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守望的意义

作者:未知

  刘懿兄是我学长,我们认识多年,深知他在繪画上不断奋进求索的过程,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包括后来从地方高校入省国画院,他多年如一日地进行中国画的研习、实验、创作,其中的艰辛冷暖可想而知。
  如今,他正值不惑之年,慢慢迈入艺术生命的成熟期。在这一阶段,绝大多数画家都经历着“艺术从何而来,又将向何而去”之惑。正所谓“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就绘画本身而言,前者当为技法实践层面的硬指标,后者则为内在精神、学养自持上的软实力。正因如此,我们不难预见他充满希望的未来。
  刘懿画路很宽,山水、花鸟、人物皆擅,这在同龄人中较为少见。不过从绘画观念的取向上,他属于守望传统经典的阵营,与时尚、先锋、前卫无缘,当然,他的特点与优点也在于此。现代都市的喧嚣、躁动以及商品社会的消费逻辑容易让人迷失方向、放弃信仰,尤其是对艺术终极意义追寻的丧失。这种当下语境使先锋艺术有了用武之地,当艺术家以先锋的名义激进地反叛、偏执地否定,叫嚣将传统付之一炬时,刘懿这种“逆潮流”的坚守无疑为明智之选。最近一段时期,他在山水、花鸟的创作上继续“写生”的步履,平和、冲淡的笔墨时有平中见奇、朴中见色的韵致,似在进行无声的能量累积,如此安守寂寞之道自有其内在缘由。其古意人物则让画界同仁常有惊艳之感,笔下道释人物已然是其重要的艺术符号,古朴、敦厚的神情恍若前世,契合了时人心灵深处超越现世的“彼岸之思”。
  我们常言创新,却不知创新已为时下最被滥用之话语。当你带着创新的焦虑,东奔西撞,无路可走之际,做一名安守本分、自持耕耘的画家并无不妥。艺术的进步需要一个默默沉淀和体悟的过程,尽管我们谁也不会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但至少要充分认识到传统的历史价值,将其转化为艺术创造的依据。当刘懿这样努力赋予传统以生命之时,笔墨本身便有了它创造的原动力。江苏画派的成功便在于能够合理、正确地对待传统——艺术的创新从未疏离传统的文化根基,在致敬前贤中感受时代的脉搏。刘懿作为江苏省国画院的后起之秀,显然深谙其中三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7602.htm