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走在自我改变的路上

作者:未知

  小时候我就梦想当一名老师,每次作文写“我的理想”,我都是写自己将来要当一名教师,要当一名优秀的教师!但真正走上教育岗位后,我发现要做好一名教师很不容易,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更困难!
  十年前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竟然有一位同学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大声说:你怎么能当得了老师?除了学习成绩好以外,你还具有什么当老师的素质?你不会与人交流,连普通话都不会讲,现在竟然还是个优秀教师,不可思议。回顾26年的教育生涯,我从农村到县城,从一名普通教师到省特级教师,之所以能顺利走到今天,关键在于我能不断地自我改变。
  一
  从幼年到少年,15年的农村生活使我的语言表达和与人交往的能力远远落后于城里人,但是,这也造就了我淳朴、敬业、担当、上进等优良品质。因此,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全身心投入,凭着良心、爱心,把班上的孩子们的学习当作我生活的全部。我每天早出晚归,认真备课,尤其注重试题研究,同时勤于个别辅导和适度拓展,我教的班级的数学成绩历年都是年级第一,甚至是整个教学片的第一,同时我班的其他学科也都是年级第一。这样好的教学业绩得到校长的青睐、学生及其家长的好评。因此,工作的第二年我就受到海门市政府嘉奖,第三年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共党员。此时的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肯定且自我感觉良好地对外宣称,只要学生会做题目,考高分,那就是我做老师的本事,我就是一个好老师。然而别人对我的评价却是:小施工作是负责的,孩子学习是累的。我對此无动于衷,总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出色的教师了。因此,对于教研活动,我能请假就请假,能不发言就不发言。
  好在事情发生了变化。2000年5月,我参加海门市的优课评比得了二等奖,自我感觉良好的我追着一个评委质问:我为什么不是一等奖?那位评委直率地对我说:小施呀,你脑子蛮聪明的,只是上课比较硬,都是你在讲。要不是你校长打招呼,你应该是三等奖。我的世界一下子崩塌了,难道我一直活在虚幻的世界里?我到底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自我反省了三天后,我找到了学校的教科室主任,并且拜他为师。在他的指点和引领下,我逐渐从彻头彻尾的应试专家变为课堂教学改革的实践者。于是,他帮助我打磨课堂,指导我多次执教校级公开课;2001年后,他带我到各个农村学校送教下乡,并指导我多次执教市级公开课,直至2002年11月,我参加南通市优课评比得了一等奖。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上课水平有了快速的提升,所教班的数学成绩还是年级第一。同时,我为了充实自己,图书馆成为业余休闲的唯一去处。在不断的实践、阅读、反思中,我撰写的一篇篇论文发表在国家级和省级刊物上,海门市和南通市的学科带头人的荣誉接踵而来,2006年,我被破格评为中学高级教师。可以说,2002年到2006年我都活在春天里。
  二
  从那时起,我成为海门市数学课堂教学改革的引领者,在教研员的指导和要求下,海门市的每次数学教研活动,上课教师中肯定有我。那时的我虚心好学,尤其重视别人对我的课堂的评价。听到好的评价,我就会在以后的课堂中更加突出这些亮点;听到不好的评价,我马上反复研究、实践和反思,最后一定会把缺点变为优点。从2002年到2010年,我的课堂从生涩逐步走向生动,那个时期是我的夏天。但是2007年当我被任命为学校副校长,成为海门市初中数学教研团队核心组成员以后,我的感觉又好起来了。由于满足于已有的地位和业绩,我的专业发展再一次迷失了方向。
  2011年,我有幸进入南通市名师培养对象第一梯队,师从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李庾南老师。我的课堂在李老师的影响和指导下,又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当我自我感觉特别好的时候,李老师总是帮我浇盆冷水;或者用她的实际行动向我传递正能量,帮我清醒头脑、明确方向。记得南通市名师第一梯队培养对象第一次会课,课题是《反比例函数》。这节课我已成功上了多次,自以为驾轻就熟。可是在评课时,李老师凌厉地追问我:学生学习反比例函数时已有的知识经验是什么?概念的得出还需要逐步探究吗?数学一定要来源于生活吗?数学知识之间没有逻辑联系吗?课堂教学过程中不能再放开一点吗……经过认真的思考,我充分认识到:固定的框架挡住了我的视野,墨守成规和安于现状束缚了我的思维,我必须再次打破自己的世界。回到学校,我认真研究学生和教材后,重新设计《反比例函数》这一节,并且借班上课,取得了成功;课后我进行了反思,写成《关注学生认知起点,有效促进自主建构——“反比例函数”课堂教学实践与思考》一文,发表在《中学数学》杂志上。
  记得2014年,我有次去李老师办公室,发现她正在备《变量与函数》一课。我很好奇:李老师,这节课你上过多次了,还要备什么课呀?随时拿出来就是。李老师说:首先,教学上我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其次,我看我以前的课,总是能发现新的问题,觉得上得不好;第三,同样的课题,不同的学生,课不能不变。实际上,李老师对每节课都是这样的。她的这番话,让我受益匪浅。
  李老师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我电话,了解我的课堂教学的实践与研究情况。最后总是叮咛一句:你做学校行政,我不反对,但是不能痴迷,不能放松学习,更不能放弃课堂教学实践与研究。
  三
  每一节课,我都把自己当作学习者,把研究学生放在教学研究的第一位,并且深入研究教材,正确把握知识的生长点、思维的连接点和方法的迁移点,整体把握知识结构,对教材进行适度“二次开发”,倡导新课程改革的“教材观”——不仅是“教教材”,更多的是“用教材教”,进而切实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
  2017年,我被任命为校长以后,虽然事务繁杂,但扎根课堂的初衷没变。我虽然不能带一个班,但坚持每月上一周的课,坚持江苏省“十三五”重点资助课题“初中数学‘学材再建构’研究”的实践探索,坚持我领衔的市、县两个工作室的示范辐射……回顾我的专业成长之路,有迷茫和失落,也有付出和收获。在我不断地自我改变中,唯一不变的是一颗上进之心。自我改变,实际上是自我否定、自我批判。
  树的根在土中,雨的根在云中,教师的睿智之根在思想中,教师的成长之根在课堂中,教师的发展之根在教研中……梦虽远,但我追梦无悔!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作者为江苏省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海门市海南中学校长)
论文来源:《初中生世界·初中教学研究》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209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