健康环境,以科学、合理的方式,技法学生运动热情,融入“终身体育”的观念,促进学生身心健康综合发展。
  1  学生体质健康研究现状分析
  当下,世界各国学生体质健康水平均呈现下降趋势,学生体质健康下降,威胁到教学落实和社会发展,针对此情况,政府重视学生体质健康的提高,制定改善措施,已经取得一定成效[2]。但是,其并未解决根本原因,分析原因,主要是对学生体质健康影响因素的研究存在问题,没有从生物、心理、社会等多方面分析体质健康问题,缺乏科学的理论模型。由此可见,构建学生体质健康理论模型是控制并改善学生体质下降的有效措施。
  “健康促进”是新时期提高体质的重要理念,其提倡人们改善自身体质,加强锻炼。文章以“健康促进”思想为中心,从生物、心理、社会多方面分析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的建立,旨在为加强学生体质健康水平奠定坚实基础。
  2  学生体质健康促进体系运行分析
  为确保学生健康模型顺利构建,发挥其真正价值,就应重视校园人文环境建设。要求组织人员在校园积极宣传,督促指导教师积极开展主题班会,传达给学生加强体育锻炼的重要性,让其重视体育锻炼工作。此外,为确保学生在科学的体系的当中,不断增强自身身体素质,应对各种事件,就应遵循安全原则,体育锻炼开展之前,详细检查设备,确保锻炼场所不存在安全隐患,强化学生安全意识。对于身体素质较差的学生,教师应在学生开展体育锻炼时,强化后勤监督工作,对发现不完善的内容,及时反馈,提出解决措施,确保学生体质健康促进稳定运行。
  3  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建立
  3.1 理论基础
  理论上以SCT(社会认知)为支持,释义社会中学生行为变化。行为、人际交往及外部环境,其相互影响,形成人们控制生活的内容[3]。SCT下,体育锻炼是个人控制,受行为和環境影响的复杂过程,其重点在于行为动作的周围环境,提出以自我效能为行为练习的预测变量。因此,可采用自我效能作为学生体质健康理论基础。
  TTM(跨理论模型)属于变化时的理论,其对模型进行改变,重视个体行为改变的决策,在不同理论基础上,其为个体行为研究奠基。TTM属于综合性心理学理论,在体育锻炼上有广泛应用。HPM是健康促进模型,模型反映出个体进行健康行为的复杂过程,将个体特征、行为认知、人际关系等结合起来,将和行为相关的感知、认知、情感融入到情感因素当中,环境和人际关系因素设置,主要是影响行动的家庭、场地及社会因素。
  综上所述,跨模型理论重视个体的能动性改变,社会认知认为锻炼可改变现有状态,通过构建健康促进模型,论证健康促进行为是该模式的理想效果。对学生体质健康而言,健康促进是为保证体质健康。文章将体育锻炼作为体质健康中间量,构建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分析人际、知觉、活动等方面因素对体质健康的影响,为确保是学生体质健康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持。
  3.2 假想性模型
  针对SCT、TTM、HPM建立学生体质健康促进假想模型:
  不同变量之间对应的相关程度具有差异性。其中,体质健康、体育活动具有较高相关性,体育活动认知中,自我效能、知觉利益及知觉障碍,和体制健康有直接关系。自我效能、知觉利益和体制健康为正相关关系,知觉障碍和体制健康存在负相关关系。
  3.3 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论证
  为深入分析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不同变量因素关系,以现代化SPSS 19.0、AMOS 16.0对假想模型和获取的数据进行整合。对模型论证,应控制变量数量,避免过多造成测量负担和误差,可采用原始数据条打包方式进行处理。采用原始数据条目打包方式,可有效控制测量误差,公共因素方差较大,利于构建合理模型。
  3.3.1 条目打包
  根据需求,对知觉利益、知觉障碍、自我效能等内容,以因子分析方式组合起来。对社会支持、锻炼期望及榜样上,以领域代表方式进行组合打包,单个项目由各自维度项目组成,项目小组内为异质,既包括维度公因子变异,还存在不同维度独特性变异。
  3.3.2 体制健康促进结构方程模型论证
  以AMOS16.0论证,选择、/df、RMSEA绝对拟合指标及TLI、IFI、CFI、NFI相对拟合指标。若/df<5,RMSEA<0.08,则模型及数据拟合理想。TLI、IFI、CFI、NFI指标取值处于[0,1],若数值趋于1,则Σ及S拟合理想,处于0.8~0.9,模型仍可接受。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包含人际影响、自我效能、知觉利益等多方面内容。
  构建学生体制健康促进模型,由模型可以得到结论:学生参与体育锻炼,体质健康可大大增加。自我效能、知觉利益、知觉障碍都属于自我认知范畴,学生自我效能及知觉利益和体育锻炼开展有之间联系。学生自我效能影响其体育成绩。人际影响当中,自我效能及知觉利益对体育活动影响较大,有助于提高学生体质健康;人际影响对学生认知、体育活动都有影响;知觉障碍、人际影响对体育锻炼影响具有差异性,人际影响对知觉障碍路径也具有差异性。
  4  结语
  通过构建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我们得知,自我效应及知觉利益将对学生体质健康锻炼都直接影响,且自我效能和知觉利益的影响远大于知觉障碍,学生可以通过加强体育锻炼,提高自身体质健康。也就是说,在实际教学中,可以通过不同形式,提高学生体育活动参与度,以认为主动干预方式,提高学生自我效能及知觉利益,提高学生参与体育锻炼的积极性。此外,应认识到强化学生体质健康是一项长期工作,应将理论融入到实践中去,构建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模型,深入分析各个因素对学生体质健康的影响,以制定科学体育教学措施,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 常凤.我国学生体质健康新影响因素及健康促进策略研究[J].湖北体育科技,2017,36(7):616-618.
  [2] 郎文君.大学生体质健康评估模型探究[J].安庆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22(4):14-18.
  [3] 吕和武.生态模型对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的研究述评[J].体育科技文献通报,2016,24(8):124-1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664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